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66章 披风争夺战(八)
    “戈登局长今晚就会来到这个工厂,随后被急冻人抓走。二十四小时后,发生戈登在另一处将急冻人击败的剧情。”封不觉没有着急进入厂房,而是先在周围观察地形和逃跑路线。

    “说起来……这次剧本开始的时间点好像太早了,所有的重要事件都还没发生。运送阿克汉姆犯人的囚车尚未被劫。而那之后才是黑面具指使犯人们抢劫双面人的军火,以及袭击高谭市警局等一系列的行动。英雄间的披风争夺战则与那同步进行……”他在心中盘算道:“要赶上这些,我得在这剧本里留上两三天才行,那显然不可能。这种非睡眠模式的剧本,留太久会超出游戏时间限制……也就是说,在这个杀戮游戏中,系统不准备给我们太多改变主线剧情的余地。只是借用了高谭市的设定,给了我们一个战斗的舞台。”

    他对设定的把握是准确的,而摆在他面前的任务,也无疑是艰巨的……

    对六名玩家中战斗力最弱的封不觉来说,想要逆转劣势、取得胜利,就必须利用剧本中一切可利用的资源。

    在旅馆读报的时候,他就想了三套策略。第一套:杀掉并冒充黑面具,取而代之。然后操控阿克汉姆的犯人们,让他们去袭击其他玩家;第二套:潜入蝙蝠洞,偷取大量的装备,作为自己战斗的资本;第三套:就是洗劫急冻人老兄的冰冻脉冲枪……

    第一套策略,可以说是上策。只是实施起来非常困难。虽然封不觉知道二代黑面具的真实身份,也知道他要干什么、怎么干……但要找到这家伙的藏身处,杀掉并替换他,且将劫狱计划的时间提前,这其中的变数太多,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很高的失败几率。

    第二套策略,算是中策。时间上倒是没关系,问题还是在于风险和难度。

    目前的高谭市有两个蝙蝠洞,一个在韦恩庄园,一个在城市地下的崩塌地铁废墟(无主之地事件的大地震过后诞生),无论是布鲁斯.韦恩的蝙蝠洞,还是杰森.托德diy的那个山寨洞,都应该存放着许多的装备,至少也是精良级以上……

    封不觉想要找到其中任何一个都不难,凭他的推理能力,只要去查查地图和城市交通的相关资料就行。问题是……找到容易。进去难,进去容易,出来难。

    如今“神网”的英雄们全都把蝙蝠洞当成据点,芭芭拉(戈登局长的女儿,前任蝙蝠女,在《致命玩笑》中被小丑伤成瘫痪,现任“圣贤”)也长期留守在里面,进去偷东西的话,随便撞上个超级英雄。封不觉都不好办。

    至于杰森.托德的那个蝙蝠洞,倒是没人的时候居多,但万一有人……封不觉潜进去就是死路一条。托德那货,就相当于是会用枪、会杀人版本的蝙蝠侠。根据漫画中三代罗宾的描述就是:战斗风格极其凶残、精熟的格斗技巧、神枪手级别的枪法、在阴影中游走。在黑暗中移动,遭遇他的罪犯甚至看不清他的动作……

    无论对哪个蝙蝠洞下手,封不觉这战斗力,都是有进无出的概率较大……

    于是。他还是选择了获利最小,但把握最大的第三套策略。

    急冻人的战斗力一般,怕热的弱点也很明显。只要别在他手持冰冻脉冲枪时和他正面对抗。搞定他没什么难度,就算是戈登局长这样的普通人也能办到。

    再者,即使封不觉在警方来到前就把急冻人制服,对这个世界的主线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只不过是让维克多老兄提前一天被捕而已。反正急冻人是被送往冷钢山监狱的,和阿克汉姆那条线无关。

    “这剧本的时间要是长一些就好了,只要能跟某个厉害些的反派搭上线,提供些情报给他。那端掉正义联盟的老窝,再给其他几名玩家送几枚核弹什么的也不在话下啊……”封不觉念叨着,这时他已绕着厂房走了一周,回到了起初下车的地方,“嗯……从二楼窗户进去似乎是个不错的……”

    “原来如此,你想去抢急冻人的冰冻脉冲枪是吗?”一个说话声打断了封不觉的思绪。

    封不觉闻言,心中一紧,他在刹那间就反应过来,自己一定是遇上了其他的玩家。

    “听你这句话……貌似已经跟了我很久啊。”封不觉故作镇静地慢慢转身,循声望去,“为什么不偷袭我呢?”他笑道,“你可别回答我什么……‘没有必要’啊。”

    曌影王那平凡无奇的身影出现在了封不觉的视线中,他神色平静地回道;“偷袭也得有偷袭的手段啊。”他说着,便从行囊里取出了一把手枪:“就我而言,想偷袭你的话,只能靠这个东西。”

    封不觉刚有些戒备起来,没想到,对方却又淡定地将手枪收回了行囊。

    “呵呵……可惜我的射击专精只有f级,离得稍远,八成就打不中你了。”曌影王笑着回道:“而近距离偷袭的话,格斗专精只有e的我,同样没有什么自信。

    再说,大家都是三十级左右的人了,难道我悄悄靠近到你身边,你会无所察觉吗?根据我这一路上的观察,你可以非常谨慎小心的人啊,每一个接近到你五米范围内的人,别说是掏枪了,动动手臂都会引起你的注意。”

    封不觉听对方说话的同时,也在察言观色,待对方说完后,他应道:“我从你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说谎的迹象。那就意味着两种可能……要么你是个神级的说谎者,要么你刚才的话都是真的……”他顿了一下,直视着曌影王的双眼:“假如你确实是一个格斗和射击都很差的玩家。那么……你此刻出现在我面前也有两种可能。”他说着,伸出一根手指,“第一种,你很弱,所以试图与我组成同盟,一起去对付这个剧本里的其他玩家。”他又举起第二根手指:“其二种,就是你的器械、灵术、召唤这三种专精中。必然有一项或多项非常强悍,让你有足够的自信,可以击败我。”

    “哦?”曌影王似乎来了兴致,“虽然很自负,但确实正确的判断呢。”他接道:“还有吗?”

    “当然有。”封不觉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无论是步行,还是坐在出租车上,我一直都有留意是否被人跟踪,可我完全没有发现你。

    我想你本人也很清楚,你的跟踪手段,是我所无法察觉的。在这种你暗我明的局势下。你为什么要现身呢?要杀我的话,等到我暗算急冻人的时候再动手不好吗?”

    封不觉摸着下巴,来回踱步道:“结合你刚刚告诉我的信息,我做出了这样一个假设……无论你的追踪手法是什么形式的,但你的战斗手法……一定非常招摇。”

    曌影王的眼神明显一变。

    “比如巨大的机器人、视觉效果恢宏的灵术、怪兽般的召唤物等等……”封不觉接道:“这样想的话,事情就合理了。”他淡淡地说道:“如果你在市区里动手,即使能杀掉我,也必然会引来警察、超级英雄,以及其他的玩家。”

    封不觉冷笑:“而使用如上所说的战斗方式。也确实没理由等到我和急冻人交手的时候再下手了,因为在这里也一样。”他用手指了指自己来的路:“这片厂区离市区较远,人烟稀少。我想……其实早在乘坐的出租车我进入这片区域后,你就预备动手了。只不过你在跟踪时。和我保持了相当长的一段距离,所以,等我在这个厂房周围转上了一圈后,你才接近并现身。”

    曌影王将封不觉上下打量了一番:“你是……【疯不觉】?”由于在战斗力排行榜上。湿婆、悟死参玄和七杀都显示了社团名,而【才不怕呢】一看就是女生的昵称,因此。曌影王在看到封不觉“地狱前线”的徽章后,便做出了这个推测。

    “就~是~我~”封不觉回道,他的语气可谓贱气逼人,仿佛自己也是个大人物一般。

    “分析能力不错,以后有机会,很想跟你合作试试。”曌影王说道:“但此刻,我想你是死定了。”他那平凡的外表下,隐隐透出了骇人的气势,“战斗力排行榜十名以外的玩家,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哦?听这语气,你也在那张榜上,不过是匿名的?”封不觉有意套对方的话。

    曌影王也没有隐瞒,直言不讳道:“第十九位,称号‘影中人’,曌影王。”

    “排在第十九,却说前十之下的人都不可能赢你?”封不觉道:“这样都可以啊……那我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他一本正经地道:“别看我根本排不进战斗力排行榜,但榜上的人,没一个能赢我的。”

    “哼……觉得我是虚张声势对吗?”曌影王面带微笑,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行囊里取出了一把小刀来。

    封不觉早有准备,因为他才是虚张声势的那个……死亡扑克已是悄然祭出,假如对方突然发难,便可以用【盾牌】阻挡。

    说时迟、那时快,曌影王一刀就捅在了自己身上……

    “喂……老兄……你这是干什么……”封不觉道:“想把对手吓死吗……我劝你一句,你吓死谁都吓不到我的……”

    “呵呵……不好意思,因为需要用到大量我自己的血,还得是新鲜的,所以每次都得做这种事。”曌影王苦笑着:“最初我没经验,在手臂和腿上乱划一气,结果弄得到处是伤口,反而浪费止血道具。后来我明白了,照着肝脏来一刀……咳……”他说着,嘴里也吐出一大口来。

    “闹哪样啊……”封不觉当即就从行囊里掏出了【moxxi小姐的坏脾气】,端起来就冲着对方开枪了,“看起来你小子在释放代价高昂的危险技能是吧!”

    封不觉的射击专精可是d级,此时开枪的距离也正合适,几十发子弹在几秒间便打了出去,几乎全部命中目标。

    可惜,那些子弹在即将碰到曌影王的身体时,却是先撞上了一层无形的壁障,尽数被弹开了。

    “我可是高价买了一整套专门防御子弹的防具,全部都是【折射】属性的。”曌影王笑道:“就是为了争取这几秒的时间……”他的血迅速在地面上蔓延开。在其脚下化作一滩圆形的血洼。

    这一瞬,曌影王的双眸闪过一道光芒。

    下一秒,地上的血如沸腾一般涌动起来。

    封不觉没有去换第二梭子弹,他看到子弹攻击无效后,便果断收起了枪。而是拿出了【死亡扑克】,一把“同花顺”当即飞出。同时,他本人也是脚下一踏,如箭离弦般紧随扑克而去。

    曌影王拔出刀,捂住伤口,向后退去。但他踉踉跄跄。站都站不稳,速度也和常人无异,一看就不可能躲开死亡扑克和封不觉的连携攻击。

    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封不觉冲在半路时,已从行囊里抄出了折凳,就等对方被死亡扑克破防,然后一顿猛揍招呼上去。

    不料,就在扑克飞到曌影王身前之时,从地上的那滩血中。突然探出一条巨臂,一股血色气劲炸裂,竟让“同花顺”级别的死亡扑克也被震离了原有的轨迹。

    封不觉见状,一个急刹车。身体向侧方一闪,用脚弓的力量再度一点,绕过那巨臂,继续攻向曌影王本人。

    曌影王无法躲闪。被封不觉抓个正着。

    啪啪啪……

    折凳雨点般打在了曌影王身上,封不觉运用这十八般兵器之首的手法,不可谓不娴熟……

    “果然是召唤专精者啊!果然是格斗专精e啊!你小子弱爆了啊!”封不觉狂揍着对方。手下毫不留情。

    在封不觉心目中,反派失败的理由有二:

    第一,占优势时,喜欢墨迹。在无数电影中,都能看到相似的情景:一名反派,拿枪指着正面人物的头,不开枪,而是啰哩巴嗦、长篇大论、唧唧歪歪,最后正面人物就用这段时间找到机会,反败为胜了。

    第二,脱裤子放屁。同样是在电影中,我们能看到这样一种反派,他们手上有枪,但总喜欢把主角绑在什么地方,在旁边放个炸弹,然后离开。这是一种什么行为?这简直就跟包二奶之前先离婚一样让人替他拙计。

    封不觉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在对方自捅自腰的时候,他就赶紧开火,连续攻击,这才换来了眼下这压倒性的优势。而此刻,封不觉也是非常坚定地贯彻着一个方针,那就是在对方化为白光消失之前,攻击绝不停止。

    只可惜,这“压倒性优势”,只是一种错觉……

    “呵呵呵……哈哈哈哈……”曌影王抱头蹲防,狼狈不堪,却还是在笑。

    “抖m啊这是……”封不觉感觉对方死得还不够快,所以又换出了管钳,照着对方的头就猛抡下去:“先是拿刀捅自己,现在被打还这么愉快?”

    “你觉得……自己的攻击已经耗掉我多少生存值了?”曌影王问这问题的时候,他护住头的胳膊正好挨了一下管钳的重击,被打得皮开肉绽,骨头都露了出来,可听他的语气,似乎根本没感觉到痛苦:“80%?90%?”

    “那你来告诉我一下呗。”封不觉将手臂往自己的肋部一收,再是向前一送,对着曌影王的下巴就是一击猛戳。连封不觉自己都没想到,管钳的前半段,竟是直接插入了颅内。按这深度,他估计对方的脑子都应该被破坏了,生存值应该瞬间减到零了才对。

    “咳……嘎……”下巴被捅穿,让曌影王无法正常说话,没想到他干脆放下了双手,露出那张已经伤得变形的脸,从嘴里模糊地挤出了一句:“我……咳……生……heng……值……还有……百……分之……gou……十……gou……”

    “你倒是个挺认真的人呢……居然还真就告诉我了啊,有这个必要吗?示威啊这是……”封不觉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他的视线从曌影王身上移开,转头看向了背后那条从血洼中升起了血臂。

    而这时,出来的已不止是一条手臂,而是整个怪物了。

    那怪物呈人形,身高达到五米,体型壮实无比,猛一瞧很像浩克。其身体表面有着层层波浪般半凝固状的血浆护甲,颜色是鲜艳的红色和金色。

    怪物的面部有两个黑洞洞的双眼和一张嘴,看着也不能说恐怖,但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强。

    “自刚才起,我,便和这鲜血石魔,共用一条生存值了。”曌影王的说话声,又恢复了正常。

    封不觉退后几步,以免陷入两面夹攻之中,他再看曌影王时,对方身上的伤痕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别担心,我说过了,我本人很弱。”曌影王道:“不过,如果你再像刚才那样盯着我打,背后被轰上一拳,我可不管啊。”

    封不觉抬头朝那石魔望了一眼,心道:“这游戏排行前列的都是些什么人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