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61章 披风争夺战(三)
    汗水从克莱普顿的额角流下,他语气中的紧张和吃惊难以掩饰:“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正在帮你认清局势,警官。”封不觉慢条斯理地回道:“据我所知,目前高谭的警力严重不足,部下们的伤亡是你难以承受的后果。此刻,我们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在不惊动我们的情况下进入这栋建筑,已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假如你执意要用强攻策略,那必然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另外,我得说明一下,这个银行的保险库可是进口货,设计得很有意思。一旦断电,其内部的空气就会被瞬间抽走,同时,门上的电子锁,会在断电的刹那随机给出一串数字。那时,我们设置的密码也会随之失效,只有联系生产这种闸门的欧洲总公司,通过一系列复杂的身份识别手续,获取一个特殊的解密程序,再对那个随机数字进行解码,才能重新开启这个保险库。

    可惜,里面的人等不了那么久。只要你切断电源,哪怕立即回复通电也没用,空气不会回流进去。一分钟左右他们就会窒息,三分钟后,缺氧便会导致不可逆转的脑损伤,而五分钟后,你就该考虑如何向媒体和他们的家属解释他们的死因了。

    当然了,你可以祈祷这样一种情况,比如说……你的人,或者某个超级英雄,强大到可以在我们有着防备的情况下,不切断电源就强行攻入这里并制服我们。

    虽然我个人对这种情况持怀疑态度,但即使那真的发生了,我也得很遗憾地告诉你,局面仍然不会改变。

    人质的生死,还是掌握在我们手中。在三十分钟……对不起,是二十五分钟内,用外力强行打开这个保险库是不可能的,没有我们提供的密码,你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人质们窒息。”

    “好的,好的!”克莱普顿转过头去,冲着旁边的人喊道,“让战术小组停止行动,原地待命!”他叹了口气。又对着电话听筒道:“好了,你都听到了吧?你满意了吗!”

    “是的,听得很清楚。”封不觉笑道:“十分明智的选择,克莱普顿警官。”他顿了一秒,接道:“那么……请在十分钟后再打给我。届时我会告诉你,我们的要求。”说罢,他便挂断了电话。

    …………

    银行大堂内依旧很明亮,虽然大门口的那排玻璃门被卷帘挡上了,但天花板上的灯光在白天也是开着的,没什么影响。

    封不觉就站在柜台边上,他和克莱普顿说完话。便放下了电话听筒。

    那名冲锋枪匪徒一直在旁边举枪指着封不觉,他当然不会如此轻易就信任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只要封不觉在电话中说出半句类似暗号的话,立刻就会被击毙。

    而另外两名匪徒离得稍远些。分别在大堂的两翼,持枪监视着已经被聚集到大堂中心处的几十名人质。

    “我说的没错吧?只需要随便胡扯一通,就能阻止他们的强攻了。”封不觉耸耸肩,语气轻松地说道。

    “好吧。你争取到了十分钟的安全时间,那又如何?你还是没告诉我。我们该怎么脱身?”冲锋枪匪徒问道,这时他的语气已相对缓和,不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口吻了。

    “在劫持人质与警方对峙的局面下,绑匪方最首要的,也是最基本的任务,就是先清点人质的数量。”封不觉回道,他还没等对方回应,就接着道:“据我观察,三位目前为止尚未做这件事,好在我已经替你们数过了,除去你们三个和我以外,这儿一共还有二十九人。”他伸出一手,用手掌示意了一下:“能把枪口先从我面前移开吗?”

    那名匪徒盯着封不觉的眼睛看了几秒,眼神像是在示威,随后才慢慢地把枪口给挪开。

    封不觉缓步走到银行经理(一名戴眼镜的秃头中年男子)身边,用手指戳了戳对方的后背,“你是这儿的经理?”

    “是……是的。”经理的回答有些颤抖,几秒前,他保持着抱头趴地的姿势,大气都不敢出。当听到封不觉的脚步声逼近,他就已经紧张起来了。当封不觉的手指碰到他时,他更是吓得一个激灵。

    “别紧张,伙计。”封不觉拍了怕他的肩膀:“我只是想问问,现金袋和用来封口的塑料锁扣在哪儿?”

    “哦……在……从柜台后面那扇门进去,在库房里有很多……”经理边想边回道。

    “把钥匙和门卡给我。”封不觉又道。

    秃头经理愣了两秒后,点头照办了。

    觉哥刚才一边对着电话那头的克莱普顿警长说书,一边已将这个大堂里的每一个人都观察了一遍,并根据这些人身上的各种细节特征,推测出了大量的信息。所以,他很清楚谁是银行经理,也知道进出员工区域所必须的钥匙和门卡,就在这家伙的裤袋里。

    “你要干什么?”装钱匪徒问道。

    “当然是更好地控制住局面。”封不觉回答,“能劳烦你去把那些东西拿出来吗?”他说着,把钥匙和门卡顺手递向了装钱匪徒。

    “什么时候轮到里来指使我……”装钱匪徒不爽地回道。

    冲锋枪匪徒打断道:“行了,照他说的做。”他还补充了一句:“就算让他去拿,你也得跟着不是吗?”

    老大发话了,装钱匪徒也无奈,他瞪了封不觉一眼,接过钥匙,翻过柜台向库房走去。

    待那名匪徒离开,冲锋枪匪徒再度开口,道了两个词:“Now,What?”

    封不觉面露微笑,其手中忽然金芒一现,一张闪光的扑克便飞向了距离他只有数米之遥的劫匪。

    在这个距离上,死亡扑克的精准度不会有任何差错,疾光一闪,就割裂了目标的喉咙。

    冲锋枪匪徒到死都没明白。眼前这个手无寸铁的人,也没有做任何投掷的动作,其手中怎么就会突然飞出致命的武器来。

    “你!”远处手枪匪徒看到了这一幕,反应倒是不慢,举枪便射。

    乓乓乓……枪声连响。封不觉却是不躲不闪,站在原地。他也并未发动扑克的【盾牌】特效,只是举起双臂,护住了脸。

    事情的发展和封不觉预料中一样,对方的枪法果然很烂。在惊慌之下,一股脑儿就将手枪里的子弹全部打完,却只有两发命中。那两发子弹被【回音盔甲】的音壁阻滞了一下,虽然在封不觉的腹部和大腿各留下一个血洞,但伤口并不严重。生存值损失也不过24%而已。

    封不觉心中默数着枪响,待对方把一梭子弹打完后,他便一脸淡定地放下胳膊,从行囊拿出了自己的冲锋枪【Moxxi小姐的坏脾气】,他无视那个已经把子弹用完了的家伙,率先对准了刚才装钱匪徒进入的那扇门,他听着那货奔回来的脚步声进行预判。在其冒头的一瞬适时扣动了扳机。

    “怎么回……”这句话被嗒嗒嗒的枪响打断了,装钱匪徒刚踏出门就被射了一脸,当场毙命。

    “把枪放下。”封不觉已连杀两人,神情却是冷静如常。他这句话,显然是对着剩下的那名手枪匪徒说的。

    “别做梦了!你这杂种!”那手枪匪徒吼着回道,此时,他已躲到了大堂西侧墙边。一个摆放ATM机的隔间(ATM机嵌在墙中,其正面是一个类似电话亭的空间。一米见方,三面被印满图案的防弹玻璃围着,玻璃门可以从里面闩上)里,开始给手枪换子弹。

    他不知道封不觉是从哪里掏出武器来的,也不知道老大是被什么玩意儿给杀掉的。他只知道,眼前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肯定不会在乎人质的死活,所以自己手上的枪,就是最后的筹码了,放下岂不是成了任人宰割的状态?

    “我数到十,你再不出来投降,就没有机会了。”封不觉冲他喊道。

    手枪匪徒的手正在不住发抖,影响了上子弹的效率,他就怕对方立刻冲过来。现在封不觉告诉他要数十下,他反而心宽了一些,觉得自己赚到了一些时间。

    “一、二、三、四……”封不觉一秒数一个数,时间掐得十分精确,在数到七的那七秒间,他做了以下几件事:收起冲锋枪、从行囊取出【无尽榴弹匣】、从榴弹匣里取出一枚【马克II型手榴弹(生成物)】、收好【无尽榴弹匣】、拉开手雷的引信并抡起一臂、对准了六七米外那个没有封顶的隔间……

    “八……”封不觉数到这个数的时候,就把手雷给扔出去了。

    手枪匪徒这时已经上好了子弹,大口地喘息着,并自言自语道:“冷静,我能行的,那家伙已经受伤了,只要我冲出去,动作快些……”

    咚,咚,啪,咕噜噜……

    这是手雷从隔间上方被掷入,反弹两次后落地的声音。

    手枪匪徒看着脚边那枚已经被拔掉引信的手榴弹,在大脑短路了一秒后,他说出了此生最后的一句话,千言万语,用四个字母就能概括出来:“法克。”

    …………

    砰!一声巨响。

    纵然隔着封闭的铁门,爆炸的动静还是难以掩盖的。

    “里面在搞什么?先是枪响,现在又有东西爆炸了,这是恐怖袭击吗?”克莱普顿再也等不下去了,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四分钟,但他还是拿起了电话,并且对监控车里的同事们做了个手势。

    嘟——嘟——嘟——

    “人质没事。”封不觉拎起电话直接说道,“但时间还没到,警官,我讨厌没有时间观念的人,为此你得再等上十分钟,从此刻开始重新计算。”他根本不给对方插话的余地:“如果你再提前打进来,提前了几分钟,我就杀几个人质。”他说完,粗暴地挂断了电话。

    …………

    银行大堂内,人质们依旧没从地上起来,因为封不觉杀完三名匪徒后,顺势缴获了冲锋枪匪徒身上的两把枪。将劫持继续了下去……

    “女士们,先生们。”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拖着瘸腿,来到了柜台后面,把装钱匪徒的那把枪也收了起来,“从现在起,这里由我说了算。只要你们配合我的行动,就没人会受伤。

    如果一切顺利,几个小时后。你们会坐在餐桌前,与家人共享晚餐。运气好的话,在场的已婚男士们,今晚还可以重逢阔别已久的性生活。”他的语气仿佛是在和一群熟识的朋友们开玩笑,丝毫听不出恐吓的意味。“但是,假如有谁拒绝与我合作,甚至是企图妨碍我……”他将一个带轮子的办公椅推到柜台外侧,坐了上去,端着枪道:“我就对着所有视线中的活物扫射,直到弹药耗尽为止。”他停了几秒,扫视了一圈人质们脸上的表情。再道:“明白了吗?”

    人质们可万万没想到,刚死了三个笨贼,又冒出个反人类的疯子。没有人敢迎上他的目光,也没人敢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有些人质已是带着哭腔在默念上帝保佑了。

    “OK,现在,那位穿米色外套的女士,对。就是你。”封不觉道:“请抬一下头好吗?”

    那是个三十岁左右的金发女郎,身材和相貌倒是普普通通。其脸上妆已经被哭花了。胸前的衣服上还沾了些呕吐液。她闻言后,抬起头来看着封不觉,满脸惧色地回了一句:“请……请不要伤害我……”

    “放心,女士,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封不觉说道:“我注意到,在你左手边的地上,有一个棕色的手提包,我想那是你的东西吧?”

    那女人转头看了一眼那个包,然后回道:“是……是的……想要什么你可以拿去……只是……别伤害我。”

    “我想问一下,女士,你今天带化妆包了吗?”

    “什么?”她闻言本能地一愣,但又生怕回答慢了会激怒封不觉,所以立即接道:“对……带了。”

    “你的化妆包里,有没有修眉毛的镊子?”

    “是的……有。”

    “那么,请你现在过去,打开那个包,再找到你的化妆包,把镊子从里面取出来,交给我。”封不觉顿了一下,补充道:“别着急,没有人催你,我可不希望你因为慌张把东西翻乱了。”

    那女人很快就拿到了镊子,战战兢兢地交给了封不觉。

    封不觉接过东西,微笑着说道:“谢谢,请回原地趴好,让我看到你的手。”

    待她趴回去后,封不觉又转头找到了那位秃头经理,说道:“经理先生,请你也过来一下。”

    银行经理左顾右盼一番,没人有反应,看来就是指他了,他只好站起身,走了过去。

    “现金袋三十个,塑料锁扣六十个,请你去帮我拿来。”封不觉说着,还指了指装钱匪徒的尸体;“钥匙和门卡在他身上,我想他不会介意你拿回去的。”他做了个请的手势,歪着头;“去吧。”

    装钱匪徒的尸体就在柜台后的门框下倒着,走过去倒是顺路。银行经理鼓起勇气,从那脑袋被打成蜂窝的家伙身上捡出了钥匙和门卡,走向了库房。

    “哦,对了。”封不觉高声提醒了一句:“别让我等太久,否则……你懂的。”

    “是……明白。”那银行经理应了一声,便小跑着取东西去了。

    “嘿,那位穿西装的先生,对,就是你,请把你的打火机给我一下,谢谢。”封不觉又对另一名人质说道。仅从右手的指甲,他就能判断出那个男人是吸烟者。事实上,通过观察,他已经从这二十九人身上得到了各种信息,比如职业、婚姻状况、生活习惯、兴趣爱好等等……

    封不觉把枪放到伸手可及的位置,用打火机稍微烤了烤镊子,扒开伤口就取子弹,面不改色地就把弹片和自己的一些碎肉一块儿夹了出来……

    那些抬眼偷瞄他的人质们全都惊呆了,他们哪儿知道玩家的痛感是弱化过的,个个儿在心中惊呼:这真是条汉子……

    封不觉快速取完两枚子弹,也没包扎,其状态栏中的【流血】效果就自行停止了。他看了眼生存值,还有68%,暂且还不必急着回复。

    这时,银行经理也抱着一堆现金袋和塑料锁扣回来了。他把这些东西放在封不觉面前的地上,问道,“还有什么吩咐吗?先生?”

    封不觉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其他人质的所在:“用锁扣,把他们的双手反绑在身后,双脚也绑在一起,然后把现金袋套在他们的头上。”

    …………

    又是十分钟过去,这次是足足的十分钟。警方的技术人员们全都准备就绪后,克莱普顿拿起电话,拨通了银行大堂的号码。

    响了四声,封不觉接了起来:“这次你很准时,警官。”

    “保险库里的人质怎么样了?他们还活着吗?”克莱普顿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已经逃不掉了明白吗?听着……我知道刚才杀死人质的不是你,伙计,你是个聪明人,如果你劝你的同伙和你一起出来投降,我可以替你向法官求情。”他说到后半句时,有意把声音压得很低,好似这笔交易真的有谱。

    “呵呵……听上去是相当诱人的条件呢,不过……在有期徒刑和逍遥法外之间,我觉得后者显然更有诱惑力。反正我掌握着保险库的密码,在人质被解救……或者……死光以前,你们是不可能开枪射杀我的,不是吗?哈哈……”他得意地笑着,这个临时想到的谎言确实是个不错的护身符。

    与此同时,那闭合的银行大门,竟又重新打开了。

    随着卷帘门缓缓上升,出现在警方面前的景象是……(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