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91章 披风争夺战(完)
    还好封不觉出招前喝了生存值补充剂,这才逃过一劫,否则他很可能由于超负荷发动技能导致力竭而亡。

    不过他的体能值终究是归零了,当即就感到全身脱力,身体不受控制地栽倒下去。

    同一时间,威力倍化的虚闪也已将天马彗星拳彻底击散,并吞没了七杀的身影。

    “老天爷……真不敢相信……”戈登放下了望远镜,看着那突破天际的黑色冲击波惊叹道。

    见多识广的夜翼也是面露讶异之色,这回连他都有点想找高谭市以外的英雄来帮忙了。

    “局长!你看到了吗!我的上帝!”两架直升机上的警员看得更加清楚,此刻他们都拿着对讲机,语无伦次地描述着自己所见的奇景。

    两式极招的碰撞后,韦恩大厦的楼顶上出现了一道粗犷的深壑,而那两个施展招式的人,此时都已倒在了地上。

    七杀仰面朝天,大口喘息着。在被虚闪直击的那几秒,他的体感就像是遭到了岩浆的浇灌一般,只觉得全身的细胞都快被蒸发了。

    虚闪过后,他身上的蝙蝠装已是破破烂烂,被毁坏了六七成,穿在里层的游戏服装倒是在系统的保护下几近完好。

    如果七杀身上的蝙蝠套装是从“惊吓盒子”里买出来的,那传说级的物品怎么着都不会被轻易损毁。但眼下,他穿着的蝙蝠装是在剧本中就地获取、且无法带出的装备。也就是说,这套装备正处于其原本所在的“dc宇宙环境”之下,所以,它并不受到系统保护,而是继续遵从这个宇宙固有的物理法则。

    举个例子,冷血战甲被rpg摧毁也是同样的道理。假如冷血战甲有一个可以带出剧本的版本。那么这套战甲只要被玩家穿上,之后就算被导弹击中也未必会碎开(当然,超过防御力的那部分伤害玩家还是得吞下去)。但是不能带离剧本的版本,就得按照当前世界的设定来。其材料总归有一个承受力的极限,超过这个极限的破坏力,就能将其摧毁。

    “呵呵呵……哈哈哈哈……”七杀把气喘上来后,就朝天放声大笑:“竟然还留有这样的底牌……哈哈哈哈哈……”他一边笑着,一边起身:“岂有此理……”他的笑声,透出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却也有一点点的无奈:“真是猜不透你啊。”

    啾——

    一道白芒忽地射来。

    封不觉侧卧在地,拼上最后的一丝气力,才用冰冻脉冲枪发动了这次攻击。

    他此时的姿态颇为怪异,头向右歪着,耷拉在地上;两条胳膊与身体呈九十度角直伸。右臂贴着地面,左臂则压在右臂上……也只有用这种姿势,他才能躺着射击。

    “切……这么难缠……”七杀被冰冻射线击中时,还没有完全站起身来。冰冻射线的打击点在他的腿部,以此为中心迅速扩散,致使七杀以一个屈膝半蹲的姿势被冻住了。

    而封不觉这边,也是苦不堪言。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生存值为零的感觉。要形容的话,就像人在做噩梦时,全身都使不上力,只能干着急的状态。

    躺着射击可不是因为觉哥认为这姿势帅。而是因为他这会儿连坐都坐不起来了。他聚精会神、咬牙切齿憋出来的力量,只够用来压住冰冻脉冲枪的扳机。

    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保持光束的输出,祈祷着能通过冰冻射线的扩散效果。将七杀整个人都冻在冰里,这样就能把对方憋死了。

    没想到……一种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状况。恰在此刻发生。

    在连续输出了几十秒的光束后,脉冲枪的电用完了……

    光束停止后两秒,啪嗒一声,封不觉松开手,任由脉冲枪滑落在了地上。

    夜空中,晚风轻拂而过……

    七杀呈屈膝半蹲状站立,他的脚底到胸前,都被封在了冰里,能活动的只有头部和右手的前臂。

    而封不觉横躺在地,像头死猪一样一动不动,他用眼神反复诉说着同一个词汇——“法克”。

    “好吧,等冰化了,我再解决你。”七杀故作镇定地说道。

    “等我体能回上来,死的就是你。”封不觉不甘示弱地回道,他说话的声音简直像是刚刚干咽了一口芥末似的,听得人都觉着费力。

    “直升机上的人看到我们这副德行,一定会进行汇报,很快就会有警察和超级英雄涌到这儿来清场。到时候他们为了逮捕我,一定会打碎冰块。”七杀道:“我破冰而出之时,只要拼劲全力冲到你旁边,随便补上一刀,你就完蛋了。”

    “你的分析能力太差了。”封不觉说这句话时还是很费力,但声音已恢复了几分:“清场的人来了以后,只要我躺在这儿,摆出一副刚刚被强x过的表情。那么……还没等你从冰里出来,我就已经被抬到街上,送进救护车开走了。”

    “好……你这是逼人太甚。”七杀奋力活动右手,十分勉强地弯曲手肘,让前臂稍稍弯向了自己的躯干,一道白光闪过,他从行囊里顺利取出了一把手枪。

    “哈!搞得好像你能打中人一样。”对方还没开火,封不觉就笑了。

    其实两人之间的距离才二十米不到,但七杀的射击专精只有e级(此时蝙蝠侠套装的特效已消失),加上前臂的姿势受限,确实是很难打中目标的。

    “我劝你还是别太勉强了,这样开枪的话,后坐力说不定会使手臂骨折哦。”封不觉有恃无恐地嘲讽着:“据我推测,阁下唯有格斗专精这一项极强,其他专精都不咋地。不过射击专精这玩意儿,从na到e级还是比较好练的,只要备把枪,时不时拿出来耍耍就行。你都已经三十一级了,所以我猜。你就是e级……”他说这话时,努力用手去撑地面,终于成功地坐了起来:“根据鄙人对dc漫画的了解,蝙蝠镖是有追踪功能的,但需要配合蝙蝠头盔里的定位系统才能做到。你先前的试探性攻击之所以精准,靠的就是那个吧?但如今,我看你的头盔也损坏了……仅用手腕的力量,扔出的镖就算能命中,也不可能把我打死。”

    觉哥又深呼吸了几次。观察了一眼游戏菜单。体能值的回复比想象中还要慢,而且慢得多。看来体能一旦出现归零的情况,造成的伤害并不只是数据意义上那么简单。这就好比是现实中的足球运动员,在场上体力不足时,就得走走跑跑来调整;如果不管不顾地持续狂奔。那就可能会导致体力透支,到时候抽筋算是轻的,休克都有可能。

    惊悚乐园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了这种真实,在这个游戏里,脱力后再恢复气力,和还剩一点点气力时慢慢恢复上来,完全是两码事。

    “于是。你选用了枪。”封不觉接着刚才的话道:“但我说了,以你现在的状况,这种尝试是徒劳的。”

    七杀也叹了口气:“呼……看来我确实该在游戏里也练练枪法了。”

    “什么?”封不觉的侦探本能总是让他做出一些作死的条件反射,对方话刚出口。一秒后,觉哥也脱口而出:“你是警察?军人?射击或打猎协会会员?”

    七杀还在惊讶中,封不觉又道:“看你的表情好像是很不愿让别人知道的样子啊,难道是杀手?间谍?游艺机中毒的大龄青年?”

    “呃……”七杀陷入了难以接话的窘境。

    “算了。是什么都无所谓,我也不感兴趣。”封不觉说着。艰难地抬起手,从行囊里拿出了无尽榴弹匣。

    看到对方拿出手榴弹来,七杀感到了事情不妙,他试探着问道:“我说疯兄,以你现在的状态,真能把手雷扔过来吗?”

    封不觉又取出了反重力弹射器:“这种问题我根本不需要考虑,我只要知道,从拉掉引信到爆炸的间隔时间,手榴弹呈直线飞行的速度,以及你我之间的距离这三个量就可以了。”他长舒一口气:“接下来的计算,小学生都会。”

    “你什么意思……”七杀的目光紧盯着对方手里的反重力弹射器,他虽然还没见到这东西的具体作用,但听着封不觉的话,也猜到了一二。

    “呵呵……意思是,你的情况不妙了。”封不觉笑道:“吃了我那招虚闪(系统提示让他得知了随机技能的名称)后,你还没有喝过生存值补充剂吧。”他说话间,已做好了发射准备,“假如你认为,自己在满血状态下,可以近距离硬吃两枚马克ii型手榴弹的爆炸伤害而不死,那么你现在就可以喝了,否则……我劝你省点儿游戏币吧。”

    当封不觉前半句话出来的时候,七杀在其提醒下,还真就迅速伸手拿出了血瓶,不过听完后半句,他又想了几秒,还是把血瓶放回去了。

    “哼……哈哈……”七杀释然地笑了,他摇着头:“疯不觉……这回我会记住这个id的。”

    “再见了,单挑主义者。”封不觉说着,拉开了手雷引信。

    …………

    现实世界,s市,l公园。

    夜晚的公园早已空无一人,但公园深处的某个秋千,仍在摇曳摆动。

    “已经结束了吗?”文森特的双手勾着秋千两侧的铁链,小幅度地让秋千前后晃动着。

    “嘿嘿嘿……你用这种百无聊赖的语气和我搭话,八成有阴谋啊……”伍迪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了文森特正前方两米处,他没有回答对方提出的问题,而是左右张望一番,随即用手指了指文森特右手边的另一个秋千:“那个是‘死亡秋千’对吧?”他顿了一下:“你坐在那个普通的秋千上,摆出轻松惬意的样子,制造心理暗示,其实就是想引我坐到你旁边跟你聊,然后我就会被死亡秋千弹成屎。”

    “呵……”文森特忍不住笑了出来:“唉……看来这种程度的骗局,也只能骗骗席德了。”

    “我也很好奇……这玩意儿真有传说中那么厉害吗?”伍迪看着那个秋千道。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来这里?”文森特回道。

    “哦……嘿嘿嘿……”伍迪会心一笑,他在听到问题的瞬间就有了答案:“上一个被派来回收秋千的家伙,因为手贱死掉了对吧?”

    “所以我才想引你过去,试试这秋千的威力。”文森特道。

    “嘿嘿嘿……这和你上次企图用‘一击必杀番茄’干掉我的计划一样莫名其妙。”伍迪笑道。“还是说说赌局吧,封不觉已经赢了哦,嘿嘿嘿嘿……”他说到最后又忍不住奸笑起来。

    “果然是他赢了吗……”文森特淡定地接道,从神情看来,他早已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你现在一定很得意吧。”伍迪道。

    “得意这种发自内心的愉快情绪,岂是你我可以奢求的东西呢?”文森特应道。

    伍迪见对方跟自己打太极,于是就挑明了道:“我在来这儿之前,花了大约十几秒,全盘揣测了一下你的计划。”他说道:“我想这个计划主要由两个部分组成……其一。通过这四十八小时的让步,可以让黎若雨继续维持在一个中等偏上的实力层级,不至于过早地进入最强集团。她的游戏时间本就比较有节制,两天的损失并不算太大不是吗?”

    文森特面带微笑,对此基本默认。

    “其二。你要求我们下注的对象战这一回,自然也有目的。”伍迪说道:“六名强者相聚在一场混战中,对他们的成长来说是好事。即使是败者,也不能说一无所获,仅是与顶尖高手战斗的经验,便已不可多得。”他神色微变:“而最关键的一点是……像这样一个剧本,最终的获胜者必将得到脱胎换骨般的提升。嘿嘿嘿……”他笑了一阵:“看来。你是想借此机会,制造一个可以与鬼骁抗衡的人。”

    “这有什么不好吗?”文森特反问道。

    “啧啧,居心叵测啊,嘿嘿……”伍迪猥琐的笑声中透出了阵阵寒意。“在游戏即将进入中期前,将最上层战力原本的格局被打破,这是在为‘混乱’埋下伏笔啊。”

    “难道你愿意看到鬼骁一人独大?”文森特笑着道。

    “嘿嘿……这倒不是,但如今让我选择的话。我会和你一样,让自己下注的人待在领先集团的身后。在一个更为安全有利的位置上,而不是过早露出锋芒。”伍迪回道。

    “怨我不如去怨封不觉。”文森特道:“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手中的这枚棋子能走多远……那他还算是棋子吗?”

    “哼……”伍迪扶了扶眼镜,“我可是从一开始,就没把他当棋子来看啊……像封不觉这样的人,注定是棋手,而非棋子。

    只可博弈,不可掌控。”

    …………

    数分钟前,游戏世界,高谭市。

    封不觉把两枚手榴弹都发射了出去,将七杀送离了剧本。

    随着敌方团队栏中,七杀的名字旁边变成已死亡的状态,系统提示也紧随着响起:当前任务已完成,主线任务已全部完成

    任务栏中成为剧本中唯一存活的玩家那条也被打上了勾。

    您已完成该剧本,180秒后自动传送

    “呼……”封不觉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望着夜空长吁一口气。

    当体能值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回到了30点以上后,他就感觉好多了,至少卧坐站走都没有什么障碍。看来这个数值是个坎儿,当玩家体能耗尽后,从0回到30的这段时间,算是一种隐性的debuff状态。

    “看来你们的事情已经了结了,现在该算算我们之间的账了。”这时,夜翼的说话声传来。

    封不觉回头看去,六七名神网的英雄站成一排,威风八面。

    “蒂姆没死。”封不觉开口便道:“录像是假的,他还活着,在双面人的手上。我和丹特先生想陷害企鹅人,并且激怒你们。这样他就能成为地下君王,而我……可以趁着你们失去理智、倾巢而出之际,洗劫蝙蝠洞。当然了,我的原计划后来全被打乱了。”

    短短几句话,信息量还挺大,英雄们闻言时皆是神色数变,惊、喜、疑,各占三成吧。最后还是领头的夜翼站出来回道:“即使你说的是真的,你杀害警察和协助双面人也是事实,你……”他话未说完,就因封不觉的一个举动而愣住了。

    觉哥也没干别的,只是拿出了一件破烂的披风。

    “有些事,布鲁斯永远教不了你。”封不觉没有穿上那件披风,只是单手拿着布料的一角,任其在空中飞扬。

    “不要跟我谈论所谓的‘罪行’。”觉哥的语气变得抑扬顿挫:“这座城市里,有不少被你们看作是疯子的人,他们散布着无政府主义和丧心病狂处世之道。

    但只要他们内心深处仍知道什么是无政府主义,什么是丧心病狂,就依然称不上彻头彻尾的疯狂。

    这样的一群人,还是可以理解‘罪行’为何物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建筑边缘后退,“而我……和他们不一样。”他露出诡异的笑容:“我的存在,就是无政府主义和丧心病狂的象征。”

    “你要干什么!”夜翼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快步上前靠近了封不觉。

    “罪人可诛,罪恶不灭。邪恶本身是无法被审判的,而被其诱惑而堕落的人,永远不会绝迹。”封不觉这时已来到了天台的边缘,再退一步就会坠落,但他却还是面无惧色地挂着笑容,单手抓着那件在空中飘舞的披风,“我让对手脱下这件披风,是因为我不想和穿着这个的人打。”

    “听着,从这儿跳下去……”夜翼也看出封不觉要干嘛了,他开始劝说对方。

    “捍卫正义之人,会承载这披风所代表的信念和责任。”封不觉退出了最后的一步,“而追求混沌之人,终将归于混沌。”

    夜翼冲上前去,想拉住封不觉,却只抓住了被对方甩出的披风。

    癫狂的大笑在风中肆意游弋,随着封不觉的坠落,在夜空中渐渐飘远。

    可最终,没有尸体落地……

    那一刻的疯狂,仿佛成为了永恒。

    (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