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300章 登楼记(七)
    鸿鹄十几岁就入行,不依靠任何工作室的扶持,单枪匹马在游戏圈打拼。生活的压力和家人朋友们的白眼他早就习以为常,这些还不算什么……

    他被打压过,被骗过,遭遇过恶性竞争,甚至是恐吓……所以他在跟那些并不熟悉的人打交道时,往往会多留个心眼。

    近十年来的酸酸苦苦、坎坎坷坷,他自己心里最清楚。

    作为一个有经历的人,鸿鹄的年纪虽然不大,但城府已然不浅。面对封不觉的敷衍说辞,他当即就明白了,对方这明显是不愿意、或者不能把真相说出来。

    因此鸿鹄也很识趣,没有接着追问,更没有点破自己关于衍生者的怀疑,他很快便若无其事地与身旁三人谈论起别的话题来。

    封不觉花了五分钟时间,比较详细地向三名队友讲述了SCP-233的原理,又简单说明了一下SCP基金会的设定,算是为这些好奇心十足的家伙解惑了。

    随后,四人一同来到了那面墙边。

    靠墙的那一段地面没有被系统修补,所以地上留了一条长九米、宽一米左右的矩形缺口。先前在远处观察,难以确定其深度,这会儿四人走到旁边,才发现这个缺口底下的空间并不算深,才一米不到的样子。

    “整个大堂内,只有这儿的两根柱子之间,距离恰好是九米。其他的柱子、墙面等物体间的距离都和‘九’无关,无论单位是分米、英尺或者别的什么……硬要扯上关系的话,那就是墙壁、柱子与地面的夹角都是九十度。”封不觉对之前的方案做着补充说明:“但从解谜的角度来看,具备唯一性的答案,正确的概率显然比较高。因此,我判断突破点必然在此处。”

    鸿鹄这时开口道:“虽然是我提出建议。让你们在检查的时候留意距离这类信息,但说实话……我自己都没很认真地做这件事。”他转头看着封不觉:“没想到疯兄你仅凭目测,就能确定物体之间精确的长度,这还真是……”

    “不是目测,我有测量技巧的。”封不觉回道:“每隔半年,我都会测量自己行走时的步幅,这就是我的量尺。”他环顾四周,“像这种比较大的建筑,测量起来误差也会相应大一些。不过要是换成一般民居。我只要走上一圈,就能把各个房间的尺寸给量出来,如果墙壁有夹层,或者建筑结构有什么怪异之处,我基本都能即刻看破。”

    当听到“每隔半年……”这句话时。秋风、计长和鸿鹄的表情已经变得颇为惊讶了,但觉哥还是我行我素,无视队友们的反应继续道:“其实人体本身就是个非常有用的计量装置,像心跳、脉搏、呼吸都可以用来计时;而身高、步幅、臂展则可以用来丈量;只要通过合理的训练,对重量的判断也可以达到十分精准的程度。”他脸上逐渐露出狂热的神情:“你们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教你们如何在不借助工具的情况下算出一桶屎的平均密度……”

    “疯兄……不……大哥。”秋风彻底惊了,“敢问您现实生活中到底是干什么的?”此刻他脑中的推断是疯狂科学家之类的。

    “艺术家。”封不觉心里这仨字儿已经憋了很久了。就在这儿等着呢。

    “嗯……”三名队友都虚着眼,用意味深长的目光注视着封不觉,脑子里已然乱成了一团浆糊。

    “总之,既然已经知道了任务所指的地点就在楼上。”封不觉将话题重新带回了正轨。抬起头向上看道:“那我们的目标也就明确了。”

    与地面相对应的,靠墙的天花板上也有一段矩形的缺口,那宽度足以让玩家们通过了。但封不觉自然是不会直接冲上去的,他得先试探一下。

    觉哥随手在地面的缺口中捡了一块颇大的建筑碎块。单臂一挥,便朝着上方的缺口中掷去。那碎块斜着朝上飞起。两秒后落在了二楼的地砖上,从声音上判断,貌似是没触发什么陷阱。

    “好像没事儿嘛,我看……还是由我先上吧。”秋风说道。在类似的情况下,他通常都会选择比较积极的做法。

    从这个选择上,就能体现出谋士间的不同来。同样是智者,【智勇双全】和【沉稳的谋士】所代表的的两个人,俨然就是两种行事风格。

    如果是语重计长的话,应该会和觉哥一样,先把事情往最坏的方面想。尽可能地进行各种试探,等实在没什么可以做的了,再以身犯险。

    而秋风的原则是,面对一个未知情况时,只要没有看到任何不利因素,就姑且认定其是安全的。

    叱一声,秋风平地而起,只在墙上踏了一脚,伴随着鞋底摩擦墙面的声音,他反蹬一步,便跃上了二楼。

    队友们看到这一幕时,神情都比较平静。很显然,对这些近三十级的玩家来说,这种程度的动作已不算什么了。过了二十级后,你要是踩着墙壁都跳不上五米高,进团队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情况如何?”计长问道。

    “嗯……应该没有危险。”秋风回道:“你们上来再说吧。”

    下方的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谁都没有表示异议,于是他们纷纷上前,踏墙反跳上了二楼。

    第二层的环境和一层基本相同,无论地砖的样式、支撑柱的位置、还有照明设备等,都和一楼相同。最显著的不同是,一层地面到天花板的高度是四米多,而二层地面到天花板的高度……目测已接近八米。

    这一层最远端的墙壁上,是没有门的。当然,玩家们也都清楚,那面墙的后面,连接着一层那个23x23x23的房间。

    四人粗略地将周围扫视了一番后,目光皆是落到了二楼天花板的正中心处。那儿竟然有个直径两米左右的正圆形窟窿。且有一根钢管从窟窿里延伸下来,连接到了二楼的地面上。通过这根钢管,便可直接通往三楼。

    “瞧这意思……是让我们顺着那管子爬上去吗?”鸿鹄沉吟道。

    “总不见得是让你去旁边跳个舞什么的吧。”封不觉接道。

    “疯兄……自重啊……”计长十分诚恳地劝道。

    “完了,经你一提,我已经开始脑补那画面了。”秋风道:“这绝对属于无谓的惊吓值增长。”

    鸿鹄推了推眼镜:“疯兄,你的智谋是值得肯定的,可你的思维实在是有点……”

    “无下限?”封不觉接道,他笑了笑:“幽默感是与生俱来的东西,改不了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那钢管走去:“类似‘会不会有消防员从这儿滑下来’这样的笑话,我情愿不说。”

    “所以……你想阐述的观点就是,你有能力高雅,但宁可低俗……”鸿鹄果然是聪明人,瞬间就理解了封不觉的意思。

    “过奖。”封不觉恬不知耻地回道。

    “这是在夸你吗喂!”

    四人说话间。已来到了那个圆口的下方,抬头观望可知,三楼应该是没有光源的,窟窿的周围漆黑一片。凭借二楼的光线,他们可以看到那根钢管的顶端被焊接在了三楼的天花板上,并没有通向更高的楼层。

    “虽说是可以直接上到第三层的样子,但我们还是把这一层也探查一遍吧。”秋风看了看队友们。“另外,你们也注意到了吧……从建筑外部看,这栋楼的每一层,高度都是一样的。而且都有窗户,只不过无法透过玻璃看到建筑内的东西。但内部的实际情况却……”

    “那很好解释,大楼外部看到的景象很可能只是一种伪装。”鸿鹄道:“也有可能……从我们踏入大门起,就已经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光壁出现的刹那。这些问题就已经不用考虑了,更不用说那个SCP-233。还有疯兄的NPC朋友……”计长道:“反正我玩这游戏至今,总共也没遇到过几个纯科幻的剧本,基本上每个本都有点儿超自然设定。”

    封不觉道:“这种事怎样都好……我现在能不能去把那块混凝土碎块拿过来,往三层也扔一下试试。”

    “呵……”秋风嘴角抽动着干笑道:“没人拦着你……”

    他说得对,没人会拦封不觉,真想拦也拦不住。

    三言两语过后,四人还是抱着姑且试试的态度,分头到四周检视了一圈。由于二楼和一楼几乎相同,这回他们花了更短的时间,便确认了周围没有什么可触发的设置。

    没多久,四人还是回到了钢管旁。

    封不觉举起那块从一楼扔上来的混凝土块,将其又扔上了三楼,还是只听见了物体落地的动静,没有别的异常。

    “你还想先上的话,带上手电筒吧。”封不觉一脸淡定地对秋风道。

    “我自告奋勇了一回,你就准备坑我到底了啊……”秋风颇为无奈地回道。

    “这次由我来吧。”鸿鹄插嘴道:“秋风已经承担过数次风险了,从现在开始,轮流探索比较合理。”他说到这儿顿了一下,算是给队友们提出反对的时间。

    两秒后,见无人应声,鸿鹄便接着说道:“从第二层的情况来看,并不是每一层楼都有危险,也不是每一层都需要解谜才能通过的。我的初步推测是……逢单数的楼层就有问题,而双数的楼层是用于休整和缓冲的区域。”他转头看着封不觉,忽然冒出一句:“疯兄,你身上应该有可用的手电筒吧。”

    “是的。”封不觉说着,真从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手电来。

    其实当封不觉对秋风说出“带上手电筒”这句话时,鸿鹄便猜到了这点。

    “哦?”鸿鹄接过封不觉递来的手电时,略微看了看这个物品,随即说道:“上面的商标和说明都是德文啊……”

    秋风和计长闻言也立刻明白了什么。

    封不觉直言不讳道:“因为是我在这附近的便利店里买的呗。”

    “你不是说自己就买了点儿零食吗?”秋风道。

    “我可没说自己只买了零食。”封不觉摇了摇头:“我顺便还买了一把折叠小刀、一个打火机、一本巴掌大小的笔记本、一支圆珠笔、以及两个这样的手电筒,带电池的那种。”

    “你是顺便买了点儿零食才对吧!”秋风吼道。

    计长道:“我说……你不懂德语,结账时怎么知道该付多少钱的?”

    “便利店的收银机上显示的是阿拉伯数字啊。”封不觉说着,还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钱包。掏出一张面值为20的欧元来,面露得色道:“欧元上印的也是阿拉伯数字哦。”

    “抢来的钱你炫耀个屁啊!”

    “哦,对了,那个被我抢劫的小子,用的还是诺基亚手机哦。”封不觉收起钱包,又掏出了一部手机:“看,不愧是堪称军火级的通讯设备,在这里竟然还有信号。”

    “不但若无其事地承认了自己是抢劫,还开始晒赃物了啊!”

    秋风瑟。又一个被封不觉诱发出吐槽魂的受害者……

    “突然被你们搞得没有紧张感了……”鸿鹄也懒得再围观下去,他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手电,手掌则握住钢管,配合着左手和双腿向上攀爬。

    需要爬升的高度本就只有几米而已,鸿鹄的上半身很快就到了第三层的平面上。不过他没有急于踏入黑暗中。而是停留在钢管上,用双腿稳住身体,单手抓牢管身,另一手则拿着手电朝周围照射。

    三楼的空间同样非常很宽广,高度则与一楼一致,也是四米多。由于这层没有光源,而手电筒光线能照出的距离有限。鸿鹄只能观测到这个圆口附近十余米的范围。

    “至少手电筒照得到的区域空无一物。”鸿鹄冲下方的队友们说道:“哦,除了疯兄扔上来的那块建筑碎片。”他一边说着,一边伸腿跃出,正式踏上了三楼。“上来吧,没事。”

    “你就不考虑在四周转个几圈,大范围探查一番再让我们上来?”封不觉问道。

    鸿鹄越来越觉得这个家伙无耻了,不过也不好发作:“如果我背后长眼。而且有两个手电筒,我可以考虑这个方案。”

    封不觉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了另一个手电筒。二话不说,脚下一踏便纵起四米多的高度,随即单手在钢管上稍一借力,顺势窜上了三楼。

    咔哒一声,封不觉打开了自己手中的第二个手电筒,照向了另一个方向,“你是害怕了吧?”

    鸿鹄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

    没错,他就是害怕了。

    在这么一个空阔、漆黑、而且陌生的环境中,手里拿着个手电筒,孤身一人去四处检查,任谁心里都会有些发憷的。

    “嘿嘿……那你待在这儿别动,保持戒备,我呢……先去四处转转。”封不觉语气轻松地说道。

    这句话倒是出乎了鸿鹄的意料。从剧本开始到现在,封不觉基本都是缩在后方,把风险留给队友的。没想到这会儿表现出了令人诧异的勇敢。

    “喂……这可不是装大胆、充英雄的时候……”鸿鹄好意劝告道。

    “你觉得我像是会干那种事的人吗?”封不觉反问道。

    说实话,鸿鹄也觉得不像。

    恐惧不仅是一种写在脸上的表情,也是一种会传染的信息素。所以,装不怕和真不怕的人,其实是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的。

    而封不觉,显然是真不怕……

    当觉哥走入这种弥漫着恐怖气氛的环境时,脸上的表情却像是走进了女仆咖啡店。这和那种带着女朋友去玩鬼怪屋,拧着眉瞪着眼,嗓门儿扯得特大,随时摆出一副要打工作人员架势的家伙,有着本质的区别。

    “我去去就来。”封不觉又冲着下方的二人喊了一句:“你们俩先上来吧,跟鸿鹄待在窟窿这儿别动就行。万一我遇到什么情况,往回跑时你们仨就负责接应我。”

    当计长和秋风顺着钢管朝上爬时,封不觉已经头也不回地朝远处走去了,他越走越远,很快就成了黑暗中的一个光点。

    觉哥会主动要求探路,也是经过多重考虑的。

    首先,他是有魂意的人,又有灵能武器防身,即使不能动用行囊中的物品,他的近战能力也属游戏顶尖水平。再不济,也肯定比眼前这三位谋士能打。

    其次,他基本不受环境影响。无论是压抑、诡异的氛围,黑暗带来的压迫感和恐惧感,还是突如其来的尖叫、鬼影……没有什么能干扰到他。

    第三,他肯定不会迷路,因为他脑子里时刻都量着步点。无论方向感、距离感,都精确无比。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一层里会有什么……假如有那种可以无声移动的黑色墙壁存在,没准等玩家走了一段后再回头,就看不到上来的那个入口了。

    总而言之,由封不觉单独先把这一层的情况摸一遍,是非常妥当的。他的观察和思考不会因为恐惧而发生偏差;假如触发了怪物或者陷阱,他也不会被轻易干掉;他更不可能被吓掉线……三名队友只要在随时可供撤退的圆口那儿等着他的消息就是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