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42章 兄弟(五)
    封不觉快步回到了零号囚室,径直走向了墙角的塑料桶,随后将绑在布绳一端的磁铁伸下去,试图“钓”起钥匙或者别的什么线索物来。

    但出人意料的是,没钓到……

    “搞什么?凑得还不够近?”封不觉心道,因为他并没有让布绳或者磁铁直接沾到桶里的东西,只是悬在半空去钓。

    “等等……不对……东西不在这里。”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迅速把布绳提了上来,将那段磁铁拿到手里,“假如系统把我眼下这一步所需的线索设置在零号囚室中,万一被我在逃出房间之前就找到呢……那在游戏进程中,假牙和磁铁就成了可以跳过的线索。”

    他将磁铁的物品说明又看了一遍:

    【名称:被截断的铁栅】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普通】

    【功能:产生磁场】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这一段铁栅由天然磁石打造。】

    “假牙是可以带出剧本变成拼图牌的东西,理论上有无用的可能,但这段磁铁是不能带出剧本的剧情物品,肯定会在哪里派上用处。”封不觉念道:“嗯……既然磁铁是必须的,那下一步所需的线索,就不可能藏在这儿。因为没有磁铁我也可以去找藏在粪桶里的东西,只不过恶心程度会高一点而已……”

    他拿着磁铁,开始重新考虑:“到底是什么……非得……”

    “难道……”封不觉很快又有了新的推测,他小跑着回到四号囚室的门口,看着那扇铁门,“其实是这样吗……”他干笑一声,踮起脚尖,把手从上方那个小铁窗的空隙中伸了进去。

    这小窗口在五根铁栅俱在的状态下,缝隙的宽度有限。最多让手的前臂通过,但是拆掉一根铁栅后,整条手臂就都可以通过了。

    封不觉将身体靠在门上,伸臂进窗,朝上方摸索,不多时,他便在铁门后的正上方,摸到了一把钥匙。

    【名称:一号囚室的钥匙】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普通】

    【功能:使用后即刻消失,之后一号囚室的门可自由开启或关闭。】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被一根细线吊在了四号囚室的门背后】

    “这备注不是废话嘛,东西老子都拿在手里了。还要你告诉我?”封不觉不爽地念道。

    这钥匙藏的地方真可谓阴险,其位置比门框的高度略高,几乎贴着墙,从门外观察,无论哪个角度都看不见。即使玩家能透视到钥匙的位置,在铁栅栏被拆掉一截前,手也正好够不到那里。

    唯一的办法,就是拆掉那根铁栅栏,再往里伸手。只有让手肘穿过去,才可以取到钥匙。

    “娘希匹……”封不觉一边骂着一边走向了一号囚室:“要不要每一步都搞成这样啊?直接藏在屎里多好啊!简单明了!”

    随着咔哒一声,一号囚室的门被打开。

    封不觉推门而入,先站在门口观察了一分钟。待确定了开门这一举动没有触发什么怪事,他才放心地继续行动。

    这间囚室里,也是有小木柜的。所以,什么都不用说了。开抽屉……

    最上面的抽屉里,放着一张剪报,只有巴掌大小。上面的文字接近英语,但又不是,封不觉也认不出这是哪国语言。当然了,惊悚乐园的系统自带翻译功能,不影响阅读。

    封不觉一见此物,便像是瘾君子见了粉儿一样,迫不及待地拿到眼前,看了再说。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恶魔仍在活跃”,文章写道“自狼蛛月以来,本镇失踪人口数已逾四十人,国立巫师协会、教会皆已宣告束手无策,官方发言人称本镇各处封印完好,并无恶魔出没的明显证据。受害者家属及本地贵族已发布高额悬赏,任何解决事件或提供帮助者,可获得最高两万萨缇的赏金。

    日前,本报从某位赏金猎人口中获得可靠消息,失踪事件的始作俑者为‘刑族’末裔,作案者……”

    文字到此处戛然而止,接下去的内容就不知在哪儿了。

    “什么情况……这是新闻还是小说?”封不觉把手上的剪报翻了过来,想通过另一面的信息来佐证,可惜反面的字迹模糊不清,无法辨认。不过从纸张的材质来判断,这应该是报纸无误。

    “嗯……搞半天这剧本还是一架空设定。这世界观有巫师协会、有恶魔,还有赏金猎人……萨缇应该是货币,不过两万到底有多少购买力不明。日期的计法也不明,虽然有月的概念,但无法确定他们一个月有几天,一天有几个小时,更不知道他们一天吃几顿……零号囚室墙壁上的刻痕到底代表了多长时间这下就很难说了……”封不觉脑中已展开了一系列的推演:“这张纸无疑是在解释剧情,不出意外的话,此刻我所在的这个地方,就是那些失踪者被囚禁之处。而片头cg中的小个子就是失踪案的元凶,即报纸上所说的‘刑族’末裔。”

    封不觉不知不觉就坐到了地上,饶有兴致地思考起来:“既然是这种设定,那他能单手拖着我移动,也就不足为奇了,或许是因为刑族人的力气天生比常人大,又或许在这个世界里的‘常人’也是有这种力量的。”他摸着下巴:“嗯……说起来,这个世界上的所谓‘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还很难说,没准儿他们都有三只眼,男女都长着胡子,也可能满脸是毛……”

    正常人的思维,在这种时刻,理应在想着:这应该是个西方魔法文明加工业革命后科技程度的剧本吧?

    但封不觉那突破天际的思维在揣摩的却是别的东西……他到目前为止只在片头cg里见到过一个人,而且没看见脸,从科学角度来说,唯一个体显然不能作为确认理论的依据,他至少得见过一百个本世界的居民,才能对哪些人属于“常人”下个初步结论。在此之前。封不觉对于任何“没见过”的事物,都可以提出假设。

    他没有看见这个剧本世界中任何人的脸,所以他可以假定这群人是任何长相;他没见过这个世界的人做过加减法,所以他也可以假设这帮人用的是十二进制;他没见过萨缇这种货币的样子,所以没准这种玩意儿是动物的舌头做的……

    总之,世界有限,想象无限,禁锢人们思想的只是思想本身而已。在封不觉看来,“世界观”这种东西,随便怎样都可以。无数穿越小说。都描绘穿越者去到了另一个由人类为主体,只是文明或历史不同的世界。可在封不觉这种人的眼里,人要是能在平行宇宙旅行,那穿越到一群猩猩或者犀牛人统治的地方,才是正常情况。

    他在地上坐了许久,通过报纸上有限的内容,结合自己进入剧本后的所见所闻,重新理了一遍思绪。

    那些日用品,床的尺寸。门的尺寸,塑料桶的尺寸……都是他依据。

    “嗯……还是没有头绪。”十多分钟后,封不觉耸耸肩,一脸笑容:“有意思。”

    他把那一小张报纸收好。将第一个抽屉从小木柜里抽了出来,三百六十度检查了一圈,确认这个抽屉哪里都没有写字或刻字后,他才打开了第二个抽屉。

    里面的东西简直能让人喜极而泣。

    【名称:二号囚室的钥匙】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普通】

    【功能:使用后即刻消失。之后二号囚室的门可自由开启或关闭。】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入手非常容易的一把钥匙。】

    “总感觉这备注毫无引导意义,只是在嘲弄玩家……”封不觉念叨了一句,便把钥匙搁好。轻车熟路地将第二个抽屉也细细看了一遍,随后打开了最底下的抽屉。

    这个抽屉是空的,不过里面用血写着两个阿拉伯数字:38。

    “按照一般的解谜套路……这应该是某个密码的一段吧。”封不觉说着,把这个抽屉也抽出来检查了一下,确认只有这个提示后,他站起身来,又将整个房间搜了一遍。

    离开房间前,他有了一个新的发现,那就是铁门内侧,就是面向屋里的这一面,画着一个箭头。箭头和门外的数字一样,都是用油漆画的。

    这个箭头的线段并非笔直,而是一条向上凸起的弧线,箭头的方向朝右。

    “哦哦……这样啊,我好像已经明白了。”封不觉看着提示笑道。

    之后,他便进入了二号囚室,同样的小木柜,最上面的抽屉放着另一张剪报,但其内容和一号囚室那张并不是连贯的。

    “随着治安官卡尔先生在追捕中丧生,有关‘刑族’的传闻进一步得到证实。皇家术者部队终于有所动作,现已派遣武装炼金术士三名,机械兵团尉官五人前往本镇。民间悬赏的额度已达到空前的十万萨缇,据消息人士称,使用黑魔法的神秘赏金猎人恐鹊,也已出现在镇上。”

    “呵……越来越有趣了嘛。”封不觉评论道。

    与一号囚室相仿,二号囚室的这个小木柜,中间抽屉放着三号囚室的钥匙,底下抽屉也写着阿拉伯数字,这次是69。这间囚室的铁门内侧也画着箭头,这个箭头是朝左的,线段同样是向上凸起呈半圆弧度。

    之后的三、四、五号囚室,设计类似。

    三段剪报如下……

    “恐鹊与三名武装炼金术士的尸体在镇郊被发现,官方拒绝对此事进行评价,恐慌正在本镇蔓延。今晨,新任治安官宣布,紧急调用临镇部队以及铁刃骑士团的兵力前来支援,并发布了夜间宵禁令。凡是夜间离家在街上行走者,可予以逮捕,遇抵抗者可直接使用武力压制。”

    “宵禁已实行两周,事态得到了有效控制,根据官方最新公布的消息,失踪人口数字维持在了六十七,并未进一步增长。但宵禁令至少在獾鸟月前仍没有解除的可能。”

    第三段剪报也是有标题的。标题为:“刑族捕人者,已死?”

    “昨日,漫长的宵禁终于解除,铁刃骑士团级已撤出本镇,临镇兵力亦在分批撤退中,皇家术者部队的调查团已奔赴此地,种种迹象表明,案件已经告破,但官方依旧保持缄默。困扰本镇将近一个星月季的恐怖阴影似乎已经消散,但失踪者无一返回。亦没有找到尸体的报告。刑族的元凶,究竟是已然就擒?还是暂时于黑暗中蛰伏?”

    封不觉把找到的剪报全都按顺序叠好,放在口袋里。至于那些数字、箭头,他都记在脑子里了。

    他拿着六号囚室的钥匙,走了进去,不出所料,这个囚室里没有小木柜,而是摆着个大号儿的保险箱。

    “嗯……机械罗盘锁,八十刻度……开锁后自动毁码。不留痕迹,体积小,全机械结构,无需电源。可适应各种恶劣场所……经典就是经典。”封不觉蹲在其前方念叨着:“可惜我知道密码……”

    “那么……先是顺时针,38,然后……逆时针……”他说着,就开始操作着开锁了。

    他在看到一号囚室的提示后。就大概猜到了这组谜题的尿性。那弯曲的箭头和数字,就是旋转方向和刻度,而房间号码。就代表着步骤。

    摆弄了几下,保险箱的锁就被打开。傻子都猜得到,里面肯定是通往地下1f那扇牢门的钥匙。

    但没想到……

    “这他喵的……”封不觉看着眼前的东西,顿觉有一种被戏耍的感觉。

    原来,大保险箱里,装的是个小保险箱……

    这个小保险箱的体积只有外面那个大号儿的一半,箱子顶上还放着一个玻璃小瓶,封不觉将玻璃瓶拿到手上,看了下物品说明:

    【名称:香水】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普通】

    【功能:未知】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是】

    【备注:芬芳馥郁,香气悠远。】

    “什么玩意儿……我还香气恒久远,一瓶永流传呢。”封不觉道:“嗯……不过,这已经是第三件可以带出剧本的物品了,肥皂、假牙、香水……什么情况?下次难道是牙刷?”

    这件物品放在口袋里不太妥当,所以他装进了行囊。如今觉哥也是拥有十五格行囊的人了,比起十格行囊时那捉襟见肘的日子来,确实方便不少。

    “好吧,再来看看这个小的怎么开……”封不觉即刻试了试大保险箱的密码,失败。

    “哈!意料之中。”他说着,把锁复位,以同样的密码,反着来了一遍,还是失败。

    “不能太小看你啊……”他把所有刻度除以二,再试了一遍,失败中的失败。

    “啊!!!”封不觉这会儿开始羡慕那些纯武斗型的玩家了,他握着沙包大的拳头,看着那小保险箱:“天下武功……无坚不破……”下一秒,他以格斗专精,发动了称号能力【看招】。

    一拳轰在小保险箱上后,但见一股气浪绽开,轰轰发发,威势不俗。

    三秒后,技止物滞。那箱子丝毫无损,封不觉的生存值倒是掉了3%,拳头表面生疼。

    “好吧,我只是想说一下这句台词而已。”封不觉自己吐槽了自己一句。

    叹了口气后,他还是继续用开锁的方法尝试……但正如他自己所说,这种锁的设计十分经典,有着数百万种可能的组合,这能试得出来吗?退一步讲,就算这只是个六位数的密码锁,理论上也有近一百万种组合,以封不觉的人品,至少也得试五十万次吧……

    “啊……”封不觉心中一股无名之火升腾:“这种剧本……是在逼人捶蛋自尽吗?”

    他干脆停止了尝试,站起身来,再度进入推理时间,“还有什么我忽略的信息?颠倒数字……加减乘除……是否是质数……”

    他琢磨一阵,再试上一阵,不知不觉就过了半个小时。这三十分钟里,他几乎把所有可能的组合都试了一遍,从而确定了一件事……这个小箱子的密码和大箱子的根本无关。

    “他娘的!”封不觉一气之下,把小保险箱从大号的那个里面拖了出来,“要不是我不能用手榴弹……”话音未落,这箱子就因他这个动作的惯性朝着他的脚面压下。

    封不觉倒是没想到,这箱子的重量远比看上去沉得多,以他现在在游戏里的力量,一百公斤的杠铃要来个抓举也没问题,所以把箱子朝外带的时候也没多想,结果就造成了搬起铁块砸自己脚的情况。

    这一砸,他又掉了3%的血量,可别小看这点生存值,封不觉现在好歹二十七级了,可不是那种用手肘击破腐烂墙壁也会掉血的等级。

    “我去……这么沉……”封不觉道,“铅锑合金啊?”此话一出,他脑中灵光一现,“等等……该不会……”

    他坐下,把箱子推倒了检查。果然,在其底部看到了一个圆形的小孔……(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