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43章 兄弟(六)
    “呵……呵呵……”封不觉嘴角抽动着,将口袋里的磁铁放到了那个小孔附近比照了一下,发现尺寸正合适。

    他尝试着将那段磁铁伸了进去,才插入三分之一左右,便感到圆孔里有一股强大的磁力扯动,顺势把这整块磁铁给吸了进去。下一秒,箱子就开了……

    原来,这个小保险箱根本不需要密码,正面的锁只是障眼法,真正的开启方式,是触发里面的一个机关。这个保险箱的80%,只是用一般的金属材料制成的,但是在那个小孔的内部,有一部分是特殊的、高密度的磁矿石所制,且内含一个机楔。而唯一可以将解锁此机关的道具,就是那截磁铁。

    “不停地改变解谜规则是吗……有种……”封不觉虽然有些恼火,但还是很快平复了情绪,外面的大箱子是用密码开的,不代表里面那个小箱子也要用密码开。他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因思维定势而落入了圈套。

    封不觉从小保险箱中取出了【通往地下1F的牢门钥匙】,随后离开六号囚室,走向了通往上层的阶梯。

    打开那黑色的铁栅栏牢门后,钥匙便消失了,系统提示也在此刻响起:【当前任务完成,主线任务已更新】

    【探索地下2F,打开通往上层的门】这条任务被勾去,随即出现了下一步的指示:【前往地面1F】

    “嗯?”封不觉看到这条任务时就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任务应该写着“探索地下1F,找到通往地面的方法”这种内容的,可眼前却只写着“前往地面1F”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就仿佛……

    “难道可以直接上去?”封不觉念道。

    他手持那根生锈的长铁杠(此时铁杠早已变回破败品质)。谨慎地沿着地下1F的走廊朝前走去。这一层与地下2F几乎是镜像的设计,距离阶梯不远处,便是六间囚室,左右各三。但这一层的囚室铁门与底下那层的有所不同,既没有送饭口,也没有小铁窗,门上更没有用油漆标注的数字。这六扇铁门除了锁眼和门把手,几乎就是铁板一块,厚度不明。也无法在门外探知屋内的情形。

    封不觉逐一试了试这六扇门能否打开,结果都是锁着的,贴着门板去听,也听不到任何动静。他心道:“这地下1F整层都是摆设的可能性不大,那也就是说……待会儿我还要回来的是吗……”

    他一边思考着。一边已来到了走廊的另一端尽头,其面前出现了一段向上的阶梯。封不觉结合自己的步幅算过走廊的长度,他可以肯定,在这阶梯的正下方,应该就是零号囚室。不过他的计算除了能说明地下1F和2F的走廊长度相等之外,似乎没有太大的意义。

    眼前的阶梯是木头制成,看上去很陈旧。台阶上还残留了不少古怪的气味,那些气味的来源可能是在运送途中洒出的食物、排泄物,也可能是人被拖上拖下时留下的血和体液。混在杂一起后,就变成了一股虽不强烈。但足以令人作呕的味道。

    封不觉拾级而上,折返一次后,就迎上了一扇木门。他伸手握住门把,小心翼翼地将其转动。门就这样顺利的打开了。

    门背后,就是地面一层。站在阶梯上朝门外看。可以看到一间类似储藏室的房间,墙壁是砖木结构,四周堆放着许多鼓鼓的麻袋,还有一面墙的边上是垒成三排的圆形木酒桶。

    那间屋子里的光线反而比地下要差,唯一的光源是一个搁在酒桶上的煤油提灯。封不觉自然不会贸然走进前方那昏黑的环境里,他先将手里的铁杠伸进门里去,朝上下左右都轻轻敲打了几下,确定前方没有那种靠物理接触发动的陷阱后,才迈步穿过了门扉。

    【当前任务完成,主线任务已更新】系统提示又一次响起,新任务出现:【探索地面1F,找出红、黄、蓝、黑、白、灰六把钥匙后,回到地下1F打开六扇铁门】

    封不觉扫了眼任务,便继续前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取那盏煤油灯。在不能使用手电筒的情况下,入手照明设备显然是当务之急。

    他刚往前走出三米多,突然……砰一声,其身后的门关上了。

    封不觉猛然回头,但其视线中只能看到紧闭的房门和自己在墙上的影子。他又戒备着倾听了十几秒,可周围只有令人窒息的静谥。

    在这一刻,他当机立断,取出金刚铃,开启了的“死亡警告”的特效。

    接下去的五分钟,任何对封不觉怀有敌意且可能威胁到其生命的东西,都会引起金刚铃的反应。

    不过,他开启特效后又等了大约二十秒,竟没有半点儿铃声发出。

    “嚯……这是什么情况……”封不觉念道:“这种地方又没有风,这门更不可能装着那种带弹簧的闭门铰链……无外力作用下是怎么关上的?”

    一个正常的、有恐惧感的人,在这种状态下,行动肯定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但封不觉不是这种人……对他来说,哪怕门背后突然冒出一张凄然的恶鬼面孔,也不会对惊吓值有丝毫影响。他从来都只考虑生存值受到的威胁,而忽略惊吓值的存在。

    所以,只要金刚铃不响,他就无所顾忌。

    但见他快步而上,来到了那扇门前,一伸手就想去开门。不料,他却听到了系统提示:【这扇门已被某种特殊的力量封锁,身怀六色钥匙之人才可打开。】

    “哦……原来是系统关上吗。”封不觉松了口气,他即刻就明白了提示的意思。这扇门被关闭,是为了阻止玩家在只找到一两把钥匙的情况下返回地下,从而打乱游戏的进程。

    “嗯……趁着死亡警告状态还在持续,先出去探探虚实。”封不觉想到此处,转身去取了煤油灯,把铁杠搁在地上。快速朝这个房间的另一扇门行去。

    推门而出,外面是漆黑的走廊,煤油灯的光亮只能扩散到有限的距离。顺带一提,这盏煤油灯的备注写着:【不要质疑它能亮多久,该熄灭的时候它就会熄灭】

    和地下那两层不同,地面一层基本由砖木建造,房间较多;走廊有转角;屋中有家具;俨然是一间民宅的样子。

    “疯狂科学家在自家宅子地下建造了地牢的设定吗……”封不觉想道:“也许只有地下二层那六间房是用来关人的,而地下一层的是某种实验室?”

    他手持煤油灯,侧着身子前行。为了利用好死亡警告的状态,他暂时不做详细探索,而是快速通过走廊,打开每一间房间的门,探身进去走两步。然后再退出来,去下一间……

    在这个过程中,令封不觉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一层的气味。不知为何,这儿的空气好像比那些地下囚室中还要恶劣,给人的感觉是……这屋子建在屠宰场和化工厂正中间,而且还常年开着窗户。

    就这样,花了三分多钟时间。封不觉就把一楼所有的房间全都这样试了一遍,金刚铃是一声都没响。虽说这不能意味着绝对的安全,但至少说明,在触发新的FLAG以前。仅仅在大宅里走动,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将这层全部探查完毕后,封不觉没能通过的地方,共有两处。

    第一处是通往二楼的阶梯。那里被一坨肉给堵住了。是的,一坨肉。看上去像是许多死尸的血肉所揉成的大肉丸子。也不知是什么力量让这些东西粘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堵肉墙,封死了阶梯。

    由于金刚铃始终没响,封不觉在走到那坨肉附近时,还肆无忌惮地靠近过去,用手指戳了几下。当时系统语音提示道:【由咒语控制的壁垒,看上去是尸肉堆积而成】

    而第二处无法通过的地方,就是离开这间屋子的大门。顺着走廊一直走,很快就能到达。那扇门看上去也是普通的木门,当封不觉去摸门把手的时候,就会得到这样的系统提示:【打不开】

    这三个字也许是所有恐怖解谜类游戏中,玩家在面对门扉时最常见到的提示,就算是封不觉也没有兴趣对此吐槽了。

    “啊……从进剧本开始,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了。”待死亡警告的时间用完,封不觉又重新回到了那个连接着地下的储藏室,“感觉游戏进程还没过半的样子呢……”他说着,已开始了搜索。

    他花了五分钟把储藏室搜了一遍,没有找到有用的物品,屋子的各个角落只有灰尘和蛛网,那些麻袋里装的是沙子,靠墙的几排酒桶每一个都是空的。

    初步观察,这间储藏室里是没有钥匙的,即使有,也藏在某个常规状态下无法找到的地方,需要某种线索的指引才能发现。

    于是,封不觉提着煤油灯再次回到了一楼走廊,朝下一个房间走去。

    隔壁就是一间书房,书房的地板上还铺着地毯。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毯,形象点说……估计连造出它的织布机都要诅咒说这不是自己的产物。封不觉踩在上面时,感觉这玩意儿已经植物化了。它在这恶臭、阴暗的空气中,退化成了茂盛滋润的地衣,也像满地蔓延的苔藓……

    进门后左手边的墙上有两个壁龛,放在里面的装饰物都已不见。曾经摆放在里面的若是花花草草,那它们便是在这污浊肮脏的空气中死去了;曾经摆放在里面的若是圣像,那圣人们恐怕已被黑暗中大大小小的魔鬼给拖了出来,一直拖到了屋子下方的某个邪恶深渊之中……

    封不觉走到窗户边上,拉开窗帘。隔着玻璃,他只能看到浓重的黑暗,即使将煤油灯举到窗前,也无济于事。试着打开窗户的举动显然是无用的,用管钳砸玻璃,最终也只是把手给镇麻。

    他将脸贴近窗沿,用鼻子嗅了一下,可惜窗外的空气丝毫没有漏进来,他闻到的只是一种潮味儿,属于这间大宅的,一种类似油布和朽木混在一起时散发出的霉臭。

    “看来逃出屋去是不太可能的了。”封不觉念叨着。来到了房间正中的书桌旁。

    桌上很凌乱,一堆杂物东倒西歪。封不觉逐一将那些物件拿起,观看属性,但全都是垃圾。

    书桌的抽屉只有一个是未打开的状态,其他抽屉都已从桌子里被抽出,掉落在地上,抽屉里的纸张散乱地铺在墙角和桌下。不知从哪里落下的一个墨水瓶也倒在地上,瓶里的墨早已干涸,附近的一些纸被染上了墨迹。地毯上则是溅上了一滩爆炸式的墨水印。

    封不觉打开了唯一可开的抽屉后,在里面找到了一个放大镜。他当时就笑了:“呵……要是再有个烟斗什么的,那就帅了啊。”

    大多数和他相同年纪的人,看到别人摆出这种造型后,多半都会认为此人老土或者中二。只有封不觉。坚定地认为嘴叼烟斗、手持放大镜很帅,这或许是只属于他的浪漫吧。

    拿到了放大镜的封不觉就更来劲儿了,他一手拿着煤油灯,一手拿着放大镜,转身走向了书房的一侧。在书房的那堵墙上,有一个书柜,从上到下放满了书。这种道具对封不觉的诱惑不言而喻。

    这个剧本没有时间限制,如果没有人阻止,封不觉待在这间房里把书一本一本抽出来读完也是有可能的。唯一能让他停下的,就是游戏舱的连接时间限制。当现实中的神经连接时间超过当天的最大时限后,剧本中的封不觉将被强制离线。

    还好,系统在设定上做了一件很绝的事。在这个书架上,99%的书。都没有翻译。不但没有翻译,而且连字都不让玩家看清。每本书里面的字。包括封面和侧面的标题,都是模糊一片。

    这让封不觉非常不爽,因为他对“破译”这件事也挺有兴趣的。自他小学时读了《福尔摩斯》中“跳舞的人”一案后,他至少在半年时间内都沉溺于与字母关联的破译游戏。眼下这个剧本里的文字正好和英语有七八分相似,他本来还满怀信心地想把这个世界的语言规律给破译出来,如今只好作罢。

    当然了,还有1%的书,是系统翻好的,也就是有意让他读的提示……

    “《炼金术进阶》……”封不觉看着那本深蓝色封皮的书,把标题念了出来:“嗯……为什么要让我看这个呢……”话音未落,一张纸片忽地从书页间掉了出来。

    封不觉弯腰将那纸片捡起,拿到灯光前查看,这时他才发现这并不是纸片,而是一张褪色的相片。

    相片的纸质已经泛黄,加上这本来就是黑白相片,所以边框和中间看上去都是一个颜色。照片中,是两个看上去十岁左右的男孩儿,他们并肩对着镜头,左边那个个子略矮的小孩正用手摁着右边那个孩子的头,两人都露出傻傻的笑容。即使只是通过照片,封不觉仿佛也能体会到他们的单纯和快乐。

    封不觉对着照片看了几秒钟,没想到却有状况发生。

    下一秒,他竟重新进入了观看片头CG时的那种状态,一段影像在其眼前浮现并播放起来。这段画面和那张照片一样,也是褪色的,不过至少不是完全的黑白。

    一片草地,一个牧场,稀疏的栅栏后,一些牛马家禽草地上闲散踱步,还有一只牧羊犬跑过。这和谐的一幕后,镜头横移,一个谷仓进入了画面,而在谷仓的旁边不远处,坐落着一幢两层楼高的屋子。

    封不觉毫不怀疑,画面中的屋子就是自己所处的这间。别看刚才他走遍一楼的房间只用了三分多钟,但在这看似随意闲逛的几分钟内,他收集到的信息量绝对是巨大的。

    他预估了房子的面积、算了窗户和门的数量、在脑中构筑了整个一楼的平面结构、还推演了一楼每个房间与地下走廊各个房间的位置是否重叠,他甚至考虑了墙壁之间会不会有暗室……

    总之,说这栋屋子一楼的平面图已经在封不觉脑子里了也不为过,所以,当看到这段影像中大屋的外部轮廓后,他迅速做出了判断。

    笑声,孩童的笑声。

    画面没有如封不觉预想的那样切入屋内,而是继续横移,来到了旁边的一片草坪上。那儿有一个秋千,一个金发的小男孩正坐在秋千上。有一名女子,应该是他的妈妈,正在帮他推秋千。男孩儿发出欢快而爽朗的笑声,母亲的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在距离秋千不远的一棵树下,坐着另外一名小男孩儿,棕色头发的男孩儿。他正捧着一本书,饶有兴致地看着。那是一本深蓝色封皮的书……很显然,和封不觉刚刚找到的《炼金术进阶》是同一本。

    “阿瑟,你要来玩一会儿吗?”母亲转过头,对着坐在树下的男孩儿说道。

    封不觉没有听到树下那个孩子的回答,因为影像到此就停止了。他恢复了游戏进行中的状态,又一次置身于那个书房中。

    “嗯……难道说……”封不觉看完CG后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伸手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