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38章 兄弟(一)
    【疯不觉,等级27】

    【请选择您要加入的游戏模式。】

    【您选择的是单人生存模式(噩梦),请确认。】

    【已确认,剧本生成中……】

    【载入开始,请稍等。】

    “欢迎来到惊悚乐园。”熟悉的台词,又一次响起。

    【载入已完成,当前您正在进行的是单人生存模式(噩梦)。】

    【本模式提供剧本简介,并有几率出现支线/隐藏任务及特殊世界观。】

    【剧本通关奖励:随机抽取拼图牌一张。】

    【即将播放剧本简介,播放完成后游戏将即刻开始。】

    叱——叱——

    片头CG开始的瞬间,就传来了这种声音,貌似是物体摩擦地板的动静。

    封不觉眼前的画面,起先是一片漆黑,几秒后,就如同睁开眼皮一般,画面正中打开了一条缝隙,并且扩大,使他渐渐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画面很模糊,眼前有一个矮小消瘦的背影,看轮廓,那是一名男子,他身穿着染满血污的衬衫和背带裤,走在封不觉的前面。

    而封不觉,或者说此刻封不觉扮演的角色,是躺在地上的,那个背影正拽着他的一只脚,拖着他走过一条长廊。

    “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我会想到办法的……”前方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道。

    封不觉这会儿没有知觉,也无法控制镜头的移动,因为这还是片头CG阶段,他只是以第一人称视角,在看一件别人经历的事情。

    大约三十秒后,那背影停在了走廊尽头的一扇铁门前。接着,传来了轻微的金属碰撞声。

    门开了,封不觉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拖了一间类似囚室的房间,画面晃了两下,最后对准了天花板。

    随后,就传来了那个矮小男子离开房间和锁门的声音,直到走出门去,他依然反反复复地念着那几句话。

    【重要提示:该剧本中无法使用类型为“消耗品”的物品,亦无法使用以消耗品(弹药、电池等)驱动的装备和工具。】

    “WTF?”封不觉心中骂道:“半句剧情简介都没告诉我。倒先说了这么个苛刻的限制?”

    他骂得还是太早了,因为下一秒,剧本便正式开始了。

    根本没有剧情简介……

    封不觉的视线随即就与片头CG的最后一个画面重合,他变成了躺在地上,面对天花板的状态。

    就在他获得行动能力和知觉的刹那。其全身便立即传来锥心刺骨般的痛感。这痛苦的感觉简直难以置信,就好比体内的每一块骨头都碎了,皮肤表面是大面积烧伤,皮下还有无数虫子在爬行……

    当然了,系统模拟的痛苦感觉,是经过了弱化的,前文提到过。玩家的极限痛感不会超过榔头重击手指的强度,否则会有昏迷的危险。

    不过,疼痛的强度虽然有限,但形式上还是很丰富的。像上文形容的那些感觉发生在身上时,就甭提有多爽了。在现实中封不觉可没有过这种体感,纵然他是个忍耐力极强的人,此刻也有了一丝强推的冲动。

    【主线任务已触发】

    【找到可以停止生存值流失的方法】

    封不觉听到系统提示后。即刻打开任务栏查看了那条任务的内容,同时。他也发现了生存值正以每秒1%的速度在减少着。

    “这他喵的什么剧本!”封不觉咬牙坐了起来,仅仅是这个动作,就让他的整条脊椎骨传来一阵灼热之感,后背和手臂的肌肉也都一阵酸麻。

    他赶紧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顶着疼痛的干扰,强行集中精神,让自己的大脑保持高速的运转。

    在这个剧本里不能使用消耗品,这意味着封不觉不能用血瓶回血。亏他还在进剧本前去商场买了五瓶生存值补充剂(中),结果等于白搭。

    即使从理论上来说,封不觉也只有不到一分四十秒的时间来完成这第一个任务,一旦超过这个时间,这也就成了他最后一个任务。

    “停止的方法……停止的方法……”封不觉反复念着这句话,这可以让他更好地集中注意力。

    他先是扫了一眼整个囚室,囚室内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门。门是铁制的,上方有个小铁窗,走廊里的光线从那儿照进来,让大半个囚室都笼罩在一种朦胧的光线中。铁门下方有一个长方形的横向开口,正好能往里送饭。房间的四壁都是石墙,厚实感十足,地面和天花板则是水泥质地。靠墙处摆着一张很简易的床,床单已被血污染得看不清原本的色彩。床上没有枕头被褥,四个床脚离地不高,床底下勉强能躺进一个人去。床的支架是铁做的,被焊死在墙边,无法移动。

    距离门口最远的角落,放着一个蓝色的大塑料桶,从里面散发出的味道判断,那玩意儿恐怕就是厕所了。

    而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里,有一个高一米左右的木头小柜,从上到下共有三个抽屉,封不觉一看到那个柜子,二话不说就冲了过去。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这三个抽屉里有什么,玩家也得打开再说了。

    最上方的抽屉里,放着一块脏兮兮的肥皂。虽然是脏兮兮的,但从形状上看,这块肥皂非常完整,是一个很标准的长方形,就像是刚从模具里拿出来的一样。

    这玩意儿的出现,着实有点意义不明。房间里连下水都没有,屎尿都全装在塑料桶里,那就自然也不会有进水的水龙头。放块肥皂在这里,是想让囚犯干什么?用口水洗手?

    封不觉没有时间去细看物品说明,所以他先把这东西搁在了小木柜的顶上,随即就去开第二个抽屉。

    中间的这个抽屉里,更有意思,里面是根蜡烛,白色的,十五厘米左右,比起手指略粗。

    “搞什么……给肥皂不给自来水,给蜡烛又没有配火柴……电锯惊魂里也不带这么玩儿的吧。”封不觉说着,把蜡烛也放到柜子顶部,接着去开第三个抽屉。

    最底下的这个抽屉,可就犀利了,里面装着一把小木梳子。

    “呵……呵呵……”封不觉干笑了几声,这会儿他几乎已经忘却了,或者说已经适应了身体上的痛感。比起这种不适来,解谜过程中发现的这三件东西更让他蛋疼。

    “好吧……没有任何提示,那这种状况下,想让我怎么搞……”封不觉念道。

    时间,恰好过去了一分钟,封不觉的生存值还剩39%,他还有三十八秒可以考虑。

    “玩家是不能在剧本里脱衣服的,所以可以排除用蜡烛爆自己菊花这种方案的可能……”封不觉摸着下巴道:“吃肥皂?吃蜡烛?”他的视线移到了桶那里:“或者吃屎?”他摇了摇头:“这些行为和停止生存值的流失也没有什么必然联系的感觉。”

    他想到此处,视线又回到了手中的小梳子上,“既然想不到逻辑上有关联的方法,那就把所有道具一个一个用过来……先从最简单的开始。”他说着,就用那小梳子梳了两下自己的头发。

    不料,第二下还没梳完,系统提示就响起来了。

    【当前任务完成,主线任务已更新】

    生存值的流失居然停了,封不觉的血量这时是26%,在剧本一开始,就只剩下了三成不到,恐怕这还是头一回。

    先前那条【找到可以停止生存值流失的方法】旁边打上了勾,任务栏中出现了新的指示:【逃出房间】

    “哈?”封不觉看着手上的梳子:“虽然不用试着去吃各种奇怪的东西了,但这也太……”他说到一半,忽然发现了什么,他把那个小木梳子拿到自己眼前,凑近了看,发现那梳子的柄上,刻着非常小的两个字母:A.A

    “嗯……看来是限量版。”封不觉半开玩笑地说道。

    他拿着三件物品,走到了床边坐下,将三样东西都放到了床上,逐一拿起,仔细端详。

    随着刚才的任务完成,封不觉身上的痛苦感觉骤轻,虽然他依然有点隐隐作痛的感觉,但比起刚刚开始时舒服太多了,要比喻的话,简直是上吊和带颈箍的差别……

    他看了五六分钟,肥皂没什么特别的,表面没有花纹,味道也不是很香,感觉像是最原始的那种洗衣皂。蜡烛也是很普通的蜡烛,这两件物品上都没有刻字。

    “嗯……特殊的就只有这把梳子吗……”他再次拿起了那把小木梳子,全方位地看了一下,除了适才看到的A.A字样以外,他有另一个发现……这把梳子上残留的头发,是金黄色的,看上去是短发。

    “先前那个把我拖进来的矮小男人,头发是棕色的……”封不觉一边回忆一边念叨:“是这间囚室里的其他犯人曾经用过的吗……”

    他思考着,视线也在缓缓移动,当他的目光扫到床旁边的墙壁时,又有了新的发现……

    “哈,看来这儿关过的人不少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