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68章 披风争夺战(十)
    这年头,出来当反派的,那就一个字——惨,《蝙蝠侠》中的反派们,那更是惨绝人寰。

    首先,毁容属于正常现象,天生畸形的就好几个呢,更别说那些掉进化学药剂里泡澡的了。

    其次,童年阴影那是必须的,被同龄人嘲笑啦、自闭啦、受歧视啦、七岁就被扔进监狱啦什么的……全都可以有。像蝙蝠侠那种,在一次街头劫案中失去双亲,长大就来报复社会的,绝对属于玻璃心,难怪贝恩要揍他。

    还有,事业、爱情总有一样得完蛋。真爱十有死于非命,混一植物人就该拜佛烧香了。正经的事业绝对干不成,什么检察官、餐厅老板、商界精英……不出来反个社会,这日子就没法儿过了。

    和这帮人比起来,家里死个长辈或者亲朋好友得个病什么的,那也叫事儿吗?这点儿事儿最多能去美国偶像混个40强。来嘛,谁家里能几十年都没病没灾没人去世的?那是妖怪!

    而最让人看不懂的是,这帮人生如茶几的反派们,多半还都有着很高的化或学术素养。教授头衔那是烂大街的货,有实力拿诺贝尔奖的“xx学家”多得是,你要是一实验室助手什么的,进了疯人院都不好意思跟狱友打招呼。

    急冻人,就是符合以上诸多特点而诞生的一个主要反派。

    他原名维克多弗瑞斯(rfries),低温学家。他至爱的妻子患有一种严重的退行性疾病,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无法治愈。因此,他把妻子冰冻至暂停生命状态,同时致力于研究治疗她的方法。

    后来,资助他研究的公司拔掉了他实验室的插头。引发了一场事故,使其变成冷血性体质,体温必须时刻保持零度。于是,他穿上特制的保护性盔甲,开始做一些极端的行为,成了超级罪犯。

    这天,这位老兄在一个叫北方净土的工厂里调试一些只有他自己看得懂的设备,不料,厂房外面。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急冻人当反派也不是一两天了,他早在厂房周围隐蔽的地方装了一些监视器,如果有警察发现他的所在,准备进来围捕,他便可以早作准备。

    但这回。他看到了让自己十分费解的景象。先是一个穿得跟joker有几分相似的家伙,莫名其妙地出现,一到就开始踩点,然后又来了个路人甲,两人对话了几句,路人甲就捅了自己一刀,接着。就是一场超级英雄级别的打斗,路人甲控制鲜血怪兽战斗,而山寨joker则是依靠高超的身手和发光的纸牌。

    看到这儿为止,急冻人已经去把功率最大的一把冰冻脉冲枪给拿出来了。因为他觉得,照这样打下去,搞不好就会殃及到自己……

    “救命啊!弗瑞斯教授!”封不觉一边喊救命,一边在厂房里寻找着急冻人的踪影。

    其实也并不难找。一楼最大的厂房空无一物,楼上这几层基也是一眼望过去就能确认的状况。只有最上一层的走廊大门被锁了起来。

    封不觉也考虑过逃往别处,但他转念一想,虽然逃回市区或许能让曌影王暂时停止追杀,但这无异于是放弃了急冻人这个资源。从眼下的状况来看,排第十九位的家伙都那么厉害,要是得不到剧中某些人或物的帮忙,自己必败无疑。

    另有一点……封不觉始终很在意曌影王究竟是怎么找到他的。那么大的高谭市,对方可以锁定他的坐标,而且保持在远距离上进行跟踪,肯定是依靠了某种技能或者装备,或者……召唤物。假如放着这事儿不理,逃回市区,情况无非就是回到了敌暗我明的局面。

    而在某种未知的监视之下,封不觉根无法实行任何策略,无论他想做什么,都极有可能被别人轻易破坏,或是掠夺成果。

    因此,封不觉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在这里搞定曌影王这个对手。

    于是,他使用了第三套策略的备用方案……

    “弗瑞斯教授!”封不觉用管钳把门上的锁给破坏了,冲入了急冻人的实验室中,“help!”

    轰隆轰隆——

    他说话间,从其身后便传来了怪物移动时发出的响动,此时鲜血石魔已经追到了厂房的第三层,正在逼近此地。这石魔追赶时的速度其实并不慢,只不过由于体型大,通过门和上楼梯时都会有所延缓,才让封不觉拉开了一段距离。

    “别动,小子。”急冻人用枪指着封不觉道:“你是谁?”

    “喝——”封不觉深吸一口气,然后像放机关枪一样高速说道:“我是来自未来的旅行者疯不觉,我身上有一种可以治好你妻子的药物,这种药物同样也可以治好你。但此刻我背后正有一个身高接近二十英尺,体重一吨左右的怪物来袭,控制怪物的男人患有严重的臆想症,他认为自己是高于这个宇宙维度的存在,视人命为草芥并不惜一切代价要杀掉我,一旦我死了就没有人可以得到药物,所以请你救我!教授!”

    吼——

    鲜血石魔恰在这时出现于封不觉的后方,并发出一声咆哮,曌影王也紧随其后。

    急冻人这辈子在心理上的弱点只有一个,就是自己的妻子,虽然他并未完全相信封不觉口中的话,但面对一头冲进自己实验室的陌生怪物,急冻人显然更愿意相信并帮助一个试图与自己交涉的人类。

    “趴下。”急冻人“冷冷”地说道。

    最大功率的冰冻脉冲枪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但见一道粗犷的白光豁然而出,四周就颇低的温度再次骤降。

    曌影王对这状况明显是措手不及,但他唯一的能做的,也就是躲到鲜血石魔的身后去了,可惜,这无济于事。

    这种冰冻脉冲枪可以在十秒内冰封一个大型游泳池,而曌影王和鲜血石魔的体积加起来也不到半个房间那么大,被冰冻脉冲正面击中后数秒,他们就被封在了厚实冰层里面,成了琥珀里的苍蝇那般,动弹不得。

    “呼……”趴在地板上的封不觉抬起头来,回望了一眼,比起欣喜,他心中更多的是庆幸:还好我进来偷袭急冻人之前遇上了他们,现在看来,我对这个剧里反派的实力有点儿估计不足啊……

    “小子。”伴随着脉冲枪再度充能的声音,急冻人把枪口转过来,对准了封不觉,冷笑道:“听说你有可以治好我妻子的药物?”

    “是的,而且我很乐意交给你。”封不觉满脸堆笑,“开枪把我轰成冰棍儿……只会让事情变得复杂。”

    “哼……”急冻人放下了枪,“如果你确实有那种药,就证明给我看。”

    “没问题。”封不觉快速起身,整了整衣物。为了保险起见,他在伸手去行囊里取东西之前,先打了声招呼:“我现在要从一个次元口袋里拿东西出来,并不是想掏枪打你,所以……”

    “子弹打不穿我的盔甲。”急冻人打断道:“你要干什么就快些。”

    “好的……好的。”封不觉点点头,把手伸进了行囊。而在急冻人的视线中,眼前这家伙只是把手伸进上衣内侧口袋而已。

    封不觉要取的东西,自然是scp-500,但他绝不会笨到把整瓶都拿出来的,他在怀中暗暗拧开盖子,取出了一片来,握在拳心,然后在急冻人面前伸开手掌道:“就是这个。”

    “在我看来,这和阿司匹林没什么两样。”急冻人回道。

    “明白……明白……”封不觉道,“不过……你想看效果,就得先找个实验体。”

    “你就很合适。”急冻人看着封不觉道。

    “我猜也是这样……”封不觉低声吐了个槽,他伸出一只手来,“好吧,教授,用冰给我的这只手施加一些永久性损伤。”

    急冻人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意外:“哦?你确定吗?”

    “是的,当然。”封不觉回话时,又回头瞥了一眼门口的曌影王和鲜血石魔,“顺便问一下,被脉冲枪冰住的人,一般要多久才会死?”

    “比你想象的要快得多。”急冻人说着,从腰间拿出了一把冰冻脉冲手枪,这把的功率显然比较小,和他手上那炮管似的大家伙差远了,“这和你钻进自己家冰箱可不一样,这是细胞外发生严重冻结引起的细胞死亡。当然了……像他们这样被封在巨大冰块里的例子,通常是死于窒息。”

    “也就是说……三到五分钟就……啊!”封不觉的手被一道脉冲射中,裹上了一层霜质的东西。

    “你的这个伤,和他们的又不同,我用的是特殊频率。”急冻人的语气还是那样古井不波,“你的细胞质将迅速受到不可逆的严重伤害,一分钟后,就算这截前臂被切除,你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那就先等一分钟吧。”封不觉淡定回道,仿佛中枪的不是自己一般。

    “呵……你让我想起了另一个疯子。”急冻人笑道。

    “啊……我知道他。”封不觉摆出一张狞笑的脸,用一种病态的语气学道:“扮成蝙蝠的人才是神经病~”(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