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79章 披风争夺战(二十一)
    湿婆和七杀逃出囚车后,联手出击,以周围那些警员的生命为威胁,才暂时将夜翼逼退,成功逃脱了追捕。当然了,从那一刻起,他们基本算是和剧本中的正义一方彻底决裂了。

    被捕的那段时间,对他们来说等于是在休息,虽然逃跑时稍微消耗了一些体能,但总体而言,他们的“两值”几乎都是满的。

    以他们的能力,在体能充沛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如超级英雄一般在这钢筋水泥的丛林上空自由跃动。建筑物天台间的距离根本不算什么,像《黑客帝国》里那种飞跃大楼的动作,他们也可以做到。

    因此,顺利逃走后的二人随即就各走各路,迅速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七杀的去向暂且不表,先说湿婆。

    在六名玩家中,看过《披风争夺战》这漫画的,可不止封不觉一个,湿婆也是知道大体剧情的,只不过他有自信凭战斗实力去获胜,所以没打算和剧情人物产生太多瓜葛。

    但眼下,情况不同了。面对封不觉这么一个爱耍阴谋诡计的对手,湿婆自然也不能太耿直,否则是要吃大亏的。

    在确认了自己已摆脱追踪后,他先是找了个能上网的地儿,开始收集情报。

    网上对于“异界来客”的消息可谓铺天盖地,而视频网站中点击最高的那个视频,就是“无名氏”出品的“罗宾之死”。

    湿婆看了那个视频,又读了一些新闻报导,对封不觉这段时间里的所作所为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毫无疑问的,“无名氏”就是【疯不觉】,这小子的长相也已经可以确定了。

    而他认为最关键的一项信息就是——这个疯不觉尚未被捕。

    湿婆和七杀在新闻中被称为“异界罪犯A和B”,他们被捕的消息。甚至是逃跑的事,都已经能在网上查看到了。但那个“无名氏”,那个朝街上洒钱、杀警察、杀罗宾的疯子,新闻中却没有提到他被捕的消息。这就说明,他至少没被官方力量给抓住。

    湿婆做出了三种假设:一,这小子被神网的人抓了,滥用私行中;二,他被杰森.托德抓了,SM中;三。他仍然逍遥法外,谋划着某些阴谋。

    客观地分析,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极小。神网那帮毕竟是“好人”,他们会因为蒂姆的死而悲愤,但不至于失去理智。真要是失去理智了。刚才自己逃跑时,夜翼就不会那么好对付了……

    第二种情况,概率也很小。以死亡天使的实力作为参照,杰森.托德恐怕只强不弱,而且这人还特狂暴。一个二十八级,靠玩计谋为主的玩家,在托德面前想“被生擒”是很困难的。在战斗中被秒杀才属正常。

    因此,第三种假设,看来最靠谱。

    湿婆在判定了封不觉仍旧逍遥法外后,便开始揣测对方的意图……

    “假如我是个非武斗型的玩家。到了这会儿,我会做什么?”他这样问了自己。

    很快,湿婆脑中蹦出了三个字——“蝙蝠洞”。

    这个夜晚,神网的英雄们必定是倾巢而出。忙到应接不暇的状态。蝙蝠洞里除了一个坐轮椅的圣贤,和阿尔弗雷德这个老管家之外。很可能就没别人了。

    这简直就是一个由老弱病残看守的宝库,装备道具任取啊!

    想到此处,湿婆果断地查询了高谭市的地图,紧接着就往韦恩庄园去了。此行就算没能找到封不觉,对蝙蝠洞捷足先登,也是极为有利的。

    于是,在十分钟后,他在一栋建筑的顶上,听到了远处街上的枪响,随即便看到了托德和封不觉之间的较量。

    虽然是晚上,但街边路灯和广告牌发出的光线都很明亮,加上这晚的月光也不错,使湿婆可以很清晰地观察到封不觉的每一个动作细节。

    又由于街上比较空寂,声音可以传得很远,所以拥有C级侦查专精的湿婆,连他们的对话都能听清。

    在如此有利的条件下,湿婆当然不会现身。他还不能确定封不觉身上的炸弹是真是假,也不知道炸弹的威力和引爆条件是否真如封不觉所说的那样。此刻,待在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上坐山观虎斗,无疑是最佳选择。

    而封不觉那边,他也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不但被托德攻击,还遭到了其他玩家的监视。当然了,觉哥的战术依旧。即使在尚不知道有玩家在附近的情形下,他也准备去穿战甲了。因为托德实在是太强、太烦,逼得他没有办法。

    “杰森!你不要太嚣张了!”封不觉停止了冲锋枪的扫射掩护,用管钳强行撬开了车子的后盖,同时喊道:“我来自异界的同伴就在附近监视着此地,只要他出手,你就死定了!”说罢,他一个翻身,遁入了后备箱,还顺手关上了盖子。

    “卧槽!”这一刻,湿婆的心中有万千草泥马在奔腾,他心中骂道:“我去年买了个表啊!这货怎么知道我在附近的啊!不会是瞎掰的吧!运气太好了吧!这一瞎掰我可不妙了啊!”

    杰森.托德不愧是超级英雄,封不觉那句话还没说完呢,他就用猎鹰般的目光向周围高层建筑物的屋顶、阳台、窗户等等地方扫视过去,湿婆躲都来不及,便被发现了。

    “还真有……”托德提高了声音,对湿婆的方向道:“我听到神网的频率里在说,你从夜翼的手上逃跑了,哼……还不错嘛。”他说着,就蛮不讲理地扣动了扳机,丝毫没给湿婆解释的机会。

    湿婆所待的天台比托德那边要高,他向后疾撤,退到了对方的视线外。

    却不料托德当即换出绳索枪,登上了身旁的另一栋建筑天台,来到了比湿婆更高的平面,继续射击。很显然,他已经改变了攻击的目标。

    湿婆只能自认倒霉,谁让他身上没绑炸弹呢……而封不觉,在其钻进后备箱以后,托德就不可能再用枪去打他了,谁知道这小子在里面是个什么姿势,打中炸弹咋办?

    “听着!我跟他不是一伙儿的!”湿婆翻滚到了一个掩体后,高声说道:“我可以证明!让我帮你杀了他!”(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