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65章 披风争夺战(七)
    高谭市,某地下水道。

    一个娇小的身影疾步掠过,而她的身后,很快跟来了另一条更为迅疾的人影。

    几次急停急转后,【才不怕呢】还是被逼入了一条死胡同。

    不怕见状,机警地转身,毫无征兆地突然出手,她用的依旧是把长柄武器,不过那件装备的造型,已比当初在她“猎人岛”时手持的那件要光鲜许多。

    作为江湖社团重点培养的非工作室玩家,不怕在装备方面显然不差。

    “惊雷杵”横扫而来,引动电光绽出。

    那追踪她的人影也早有准备,挥臂疾挡。却不料,在被那电光击中的刹那,他顿感全身的气力急速流失,身体一麻。

    “哦?还有这么一手。”【七杀】冷笑,即刻喝道:“可惜没用!”

    这一声暴喝,宛若晴天霹雳。七杀的周身爆开一股沛然斗气,如惊涛一般向着不怕袭去。

    不怕心知局势不利,对方的实力比自己强太多,以力敌力必败无疑。

    情急之下,她忽生一计,用尽全身力道,向上一跃,借着那股轰来的气浪,挥动手中神兵,砸开了头顶那厚实的水泥,竟直接来到了地面上。

    上面是条马路,车还挺多……

    突然间,街心的一大块路面像是地毯般被掀了起来,从下面冒出一位手持巨大兵器的美女来,路人和司机们无疑都惊呆了,交通在数秒内就陷入了瘫痪。

    接着,更夸张的一幕发生了,但见这名身材娇小的女子刚一站定,就将手中的武器插向了距离她最近的一辆出租车,完全不顾车里有没有人。

    那辆车就像是块牛排。而不怕手上的惊雷杵就好比是叉子,她用武器将整辆车挑了起来,口中怒喝一声,将车子抡向了路面的缺口。

    七杀放完适才那招,稍微在原地僵了几秒,随即便上前再追。不料,当他蹬地跃起时,却迎面撞上了一个正在下落的黄色大铁块。

    他往上跳时,只是为了跃上地面。脚上没使全力。如果他知道会有这种阻滞,那绝对会奋力挥拳向上冲去,那没准他能把这辆车击回地面上,或者是打成两截。

    但这世上没有如果……

    七杀已经跳在半空,无处借力。只好将双手护在头上,硬吃这一砸。汽车的重量加上不怕的力道,让七杀被压了回去,重新落回了下水道中。

    这还没完,街上的不怕扔完汽车,立即收起惊雷杵,并从行囊里换出了两把乌兹冲锋枪。双持着对准下方一阵扫射,在子弹打完前,她成功命中了那辆出租车的油箱,引发了爆炸。

    短暂的硬直、居高临下的劣势、突如其来的连续攻击。这三个要素,使得实力占优的七杀吃了大亏,虽然他在听到枪响时,已拼尽全力从车子底下爬出并逃向了远处。可还是受到了爆炸的波及。

    七杀的生存值直落而下,降到了19%。他赶紧是一瓶生存值补充剂(大)下肚,也不顾身上的烧伤和流血效果,脚下一踏,一弹,就重新追了上去。

    这回七杀跳得很高,但当他穿过路面的陷口,跃上半空后,却已看不到不怕的踪影。

    “切……逃走了吗……”七杀不快地啐了一口,“还真是一点都不能大意啊……”他缓缓落下,双脚着地,落地时单膝一柜,又受了点损伤,“倒霉,跳得太高了……”

    这时,警笛声响起,附近的巡逻车已经到了,两名巡警跑了过来,举枪瞄准他道:“嘿!你!别动,双手放在我看得到的地方。”

    七杀瞥了他们一眼,口中自言自语道:“哼……那位小妹妹乱砸东西,却是我背黑锅吗……”他没有理会两名警察的威胁,环顾四周,随便找了个看上去顺眼的方向,足下一点,瞬时化作一道虚影冲了出去。

    那两名巡警都看傻了,他们的视线是能勉强跟上七杀的,可等他们把枪口调转过去,人已经跑远了。再说,他们也没有自信击中这种高速移动中的目标,胡乱开枪打中市民的可能性还高一点。

    “总部,我们这里有严重情况!怀疑是超级罪犯间的武力冲突。”待他们反应过来,才赶紧回到了巡逻车那里,用对讲机报告起了此处的状况。

    …………

    同样是高谭市,某地下停车场。

    两个人影,对峙着。

    所谓的高手、强者,他们思考的方式,往往有很多共同的地方,所以,当他们进入剧本后不到一个小时,就找到了对方。

    “真没想到,会先遇上你啊。”说话的男人二十六七的样貌,黑色短发,身姿挺拔,面容不俗。【悟死参玄】身穿一套墨色衣裤,肩披秩序的披风,双手各拿着一个颜料喷罐,意义不明。

    “我是你最不想遇上的一个吧。”【湿婆】回道,他看上去比对方年长几岁,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诸神”的制服难掩其魁伟的身形。他的手上,却是空无一物,貌似是可以徒手作战的样子。

    “可以这么说吧。”悟死参玄道:“不过……如果要从这场杀戮游戏中胜出的话,你是必须逾越的一堵高墙。在我状态最佳的时候遇上,也是件好事,应该会有一场不错的战斗吧……”

    “你是不是误会了?”湿婆冷冷回道:“对你来说,我是一座高山才对。”

    “是吗?呵呵……”对于湿婆的挑衅,悟死参玄冷笑置之:“过去,我们在其他游戏里交手也不是一两次了,你的能力我也承认,但是……”他眼中闪过了奇怪的神色:“在见过了‘那个小子’的战斗之后,我看到了新的领域,你和他相比,不过如此。”悟死参玄这叫反嘲讽:“这也是为什么,你在战斗力排行榜上,始终被他压着。”

    “排名高的人,就一定在战斗中取胜吗?”湿婆回道,“惊悚乐园中的战斗,其变数有多大,不需要我来告诉你吧。”

    “这话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你,因为这也是我此刻仍站在这里的理由。”悟死参玄道:“可惜……你口中的‘变数’,与那个小子无关。不要以为你距离鬼骁只是一步之遥。”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什么:“虽然看上去只是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差距,但那距离……说不定比你和第一百名之间还要远。”

    “哼……那么……”湿婆说着,其身后浮现了八个石盘,每个都是巴掌大小,形态略有不同,“先来见证一下,你我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吧……”

    …………

    高谭市,“北方净土”工厂。

    封不觉吹着口哨,悠哉地从一辆出租车里下来,塞给司机一张百元大钞,十分嘚瑟地道了一句:“keepthechange.”

    司机道了声谢,满心欢喜地开着车离开了。

    此刻距离封不觉逃出银行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在这一个小时里,他跑到报摊上,抢似的弄了一大堆报纸,然后去一个不需要证件的小旅馆开了个房,一边研究新闻,一边掐着CD放召唤技。这段时间他召出来的几个东西,实力多半和“锤头鹤”差不多,体型较小,也没有什么特殊能力。

    顺便一提,封不觉在银行时,装了一现金袋的美元,然后把那个现金袋放进了行囊里……所以买报纸、住旅馆、打个的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

    “北方净土……哼……真有你的,维克多老兄。”封不觉望着眼前的厂房说道。

    他口中的维克多老兄,就是急冻人(原名维克多.弗瑞斯)。

    披风争夺战也算是DC漫画的大事件之一,封不觉也看过。他对剧情不能说很熟,但只要看过,他就能依靠回忆,从记忆阁楼中将那些勺大碗小的细节全部都挖出来……

    简单的说,剧情就是布鲁斯.韦恩“死”后(当年DC漫画把蝙蝠侠写死来提高销量,之后又毫无节操地宣称他其实是穿越了),第二代罗宾杰森.托德企图接过蝙蝠侠的名号,取而代之。但托德在被小丑杀死过一次后(为了圈钱又死又活的辛苦了),迷失了自己,性格中的黑暗面崛起,走上了一条偏激、疯狂的道路。

    于是,初代罗宾迪克.格雷森(已脱离蝙蝠侠单飞,离开高谭市来到了布鲁克海文,自立成为了夜翼),回到高谭市,作为布鲁斯最看好的接班人,他不负众望(DC赠主角光环一枚)地最终击败了托德,继承了蝙蝠侠衣钵。

    在这场争斗中,还有另外两位罗宾出场来打酱油。当然,他们和上面两位相比就差点儿意思了。

    而封不觉关注的,其实并不是这场“披风争夺战”本身,他更关注的,是穿插在披风争夺战背后的、同步发生的几条隐线……

    其一,是双面人和企鹅人之间的争斗;其二,是“黑面具”释放并控制了阿克汉姆囚犯们;其三,就是急冻人被戈登局长逮捕的事件。

    而从报纸上的信息来看,在这个时段,第三件事尚未发生……(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