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53章 兄弟(十六)
    封不觉也不知道耳边的音乐从何传来,更不知道眼前的黑影要闹哪样,他只能戒备着,与对方保持至少三米的距离,以防止那黑影做出什么攻击性的举动。

    而那黑影,踏着太空步,背朝前行走,伴随着音乐不紧不慢地走出了黑色房间。他走到封不觉正面时,突然尖叫一声,做了个抓裆的动作,这一瞬,背景音乐居然变了,成了《beatit》。

    封不觉玩这游戏到现在,要说震惊程度,此刻应该算是顶峰了。

    但见那个黑影改变了舞步,踏步、横移、转身、动作流畅无比,而且十分潇洒的,向着地面一层的方向行去。

    随着他越行越远,音乐声也越来越轻,直到那影子转过楼梯转角,消失在了封不觉的视线中,bgm也适时停止了。

    “呵……呵呵……”封不觉嘴角抽动着,干笑了几声,他没有跟上对方,是因为地面1f现在是一片漆黑的状态,他只要跟出储藏室就会失去目标。而且他也不确定那影子到底算是npc还是怪物,会不会攻击自己。

    对于这段莫名其妙的剧情,或者说事件,就连他也毫无头绪,这代出感实在太强,和此剧本的剧情氛围很不搭调,倒是和系统一贯的恶搞精神一致。

    封不觉没有在这无厘头的一幕上纠结太久,既然现在走廊里的光线已经可以照进这屋子,他进去搜就是了。

    先前提过,除去黑暗,这间房中空无一物。不过封不觉进门后很快就发现,在刚才那个黑影站过的位置有些异常。

    那一小块地面上,有一滩黑色的污迹。远看是污迹,凑近了瞧,则是图案。

    这些图案都是由黑线组成,画得十分精巧,总共画了六样东西。

    “肥皂、假牙、香水、皮帽、毯子、义眼。”封不觉迅速就辨认出了这六个图形所指代的物品,“全都是可以带出剧本的剧情物品吗……”

    不知不觉间,从剧本开始到现在,封不觉已经找齐了这六件物品,只是他尚不知道这些代表了什么。

    “我好像闻到了隐藏任务的气息啊……”封不觉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很有耐心。将这个房间也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确定了只有这一条提示信息后,方才离开。

    “白色的门后面该不会出现一个跳骑马舞的白色影子吧……”封不觉推门时半开玩笑地道了一句。

    门开了,房间内的色调自然是白色的,全面笼罩着白色的光。但那不是强光,所以并不刺眼。可以说屋里的视线良好,第一眼望进去,就能确定这个白色的房间是手术室。

    房间正中摆着一个手术台,或者说……实验台。这台子宽大厚实,金属质地,与地面相连。无法挪动,估计合成人躺上去也没问题。

    房间中飘散出强烈的、令人作呕的气味,这股味道在消毒水的掩盖下变得更加呛人,封不觉赶紧把防毒面具给再度显示出来(从地面1f回来的途中他已恢复了无面具状态。当然,在npc和怪物眼中,他的形象始终是另一个人,与装束无关)。才踏进了门内。

    实验台两边有三四辆摆放工具的小推车,上面有许多常规的外科手术用具。也有一些电钻、圆锯之类用来做木工活儿的工具。这些重工具无一例外都已经损坏,单从外表上看就能确认这点,但封不觉还是兴致勃勃地将它们捡起,逐一查看属性。

    自己身怀不那么草率的维修,即使是垃圾,也可以运作个十五分钟。封不觉是这么想的没错……

    可惜,当他看完那些垃圾的属性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所有这些重工具,都只能连接交直流稳压电源使用,简单地说……要连着插座。

    某部电影里有这么一句话,“人人都是瞎子”,这话不无道理。比方说,假如我现在问你,此刻你所处的房间内,一共有多少个插座,你八成不知道,要是问你这些插座上共有多少个插孔,那估计没人能知道。

    人的大脑有一种保护机制,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帮我们滤掉大量“无用”的信息。因此,即使是一些经常进入视线的东西,我们也会一无所知。

    我们不知道自己家里一共有几块窗玻璃;不知道自己每天乘坐的地铁一共有几站;刚离开某个地方就忘记了那里墙壁的颜色,甚至说不出自己脚上拖鞋的图案,除非低头去看一眼。

    在一个人成长并适应周边环境的过程中,这种机制会逐渐被确立。至于哪些信息是“无用”的,是大脑自主判定的选择。

    而假如没有这项本能的保护……那理论上来说,人脑每天能收集和记忆生活中大约8600万条信息,超过世界上任何一台计算机。可能你并没有意识到会有这么多信息进入你的脑袋,因为大脑收集整理到的信息可以归你主观调用的实际只有5%,而其他95%,被大脑自动处理进入你的潜意识,以备不时之需。

    话虽如此,但那95%,其实就相当于被过滤掉了,很难再想起。

    此处,我自然得说一个“但是”。

    但是,人与人之间是有差异的,在上述那种无意识的情况下,大脑越是发达的人,能记下的信息量就越大,他们记忆中关于事物的细节会更具体,这些就是所谓“观察力”敏锐的人。

    很显然,封不觉就是这样的人,而且他自小就针对这方面做过训练,即使他没有刻意去留意插座的问题,此刻他只要在潜意识中畅游一番,也能得到非常确切的一个结论——整个剧本地图中,根本就没有插座。

    “要不要放进行囊带走呢……用技能修一下就能用了……”封不觉考虑着:“但好像也没什么意思,这种工具系统商店里就有卖,而且有那种无需插电的版本,就是价钱挺贵。”

    他斟酌了一番。还是没拿,毕竟这些东西的品质都是垃圾,就算拿去卖店也换不了几个钱。

    搜了五六分钟后,封不觉一无所获,于是他突发奇想,躺到了那张散发出无比恶心气息的实验台上,结果,还真就触发cg了……

    …………

    这段cg,就是一个躺在手术台上的人。以第一视角看到的画面。

    “求求你们……哈啊……哈啊……放了我……我有很多的钱,我是贵族,你们要多少……啊——”这人哀求了一半,就发出了惨叫。

    布满血丝的镜头在天花板上停留了几秒后,随着这个实验体奋力向前抬起头。两个身影进入了他的视线。

    画面中有一个棕发的矮个子,和另一个金发的青年,他们都穿着衬衫和背带裤,戴着口罩,围着围裙,身上全是血污,样子活像两个屠夫。

    就在刚才。这位贵族的一条腿从大腿根部被整条截了下来。由于实验要求他必须保持清醒,所以阿瑟用炼金术给他做了点儿“特殊的麻醉剂”,让他连昏厥都做不到。

    “混蛋!你们两个混蛋……”贵族叫骂了起来,忽然他停顿了一下。画面上一阵充血:“你!是你!你是阿瑟!那个住在农场的小子!”

    阿瑟这时刚要用圆锯去锯断这货的另一条腿,闻言后,竟停下了手,缓缓转过头去。“你认识我?”

    “我……对!我认识你!我记得……在那……那个月,老吉姆刚去世。集市那边暂时没有找到顶替他的人,所以在那一个月里,是你负责运货送到市场上的。”贵族言道:“我记得你,矮个儿,总是穿着斗篷遮住脸,不会错的,就是你!”他顿了一下,“小子,你好大的胆,区区一个农夫,敢对我做这种事,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和皇城的大公……”

    “你要说的只有这些吗?”阿瑟打断道,他那冰冷的神情宣告了对方的恐吓毫无意义,“你们这些脑满肠肥的废物,只知巩固自己的权力和进行奢华的享乐,不做任何对这世界有益的事。

    你们占有大量的社会资源,产出的却只有粪便。你们给同类带去的只有压迫和负担,却还要强迫他们在忍受这点的同时,对你们歌功颂德。”阿瑟冷笑,“就连牧场里的牛马,土堆里的白蚁,都比你高贵……你简直让我恶心。”他的眼神充满了嘲讽的意味,“就让我来帮你发掘一些存在于世的价值好了……你的头发会被编成毯子,你的眼球会被做成义眼,你的牙齿将做成假牙,你的脂肪会被制成肥皂,你的皮肤可以做顶帽子,最后……用你的尸油,可以炼一瓶不错的香水。”

    安德鲁这时只是站在旁边,一言不发,他也插不上什么话。

    那名贵族的神情恐惧到无以复加,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落,“不……不……别,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你要什么,我可以给你钱,甚至爵位……”

    “呵呵呵……”阿瑟忍不住笑出声来,“我不像你那般贪婪,所以我觉得自己不缺钱,至于爵位……”他的眼中透出昭然的杀意,“我是刑族人,你觉得该向本地的大公举荐我做什么?骑士?男爵?哈哈哈哈……”

    几秒后,圆锯再度运转起来,房间很快被连绵不绝的惨叫声所淹没。

    …………

    “有没有搞错啊……”封不觉看完cg后,不由自主地就低头看向了自己被塞得满满当当的上衣外侧口袋。

    虽然皮帽、香水和毯子他都放进了行囊,但肥皂、假牙和义眼就放在他的口袋里,当得知了这些东西都来自于人体后,谁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的。

    “哎……早该猜到是这么个尿性了。”封不觉念道,“好吧……眼下只剩最后一个房间要去了。那黑色房间的图案和这白色房间的影像,无疑都在提醒我这六件物品意味着什么……很可能决定了我能否看到‘真’结局。”他盘算道,“这是在告诉我,打开灰色铁门之前,如果我没能在先前的游戏进程中收集齐这六样东西,那现在就应该回头去找了是吧……”

    封不觉想到此处。走出了白色房间,他没有去开灰色铁门,而是朝着地面1f那边行去。他通过楼梯上去,打开木门进入储藏室,果然,此刻看去,走廊那边已不是一片漆黑的状态了。

    每个房间的窗户,都透进来一些光亮,使玩家可以勉强看清周围的景物。但朝窗外看去。仍然一片混沌,什么都没有。

    “嗯……此刻无疑就是通关前的自由探索时间了。上下四层都能去,想找遗漏的道具可以去找,想直接打开灰色铁门看结局也行。”封不觉心道,“不过对我来说也没太大意义。因为先前搜得仔细,六件物品都已经到手了。”

    纵然是这么想的,但封不觉还是去了一个地方,就是二楼那间位于门厅正上方的房间。

    他来到铁门前,试着拉动了两侧的门把手,依旧打不开。

    封不觉无奈地离开那里,又从上到下。从地面2f到地下2f,每一个房间都走了一遍,他不是去找东西,只是探索强迫症让他担心遗漏了什么。所以必须得逛这么一圈。

    最后,他还是回到了灰色的铁门前。这一圈下来,虽然一无所获,但他获得心理上的满足……

    “那么……见证奇迹的时刻……”封不觉一边吐槽。一边推开了铁门。

    这间屋子是灰色的,就像这个剧本的氛围一样。灰暗,阴沉。

    正对门口的那面墙边,摆着一张椅子和一个小桌,阿瑟就坐在那张椅子上,安静地望着门口的封不觉。

    “你醒了吗……”阿瑟说道,“囚室果然关不住你呢……”

    “你有镜子吗?”这是封不觉问的第一句话。

    “镜子?”阿瑟抬眼,与封不觉对视了两秒,随后他缓缓抬起右臂,将手掌摁在墙上。

    一秒后,封不觉身旁的一块墙壁光芒骤起,竟是瞬间被炼成了一面镜子。

    “不用画炼成阵就能做到这种事吗……”封不觉心道,他转过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基本上,镜中的形象没有出乎他的意料,要形容的话,就是个丧尸化的安德鲁。

    “我的傻弟弟啊。”阿瑟说道:“你以为自己很聪明,而这……就是代价。”

    “能跟我解释一下吗?”封不觉问道。

    “还不明白吗?”阿瑟回道,“你改动实验数据的事,我知道;你偷换配方的事,我也知道;而你在炼成阵上动的手脚……其实,是错误的。”他深深叹了口气,“你一边扮演着那个天真善良的好弟弟,一边谋划着要掠夺我的身体。却万万没想到,从一开始,你找到的那个‘交换灵魂’的炼成术,就是我伪造的。”他顿了一下,看了看封不觉的表情变化,再道:“你以为成功骗过了我,让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了交换炼成。只可惜,事实恰恰相反,是你自己误会了那个阵的作用。”

    “哈哈哈……”封不觉忍俊不禁,笑道:“怪我咯?”

    阿瑟对他反应有些意外,但还是保持着固有的冷静,“你精神失常了吗?”

    “没有没有。”封不觉笑着摇头,他只是觉得这两兄弟很有意思,本还以为阿瑟是大恶人,但此刻看来,安德鲁也不是什么好鸟。细琢磨一下也没错,就算是从犯好了,这么长时间下来,帮着做了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还能说这个安德鲁真的善良吗?

    “那哥哥你能不能告诉我,这炼成阵真正的作用呢?”封不觉问道。

    “当然是把我转化成人类的用途了。”阿瑟回道,“而代价,是让一个普通的人类,变成恶魔。”

    “这tm是恶魔?”封不觉伸手指了指镜子里的自己,“恶魔就这么挫?”

    “很遗憾,炼成失败了。”阿瑟解释道,“我没有成为人类,而你,变成了这副模样……”

    “是你的计算失误吗?”封不觉问道。

    “当然不是,我不会犯错。”阿瑟回道。

    “明白了,那答案只有一个……”封不觉道,“我也不是纯粹的人类。”

    阿瑟苦叹一声,“千虑一失啊……我早该想到的,‘那个女人’的儿子,怎么会是普通人呢……”

    “你是指妈妈?”封不觉试探着道。

    “是啊,妈妈,哼……”阿瑟面露怅然之色,“你知道她把我捡回来,是为了什么吗?”

    “夺走你的力量?”封不觉是何许人也,绝对的悲观主义者,他从来就不相信什么人之初性本善,所以对人心险恶的程度有着充分的心里预估。

    “哦?难道是她死前告诉你的吗?”阿瑟应道。

    “不,我只是随便猜猜。”封不觉道,“我很清楚,那个女人不简单……”先前那些cg影像在他脑中飞速闪过,“她表面上反对你用炼金术,但当你这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捧着那些高深的书籍研究时,她却无动于衷。哼……说起来,那些书根本就是她设法去弄给你的吧。”他停顿一秒,又道,“在她过世之前,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无望,因此她假惺惺地装成一个真心疼惜你的好母亲,试图用亲情束缚住你,让你照顾好她的亲生儿子。”封不觉取出了那本《炼金术进阶》,并从书页中拿出了那张照片,对着背面的字念道:“阿瑟和安德鲁,我的孩子们,我的爱。呵呵……起先我看到这张照片时,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它会被夹在这样一本书里?现在我明白了,她是在用这种方式提醒着你,你们是一家人。”封不觉冷笑,“可惜……她也太小看了你了,想必你早在很小的年纪,就看穿了她是个什么人。如果我没猜错,就连她的死……”

    “是的,就是我。”阿瑟接道,“我花了一年的时间,让她走向了死亡。她到死都不知道,她的‘不治之症’是我一手策划的。”(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