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04章 登楼记(十一)
    四人在拿到魔豆以后并没有急着埋进土里,而是对这第四层展开了全面的检查。

    类似绳头那种走近了观察才能发现的线索,未必只有一处,得查清楚才行。另外,他们也想知道……铁皮人去哪儿了?

    按理说在这种松软的泥地上,以铁皮人的体重,是一定会留下痕迹的。但他们只在堂吉诃德的尸体旁边找到了一些脚觲。潭淌覆街猓庥1阃回5刂卸狭恕?br/>

    如果说脚印消失在墙边,那还能解释成铁皮人走入了壁画中,但并不是这样的……脚印中断的地方,离墙壁很远,就在草地当中的一个区域,好似铁皮人在行走中突然凭空消失了。

    这个剧本的谜团可以说是一个接着一个,而且一个比一个猎奇。一楼keter级scp看来只算是小试牛刀……上到三层后,还没弄清楚绿野仙踪案的全部情况,四楼又死了个堂吉诃德,随后又出现了用奶牛换豆子的熊孩子,连封不觉都很难想象,接下来还会遇到什么……

    探索进行了十分钟,没有什么进展,也没有明确的提示指出魔豆该埋在哪个区域。于是,他们就随便挑了块空地准备种豆。

    “我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这层的地板是泥土和草地了。”秋风一边用封不觉给他折叠小刀刨着地,一边说道。

    “不用挖太深,那故事里的魔豆洒在土上就长出豆茎来了。”计长提醒道。

    “你们说,咱是把所有的豆子全种了,还是只种一颗,看看反应?”封不觉拿着那袋魔豆,取出一颗放在手中端详道。

    “物品说明上不是写着剧情物品了吗?”鸿鹄道:“留着也没用啊。”

    “说不定有什么隐藏属性呢,比如吃一颗就能原地满状态复活之类的。”封不觉玩笑道。

    “那是仙豆!”秋风纠正道。

    “好吧。”封不觉说着,走到秋风旁边,把一袋儿魔豆全都倒进了后者刨出的小坑里。

    秋风用手推着泥土。浅浅地将其埋了,随即把刀递还给封不觉,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完成。”

    “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变化了吧。”计长说道。

    封不觉却道:“要不然?我给它浇点水?”

    “你憋着干嘛呢……”秋风又有不好的预感,斜视着封不觉道:“这游戏里可没法儿脱裤子,你别异想天开啊。”

    “我说浇水,又没说浇尿。”封不觉道。

    “你是我玩游戏以来,见过的所有人中,提到屎和尿次数最多的一个……”鸿鹄都有点儿受不了了:“从你先前的言论看来。似乎还是文化领域的人,但为何措辞如此的……”

    “措辞儒雅又如何?我这行里能拽文的人多了,品格不见得比出口成脏的人要好。正所谓……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下流人物还看今朝啊。”封不觉说话间已走向了一面墙壁。来到墙边后,他蹲下身,用那双银色的魔鞋,从壁画上的小溪中接了点儿清水。

    “哦,原来还有这种办法。”秋风看到对方盛着水走回来,才明白了封不觉先前的意思。

    两“鞋”水浇下。水流很快渗入了泥土中,那个小土堆当即是微微一动。

    这四位的反应都不慢,知道这是有情况要发生,不用同伴提醒。他们皆是向后退出了一定的距离。

    数秒后,轰一声。

    粗若巨塔的豆茎破土而出,如一条长龙猛进直上。豆茎顶端的尖芽就像个钻头,后面的茎秆则是虬结交错。抱卷成麻花状。

    玩家们本以为这根豆茎会撞破第四层的天花板,却没想到,它直接冲入了天花板上画着的“天空”里。

    足足五分钟后。这豆茎才停止了生长,固定不动了。

    四人抬头,既望不到这豆茎的顶端,也看不到“云”的上面有什么。

    “嗯……我们应该是无法穿入这布景画里的吧……”计长说道。

    “未必。”鸿鹄扶着眼镜,仰头朝上望着:“我们刚才只试了四面墙壁,但天花板我们还没试过……”

    “假设我们确能顺着豆茎爬进那‘天空’里,看这高度……恐怕一两公里内都到不了头儿啊。”秋风说道。

    封不觉语气感慨地说道:“啊……记得当年也是爬上了这么个很高的地方,从塔顶的一位仙人手里抢到了超圣水……”

    “不就是卡林塔嘛!”秋风吼道。

    “不过……计长拿着帽子也就算了,秋风拿着扫帚,该怎么爬呢?”鸿鹄说道。

    “叼在嘴里怎么样?”封不觉建议道。

    “你来!”秋风毫不客气地把扫帚递给了封不觉。

    “可以。”封不觉竟然爽快地答应了,并且把手上那双鞋子递给了对方:“你帮我拿着这个。”

    秋风彻底惊了,他木讷地接过鞋子,塞进衣服口袋(秋风的衣服口袋比封不觉的长西装要大一些),接着……他用震惊的眼神看着封不觉把那把扫帚横着咬住,淡定地朝豆茎走去。

    “记得当年练习三刀流的绝技时,一整天都这样叼着一个比这还粗的刀柄……”封不觉咬着扫帚,口齿不清地说着瞎话,口水都流下来了。

    “我跟你们赌五毛钱,这家伙精神有问题……”秋风虚着眼,看着封不觉的背影道。

    他身旁的计长和鸿鹄一起回道:“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有什么好赌的……”

    …………

    这四位在游戏中的体能都已远超常人,沿着豆茎攀爬还是很轻松的。不多时,他们已顺利进入了画在天花板上的“天空”里。当然,以他们的角度看,周围的世界仍然是3d的。

    从这一刻开始,也说不清他们是在“第几层”了,目测再爬个十分钟,四人就会超出任何大楼应有的高度。

    就这样爬着爬着……大约二十分钟后,他们看到了一块金色的云彩。那云彩明显是具有实体的,而且紧挨着豆茎。茎上有一片巨叶朝着云那侧延展而出,耷在云边。

    看到了这种明显的通路,四人立刻来了劲儿,加速攀爬,两分钟后,就跃上了云端。

    站在金色云层上,视线一片豁然。这里就好似一片云上的大陆,万物都笼罩在一片金色的璀璨中。

    就在百余米外,矗立着一座童话故事里常见的、造型极具迪士尼风格的城堡。极目远眺,可以隐约看到城堡最高的那个塔尖上。竟然还架着一把长梯,梯子一直通到更上方的一片云里。

    “从那架梯子,应该就能通到五楼去了吧。”封不觉说道。

    “你现在竟然还有楼这个概念?”秋风说道。

    “比起楼层,我倒是更在意……铁皮人到底去哪儿了呢?在上面的楼层会不会遇到它?”鸿鹄沉吟道。

    “我认为还是先专注于眼前的情况比较好。”计长说道:“假如目前我们还在《杰克与豆茎》的故事中,前方的城堡里……会不会住着巨人?”

    “来,你的扫帚,接好。”封不觉没理会这帮人的念道,而是把扫帚递向了秋风。

    “你拿着吧,我来保管鞋子就可以了。”秋风可不想去接那沾满口水的扫帚。

    “真的吗?”封不觉拖长了音问道。

    “必须的。”秋风回道。

    “好!”封不觉又很干脆地答应了。然后把扫帚横着架在脖子后面,横展开双臂,手腕搭在扫帚两端上,摇摇摆摆地朝着城堡的方向走去。口中还哼哼唧唧地唱道:“苦海~泛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呵……哈哈……”鸿鹄忍俊不禁:“他还真是……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能玩儿起来。”

    “这点上不佩服他都不行啊。”计长也同意道。

    三人跟着觉哥朝城堡走去,几分钟后便来到了大门前。

    “走到这儿就很明了了。”封不觉道:“至少从这大门的尺寸来看,这个城堡里住的就不是巨人。”他说得没错。这扇门的高度和宽度虽然较大,但显然还是为体型正常的人类服务的。

    “那咱们是敲门还是……”计长话未说完,封不觉已经退到了十米外。

    “我精神上支持你们!”他站在后方。仿佛是理所当然般吼道。

    “那这次就由我来叫门吧。”计长道,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打过头阵,按照轮流制,也该他来了。

    乓乓乓

    计长抓着门上的圆环敲了三下,隔了大约二十秒后,门里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于是他又砸了三下。

    一分钟后,还是没反应。

    他们左右分开,想透过窗户朝里张望,但城堡的窗户很高,而且都是有色的玻璃,在金光的辉映下,完全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没办法了……硬闯吧。”秋风建议道。

    鸿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计长抢道前面道:“交给我吧,这种程度的大门,我还是可以打开的。”他面朝大门,摆好架势,技能随心而动,一掌推出。

    结果……什么都没发生。

    “呵呵……不好意思,我格斗专精只有e级,技能失败了。”计长憨笑着说道。

    鸿鹄和秋风也都笑了笑,“没什么,正常正常。”

    计长道:“我再试一次。”说罢,他又来了一遍。

    这回看来是成功了,只见一道掌风呼啸着前冲,击向了门锁的区域,厚实的大门中间被轰出了一个脸盆大小的口子,两块门板随即松动,朝着两边缓缓移开。

    非武斗派的玩家中,像这种比较实用的e级主动型格斗技,基本上人人都有。哪怕剧本里弄不到,玩家们也会去拍卖行收一个。反正这种技能并不贵,而且性价比也不错。

    也只有封不觉这货,走解谜路线,也不专门买技能,却混着混着,把格斗专精混到c级了……

    “疯兄,没什么危险,你可以过来了吧?”鸿鹄回头喊道:“万一大门突然自动关上,那就麻烦了。”

    封不觉不用他提醒。早就在远处眯着眼观望半天了,鸿鹄开口时,他已经朝前行来。

    四个人一同走入了城堡中,开门后,正前方就有一条斜着朝上的弧形楼梯,阶梯紧贴四壁,呈环形向上而去。一个巨型吊灯被悬挂在一条极长的锁链上,从顶部垂下,穹顶很高,而这个吊灯却离地面很近。才两米多的高度,伸手就能够到。

    绕过楼梯,才可以通往城堡一层的两端和后方。四人自然没有立刻上楼,而是准备先探探城堡一楼有没有装备或是线索。

    在《杰克与豆茎》的故事中,巨人住的城堡可是有“下金蛋的鸡”这种存在的。眼前这个城堡里就算没有金蛋,有几个提示也是好的嘛。

    可不探不打紧,一探就掉san值……

    这个城堡,与其说是富丽堂皇,不如说是光怪陆离。在金色的、梦幻的光芒中。城堡却丝毫没带给人童话般的感觉,反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诡异氛围。

    正门口那楼梯和吊灯的设计就已经有点儿莫名其妙了,但这只是个开始,诸如此类的设计在里面比比皆是……

    比如一楼的餐厅。正中摆一张长桌,十几米长,上面居然铺了条斑马纹的桌布,两边还摆了几十张巨高的高脚椅……像是给网球比赛裁判坐的。

    还有厨房的洗碗池和料理台。前者像浴缸那么大,后者像手机屏幕那么小;灶台弄得跟厕所里的蹲坑一样低,柴火则是从一个斜着的小坡里加进去的。

    再说舞蹈厅。正中的舞池不是圆形,也不是方形,而是闪电形,急速眼镜蛇可以在里面使出电光跑法的那种。而供乐队站立的舞台像是玩滑板的凹坡,u形的地面根本没法儿平放大型乐器。

    “嗯……这城堡就像是个二十九岁的女人。”四人参观完毕,回到一楼正门时,封不觉悠悠地评论道。

    “内分泌失调?”秋风接道。

    封不觉道:“我本来想说歇斯底里、不可理喻的,没想到你说出了那种带有人身攻击性质的话。”

    “到底是谁人身攻击啊!你把年龄、性别、性格全都点出来,我就说了一生理现象,结果成我在人身攻击了啊!”秋风吼道。

    “行了……这里的装潢设计如何,与我们无关。”鸿鹄道:“既然一楼没什么收获,上去看看吧。”

    众人随即便顺着那正门口的阶梯,拾级而上。这阶梯竟然就这么一直把他们引到了最顶层,中间连一扇门或入口都没有。

    “看来要进入这城堡的中间几层,需要从最上方绕路啊。”计长道:“或者……一楼藏有暗道之类的设置,我们没有发现?”

    “不不不……城堡一般都是这样的。”封不觉否定道:“如果你有一张城堡的横向剖面图就会明白,中间那块区域,往往都是最后才能到达的,你得按照一定的顺序,经过前廊、礼拜堂、后廊、舞踏馆、地下水域、时计塔等各种地方,最终才能到达中间。”

    “中间区域叫‘恶魔城最上阶’是吧?之前你每到一个地方还得肛死一个boss,然后拿一个新的技能是吧?”鸿鹄都忍不住吐槽了。

    “嗯。”封不觉点头,对计长道:“看,这就是懂行的。”

    “什么懂行啊,好像谁没玩过恶魔城一样……”

    众人扯着淡,很快便来到了阶梯的尽头。那里,有一扇呈拱形的木门。

    秋风走在最前面,第一个看到了门上写的字。

    那是一行金色的雕刻文字,英语,字体还挺花哨,内容是:【不合理的事物,未必都是显而易见的。】

    “还来?”秋风道:“那不用说了……门里有具尸体等着我们。”说着,他便干脆地把门推开了。

    四名玩家鱼贯而入,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间卧室。

    这可能是他们进入城堡以来,见到的最正常的一个房间了。粉色的墙壁和天花板,木质的地板,一张大床摆在屋子中间,墙边还有梳妆台和衣柜,这显然是一名女子的房间,或者说……公主的闺房。

    “喂……床上有人诶。”秋风一眼便发现,床上的被窝微微隆起,睡在里面的身躯还在微微起伏。

    “放着我来!”封不觉反应神速,一声暴喝,把扫帚朝地上一甩就朝前冲。

    另外三人当时就把他架住了,计长第一个问道:“你想干嘛?”

    封不觉还没回答,秋风先道:“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他冷哼一声:“看这情况,眼前是睡美人的故事没跑儿了吧。”

    “嗯……按照轮流打头阵的顺序的话,此番应由在下来……”鸿鹄的眼镜上泛起了白光,他一边说着,一边就朝前迈步。

    “三叉戟擒抱!”封不觉奋力一个突进,从后面拦腰把鸿鹄扑倒在地:“哼……木暮,你以为故作镇定就能蒙混过去了吗!”

    “就算你一时忘记了我的id是鸿鹄……木暮这种称呼也太……”

    鸿鹄话未说完,秋风便开口说道:“你们这样像什么样子,太不绅士了,公主醒来以后会多麽失望。”他说着,整了整衣领,“这种状况,还是由我……”

    “无敌烽火轮!”封不觉又朝秋风扑了过去,“雷秋,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门外就有一排很长的台阶,配合我的无敌烽火轮,神也杀给你看!”

    虽然那三位打闹得挺欢,但也只是玩笑而已,队友间是无法做出真正的伤害举动的。

    不过看着这帮人的行为,性格上比较稳重的计长,还是站在旁边扶额摇头。

    “啊……”忽然,一个男人低沉的嗓音,从被窝里传来。

    这一嗓子,瞬间让四名玩家全都僵住了。

    “罗里吧嗦的……吵死了!”那声音霸气无比地吼了一声。

    下一秒……

    但见,一头高大的、全身长满灰色鬃毛的狼人,身穿粉红色的浴衣、头戴塑料浴帽,掀开被窝坐了起来。(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