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81章 披风争夺战(二十三)
    十秒不到,湿婆便被光束追上,顷刻间他整个人都被冻在了冰里。这冰块的体积中等,正好像个棺材一般,将湿婆从头到脚裹在内部。

    可这并不意味着封不觉赢了……

    但见天舞沙漏的七个石盘兵分两路,三个留在封不觉身侧,四个飞回了湿婆的身边。

    那三个石盘中的九发光束,从同一角度连续射出,尽数打在了冰冻脉冲枪的枪管上。枪口随即就被冲力弹开,迫使封不觉停止了脉冲的输出。

    而另外四个石盘的十二发光束,分别精确地射向了束缚住湿婆手足的坚冰,击碎了部分的冰块。

    对湿婆来说,只要四肢恢复了行动能力,逃脱钳制就并不困难了。他三两下就击碎了周身的冰块,逃离了这个区域,闪入了一条小巷中。

    “你跟我很像,疯不觉。”躲在墙壁转角后的湿婆说道:“你可以一眼就看破对手的招式,并且立即明白什么样的战斗方式能让你赢。”

    “战斗力排行榜第二的玩家对我说出这样的话,算是种褒奖了吧?”封不觉一边回道,一边向前逼近,不过由于他穿着冷血战甲,因此走得很慢,而且每一步都有很大的脚步声。

    “被我这样的人称赞,除了感到高兴之外,你更应该感到害怕。”湿婆说话间,七个石盘迅速地飞入了他藏身的那个转角中,暂时脱离了封不觉的视线。

    “害怕?哈……为什么?”封不觉笑道。

    “很难理解吗?”湿婆说道:“那我就说得再明白一点好了。”他顿了一下,“拥有和顶尖强者比肩的天赋,并非是好事,因为……”他一闪身,冲出了转角,其身侧还跟着一个悬浮的大沙漏。“同一条霸道上,不需要两名霸者。”

    这一瞬,沙漏上蓝芒乍现,一股浩然之力喷薄而出。

    封不觉见状,心知这断然是对方的一种杀招,不可大意。但他现在穿着厚重的战甲,移动不便。加上双手都得持枪,无法祭出死亡扑克来抵挡。

    于是,他决定硬扛……

    至少在物理层面上。冷血战甲的防御能力无疑要高于【盾牌】的效果。只要对方不是用什么幺蛾子的非物理攻击,封不觉有七八成把握可以顶住。

    可湿婆用的偏就是精神攻击……

    他已经看到了冷血战甲的防御力,也忌惮封不觉身上的炸弹。在这双重原因下,以力强攻显然不智。

    因此,他使出了【天舞沙漏】的“水”之特效:【涤罪】。无视物理防御,对一名敌人发动一波精神侵蚀,在三十秒内为目标附加“涤罪”状态。根据目标的惊吓值反应,每秒将流失一定比例的生存值(最低不低于1%)。使用后水之石盘将崩碎,回到登陆空间方可复原。

    站在玩家的角度上,湿婆虽然无法完全判定炸弹的真伪,但他可以肯定的是。所谓“失去知觉炸弹就会爆炸”,绝对是扯谎。

    玩家失去知觉,就意味着化作白光消失,带在其身上的物品(炸弹)也就跟着出剧本了。而假如那些炸弹无法带出剧本。那么作为一种非剧情相关的消耗物,它会立即停止运作,恢复到“未被操作过”的状态,供其他玩家拾取。不可能还会爆炸。

    这个设定,是为了防止在类似的模式中。一些自知命不久矣的玩家,在离开剧本前恶意设下陷阱物,以此影响剧本后续的发展。

    熟知规则的湿婆,自然对这些细节了如指掌,所以他才把原本准备留给七杀的绝招,用在了封不觉的身上。

    如果这次精神攻击成功干掉了对手(在湿婆看来成功几率极大),不但能缴获急冻人的战甲和枪械,说不定还能拿到威力惊人的云爆弹,那么【涤罪】被用掉也就值了。

    “这招倒是挺犀利啊……”封不觉语气古怪地道了一句。

    此刻,觉哥的眼前,是一团团影影绰绰、光怪陆离的悚然奇景,其耳边也响起了鬼哭神嚎、包括各种让人汗毛直立的凄然怪响。

    【涤罪】的效果,看似和稻草人的恐惧毒气类似,其实是两种路数。稻草人是诱发出人类内在的恐惧,而【涤罪】是最直观的“恐怖”,是来自外部的生理刺激。

    举个例子,好比我们听到指甲划过玻璃的声音时,就会起鸡皮疙瘩,那是因为这种声音的频率较高,对鼓膜会产生刺激,于是大脑就做出了相应的反应。

    而在神经连接游戏中,即使是超越常规五感的刺激,也能被系统模拟并传导出来……

    一般人中了这招后,无论此人是何等的处变不惊,冷静理智,也会由于生理上本能反应,导致惊吓值的上升。在涤罪的影响下,多数人都会变成无法抵抗的状态。莫说三十秒了,只要惊吓值在50%左右,保持十秒,生存值就会流光。

    “哼……结束了。”看着呆立在原地的封不觉,湿婆冷哼一声,颇为自信地念道。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打开游戏菜单,等着看对方的状态变成“已死亡”了。

    结果,他一等,就是三十秒……

    半分钟过后,封不觉好端端地站在那儿,道了一句:“这就完啦?”

    “喂……喂喂喂!”湿婆内心深处那万千匹草泥马,又朝着反方向再次路过,“竟然没死?怎么可能,中了这招的人就算喝血瓶都来不及啊……”

    “嗯……我还以为这招多厉害呢,总共也就掉了30%的生存值而已嘛,还花了整整三十秒,哈!”封不觉不屑地评论道:“对感官的干扰效果倒还凑合,不过我穿着战甲,你也没有乘势偷袭,说到底还是无用功啊。”

    听到这话,湿婆自己的惊吓值倒是又升了几分,心道:这TM开玩乐呢!中了涤罪不死的人以前还从来没出现过啊!你小子只掉30%生存值?那不就是理论上的最低值吗?难道你惊吓值始终是零?你真的是人类吗?

    “真是不好意思,从剧本开始到刚才为止,我都把你给看扁了……没想到,世上还存在你这样的家伙……”湿婆的眼神变了,前所未有的认真,“疯不觉,面对你这个级别的对手,我应该用另一种态度。”

    “哦?是什……”封不觉话未说完,便已神色陡变,其瞳孔在瞬间急速扩张。

    因为就在这个刹那,湿婆乍然化作一道虚影,以一种爆炸性的速度朝着封不觉直冲而来,面露肃杀之色:“和你同归于尽也无妨的态度。”(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