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14章 入侵脑细胞(二十一)
    经过这番对话,封不觉与魅魔之间已达成了“协议”。这时,魅魔便由怪物转变成了NPC阵营,不再怀有攻击意图。

    不过,系统没有对此给出任何提示,接过钥匙后,是否放走魅魔,还是得有封不觉自己抉择。

    “嗯……”封不觉先是端详了钥匙几秒,看了看物品说明。

    【名称:诅咒之钥】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普通】

    【功能:持有者将被厄运缠身(该物品无法丢弃、销毁或交易)】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在打开相应的门后,该钥匙被消耗。】

    一看这到这玩意儿的效果,封不觉就想到了第二句留言:【当你以为自己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时,其实已失去了更多】

    “哎……我好像明白你为什么会被困在我的床上了。”封不觉嘀咕了一句。

    “我只是运气背。”魅魔应道:“你的房间就这么点儿地方,我穿墙进来以后,才朝前飞出一米,就到了床的上方。谁会想到……竟有人用所罗门王的法阵当床单图案。”

    从她的回应来看,她似乎并不知道这“诅咒之钥”的性质。

    封不觉也没感到奇怪,因为他完全理解这是为什么……剧本角色看事物的角度,和自己这“异界旅客”是不同的。

    在魅魔的眼中,这就是一把钥匙而已,如果没人告诉她这东西会给持有者带来厄运。她自然就不知道。

    而以玩家视角,便可以通过游戏菜单,直观地看到这件东西的相关说明。

    当然了,玩家视角也会带来相应的问题。比如。魅魔可以把钥匙交出去,但封不觉则无法丢弃或转交这东西了……

    “我能问问你这钥匙是从哪儿来的吗?”封不觉又问道。

    “是老板让我把这个捎给你。”魅魔回道。

    “哈?”封不觉疑惑道:“他让你捎东西给我,那你干嘛不直接说明来意啊?还在中了陷阱后,一个劲儿地企图诱杀我。”

    “谁说我要杀你了?”魅魔拍了拍床沿。妩媚地一笑:“刚刚我让你过来,就一定是想杀了你吗?难道我就不能干点儿别的?事后再把钥匙给你也行啊。”

    封不觉闻言,重新体会了一下,看来这句话,才是应了那句【当你以为自己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时,其实已失去了更多】

    不过他也很清楚,惊悚乐园是不会有什么情色元素的。估计是由于此刻钥匙已经到手,魅魔才会说出这句台词,好似玩家本来有机可乘一般。其实……他刚才要真过去了。肯定会被攻击。触发即死FLAG都有可能。

    这种手法。封不觉玩单机游戏时见多了。一些致郁向的游戏最爱玩儿这手,在结局前,给你个选项。你选了A。玩到最后是一坑爹结局。然后你读档,选个B。以为这次能看到真结局了,结果发现,真结局更加坑爹。

    这就好比是有人在你面前放了块饼,让你选择吃或者不吃。你要吃了,毒发身亡;你要是不吃,他就把饼吃下去,还砸吧着嘴说道:“太好吃了,可惜你已经吃不到了。”

    呜——

    恰好厨房里的水烧开了,水壶发出了蜂鸣。

    封不觉转身便要离去。

    “嘿!你还没……”魅魔想叫住他。

    “关了火就来。”封不觉知道对方要说什么,直接打断,并走向了厨房。

    两分钟后,他关掉了燃气灶,并且拿着把剪刀回到了卧室。

    为做到万无一失,封不觉在靠近床边之前,还是拿出了【金刚铃】,发动了特效。结果被触发的是指令一(观察一名NPC的详细资料)。

    【名称:魅魔】

    【NPC势力:推理俱乐部】

    【等级:???】

    【身高:165公分】

    【体重:42公斤】

    【是否可触发战斗:是】

    【附带剧情:诅咒之钥】

    “既然显示出的不是怪物资料,就表明战斗是可以避免的。从目前我和她交流状况来看,只要接下来我不主动攻击她,应该就没问题……”封不觉心道。

    “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魅魔催促道。

    封不觉担心节外生枝,便没有再做无谓的拖延:“嗯……没什么。”他说着,上前两步,抓起床单的一角,快速朝中间区域剪裁过去。

    被所罗门法阵所困住的生灵,靠自身的力量是无法破坏法阵的。无论那法阵有多脆弱,哪怕是用落叶或积木组成的,风一吹就会散,被困者也照样束手无策。但要是有一个不受这法阵影响的生物,比如人类,走进了法阵中,那被困者就可以利用这种生物的血去污染法阵,得以逃脱。

    封不觉打开卧室的门后,丝毫不为春色所动,而是迅速看破了对方被困阵中的状态,因此获得了主动权,来到了无需战斗便可推进的一条剧情线上。

    十几秒后,在TheHeptagram的外边缘被剪开一个缺口的刹那,封不觉忽然感到肩膀一沉,一股无形的压力突兀地出现,这无疑是魅魔恢复力量的征兆。

    与此同时,魅魔背后那对小蝠翼微微颤动,随即她就飞浮了起来,“哼……今天算我倒霉。”她不快地道了一句,转过身,穿墙离开了这屋子。

    “哎~”封不觉低头看向了手中的钥匙:“从现在起,就换成我倒霉了。”他把钥匙放进了外衣口袋里,离开了卧室。

    再次来到厨房后,封不觉把剪刀放进了抽屉里,并且把抽屉完完全全地关好。随后用警觉的眼神扫视着周围的一景一物,“那‘厄运’到底有多严重呢……”他的眼神很快就落在了刀具架上,“是‘死神来了’那种随时可能毙命的程度……”说话间,其视线又移到了地上:“还是那种正常走路。结果平地摔个跟头碎掉两颗门牙的程度呢……”

    其实他想多了,如果诅咒钥匙真有这种立竿见影的、致命的杀伤力,魅魔早就在来这儿的路上就发现异常了,也不会等到了封不觉的卧室内。才因大意中了陷阱。

    …………

    五分钟后,封不觉拿着用开水泡好的速溶咖啡,来到了客厅。他把咖啡先放在茶几上,随后将翻倒在地的沙发归位,并惬意地坐了上去。

    他端起咖啡浅尝一口,然后畅快地“啊——”了一声,好似自己是个刚刚嗨了一口的瘾君子。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599到602页应该是……”封不觉搁下咖啡杯,翘起二郎腿。把之前放在此处的那本书翻开道:“啊哈!果然是《归来记》。”

    没错。S.H的提示。指的就是封不觉书架上的《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阅读癖,不是一天养成的。

    正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对封不觉来说。这本书,是一条漫长旅程的起点。

    他小时候。和其他小孩确实不太一样。虽然也喜欢玩游戏、看漫画,但他对于阅读的天分和热情,显然要比同龄人强出许多,甚至超过了成年人。

    这本《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包含了柯南道尔所写的所有福尔摩斯探案故事,是封不觉小学时用自己的零花钱买的。他的家境并不富裕,零花钱少得可怜,所以买的是缩印本。一本书1400多页,字印得很小,看起来颇为费神。

    但封不觉还是把这本书看了无数遍,而且将书本保存得很好。他从来不会一边吃东西一边翻书,也不会用沾了油渍或污迹的手去碰纸,连折角都不舍得,每次都自己记住看到了第几页。

    十几年过去了,这书仍旧放在他的书架上,虽说纸张看上去已经微黄,但里面的字迹依旧十分清晰,一个折痕都找不到。

    “真没想到,我会再次翻开这个。”封不觉念叨着,其注意力很快放到了眼前的文字上。

    这第599至602页,是“空屋”这个故事中的一段,而“空屋”,则是《归来记》中的一个故事。

    以封不觉这资深读者的角度来看,《归来记》这组故事应该算是整个系列走下坡路的开始。后来的《恐怖谷》、《最后致意》和《新探案》,在逻辑推理的部分已没有了早期作品的严谨。这个时期的福尔摩斯,好像从“脸部的变动、眼神的变化、嘴唇的闭合、拳头的握紧或松开……”都可以真确地判定一个人的思想活动,判断一桩案件的因果。

    这种现象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柯南道尔先生渐已失去了创作这类故事的热情,只是为了满足出版商和读者们的愿望而在写。这也是为什么,1902年之后的福尔摩斯故事都不及以前的作品成功。

    如今的封不觉,其实很能体会柯南道尔当初的状态。许多作家都是这样,当他们以高度的创作热情写故事时,无人问津。而当他们成名以后,哪怕陷入创作低谷,也有人肯花大价钱让他们交稿。

    《血字的研究》在1986年四月就写成,当时的柯南道尔四处投稿,却出版无门。直到1987年的圣诞节,才得以在一本圣诞年刊上发表。

    而短短五年后,在其本人有意推辞的情况下,《海滨杂志》竟愿以一千镑换十二个短篇故事的稿酬向他求稿。

    作为一个早就不想写,但还是被“逼上梁山”好多年都下不来的作家,柯南道尔确也是挺不容易的了。

    “哦……是福尔摩斯向华生复述自己在莱辛巴赫瀑布的逃生经过那段吗……”封不觉看完了第599页的内容,便基本已经回忆起了后面三页写了些什么,但他还是继续看了下去。

    “‘我根本没有掉下去’,‘当我发觉摆着一副阴险嘴脸的莫里亚帝教授站在那条通向安全地带的窄道上时,我一点都不怀疑自己的末日到了’。‘在他灰色的瞳孔中,我看到了那无情的意图’。”封不觉复述着福尔摩斯的描述:“搏斗的描写……呵呵,基本等于没有描写,然后就是老莫掉了下去。情景是……‘我探头见他坠落了很长一段距离,然后撞在了一块岩石上,随即又被弹了出去,最后掉进水中’。”

    封不觉拿起咖啡又喝了一口。“从这段来看,莫里亚蒂铁定是死了。除非他的身体素质接近美国队长,而且在受到了那样的重创后,还能从瀑布下游出来。”他顿了一下:“既然如此……那推理俱乐部的老板,本质上是个幽灵吗?”他的眼中忽地闪过了什么,“如果是活人……难道坠下去的那个是替身?可什么样的替身,能够骗过福尔摩斯的眼睛……”

    他放下了咖啡杯:“嗯……又或许,推理俱乐部的老莫,只是原著中某个时期的莫里亚蒂的投影罢了。就像测试楼里其他的童话和小说人物一样。”

    这个问题恐怕得问教授本人才能知道答案了。所以封不觉暂且搁下。继续看书。

    他虽能一目十行,但这会儿他把每一个字都看得很仔细,并回忆着这段内容的英语原句是什么样的(他也有英文版的福尔摩斯探案。但那些书是以系列分册的,每本页数都不超过500)。

    “‘在教授掉入深渊的刹那。我忽然意识到这时命运给我安排的、绝无仅有的机会。’‘在你断言是绝壁的悬崖上,其实仍有几个窄小的立足点,并且有一块与岩架相仿的地方。想要一路爬上那么高的峭壁显然是不可能的,可顺着那条湿漉漉的窄道走出去、而不留下脚印就更不可能了。’”封不觉看到此处,不禁吐槽道:“不愧为吾辈楷模,想好了诈死就贯彻到底,宁可冒真死的危险攀爬绝壁。”

    再往后面看,600至601的描写,主要就是福尔摩斯的攀岩经历。在这过程中,事先埋伏在附近的、莫里亚蒂的一名同伙,两次用大石块袭击的福尔摩斯,如果这是本玄幻小说,我们的大侦探很可能就栽了,随后便是坠崖不死,获得神功、法宝、美女或者随身老爷爷的展开了……

    可惜,在这本二十世纪初的小说里,主角光环的作用仅仅是:“当我双手攀住岩架的边沿,身体悬空吊起之时,又有一块石头呼地一声从我身边落下去。我的脚踩空了,幸好上帝保佑,我掉在了崖下的小道上。我摔得头破血流,但爬起来就赶紧逃之夭夭,在山里摸黑走了十英里。一星期后,我到了佛罗伦萨,那时,世界上谁也不知道我的下落了。”

    封不觉看完这段又道:“嗯……这一星期的内容,可以写一篇荒野求生的同人啊……”

    最后是601到602的内容,也是这段描述的尾声。

    这段主要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写的是福尔摩斯在失踪的这几年里,分别到哪些地方去练级了。

    “我在西藏旅行了两年,常去拉萨找大喇嘛聊天消遣。你也许看到过一个叫西格森的挪威人所写的、非常出色的考察报告,我相信你绝对想不到,这正是你挚友的消息。然后,我经过波斯,游览了麦加圣地,又到喀士穆(苏丹首都)对哈里发(伊斯兰教国家政教合一领袖的称号)作了一次简短而有趣的拜访,并且把拜访的结果分享给了外交部。回到欧洲后,我在法国南部蒙彼利埃的一个实验室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来研究煤焦油的衍生物。我满意地完成了这项研究,那时我听说‘我的仇人’只剩一个在伦敦了,便准备回来。”

    而第二部分,就是关于莫里亚蒂余党的情况。

    这一段并未描述得很清楚,因为在600页上,福尔摩斯说了“不仅是莫里亚蒂一人曾经发誓要置我于死地,至少还有三个这样的人存在。而他们对我的复仇欲望只会由于首领的死亡而变得更加猛烈。”

    可在《最后一案》华生的叙述中,这个人数变成了两人,这两人被说成是莫里亚蒂犯罪集团的重要人物,而且成功逃脱了罪行的审判。

    在602页上,又成了一人。

    这些问题,封不觉当年阅读时,便已经思考过。当然,最简单的解释是,作者只是随便写写而已。的确,这个人数的变化在原著中并不重要,与主线故事没有什么关联。

    莫里亚蒂的犯罪帝国,在其君王殒落之时,便已土崩瓦解。

    但是,如今在惊悚乐园里,在直面莫里亚蒂这个虚拟人物的剧本中,系统设置了599-602这么一段十分明确的提示。那觉哥就不得不把这当成是现实情况去考虑了……

    “最后一案中出现的那个‘瑞士少年’是逃脱了的,华生的分析很靠谱,他应该也是莫里亚蒂的党羽,但显然无足轻重。”封不觉合上了书,仰起头念道:“假设在岩架上袭击福尔摩斯的那个人是‘三人’之一,另外两人就是从未登场过的人物,只存在于描述中。”他的大脑紧锣密鼓地思考着:“人数的减少是因为死亡、被捕、还是隐遁呢……”他又将视线投向了手上的钥匙:“还有,这四页书的内容,和这把钥匙,与我逃离这个房间,又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呢?”(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