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18章 入侵脑细胞(二十五)
    二十分钟前……

    福尔摩斯从封不觉身边走过,来到了教授旁边的椅子坐下,并把他的烟盒摆到了桌上,“你是如何推断出教授有一名搭档的?”

    封不觉笑了笑:“这儿有六个座位不是吗?”

    “就凭这个?”莫里亚蒂问道。

    “还不够吗?”封不觉朝椅背上靠了靠,摊开双手:“你对于有序与精准的追求,已成本能,在你的‘脑内世界’,岂会出现无意义之物?”他用手指轻轻敲了两下桌面:“理论上来说,假如我们四名异界旅客全员来到了这里,再算上你,一共也就五人,那为什么要有第六张椅子?很简单,因为还有一个人。”

    “那你又怎么知道,来到桌边的人,一定是教授的搭档,而不是另一名客人?”福尔摩斯又道。

    “因为我猜,来的那个人就是你。”封不觉回道。

    “呋——”福尔摩斯吐了个烟圈:“你从魔镜口中得知了教授是这里的老板。又在看过那段影像后,推断出我和教授都在这个空间内。”他顿了一下:“这我可以理解,但你为什么会认为我和教授是搭档呢?”

    “他说得对。”莫里亚蒂接道:“通常人们都认为我们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你们俩都已经死了。”封不觉道:“何来不共戴天一说?”

    “呵……说下去。”福尔摩斯微笑着道。

    “‘宿敌’这种关系,是建立在两人相互尊重和认可的基础上的。因而宿敌……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封不觉道:“相对而言,朋友这种关系反倒很容易经营。只需相互了解,并忍受彼此的恶习就可以了。”

    封不觉左右看了看二人:“二位是宿敌,而非仇敌。当然了,你们也确实产生过仇恨。但死后……那就不复存在了。”他说道:“这世上物以类聚,撇开犯罪顾问和咨询侦探的身份,你们是非常相似的两个人,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狼狈为奸的可能性极大。”

    莫里亚蒂的表情没有起什么波澜,他冷冷说道:“如果你的用词能稍微高雅一点,我会忍不住为你鼓掌的。”

    封不觉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那么……‘脑内空间’的事,你又是如何推得?”福尔摩斯又道。

    “魔镜告诉我的呗……”封不觉回道:“在我说出第二个问题之前,魔镜就迫不及待地问了我一句,第二个问题是否是‘这两个空间的精神宿主分别是谁’?”封不觉笑道:“在他这句话出口的瞬间,我就已经没必要问了。”

    “Yourbrain,yourrule.”封不觉瞅着教授说道:“显而易见的是。在你构筑的世界里。我受到了限制。”他指的自然是行囊栏无法使用的事:“我‘带入’这个世界的东西。一件都无法使用。”说话间,他从口袋里取出了折叠小刀,摆在面前道:“而当我回到自己的记忆空间时。我不但可以用自己身上本有的物品,也可以用那些从你这里拿到的。我想……这是因为我在这个世界里得到的东西。也成为了我‘记忆’的一部分。”

    “至于这两个世界间的空间转移,应该与实际的物理现象无关,否则我口袋里的东西早就在瀑布的急流中遗失了。”封不觉将双手枕到头后道:“在我的记忆空间中,那些物品之所以是湿的,只是因为浴缸里面的水罢了。”

    “嗯……不错。”福尔摩斯道:“但并不完全准确。”

    “愿闻其详。”封不觉道。

    福尔摩斯应道:“这话……由教授来告诉你吧。”

    莫里亚蒂直视着封不觉,沉声说道:“这里并不是我一个人的精神世界,而是一个由集体意志组成的空间。”他整了整衣领:“我和福尔摩斯先生,只是比这里的其他意志更强大,所以占据了主导,从而成为了空间的支配者。”

    “原来如此。”封不觉道:“那不知我能否做出这样一个假设……如果在精神上,哪怕只有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我能做到比二位更强,我就会成为了这里的主导者?”

    “是的。”莫里亚蒂语气阴沉地回道:“你随时可以尝试。”他冷笑一声:“只要你掌握了这个空间的规则,并能在意志上胜过我,那你打个响指就能让我像气球一样爆掉。”

    “那么……这个空间的‘规则’又是什么呢?”封不觉道。

    “这就得由你自己去琢磨了。”莫里亚蒂回道。

    他们谈话间,封不觉旁边的椅子上,突兀地冒出了一个人影,不是鸿鹄又是何人。

    “嗯……这里是……”鸿鹄看到任务栏中被勾去的那条个人任务,便立即明白了:“这里就是七楼吗?”

    “欢迎来到推理俱乐部。”封不觉抢在教授开口前,喧宾夺主地对鸿鹄说道。

    “疯兄……”鸿鹄环顾四周,“这两位是?”

    “哦?你不知道?”封不觉沉吟道:“这么说……我们每个人经历的记忆空间是不一样的咯。”

    鸿鹄听到这话,便问道:“疯兄你没有遇到彼得.潘吗?”

    “我遇到的是魔镜、魅魔之类的……”封不觉道。

    鸿鹄长叹一声:“哎……我和一个自称彼得.潘的谢顶大叔,在那儿谈了半小时的人生。”

    “啊?”封不觉也愣了。

    “他说他离开了neverland(永无乡,亦译梦幻岛、虚无岛等),选择了长大,还找了份工作,结婚生子,交房贷、交保险……后来还谈到了金融危机,油价上涨……”鸿鹄的眼中是一种十分畏惧的神色:“不知道为什么,我越听越觉得人生无望……”

    “哦。你还真是倒霉呢。”封不觉道:“我就好多了,先是魔镜,它把我是世界上最帅的人这个事实隐晦地告诉了我,后来我还干掉了灰姑娘的继母和两个姐姐的幽灵。最后和魅魔来了一发。”

    鸿鹄听完这话,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被补了一刀。

    “哈哈!其实我是瞎掰的,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封不觉笑道。

    “我警告你。剧本结束别加我好友。”鸿鹄面无表情地冷冷说道。

    “嗯哼……二位。”莫里亚蒂清了清嗓子。

    封不觉好似刚想起那边俩BOSS的存在一般,“哦,对对,我忘了介绍了。”他转向鸿鹄道:“这位是詹姆斯.莫里亚蒂教授。”他用手示意了一下:“他旁边抽烟斗的,是歇洛克.福尔摩斯先生。”

    “哦!幸会幸会。”鸿鹄居然真想走过去跟他们握手。

    “别动。”福尔摩斯说这话的瞬间,伸手弹了弹烟斗,他这个不经意间的动作,却使得鸿鹄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回了座位上。

    “我还没说完呢。”封不觉接着刚才的话道:“教授是这里的老板,福尔摩斯先生是他的搭档。”

    鸿鹄的脑袋好像短路了几秒。他最终给出的回应是;“这样啊……”

    “对。就是这样。”封不觉道。

    “各位。既然现在已经有四人入席了。”莫里亚蒂这时开口道:“就让游戏开始吧。”

    “什么游戏?”鸿鹄问道。

    “是我和教授一同发明的一个小游戏,作为推理俱乐部聚会时的消遣。”福尔摩斯说道。

    封不觉道:“我想问问,贵部一共有多少会员?”

    “目前来说。只有我们两人。”莫里亚蒂回道。

    “其他会员该不会都在这项消遣活动中挂掉了吧?”封不觉问道。

    “呵呵……”莫里亚蒂笑了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疯不觉。你比鸿鹄先到,由你先手吧。”福尔摩斯说道。

    与此同时,教授打了个响指,桌面上凭空出现了一叠堆放整齐的卡片。

    “嚯~还有这等好事。”封不觉讽刺道。

    “这个游戏,至少须有两名知道‘真相’的人参与,而在这个桌面上,知道真相的,即是我和福尔摩斯。”莫里亚蒂解释道:“你们面前的卡堆中,有【暗示】、【询问】、【揣测】和【推定】四种卡片。新加入者,需以【暗示】入局。”

    “所以,我现在得抽一张【暗示】?”封不觉问道。

    “不,你不需要动手去选卡。”莫里亚蒂说话间,桌面上的卡堆便自行摊开,散乱地铺满了桌面。

    “呋——”福尔摩斯接道:“【暗示】已经给你们了,一共有五句。”

    此话一出,封不觉和鸿鹄瞬间就明白这是在指先前那五句留言。

    “你们在记忆空间中活动时,应当已遇见过与这几句暗示相符的情形。”福尔摩斯道:“每遇到一次,就视为暗示被消耗了一条。”他停顿了两秒,接道:“而剩下的那些句子,每句都意味着你们得抽一张【暗示】卡。”

    “听上去这卡好像不是什么好东……”封不觉话未说完。

    莫里亚蒂就打断道:“念一句出来,你就明白了。”

    “喝?谁怕谁啊?”封不觉一拍桌子:“用笑脸来迎接悲惨的厄运,用百倍的勇气来应付这一切的不幸。”话一出口,一张【暗示】卡就自动挪到了他的面前。

    “还挺高科技啊。”觉哥伸手把卡一翻,“我拿起来了,怎么地吧?”

    莫里亚蒂和福尔摩斯都不说话,冷笑的冷笑,抽烟的抽烟。

    见他们没反应,封不觉的视线便落到了卡牌上。

    这张卡片的正面,印着一张小丑的脸。

    几乎在视线接触的瞬间,卡片就从封不觉的手中落下。而他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向了桌上的那把折叠小刀……(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