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13章 入侵脑细胞(二十)
    改变了自己的视角后,封不觉很快就找到了第一个线索隐藏的地方——液晶电视上的保护贴膜。

    他凑近电视屏幕仔细观察,才发现了膜上有多处异样的痕迹。他随即就将这层膜从电视表面撕下,举在灯光下查看,可依旧看不懂这上面的信息是什么意思。

    “贴膜本身是透明的,痕迹上的凹凸也不明显……”他饶有兴致地思考着,数秒后,便有了个主意。

    封不觉快速来到厨房,从柜子里取出了吸尘器。打开机器查看,里面的集尘袋是半满的状态。他当时就觉得有戏,立即把贴膜拿过来,平铺开,再将灰尘均匀地洒在了膜上。

    果然,在尘埃的覆盖下,有一些字母显现了出来。

    “哈……想起小时候玩儿沙画了。”封不觉说着,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随后看着那些字母道:“m、v、e、m、j……u、n。”

    贴膜上的提示,便是这七个英文字母。字母是简单的横向排列,除了j和u之间空开了一段距离,其他字母间的距离都是相等的。

    “七个字母,什么意思呢?”封不觉念叨着:“葫芦娃的英文名首字母?”他半开玩笑地道了一句,但这句话,却是带给了他灵感。

    “诶?难道……”封不觉又扫了那些字母一眼,微笑随即便浮现在了他的嘴角:“呵……是八大行星啊。”

    其实,觉哥的天文学知识,很一般……不过万幸的是,他至少知道八大行星的排列顺序,以及其中六个的英文拼法(天王星和海王星的具体拼法他不清楚,但他对这两个单词的首字母还是有印象的)。

    他想到了这个假设后。便快步来到客厅的书架前,从里面抽出了一本有关天文学常识的书来。

    封不觉的书架和他的大脑一样,极有规律。书籍按照字母、类别、年代等多重优先级被归类在各处,他想要查哪方面的资料,就可以立即找到相关的书。

    可能有人会问,这都2055年了,有什么事不能直接上网查吗?

    当然,封不觉平时也会在网上查询很多东西,但他坚信。网络并非是万能的。人类不可能把这世上所有的信息都输入计算机,更不可能保证输入的信息都能在网上查到。何况,很多教科书、工具书或说明书上的内容,远比公共网站上的“百科”要详尽和准确。

    另外,最关键的问题是……封不觉刚才已确认。此刻,这屋里的电脑、游戏舱、电话、传真全部都失灵了……电视倒是能打开,但根本收不到信号,硬盘里也没有任何录像。

    “按照与太阳间的距离,排列依次是……水星mercury,金星venus,地球earth。火星妈rs,木星r,土星saturn,天王星uranus还有海王星。”封不觉翻着书念道:“膜上的七个字母。分别能对上前五和后二的七个行星,而空开的那个无疑就是土星了。”他放下书,抬头道:“空缺的字母是s吗……”

    他将贴膜拾起,暂时放到厨房的台面上。随手从碗橱里拿了个碗将其压住,“或者是在提示我……‘土’这个字?还是暗示着星期六(saturn是saturday的词根)?”

    虽然解出了谜底。但这个提示究竟指什么,很难说……

    “那么……很显然,线索不止这一条。”封不觉单手托着下巴道:“这个谜底,只是整个拼图中的一块而已。”

    搜索再度展开,又是十分钟过去。

    这一次,他在墙上的挂钟背面,发现了异常。

    那是个蓝色的小挂钟,正圆形,扁平状,内部指针和数字都是白色,塑料制成。一看就是个二十块不到就能买到的便宜货。

    挂钟的反面是黑色的,设计也很简单。“十二点”的背面,有一个凸字形的空档,用于吊挂。再往下,正中间的部分,是一个电池槽,连盖子都没有的那种,内置一节五号电池。就在电池槽的旁边,有一个圆形的塑料齿轮,或者说拨盘。这个是调时间用的,直接与分针相连。

    此刻,封不觉发现的异常就是……转动挂钟后方的拨盘时,动的不是分针了,而是时针。

    说实话,能发现这种线索的人,得有多蛋疼……玩塞尔达不看攻略通关的家伙们,也不过如此了。

    “提示就是‘时针’吗?”封不觉念道:“时针……时针……李时珍?本草纲目?周杰伦?辣妹子辣?”他的思维在数秒间便已突破天际。

    “嗯……时针,代表了时间吗?time?”他的思绪从麻辣烫上转了回来,“不对,如果要指代时间的话,分针、秒针也可以啊,要让我察觉到异常的办法很多,比如让拨盘变成逆向的之类。”他又看了看钟:“是指‘小时’?厚r?”

    封不觉把挂钟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假设这个线索是指小时或钟点?那贴膜上的线索就是星期六咯?”他沉吟道:“嘶……有意思。”

    第二个线索出现后,情况依旧不明,而且有越来越复杂的趋势。

    封不觉继续在客厅里搜索,这次他把沙发都翻了过来,并且移动了很多家具的位置,还把柜子打开、抽屉拉出、冰箱搬空、甚至拆卸了许多日常用品,仍旧是一无所获。

    “诶?”封不觉来到猫砂旁边时,忽然道:“我刚才干嘛用灰尘,不用猫砂啊……”

    原来他不是有了点子,只是想到了也可以用猫砂去解贴膜的谜题。

    “干脆连这个也搜搜吧。”他把装猫砂的盘子给掀了,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地板上,但里面也只有薄薄的一层猫砂而已。

    “啊哈!”封不觉正准备放下盘子走人,却在盘底看到了提示。

    那里刻着两组数字:599602

    “ok,这是什么意思呢……”封不觉蹲在那儿说道:“602似乎也能和时间扯上关系,但599就比较牵强了。邮政编码?电话号码?市民id?scp的代号?”他的思路飞速转着。想找出这指代的东西。

    “慢着……”封不觉眼中忽地闪过了什么,他几乎是跳了起来,口中急促地念叨着:“这是页码吧……599到602页。”

    他小跑着来到了书架前,其视线在书架上飞速游移,在两分钟内,仅凭对厚度的观察,他已过滤掉了那些不足500页的书。

    “哈……我也真傻。”封不觉举起右手轻轻敲了敲自己的头:“贴膜的谜底就是‘s’,而时钟的提示也一样,谜底只是一个字母而已……”他迅速将目光投向了书架的一侧。那里都是以s或h为首字的书。

    “书架上90%都是中文书籍,撇开那些页数不足的。可以按照标题第一个字的第一个拼音字母去查找,但也不排除提示指的是标题英译后的第一个字母……”刚想到这里,封不觉脑中嗡然地冒出了一本书的名字。

    “哼……呵呵……哈哈哈……”他傻笑起来,不断移动着的视线也停下了。

    十几秒后。他伸手从书架某处,抽出了一本厚实的书籍。并把那本书拿到了客厅,也放在了茶几上。

    然后,封不觉回到厨房,看了看那张沾满灰尘的贴膜,随手拿起,扔进了垃圾桶。接着。他竟然从碗橱里拿出了一个铝合金水壶,装了点自来水并搁到燃气灶上,开始烧开水……

    “嗯……大概需要五到十分钟才能开。”封不觉又将一片狼藉的客厅扫视了一遍:“这三条线索指向的那个答案我已经找到,那客厅里的谜应该算是解完了。”他转头望向了卧室的门。说道:“姑且趁这几分钟进去看一眼好了。”

    打定主意后,封不觉先去取了家中的拖把,随后走到卧室的门前,先试着转动了一下门把手。没问题,可以开。

    他十分小心翼翼地将门推开了一条缝。卧室里的灯光也是亮着的。他将拖把伸进去,扫雷一般上下左右都探了探,确定无恙……这才把门推开。

    可推开门之后,一见卧室里的场景。他脑子里立即蹦出了一句“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hi~”床上的美女用娇滴滴的嗓音,风骚地跟觉哥打着招呼。

    这个女人侧身躺在封不觉的床上,身上只穿了“很简单”的衣服。一件透明的薄纱睡衣下,紫色的内衣已暴露无遗;浑圆高耸的酥胸也是若隐若现;那香肩、纤腰以及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勾勒出一条美轮美奂的弧线。

    她的长发如波浪般微卷,披散在脑后,一直垂到了封不觉的枕头上。其美貌自不必说,最要命的那一双媚眼,秋波流转间,道不尽的万种风情。

    “这游戏真是越来越给力了啊。”封不觉神色凝重地吐了个槽。

    “帅哥,你有事吗?”美女问道。

    “可以有……看你需要了。”封不觉毫无节操地回道。

    “你有什么事,过来说。”美女拍了拍床沿:“来,坐这里。”

    “那个……”封不觉用四分之一秒的时间就想出了一个借口:“我正烧着开水呢……”

    “唷~还挺害羞啊。”美女说道。

    “不不不……我是一个很随便的人。”封不觉道:“不接近你只是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

    “怎么?怕我吃了你啊?”美女说话间,微翘双唇,皱了皱眉那挺立的琼鼻,还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可谓是极尽挑逗之能事。

    “对啊。”封不觉点头道:“要不是顾忌这个,此刻我早已抛弃了理智、矜持和自尊,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美女又道,她扭动着娇躯,不遗余力地努力诱惑着目标。

    “我正在跟你扯淡,并寻思着你为什么不直接对我发起进攻啊。”封不觉回道,他说完这句话时,突然想到了什么。“哦~是这样啊。”

    也不知道他明白了什么,说话间,他就迈步走进了卧室。不过他依然没有靠近那张床,只是与那美女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站立。

    “你究竟是个什么呢……”封不觉眯起双眼,虎视眈眈地望着对方:“反正我迟早会猜出来,或者……试出来的,不如你就自己交代了吧。”

    在极短的一个刹那,美女的神色微变,但她很快又换上了笑脸:“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

    “嗬……呸!”封不觉在嘴里酝酿了一口唾沫。远远地朝着对方身上吐了过去。

    一秒后,那坨口水落在美女的大腿上……

    房间内,陷入了沉默……

    “嗯……看来不是鬼。”封不觉煞有介事地说了一句。

    “你干什么……”美女的脸上,已经是一种想杀人的表情。

    “试验啊。”封不觉又拿起了空调遥控器和电视的遥控器,将两个物体交叉作十字状。朝着对方展示。

    又是尴尬的沉默……

    “也不是吸血鬼吗……”十几秒后,封不觉放下“十字架”,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要是没事,就出……”美女似乎想赶他走了。

    “出什么出?”封不觉打断道:“这是我的房间。”他顿了一下:“不过我确实是准备出去一下。”他露出不怀好意的神色:“在外面的书架上,有好几个版本的圣经,当我回来的时候,会带上一本。顺带上一把银制的餐刀。”

    “行了。”美女坐了起来,叹了口气:“魅魔。”

    “哦~”封不觉道:“你早说嘛。”他马后炮地道了一句:“我一猜就是这个。”

    “那你还吐我口水?”

    “怎么了?”封不觉理直气壮地说道:“要是我脱光了穿条内裤,往你家床上一躺,还搔首弄姿的。你会不会吐我口水?”

    作为一只怪物,对方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魅魔在这时现出了原型,她全身的皮肤变成了淡紫色,两边的额头冒出了卷曲的羊角。背后生出了一堆蝠翼,臀上还长出了一条细小的尖尾巴。连她身上的服装。也随之变化,成了一套束身的低胸皮衣。

    “你放我离开,我答应不伤害你。”由于身份已然暴露,魅魔便开门见山地说道。

    “诱杀失败,且身份被我揭穿后,你的话可信吗?”封不觉问道。

    “那你想如何?”魅魔问道。

    “你有什么能告诉我的吗?”封不觉道:“或者有什么东西可以给我的?”

    “你要什么?”魅魔又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反正不要你的身体。”封不觉很严肃地回道。

    “哼……真没意思。”魅魔将手伸向了皮衣的前胸处,若无其事地从自己的双峰之间取出了一把钥匙,举起来道:“你是要这个吧?”

    “扔过来。”封不觉直接说道。

    “你过来拿。”魅魔回道。

    “哈!还在打这主意呢?”封不觉冷笑:“想让我走进‘theheptagram’的范围?白日做梦。”

    “我把钥匙扔给了你,你若是一走了之,那我岂不是就一直被困在这里了?”魅魔反问道。

    “废话。”封不觉语气强硬地应道:“万一我走过来后,被你给哔——了咋办?然后你杀掉我,用我的脑浆把阵给涂花,不是照样逃跑啊。”

    “说真的,我对你这种使用魔法阵床单的男人没有兴趣……”魅魔一边说着,一边掀起了身下的被子。

    原来……觉哥的床单图案,竟是《tn》(所罗门之錀,一本编写于中世纪的神秘学著作,包含了所有召唤控制恶魔与天使的仪式和魔法)中记载的法阵。

    这玩意儿,不得不提一下,是一个黑历史……

    二十一世纪中叶的年轻人,都是十分乐于彰显个性的,什么手机铃声、网络头像、t恤上的图案等等,别人的设计已满足不了他们了。于是,各种与第y有关的行业应运而生。

    封不觉的这条床单,就是这样一件产物……

    其诞生的过程也挺简单,那天封不觉跑去一家第y的店里,买了一条素色床单,然后老板就问他,想印什么样的图案上去啊?

    正当店里的服务员打开电脑里的素材文档,准备供顾客挑选时,觉哥抄起一张白纸,大笔一挥,画了一个theheptagram(所罗门大七星和战神五星的结合体,主体为一个七角形,外附圆环,内部以六芒星取代鞋子,各条边皆含有拉丁文咒语)。

    围观群众当时就惊了,服务员以为他是邪教份子,老板则隐隐觉得觉哥是街对面纹身店找来踢馆的。

    总之……在一群人复杂的目光中,觉哥把这条床单拿回了家。

    “少罗嗦,你要是不打算攻击我,为什么要我过去拿?”封不觉道:“赶紧的扔过来,要不然我出去做一浴缸圣水(圣水的制作很简单,只需要普通的水,通过祈祷的方式即可完成),装进水枪,过来给你动刑了。”

    魅魔眼神诧异地看了封不觉几秒,随后真把钥匙扔给他了,“好吧……对家里备着水枪的男人,我是真没有兴趣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