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03章 登楼记(十)
    这第四层的地面,已不是大理石的地砖了,而是泥土和草地铺就。

    此时,一匹骨瘦嶙峋的老马,正在那具断头尸体的旁边吃草。从蹄铁、马鞍和缰绳来看,它无疑就是那位“骑士”的座驾了。

    封不觉走过去,弯下腰,拍了拍老马的头部,那老家伙也没什么反应,只是继续埋头吃草。

    “这回轮到堂吉诃德了啊……”秋风说道。

    “是啊……君临中二界顶点的男人。”封不觉接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所以……他就像原著中那样,把风车视为巨人,然后骑着马冲锋过来,正好一矛插死了刚从三楼上来的稻草人。”计长试着根据现场的状况、以及这个剧本的逻辑,进行着推理:“然后铁皮人就从风车里冲出来,把他给砍死了。”

    鸿鹄眼神微变:“那铁皮人呢?”他说着,又朝四周望了一圈:“这一层一眼就能望到头,没看见它啊。”他又回过头来道:“而且也没看到通往第五层的通路,天花板全部都是封闭的。”

    “这儿有一行字,但不知道算不算是留言。”封不觉忽然说道,此刻,他正站在那后半截长矛的旁边:“看,写在这握柄上……”

    队友们闻言,便聚了过来,凑近观瞧。果然,在那长矛的矛身上刻着一行字。看上去似乎是西班牙文,不过游戏菜单里可以看到系统的翻译:【用笑脸来迎接悲惨的厄运,用百倍的勇气来应付这一切的不幸。】

    “嗯……”众人又一次集体陷入了沉思。

    “故弄玄虚吗……”秋风说道:“除了暗示原著以外,这些留言都只是一些类似哲学讨论的话,或许结合凶杀现场来看,十分讽刺,但和我们的解谜完全无关啊。”

    鸿鹄皱着眉。思路显然也陷入了僵局,“不好说……也许之后还会有这样的留言出现,只是我们手头的信息仍不足以解开谜底。”

    “嗯,这个想法不错。”计长接道:“如果把这些留言比作是一幅拼图的诸多碎片,那在我们看到图案的整体框架、或是搜集到八成以上的碎片以前,是无法看破谜底的。”

    “既然如此,现在还是把目光放到如何到达第五层这点上吧。”秋风说着,环顾四周,“目前我们的线索。只有这个风车、一具尸体和一匹老马。”

    “它叫‘驽骍难得()’。”封不觉说道。

    “什么?”秋风闻言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对方指的到底是啥。

    “我说,那匹马的名字,叫驽骍难得。”封不觉解释道:“怎么?你读的《堂.吉诃德》里,是别的翻译吗?我觉得这种比较音意兼备……”

    “不不不……”秋风打断道:“我根本没读过这本书。只是知道大致的内容而已。就算我读过,估计也不会记得一匹马的名字。”

    “哦……你没读过啊。”封不觉面无表情地冷哼道,“哼……你还是吞粪自尽吧。”

    “喂!没读过的人很多吧!没必要死吧!”秋风吼道:“话说那是什么自尽方式啊!”

    鸿鹄说道:“啊……那书确实还不错啦。”

    “不错?”封不觉又把矛头转向了企图打圆场的人,“你对一部尖锐、深刻、残酷、幽默、悲壮的史诗,评价仅仅是不错?”他一脸严肃地捡起了地上的头颅,打开了头盔的面具,露出尸体那张可怖的脸。说道:“你敢不敢当着这位可笑、可叹、可悲又可敬不朽人物,把这话再说一遍。”

    “呃……我错了。”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压迫感,让鸿鹄莫名其妙回了这话。

    “居然认错了啊!”秋风惊道,他转向封不觉道:“你又不是作者。不过是个粉而已,这么大义凛然地闹哪样啊?”

    “《堂.吉诃德》同时兼具着现实性和故事性,悲剧性和喜剧性,严肃与滑稽。庸俗与伟大,浑然一体。天衣无缝。塞万提斯用他的文字启发了世人,也打动了世人。”封不觉像是搞讲座一般滔滔不绝:“当我小时候读完这本书后,便励志于写出这种带有批判色彩的现实主义幻想作品。只要能写到其三成水准,留存于世,我已死而无憾。我与塞万提斯间的羁绊……整天待在精灵球里的你是不会明白的。”

    “整天待哪儿啊……老用这种梗有意思吗!”秋风已几乎词穷。

    计长捂脸摇头:“我们能回到解谜的问题上来吗?这章已经到一半儿了,你们适可而止吧。”

    “好的。”封不觉当即回道,“言归正传……”

    “喷了我半天就是为了迂回啊喂!”秋风不满道。

    封不觉无视他,接着道:“你们看到那个了吧……”他小心翼翼地放下了手中的头,举起胳膊指向了远处的那个“太阳”。

    “怎么可能注意不到呢……纸糊的太阳在发光啊。”计长说道。

    “如果纸糊的太阳会发光……”封不觉指向了旁边:“画在墙上的青山绿水、花花草草,会不会也是可利用的呢?”

    俗话说精神病人思维广,他要不说,这几位正经的谋士还真就想不到这个点子上。

    三名队友恍然大悟,重新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这回可谓是豁然开朗,一下子有了许多可能的线索。

    “嗯……以绘画营造的距离感来看,那边的那头奶牛,好像离‘墙’这个平面最近。”鸿鹄指着一面墙壁说道。

    封不觉朝那儿看了一眼,随即就迈步走了过去。他站到墙边,才发现有一小截绳头从墙壁里冒了出来,而那根绳子的剩余部分,还是以油画的形式存在于墙壁中,拴住了画中的牛。

    在远处观察是看不清这个细节的,但现在。封不觉只是伸手一拽绳头,就很轻松地把画中的绳子给带了出来,那整头牛也从“墙上”被他牵到了三维空间的草地上。

    “居然真的成功了。”秋风念道。

    计长道:“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也可以走到墙上画的布景里去?”

    “不行。”封不觉一边回答计长的疑问,一边用手摁着墙面:“反正我是进不去。”

    鸿鹄他们也过来试了一下,确实不行。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处理这头牛呢……”鸿鹄托着下巴道:“总不见得,是让它用角把我们顶飞,从而冲入第五层吧?”

    “呵……在《猫和老鼠》的世界里,也许这行得通。”秋风笑道。

    “嘿——先生们!”忽然。又有一个声音响起,听上去是小孩的嗓音。

    四名玩家转过头去,发现在另一面墙壁的画上,有一个小黑点,逐渐变大。成了个人影的样子,塑造出一种由远及近的视觉效果。

    不多时,那个身影毫无违和感地从墙里跑了出来,奔到了玩家们的面前。

    这是个褐发的小男孩儿,穿着打补丁的旧衣服,还戴了一顶小帽子。他跑到的时候显得非常着急,以至于来到封不觉他们面前时。已经气喘吁吁,说不上话来。

    “别着急,孩子,有话慢慢说。我们哪儿也不去。”计长和善地说道。

    “哈啊……哈啊……”小男孩儿又猛喘了两口,说道:“哈啊……先生们,抱歉……我……我能求你们,把奶牛还给我吗?”

    “还给你?”计长用疑问的语气道。

    “是这样的……”那个男孩儿有些委屈地说道:“我让妈妈看了你们给我的魔豆。我以为她会为我骄傲的。但她很生气,把魔豆扔出了屋子。还说对我很失望。说我是个傻瓜。”他吞吞吐吐地说道:“所以我赶紧拾起豆子跑了回来,幸好你们还在!先生们,我可以用魔豆把米可(奶牛的名字)换回去吗?求你们了。”男孩露出了哀求的眼神,并且主动伸出手来,其手上拿着的就是装魔豆的小布袋子。

    “让我们商量一下。”封不觉忽然插嘴道,并立刻朝队友们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过来。

    四人凑到一处,窃窃私语。

    “我已经明白了……这小子就是《杰克与魔豆》的主角吧。”秋风说道:“牵出奶牛就会触发事件,只要跟他换了魔豆,我们就能突破到五楼了。”

    “这我当然也已经看出来了。”封不觉道。

    鸿鹄问道:“那你神秘兮兮地叫我们过来是要说些什么?”

    计长也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觉哥。

    “我只是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封不觉道:“要不要一巴掌呼死这小鬼,直接把豆子抢过来。”

    “你丧心病狂啊……”

    “灭绝人性啊……”

    “小孩你都不放过……”

    封不觉听完这三句,深深叹了口气。下一秒,他便满面堆笑地牵着奶牛,走到了小杰克的面前,语气和蔼地说道:“哈哈哈,当然可以啦,小盆与~”他把牵牛的绳子递给了杰克,并说道:“下次记住了,做人要有契约精神。还有,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的话,做任何事之前都要动动脑筋,不要辜负你母亲对你的期待,你要对得起党和国家对你的信任,成为一个有用的人,为人民作贡献,为祖国作贡献,为人类作……唔唔*&……%……&……”

    鸿鹄和秋风捂住觉哥的嘴巴把他拉开了。

    计长尴尬地对小杰克道:“别在意那个叔叔的话,快回家去吧。”他说着,接过了小杰克手里的魔豆。

    杰克一脸莫名地眨了眨眼,道了声谢,牵着奶牛转身离去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