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99章 登楼记(六)
    封不觉略微停顿了几秒,随即便开口道:“那个物体两侧的两根柱子,相互间的距离正好是九米。”几乎在最后按个“米”字出口的瞬间,他就接了一声:“跑!”

    话音刚落,当秋风迈开步子的瞬间,其身后已传来了建筑崩塌的声音。说明在这一刻,秋风的“认知”已经使SCP-233发挥作用了。

    身后的巨响并没有干扰到秋风的行动,他一路埋头冲到三名队友的身旁才停下脚步,随后再转过头去观察那边的变化。

    SCP-233摧毁物质只需要0.23秒,而且这个过程是无声的。所以,当崩塌声响起时,摧毁过程其实已经完成了。秋风听到的响动,已是后续反应,即天花板上方的建筑材料掉下来的声音。

    站在封不觉、计长和鸿鹄的角度便可以看到,几乎在封不觉喊出那声“跑”的同时,那两根支撑柱本身,以及柱子之间的墙壁皆被分解了,与墙壁平行的一段天花板和地面也骤然消失。从二楼坠下的一些混凝土块砸中了SPC-233,与之一同坠入了地面的裂口中。

    像这种占地面积几千平米的大楼,自然不会因为某个角落的一面墙壁和两根柱子被毁,就发生什么结构性的崩坏。

    小规模的崩塌过后,烟尘散去。那面墙壁后方,出现了一个漆黑的空间。而天花板和地面的矩形裂口,便成了两条通路。

    “什么情况?和九有关的东西就会被抹杀?”秋风问道。

    鸿鹄接道:“看来是的。”他立即就明白了,为什么封不觉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自己当行动者。

    计长也道:“所以让数学比较差的秋风去吗……”他顿了一下,脑中闪过了什么:“哦,我明白了,我们之中。有三人的昵称首字都是九画,剩下的鸿鹄,则是29级,是这种关联吗?”

    “啊,就是这个意思。”封不觉回道。

    秋风说道:“可你有没有想过……以你的观点来看,我与9的关联只有一个‘秋’字。但以我的角度出发,可以想到N个关联。”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行动前,我既不能告知你物体的特性。也不能向你确认任何与九相关的问题,因为这反而会加快你在得到信息后的思考速度。”封不觉回道:“总之……你现在还活着,就证明我的策略成功了。”

    封不觉耸了耸肩:“我对这个方案还是比较有把握的,当我喊话时,你已站在距离那东西二十米左右的位置上。而其作用范围只到二十三米。就算是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冲到安全区域也只需要两到三秒吧。

    你听完那句话、意识到数字9的意义、再联想到自己与9的第一个相关点,所花去的这段时间,已足够你踏出那个东西的作用范围了。

    当然了,万一从你的角度出发,你与这个数字间有着异常紧密的关联,零点几秒内就会联想到自己身上……那算你倒霉。”

    秋风对封不觉的态度和言论竟没有半点意见。因为他觉得对方言之有理。这个计划的成功率确实很高,而且对方设计得已然十分精谨,在最大限度上保证了自己的安全。

    不过,秋风提出了另一个问题:“等等……你说那个东西的作用范围是二十三米?”

    “是的。”封不觉道。

    另外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最后鸿鹄开口道:“那问题就来了……现在这东西掉进了地下,除非它坠落了整整二十三米,否则……”

    “否则那边的通路,还是在其影响范围之内。已然知道了规则的我们。一接近那个角落就会被抹杀。”计长接道。

    “这点,你们不必担心。”忽然。一个女人的说话声响起。

    四名玩家的脸上都露出了些许惊讶,因为声音的来源,在那面墙壁后方的漆黑空间之中。

    伴随着长筒高跟皮靴踏在地上的嗒嗒声,一抹曼妙的身影从黑暗中款款而来。

    与上次见面时一样,X-23的面容还是那般清纯秀美,肌肤依然细腻雪白,黑色的长发披在颈后、随风撩动。而不同的是,她的服装变成了黑色的连体式皮衣,凹凸有致的身材在皮革的包裹下更显惹眼。

    除了服装以外,她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封不觉没理由认不出她来,毕竟觉哥一共也就见过两名衍生者。

    “你怎么会在这儿?”封不觉道:“这是个四人剧本啊……”

    “你就想不到其他台词来跟朋友打招呼吗?”二十三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她口中的尖牙也在这瞬间露了出来,吓了鸿鹄他们仨一跳。

    虽然二十三与玩家们之间有着三十米左右的距离,但她的声音却能很清晰地传入他们耳中。

    “哈哈……抱歉。”封不觉也讪讪一笑,“最近过得好吗?”他知道,对二十三来说,上次见到自己,可能已是一两年前,甚至更久远的事情了。

    二十三回道:“如你所见,我已不再受限于四级和三级时的那些规则了。”

    封不觉闻言立即就明白,二十三至少已经是二级衍生者了,因此她才能出现在这里,“那就好……看来,你不用再过那种每时每刻都挣扎求生的日子了。”

    “嗯,是的。”二十三答道。按照一般的对话礼仪,接完这句后,她貌似也该问问封不觉过得怎么样,但她没有问。而且,她看封不觉的眼神,似乎透出了一丝同情之色。

    “那个……你突然出现在这里,该不会是特意来跟我打声招呼的吧?”封不觉问道。

    “我近期正在做一些回收工作。”二十三随口应了一句,并立即转移了话题,“对了,我不能在这里久留,接下来就长话短说了。”她略微停顿了一秒,观察完四名玩家的所有状态后。接道:“你们的主线任务是进入推理俱乐部吧?”她也没等对方回答,就继续道:“那个俱乐部的负责人,是个很古怪的家伙,而且实力仅次于四柱神。”她瞥了一眼自己身后的黑色空间:“他制造了一段缓冲空间,以阻止我进入剧本回收SCP-233。而当你们解开这个谜题时,缓冲空间内的阻滞却自行消失了。”

    “就是说……那个负责人,把你也算作了剧本进程的一部分。”封不觉接道。

    二十三道:“是的,我现在‘必须’尽快带着这个SCP离开,所以……在我走后。你们就可以继续前进了。”她说着,举起右手,微微动了动手指。

    下一秒,SCP-233从裂开的地面中快速升起,悬停在了二十三的身旁。

    “他在楼上……”二十三抬头望着上方。瞳孔中似有点点光幕流过,“路上小心些,疯不觉。”

    封不觉回道:“啊,我会的。你也多保重吧……毕竟你……”

    “我得离开了。”二十三打断了觉哥,她勾了勾手指,身旁的SCP-233便自行飞入了墙后的黑色空间中。

    “还会再见吗?”封不觉问道。

    上一次分别时,二十三说的是“永别”。但她并没有如自己预期的那样“死亡”,而是再度出现了。因此,封不觉才问了这么一句。

    “会的……”二十三回道,说罢。她便转过身,迈入了黑暗中。

    在其身影没入黑暗的刹那,她的口中又若有似无地道了一句:“……一定会的。”

    二十三进入那个空间后,被分解而消失的墙壁竟神奇地复原了。发光的数据流如瀑布一般泻下。重塑了墙体。不过通往二楼的缺口和地上的窟窿都还在,那些从天花板上落下的混凝土块也仍旧散落在地。

    “呃……疯兄。”大约一分钟后。三名队友中才有人开口,先说话的是秋风,“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又是什么情况……”

    “那位美女应该是NPC吧。”计长道:“为什么NPC会提到‘剧本’这种词汇啊?”

    鸿鹄道:“何况剧本都是随机生成的,为什么你会和那个NPC表现出认识了很久的样子……”

    封不觉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毕竟游戏公司早就跟自己打过招呼了,当初潘凤华雄二位GM也跟他商量过这事儿。衍生者的事情,最好还是能保密就保密。

    “其实……她是游戏里的一个特殊的、类似回收站的人形程序。”封不觉开始发挥他小说家的即时编故事能力:“如你们所见,她不受SCP-233的影响。而且你们也听到了,她说在做‘回收工作’。”他煞有其事地说道:“我以前在别的剧本里见过她一次,所以她认识我。”他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这事儿可别到处传啊,要是大规模散布出去,梦公司封你们号我可不管。”

    三人闻言后将信将疑,但就算怀疑,他们也没有任何依据去推翻封不觉的言论。

    “嗯……确实,以梦公司在游戏里的一些恶搞设定来看,他们的员工把智能程序设计成美女的样子在剧本间到处流窜,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计长念道。

    秋风也把质疑埋在的心里,口上玩笑道:“疯兄,对方可是人形程序,你们对话时这种旁若无人的态度到底算什么啊……不同次元可不能谈恋爱啊。”

    封不觉岂是被人吐槽后会沉默的人,他当即勾起嘴角轻笑一声:“哼……没想到你不用雷电石就自己进化成了雷秋。”

    “小精灵的梗还没完了是吧!”

    鸿鹄在旁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们,对两人的冷笑话没有任何反应。

    此刻,鸿鹄的脑中在整合信息、思考问题。他显然也不相信封不觉的解释,不过,与秋风和计长不同的是,他很快联想到了一个词汇,这个词他仅在论坛上见过,与之相关的信息,也不过是些无法被证实的传说。

    但是,刚才的一幕,似乎正好能用那个词汇来解释——衍生者。(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