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60章 披风争夺战(二)
    “搞成这种局面,连我都很难脱身了。”封不觉念叨着:“发动灵识聚身术往外冲的话,就算这三个家伙打不中我,外面的警察也会把我射成筛子。”

    负责看门的那名匪徒这时从封不觉身边走了过去,封不觉略微抬头回望了一眼,发现身后的那扇电梯门已经不知所踪,变成了一堵墙。很显然,玩家进入剧本的入口只有他们自己能看到,而且玩家一走出来就会消失。剧情人物对这些则是视若无睹的,可能在他们眼里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

    “先看看情况再说吧……”封不觉决定再观望一下事态的发展,他将注意力暂时放到了游戏菜单中。

    …………

    进剧本到现在,封不觉还尚未检视过这个剧本中的五名对手,正好趁这会儿看看。

    不看不打紧,一看吓一跳。

    “有没有搞错!有三个是战斗力排行榜二十名之内的人?”封不觉只要进一次商城,就会顺道去瞥一眼各个排行榜的情况,以他的记忆能力,自然是将榜上有名的个人会社团全都装在了脑子里。

    “我记得这个三十一级叫【悟死参玄】的,是【秩序】的‘醉生梦死’四大高手之一吧……和抽烟喝酒烫头那货属于一个级别啊!还有这个同样三十一级的【七杀】,貌似是龙哥那个社团的三号人物……”由于经常逛论坛,如今的封不觉基本已能叫出各大工作室中明星玩家的昵称了,“喂……三十二级叫【湿婆】的家伙是【诸神】的老大吧?他等级排行榜也在第五名上啊!和前四名一样都是三十二有没有?”

    除了这三个名字外,另外两人中,还有一位是封不觉曾经在团队生存模式中遇到过的,昵称【才不怕呢】。“这姑娘也不是省油的灯啊……”他心中已然是大感不妙,“等等……难道……除了我以外的这五个人,全部都是战斗力排行前二十位的人吗?”

    封不觉本能地将事情往最坏的情况去想,可悲的是,他又对了……

    【悟死参玄】,三十一级,男,秩序工作室,战斗力排行榜第八位。

    【湿婆】。三十二级,男,诸神工作室,战斗力排行榜第二位。

    【七杀】,三十一级。男,刀锋工作室,战斗力排行榜第十五位。

    【才不怕呢】,三十级,女,江湖工作室,战斗力排行榜第二十位(匿名)。

    【曌影王】。三十级,男,个人职业玩家,战斗力排上榜第十九位(匿名)。

    以上就是封不觉要对付的五个人了。等级方面,明显都比他高,战斗力上,应该也是稳压他不止一筹。

    如果说。惊悚乐园有一张“玩家综合实力榜”,那封不觉肯定可以排到很前面。而上面那五位。或许会有几个直接跌出前五十。

    但现实是,没有那种榜,因为“智谋”这玩意儿实在是无法量化……

    因此,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或者说,从另外那五名玩家中任何一人的角度出发,都会认为封不觉是这次杀戮游戏中最弱的一个。

    不过,被别人当成弱者,也是有好处的。

    常言道枪打出头鸟,在这种无差别混战的模式中,众人的焦点自然都会集中到湿婆这个明面上的最强者身上;对悟死参玄和七杀,必然也会有几分忌惮;而才不怕呢和曌影王,在战斗力榜上都是匿名的,那三个大人物很可能没听说过他们,他们彼此间也互不认识,相对而言就会受到轻视。

    至于封不觉……人家在游戏菜单里扫上一眼,看过了其他几名对手的名号,最后看到一行字:“疯不觉,28,生存中”,想必脑中一连串的反应就是……不认识、等级最低、战五渣吧。

    在这样的前提下,“最弱的”封不觉,是很容易会被忽视,甚至被无视的……别人不会拿出特别多的精力来提防或刺杀他,这也算是一种优势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想当然地以为他最弱。

    悟死参玄曾经听梦惊禅提起过“疯不觉”这个名字,可惜他没当回事儿,很快就忘了。

    七杀也听龙傲旻介绍过这个疑似连环杀人狂的家伙,然后……他也没记住……

    而湿婆和曌影王,对觉哥的昵称完全没印象。

    唯有不怕妹子认得这家伙,而且记忆犹新……至少在她看来,封不觉一点都不好对付。

    …………

    “混蛋!我让你躲!”去寻找退路的那名匪徒不多时又返回了大堂,还拽了个人回来。

    那人应该是银行的一名员工,他穿着银行的制服,满头大汗,一脸惊惶。

    “怎么回事?”拿冲锋枪的匪徒一边鬼祟地银行外张望,一边问道。

    “他躲在厕所里用手机跟警察通话呢。”手枪匪徒回道。

    装钱的匪徒插嘴问道:“找到其他出路了吗?”

    “窗户外面几乎都有栅栏,厕所的那扇窗又太小了,而且后面的几条街上都有警察。”

    “该死!”

    “把他的手机给我。”冲锋枪匪徒这时又道。

    他的同伙儿刚才就已经把手机夺下了,闻言便扔给了他。

    他接过手机,看了看屏幕,随后按了个速拨键,仅过了三秒,电话便接通了。

    “怎么样?先生,你没事吧?刚刚怎么中断……”一名警官压低了声音快速地说了起来。

    但冲锋枪匪徒出声打断了他:“不,他有事,有很严重的事。”他打了个手势,示意同伙将那人带过来。

    手枪匪徒会意,上前踹了那人一脚,那名银行员工在枪口下只能就范,朝着银行大门那儿战战兢兢地走去。

    “听着,臭条子,听好我的条件。”冲锋枪匪徒拿到了这部手机。就不用冒险探头出去喊话了,他躲在墙后,对着电话那头的警员道:“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还有飞行员,让你的人全都撤到三个街区以外去。”话音未落,他放下冲锋枪,拔出了腰间的手枪,当即就扣动了扳机。

    那名银行职员应声而倒,血喷了一墙一地。这一幕就发生在银行大门前,完完整整地展现在了街上那些警察和警戒线后的市民、记者们面前。

    冲锋枪匪徒提高了声音,同时对着手机以及银行大堂内的人质们说道:“从现在起,直到我看到直升机为止,每隔十分钟。我就杀一个人质。谁要是想耍花招,下场和他一样!”说罢,他就中断了通话。

    “上帝啊……”那个装钱匪徒单手压着额头,看着地上的那具尸体,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呼……上帝……上帝……你杀了他,这……”他忽然忍不住了扯开面具,朝地板上吐了起来。

    人质中本来就有不少女性。适才看到血浆乱喷,因为过度害怕没来得及反应,现在那位一吐,弄出了连锁反应。不少趴在地上的人质改为跪姿,也吐了出来。

    “你这蠢货!像个娘儿们似的,真是废物!”冲锋枪匪徒骂了一句,他随即又端起了冲锋枪。冲着人质吼道,“嘿!嘿!嘿!谁让你们起来了!都给我趴下!双手抱头!”

    “里面的人听着。我是警方的谈判专家,我身上没有武器,能让我进来跟你们谈谈吗?”一名中年男子,这时来到了银行门口,手里拿着扩音喇叭,身上没有穿警服。

    嗒嗒嗒——

    回应他的是冲锋枪的扫射,不过这子弹是朝地上打的,射击的人也只是伸出了枪口胡射一气,并没有探头瞄准过。

    “还有八分钟,我就再杀一个人质!”这句话,就是那名匪徒的回应。

    装钱匪徒吐完以后,似乎感觉好一些了,他把气喘匀了以后,说道:“也许……呃……也许我们该听听他想说什……”

    “闭嘴!给我TM的闭上你的臭嘴!”冲锋枪匪徒喝道:“这里由我做主!”

    “直升机不会来的。”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由于大堂内的人质们全都吓得不敢出声,封不觉的这句话很清晰地传到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是谁?”冲锋枪匪徒问道:“是哪个混蛋在说话?”

    “是他!”手枪匪徒离封不觉最近,他听得很清楚,“是那个穿紫色长西装的小子。”

    “你,替我守一会儿大门。”冲锋枪匪徒对装钱的匪徒道了一句,后者闻言便伛偻着身子朝门口行去。

    两人交替后,冲锋枪匪徒径直走向了封不觉身边,“给我起来你这混蛋!”他抓住封不觉的头发向上拎,使其从趴姿变成了跪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封不觉被动地仰头看着对方,一脸镇定自若的神情:“我说,你要的直升机是不会来的,别说八分钟,就算八十分钟,也不会来。”

    “混账……”这匪徒恶狠狠地用冲锋枪抵住封不觉的额头:“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嗯?说!你是什么人?你也是警察吗?啊?或者你想耍我?想充英雄?”

    “我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我只是想提醒你,门口那条双车道的马路,即使算上非机动车道,其宽度也不太可能让直升机降落。”封不觉的回答很有技巧,他轻描淡写地避开了有关自己身份的解释,并立即将话题转到了对方会感兴趣的部分,“即使警方真的调来了直升机,也不可能停在大门口。你们至少得走到距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十字路口才能登上去。在这个过程中,你们必然要走出银行大门,暴露在狙击手的视线内。”他顿了一下:“你已经杀了一个人质了,鉴于高谭市这段日子的现状,我相信警方已经有了当场击毙你们的充分理由……”

    “噢!天哪……”装钱匪徒在靠近大门的墙边听到了这番言论,当即单手捂头,用极度害怕的哭腔道:“我们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行了!闭嘴!”冲锋枪匪徒对那神烦的同伙又吼了一句,随后看着封不觉,松开了其头发,说道:“哼……这就是你要说的?”

    “我还没说完。”封不觉回道:“我顺便告诉你警方下一步的行动策略好了。再过几分钟,他们就会宣称调用直升机非常困难,让你暂时不要再杀人质,多等几分钟。而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会紧锣密鼓地布置战术小队、安排狙击手就位。”他思路清晰,语速也极快,也不管对方能不能消化得了:“按照你那十分钟杀一名人质,等待直升机帮你们脱身的计划,无非就是两种结局:

    一。当你杀掉一定数量的人质后,警方声称直升机已到,将你们诱出并击毙。

    二,当你杀掉一定数量的人质后,警方采取强攻。

    至于警方究竟会怎么做。取决于他们掌握的情报量,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他们是否知道劫匪的人数。很可惜,你把那位与警方通过话的先生杀了,如果他还活着,你还可以从其口中问出他透露了多少关于这里的情况给警察,但现在嘛……”

    封不觉冷笑一声:“另外。我还要提醒你,在接下来的任何一分钟,都可能会有某名‘义警’来干预这事,夜翼、罗宾、女猎手、黑金丝雀……等等。恕我直言,只要来一个,恐怕三位就会被活捉了。”

    他长吁一口气,看着眼前那个被惊得呆若木鸡的匪徒。又补充了道:“大约十分钟前,肾上腺素的过度分泌已经让你处于失控的边缘。你在人质劫持阶段想到的逃生方式。比你在抢劫策划阶段想到的计划更加糟糕。”他用嘲讽的语气道:“呵……当然,如果那也能叫‘计划’的话。”他笑了笑:“同时,你因冲动而杀人的举动,也让你和你的同伙陷入了无路可退的境地。如果你们不想在今天就死掉或者进监狱,最好立即想个别的主意,否则……”他模仿钟表的声音,戏弄着对方:“嘀嗒嘀嗒……时间可不等人,超级英雄们随时会来哦。”

    “你……究竟是什么人……”冲锋枪匪徒在听完封不觉的分析后,还真就冷静了一些,不再是那种杀红了眼的状态。

    封不觉分别观察了那三名匪徒的眼神,然后,他面露冷笑,无所顾忌地站了起来,“这依旧是个非常次要的问题,此时此刻,对你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逃脱。”

    …………

    五分钟后,银行的那一排玻璃大门后面的金属卷帘门(电子控制,不是手动拉下的那种),开始缓缓下降,很快闭合起来。

    这一刻起,街上的警察,银行内的绑匪,彼此全都失去了观察对方动向的途径。

    几乎在卷帘门完全闭合的同一秒,刚才警方用来与劫匪通话的那部电话响了。

    那名已经被射杀的银行职员,之前躲在厕所里的时候,先是打电话报了警。那次通话始终没有中断,直到警方赶到,他的号码就被直接转给了现场的另一部警用电话上。

    “我是克莱普顿警官。”负责现场指挥的克莱普顿接起电话道。

    “你好,警官。”封不觉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我想你也一定注意到了,我和刚才跟你通话的那位先生,不是同一个人。”他停了一秒,接道:“不过这对你来说,应该是个好消息。从现在起,将由我接手沟通的工作,你可以称我为无名氏。”

    “人质现在怎么样了?都还安全吗?”克莱普顿迫不及待地说道:“听着……直升机还要……”

    “忘了直升机吧,警官,那只是个玩笑。”封不觉打断道:“至于人质,他们很安全。我可以向你保证,刚才那粗暴的一幕,只是一次意外,我想你我都不愿看到这样的场面再度发生不是吗?”他轻轻笑了两声,这让对方不寒而栗。

    “听着……如果你们现在出来投降……”克莱普顿回道。

    “有两件事,我想说一下。首先,这部手机快没电了,接下来,请你拨打银行柜台上的电话与我通话,我想号码不需要我告诉您了吧?”封不觉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快快……”克莱普顿对着身后那辆监控指挥车里的同事们摆手示意着。

    后车厢里的工作人员全都听到了通话的内容,封不觉的话还未说完,他们就已行动起来了,不到一分钟就接通了电话。

    克莱普顿听了几秒话筒里的嘟嘟声,随后,封不觉的声音又一次传来:“第二件事……”他倒是开门见山:“如果我的推测没错,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小队,眼下已在着手入侵我所处的这栋建筑。我知道他们只需要用工具卸掉几条铁栏杆,就能轻易从一楼的窗户进来,至少有五个房间可以作为进入的突破口。然后,他们会悄无声息地靠近,确认我们的人数、方位。接着,在一个他们认为合适、且有把握的时机上,你的人会从外面切断电源,让这里陷入一片漆黑。最后,在我们尚未反应过来之时,几个戴着夜视镜的壮汉已把我们缴械并制服了。”

    克莱普顿用手捂住话筒,转过脸,他脸上的表情甭提多精彩了,“难道有内奸?”他压低了声音对旁边的人道了一句。

    封不觉的话则还在继续:“以上的情况,是我极度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我想了一个预防措施。”他顿了一下,用悠然的语气叙述道:“我已将一部分人质,转移到了保险库内,并且修改了闸门的密码。根据那个房间的体积,以及他们的人数……嗯……氧气大约可以维持三十分钟左右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