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10章 入侵脑细胞(十七)
    这浴帘挂在浴缸上方的椭圆形钢架上,底色是淡蓝色,上面点缀着一些颜色稍深的花纹。其实封不觉平时也不怎么使用这东西,但他还是凭借着出色的记忆力,以及对事物细节的敏锐观察力,发现了浴帘的异常。

    “花纹的颜色和形状都跟我家的不一样啊……”封不觉念叨着,将这浴帘张开,仔细查看。

    可他看了许久,也没能看出这些图案究竟代表了什么。虽然他发现了这些纹理与自己记忆中的不同,但要是看不出其中隐含的信息,还是白搭。

    “难道是我观察的角度不对?”封不觉思索着,手上也是不停,他把浴帘翻来倒去,摆成各种状态查看,可依旧无果。

    “等等……观察角度!”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可能。

    他立即从口袋里拿出了手电筒,并且打开。随后又走到门边,将浴室里的灯给关上了。

    “当我来到这个浴室时,灯光就是开启的状态。而一般来说,没人会去主动把照明设备给关上。”封不觉一边念叨着,一边将手电筒的光移到了浴帘上,“所以……我没能看到这个。”

    此时,那淡蓝色的浴帘上,颜色最深的一部分花纹变成了非常显眼的绿色,同时还有一些白色的纹理也浮现了出来。

    原来,线索一直就在眼前,只是他“看”不到。

    那块浴帘上的信息,只在特定颜色的光线下才能被辨认。当浴室的白色灯光亮着时,是显示不出线索的。而此刻。手电筒的黄色光束,成功让一些绿底白边的字母显现了出来。

    “M……D……D……M……I……I……R……”封不觉在浴帘上,找到了许多的字母。他本以为这些能组成单词或句子,但他念了一会儿。便发现不是如此,因为大部分字母都是重复的,排列也没什么逻辑可言。

    待他确认自己找遍了整张浴帘后,摸着下巴说道:“嗯……总共是A、D、I、K、M、O、R七个字母。按照不同频率反复出现、且无序排列。这究竟是……”他退后几步,远远端详着整张展开的浴帘,“难道和XY轴的坐标有关?或者这是个立体图形?还是……哦!”

    话未说完,他就看出了端倪。他迅速拿出了笔记本和笔,用比较工整的格式记下了浴帘上的字母。几分钟后,他就解出了谜题。

    “原来是排列整齐后,按照‘对对碰’的规则去消罢了……”封不觉对这个谜题显得有些不屑一顾,不过这不影响他得到正确答案。

    不多时,他已完成了消除作业。纸上所有的“D、A、K”都被涂掉了。而余下的那几个字母……只要无视其纵向位置。在X轴上进行排列。正好是各自间隔一格距离的状态,并可组成一个单词——MIRROR。

    “闹了半天让我看镜子是吧……”他再次来到洗脸池那儿,把手电筒搁在池边。朝着镜子凝视起来。

    但他这样站了一分多钟,没发生任何异常反应。

    封不觉心道:“之前我也盯着镜子看过。既没看到任何提示,也没触发什么剧情。可现在解出了谜题再看,为何依然……”

    “诶?莫非是……”他似乎又有了点子,重新拿起了笔记本,看了看那些被他涂抹掉的字母,“被消得一个都不剩的字母D、A、K……若加上出现频率最高的R的话,不就是……”

    封不觉笑了一声,“呵……是这个意思啊。”

    下一秒,他便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去,关掉了手电筒。

    换成别人,做这事儿前肯定得犹豫一会儿。毕竟是独自身处一个狭小的空间,门外还有“凶厉的怨念盘踞”。在这种情况下让黑暗将自己吞没,无疑是需要一定勇气的。

    可封不觉对此却是毫无压力,说关手电就关手电,干净利落。

    不就是站在一片漆黑的浴室里盯着镜子看嘛,有什么呀?最多就是突然冒出一幅极其恐怖的画面,配合某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凄厉音效,那又怎么样呢?想吓死人是怎么地?

    “会是什么呢……”封不觉站在镜子前念叨着。虽然眼前是一抹黑,但他还是睁着眼睛,直视着镜子的方向。

    五六秒后,果然发生了状况。

    但见,镜子表面亮起了幽幽的蓝光,一张人脸出现在了镜中。

    这张脸的样貌和封不觉一模一样,但显然不是镜像,因为觉哥在看到这张脸时,就转了几下脖子,并做了几个比较明显的表情,可镜中的脸没有随他而动。

    那张脸通过镜面与封不觉四目相对,还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一般人身处黑暗中,看到这景象,铁定是毛骨悚然。但封不觉却只是默默地看着,静候下一步的变化。

    就这样僵持了十秒左右,镜中的“封不觉”,露出了一个微笑,并且开始说话了:“我的名字是封不觉。”

    他的嗓音也和觉哥完全相同……

    “我是个沉迷于怪诞、恐怖故事的小说家。”

    他每说一句话,就要做一次短暂的停顿。

    “我独自居住在一所大房子里。”

    “日复一日地写着荒诞的故事。”

    “我望着落日余晖下的天空,却好似看见了地狱深处的血海。”

    “我站在窗前聆听,就能清楚地听到那些将死之人发出的哀鸣。”

    “你看过排水沟吗?那里面的颜色每天都不同。有时像血一样红,有时像脓液一样绿,有时又像胆汁一样黄……那其实是地狱之河,泛着可怕的霓虹。”

    “工厂的噪音混杂着地底的回响,在城市上空飘荡。”

    “空气中的恶臭闻起来像一头巨兽在呕吐……”

    “我意识到。也许自己并不是住在人间,而是身在地狱。”

    “我疯了吗?”

    一句一断地说完这些后,那张脸恢复了沉默。他看着封不觉,似乎在等待着一个回答。

    “呵呵呵……哈哈哈哈……”封不觉居然对着镜子笑了起来。然后学着对方的语气和声调,伴随着一段起伏并不明显的旋律哼唱道:“尖叫啊,呻吟啊,地狱那无穷无尽的黑暗哟~妖精、怪物和恶鬼。怀抱断头等着你的光临~下去吧,下去吧,人类啊,快坠下来吧……”

    在听到这段歌谣后,镜中的脸,反倒是露出了不知所措的神色。

    “怎么?还想听吗?”封不觉又道:“下去吧,下去吧,地狱那无穷无尽的黑暗哟~火烧啊,水淹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人类啊~快掉下来吧……掉到地狱的最底层来吧。听啊~死人们开始吟唱,在血池,在火海。在针山……”

    “够了。”镜中的脸打断道。

    封不觉冷哼一声,停了下来。十分淡定地说道:“九岁时,我看了《地狱摇篮曲》,当年的我还太年轻,着实郁闷了三天。”他顿了一下:“对于那段记忆,我本来早已淡忘了,但恐惧的印象还在。你用这种方式诱导出我的惧意,确实是个不错的策略,可惜啊……”他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如今的我,在你的引导下,只能清晰地回忆起那部漫画中的场景和台词,恐惧的感觉却是半点都涌不上来了。”

    闻言后,镜子里的那张脸,开始了转变,他成了一个欧洲中年男人的形象,光头,无须,眉毛倒是挺长。而这张脸最怪异的地方在于,他的皮肤呈青白色,像是在福尔马林里泡了很久很久……

    “好了,你不必再说了。”那张脸的嗓音也变了:“你已经通过了第二个考验。”

    “第二个?”封不觉问道:“浴帘上的字母算是第一个咯?”

    “没错。”对方回道,“在‘智’、‘勇’、‘仁’的三重考验中,你已……”

    “WOWWOWOW……等等等等……”封不觉打断了对方:“我还没问完呢,你别擅自展开设定。”他语气强硬地说道:“你至少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可以把灯打开了吗?”

    镜中的脸回道:“嗯……可以。”

    封不觉摸到门边,打开了电灯开关,随后再回到镜子前,问道:“好吧,请问你是哪位?佐藤?”

    “啊?”镜中的脸都被问愣了,“佐藤是谁?”

    “外星人佐藤啊。”封不觉用理所当然的语气道:“恐龙战队(PowerRanger)的指挥官,玻璃柱里的那张脸。”他连着说了三个短句,对方依然是一脸莫名。

    “呃……我不知道你说的是……”那张脸吞吞吐吐地回道。

    “那就算了。”封不觉再次很不礼貌地打断道:“没看过也好,那个主题曲巨洗脑,听过就很难从脑子里清除出去。”

    “那个……我是‘老板’的助理,魔镜。”魔镜不知怎么接封不觉的话,只能试着把话题带回正轨。

    “哦,原来你的本体是镜子里的脸,而不是镜子本身啊。”封不觉应道。

    “也可以这么说吧……”

    “说……你和藏镜人(金光布袋戏三巨头之一)是什么关系?”

    “藏镜人又是谁……”

    “你可以读取我的记忆,却不知道恐龙战队和藏镜人?”封不觉突然问道。

    原来,他那些看似不着边际的瞎扯,全都是试探。

    魔镜回道:“我看到只是极其有限的一些碎片,并不能窥见你的全部记忆。”

    “嗯……好吧。”封不觉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心中笃定了不少,笑着说道:“现在,你可以说说那第三个考验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