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20章 入侵脑细胞(二十七)
    “由我继续吧。”福尔摩斯道,他暂时放下了烟斗,看着桌面道:“推定——莫里亚蒂教授是个弱智。”

    他这句话让四名玩家皆产生了一种“难道我幻听了?”的错觉。

    唯有莫里亚蒂教授本人,仍是古井不波之色。

    “Nicetry.”莫里亚蒂神态轻松地道了一句。

    福尔摩斯笑了,他耸耸肩,学着之前封不觉的语气道:“试试又不花钱。”

    玩家们完全不明白这两个家伙在搞什么名堂,不过,桌上的卡片还是如期而动。一张背面印有“推定”字样的卡片,移到了福尔摩斯面前。

    大侦探没有拿起那张卡,只是将卡片在桌上翻了个面,露出其正面的图案来。

    卡上……画着一个炸弹。就是卡通片里经常出现的那种黑色圆球炸弹。

    福尔摩斯看了一眼卡片,随后站了起来,并稍稍退后几步,与桌子拉开一定的距离。

    他开始在自己的各个口袋里摸索,当他摸到外套左侧的口袋时,表情微变,“哦,在这儿呢。”他说着,便从那个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比橙子略大的黑色球体炸弹。

    炸弹的外形和卡片上的一模一样,其引线竟然是点着的。而当它被取出衣袋的瞬间,引线已然是即将烧完的状态了。

    嘭——

    四名玩家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状况,爆炸就发生了。三人目瞪口呆,而封不觉则是一张笑脸……

    这炸弹的威力倒是一般,只影响了半径一米左右的范围。一团球形的黑色浓烟笼罩住了福尔摩斯的上半身,也遮挡了众人的视线。

    莫里亚蒂稳如泰山地坐着,连回头看一眼的打算都没有。

    不多时。黑烟散去,福尔摩斯毫发无伤地站在那里。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大步流星地回到了桌边,拿起烟斗:“先生们,请继续吧。”

    “喂……什么意思啊!你们受的惩罚就只是障眼法吗?”秋风不爽道。

    “不,那是实实在在的爆炸。”福尔摩斯回道:“如果我留在桌边,很可能会波及到各位。”

    “哼……不是障眼法,那就表明他们在这个空间里非常强大,惩罚对他们无法造成伤害。”鸿鹄说道。

    “是的。”福尔摩斯咬着烟斗。微微点头道。

    “不好意思。”计长道:“我忽然想到,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你们没有说明。”他看着莫里亚蒂和福尔摩斯道:“这游戏如何分出胜负?”

    莫里亚蒂回道:“只要你们四人中的任何一人推理出真相,便算是你们赢了。”

    “而假如我们四个在获悉真相之前就全部阵亡,即是他们‘知情者’的胜利。”封不觉接着教授的话,对计长说道。

    “明白就好。轮到你了。”莫里亚蒂看着封不觉道。

    “既然不知情者入局的那轮,默认为暗示……”封不觉放下小刀,朝前坐了坐:“那从这轮开始,我就得在说出‘语言’之前,先声明这是‘询问’、‘揣测’还是‘推定’了对吧?”

    “没错。”莫里亚蒂回道。

    “顺便问一下。”封不觉又道:“要是我现在再次声明‘暗示’,会怎么样?”

    “第五轮前,你的‘重复宣告’将被视为无效。”莫里亚蒂回道:“你的回合将持续下去。直到你宣告一个有效的选项为止。”

    “哦……那个,还有一件事。”封不觉指了指桌上:“伸手去翻这些尚未打开的卡片、或者撕毁、破坏……”

    “一死而已。”福尔摩斯用悠哉的语气打断了他。

    封不觉闻言,又摇头晃脑地墨迹了一会儿,突然一拍桌子。喝道:“询问!”

    “问就问,一惊一乍地干嘛呢……”鸿鹄言道。

    “就是,我心脏不好。”秋风指着胸口的剑柄道。

    封不觉没理他们,抛出了自己的问题:“这个空间的规律究竟是什么?”

    觉哥问的这句话。意思上基本等同于“说出来,让我赢。”他也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只是姑且试试,也算为队友们的回合铺路。

    果然,他问完之后,桌上的卡片全都没动。

    教授适时解释道:“当你发起询问时,对方阵营的游戏者,可以选择回答,或不回答。”

    福尔摩斯接道:“我们选择不答,你就可以获得一次惩罚豁免权。”

    莫里亚蒂道:“而我们要是答了这个问题,圆桌将会开始判定……”他顿了一秒:“假如提问者本人,能从我们的答案中洞悉到有益的情报,这次询问即被视为有价值。反之,就是无意义询问,提问者要遭到惩罚。”

    福尔摩斯乘着教授说话,又抽了口烟,这时他又接道:“另外,同一个问题不能问两遍。更改措辞、意思一样也不行,否则亦将遭到惩罚。”

    莫里亚蒂耸耸肩:“至于你此刻的这个问题,我们自然是……不答。”

    他说出这句话后,桌上一张背面为“询问”的卡片便自行翻转过来,并移动到了封不觉的面前,那张卡的正面没有图案,只是白纸黑字写着——豁免。

    “喂喂喂……”秋风忍不住插嘴道:“要是你们一直选择不答,那等到有意义的问题问完了,‘询问’对我们来说不就废了吗?”他的问题,也是其他玩家所想。

    “所以,你们最好在有意义的问题问完之前,尽可能地利用询问获取豁免权。”莫里亚蒂道。

    福尔摩斯也用一种有恃无恐地态度提示道:“你们也可以尝试设下陷阱,用看似无意义的问题进行询问,诱我们说出有用的信息。”他笑了笑:“不必担心我们会撒谎,只要选择了回答,就必须说真话。”

    “那么……两位能不能在我选卡之前,把揣测和推定的情况也说一下呢?”鸿鹄问道。

    “【揣测】。即是提出假设。”福尔摩斯回应道:“揣测的内容,若与解开真相完全无关,揣测者将直接抽到惩罚卡。”他顿了一下:“而合理的、有建设性的揣测,翻开后会是张白卡。这时,我和教授就必须对你的揣测做出回应……回答你‘对’、‘错’、或是‘不确切’。”

    “【推定】,即说出一个‘结论’,由圆桌判定正确与否。说对了就是白卡,说错了……就会受到足以致死的惩罚。”莫里亚蒂补充道:“当然了,福尔摩斯受到惩罚。只是因为他说的结论与‘真相’根本无关罢了。正如你们之前推测的,不知情者的‘暗示’没有任何意义,而知情者在‘推定’时,只能说些不相干的、或是错误的结论。”

    这番解释后,房间中陷入了一片沉默。

    四名玩家。皆在竭尽所能地快速思考着。他们都很清楚,眼前的形势有多严峻。

    这场圆桌游戏的复杂和困难程度,是前所未见的。而与他们博弈的两名对手,更是神级智者,且在剧本中被设定为近乎无敌的存在。

    想赢,就得在有限的时间内、规则的限定中,用“语言”来获得足够多的情报。并以此推测出“真相”,即这个空间暗藏的某种规律。

    “我……询问吧。”鸿鹄没有思索太久,他知道时间宝贵,这一圈。他就先稳妥地拿一张豁免卡再说了。

    队友们也都理解他的意思,因为秋风已在流血,所以浪费时间很可能意味着减员。而每减少一人,“不知情者”活动的回合就等于少了一个。

    “询问——福尔摩斯先生。你刚才没有被炸死的原因是什么?”

    智将鸿鹄确是名不虚传,这么问铁定能换到豁免权。因为这两名BOSS的能力与这个空间的规律息息相关。这个问题断然答不了。

    “哈……太让人欣喜了。”福尔摩斯转头对旁边的莫里亚蒂道:“教授,今天你请来的客人真的很有意思……”他抽了口烟斗,用烟斗把儿点了点鸿鹄的方向:“比如这位,不仅智力超群,还有着独到的观察才能和推理能力。”

    莫里亚蒂用一种不温不火的语气回道:“是啊,又比如那个小子。”他的视线投向了封不觉:“他和你很像,思维敏锐过人、有条有理,但是极度自负、随性、放荡不羁。”

    “答,还是不答。”鸿鹄催促道,他并不觉得被两个虚拟游戏中的人物夸奖有什么荣幸的,他只知道,这两个BOSS环顾左右而言他,会浪费一定的时间。

    “嘿!别着急啊。”这时,秋风竟然插嘴了:“接下来八成就要捧我和计长几句了,你让他们说完呗。”

    “秋风兄,你还真是不知死活啊……”计长撩了撩他那无比潇洒的发型:“要不是你被剑插着,我们也不必争分夺秒的。”

    “哈哈哈哈……”秋风又忍不住笑了:“你别跟我说话,看见你现在的样子我就受不了。”

    “呋——”福尔摩斯转过脸,看向邻座的秋风,“看来他们在担心这个……”他说话间,抬手动了动手指。

    忽然,秋风胸口的那把剑,叱一声倒退而出,在半空浮了两秒后,掉落在地。

    秋风反应也很快,赶紧摁住自己的伤口。他打开菜单,观察了一分多钟,发现【流血】的状态虽然还在,但生存值的流失已停止了。看来他只要不松手,血就不流。

    莫里亚蒂朝福尔摩斯瞥了一眼,说道:“有必要这样做吗?”

    福尔摩斯微笑着回道:“仓皇不定的对手,会让游戏失去应有的乐趣。”

    “哼……”莫里亚蒂冷笑一声,看着玩家们道:“诸位,你们听到了,请慢慢考虑,别着急。”(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