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47章 兄弟(十)
    这两个窟窿大体呈圆形,边缘是不规则的。

    封不觉提着煤油灯朝里观望,发现墙壁内是一个枕头大小空间,里面空无一物,但后面那层墙壁的木板上似乎写着文字。

    他用管钳把两个窟窿之间的木板也敲掉,扩成一个大窟窿,然后把煤油灯伸进去,头也探了进去,可仍旧看不清墙上的文字。

    那些字只有最上面的两个被翻译了出来,写着【咒语】,而下面的几行内容,如蝇翼般微小,看上去就是几条黑线。

    封不觉随即就明白,这里得用上【放大镜】了。

    他从墙里收回了脑袋,也不探头,只是举起放大镜,在那些内容上扫了一遍,果然,下一秒,他就能从菜单中看到这些文字的翻译了,离得较远也无妨。

    【HAKUNA……MATATA……从现在开始……没有烦恼忧虑……HAKUNA,MATATA!简单容易记……唱下去……从现在开始……你不必再担心……不必像从前……听天由命……HAKUNA……MATATA……】

    这行字后面还有写着类似注解的一句话:古老而神奇的非洲谚语,百试百灵。

    封不觉把这些内容看完,甩手就把放大镜往地上一摔:“坑爹呢这是!神奇你妹啊!这么猎奇阴暗恶心的剧本里突然冒出这种内容你是要疯啊!

    非洲你大爷啊!非洲关这里蛋事啊!一本正经的告诉我什么‘由咒语控制的壁垒’,结果是用非洲谚语来破解啊!

    话说刚才那段剧情到底是搞什么飞机啊!要是我把门关着不让那家伙进来,接下来会收到怎样的提示啊?是不是我打开门以后就会有一只野猪和一只猫鼬唱着歌把我领上二楼啊!

    这到底算什么剧本啊!场景瞎狗眼,音效聋狗耳,走到哪儿都弥漫着屎一样气味……世界观设定意义不明,重口味设置林立。谜题丧心病狂,解谜规则说变就变,给出的提示一个比一个无厘头有没有啊!”

    他咆哮一阵,随后又喘息一阵,骂了不少难听的话,看来HAKUNAMATATA对他的刺激实在太大……

    十分钟后,他才缓过劲儿来,收拾收拾,来到了二楼的楼梯口。开口把刚才那段话念了一遍。

    魔法阵忽闪忽闪地浮动了几下,紧接着发出一声玻璃被打碎的动静,几秒后,这尸体碎片堆砌而成的肉墙,像雪崩一样倒塌了下来……

    封不觉原以为解除咒语后。眼前这些挡路的玩意儿就会消失,没想到却来了这么一出。

    他被埋在底下,骂了一句:“玛德法克尔!(请自行翻译成英语)”然后爬了出来。他真的很庆幸,自己有脸部装备,并且选择了显示。否则单是气味上的恶心程度,就能让他连续吼出十句这样骂人的话来。

    无论如何,前往二楼的通道已经开启。好歹算是个进展。

    封不觉调整了一下心情,一边把刚才的咒语配合旋律唱了出来,一边顺着楼梯走了上去。

    二楼的房间排列和一楼略有区别,门厅的正上方。成了一间带门的房间,其他房间的位置和面积则大致相同。

    那些房间的门全都是关着的,封不觉也没有急于去探索,他先是跟着地上的血迹。像看看刚才那个合成人去了哪里,结果他就直接来到了那个门厅正上方的房间。

    这扇门的造型和这间屋子里其他所有的门都不同。两块并拢的门板,都是金属质地。即使是外行人,也能看出这是一种非常昂贵的金属,和地下2F那种一看就很廉价的、锈迹斑斑的铁门完全不同。这扇门的高度超过了两米五,门框上缘接近屋顶,而其宽度几乎和走廊一样宽。

    “哼……这种尺寸……果然是考虑到要让怪物进出而设计的吗……”封不觉说着,便伸出双手,抓住门上的两个把手扯动了几下,“好吧,果然打不开。”

    他也猜到了,像这种房间得道游戏后期才能进去。于是,他回到了楼梯旁边,从最接近楼梯口的那间房开始搜索。

    此时,封不觉是没有“死亡警告”状态的,不能排除遇到“开门杀”的情况,所以,他很小心地慢慢推开门,并再次从行囊中取出那根铁杠,去试探房间里有没有陷阱。

    他做完这些,才提着灯走了进去。

    眼前是一间卧室,看上去竟然还挺整洁。床铺很干净,床单和被褥也都是叠好的状态;床头柜上摆着相框,墙边还立着两个衣柜。和楼下一样,窗户是关着的,外面一片漆黑。窗台上有一个小花盆,里面除了泥土什么都没有,比较合理的推测有两种:第一,里面的植物已经变成了土;第二,里面植物变异成了某种动物,然后自己离开了……

    封不觉径直走向了床头柜,拿起了那个相框。相框里,又有一张褪色泛黄的相片,这次是三个人,两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和一位四十岁左右的母亲。

    与书房中发生的事情一样,封不觉看了相片几秒,一段影像便适时出现了。

    窗外的闪电,表明那是个雷雨交加的夜晚。

    就在这个房间里,一个棕色头发的少年,坐在这张床边的椅子上,一名妇人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眼窝深陷。两人的手紧紧相握,女人的眼中有泪水在打转。

    “阿瑟……有件事,妈妈必须告诉你……”

    “我知道。”阿瑟回道:“我是刑族人,是……领养的……”

    母亲闻言,沉默了几秒:“不,你是我的孩子,就算不是我亲生的,但……”

    “别说了,妈妈,你不用说这些的,我当然是您的孩子,永远都是。”阿瑟握紧了母亲的手。

    “你很聪明,也很坚强,妈妈对你很放心,你从来都能照顾好自己。”母亲叹息道:“可你的弟弟,太善良,也太软弱了,他……”

    “放心吧,妈妈,我只有这么一个弟弟。”阿瑟打断道:“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他说着,低下了头,似乎陷入了悲痛之中。

    又一道闪电划过,这一刻,画面给了阿瑟的嘴角一个特写。

    他,竟然在微笑……(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