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33章 拖稿属于正常现象
    “CUT!”

    总导演喊的一声停,让奥斯卡如释重负,因为他也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往下顺了,再不停下,恐怕他只能开始吐槽。

    画面一转,就直接进入了投票阶段。

    小叹问道:“诶?那期间发生了什么啊?”

    封不觉回道:“哦……那段啊,会插几段各个选手的赛后采访,也就是其他写手和我自己对这段大纲的评价。然后奥斯卡再单独录一段说辞接在后面,让节目播出时的现场效果会更好一点。”

    “是因为你这段话的槽点太多,之后的口白需要认真想想才行吗……”包大人插嘴道。

    “大概吧。”封不觉耸耸肩,“哦,对了,那个时候,导演还跟我说了一件挺麻烦的事情……”

    …………

    “各单位休息,摄像师调整一下设备,十分钟后再开始。”总导演对着耳机的话筒,镇定自若地指挥了几句,随后他举起胳膊打了个手势道:“不觉,你过来一下。”

    封不觉从选手席那儿下来,走到总导演斐然面前,“斐导,是不是准备直接宣布我比赛态度恶劣而被淘汰啊。”他问这问题时,竟是一副喜形于色的样子。

    “依我看,这样下去……你今天是留定了。”斐然淡定地回道。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封不觉急忙接道。

    “谁让你表现得这么抢眼了,你以为胡乱恶搞一下就能被淘汰了吗?”斐然道:“被淘汰的正确方法是表现得越平庸越好。”

    “那现在怎么办?”封不觉道。

    “嗯……你真的一期都不想再来了?”斐然问道。

    “对。”封不觉果断而真诚地答道。

    “那这样吧……最后一轮算总指数时,我可以帮你暗箱操作一下。”斐然说道:“不过……这事儿呢……”

    “我明白……”

    “你明白什么?”

    “第一,不准谈论暗箱操作,第二,不准谈论暗箱操作。”封不觉一脸严肃地说道。还不断加重语气:“第三……不准谈论暗箱操作!”

    斐然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我看上去像是那种对搏击俱乐部的梗十分喜爱的人吗?”

    “当然很像。”封不觉回道。

    斐然点点头:“嗯,好吧,既然大家这么投缘,我相信你会替我保密到底的。”

    “必须的。”封不觉接道。

    “哦,另外,还有件事,我得先跟你打声招呼。”斐然道。

    “但说无妨。”

    “我预感,这期的收视率肯定不错,而且你这种特立独行的行为。肯定会产生一定数量的拥趸。”斐然道:“所以,六月底,这季度比赛结束前,你八成得出席复活赛。”

    “哈?”封不觉道:“这么麻烦啊?”

    “复活赛的名单,取网络投票的前七名。所有上过节目并被淘汰的选手都会被列入投票名单中,这个投票是公开透明的,到时候如果你被选上了,我也没办法。”斐然回道。

    “你就随便出个声明,比如……由于不觉选手身体抱恙,无法参加复活赛,于是我们临时请来了票数排第八位的某某顶上。”封不觉道。

    “你以为这是小学生逃课吗?”斐然道:“还身体抱恙……”

    “不够有说服力吗……那就具体点。梅毒怎么样?”

    “你好像误会了我话中的重点……”

    “不用担心,这是完全合理的理由,舒伯特二十五岁就染上了,我也……”

    “封先生你要自重啊……”

    …………

    “诶?也就是说……两个月后。你还要去复活赛咯?”小叹问道。

    “具体如何,还得看这期节目播放后的反响如何。”封不觉回道:“假如我在六月上旬的网络投票中没有进入前七,嘿嘿嘿……”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期待着自己落败的奸笑……”包大人接道。

    “实在不行……包大人你就帮我联系些网络水军,在投票期间散布点黑我的言论。以此来……”

    “你等一下。”包大人打断了他,“为什么要我帮你联系……话说我去哪里帮你找枪手?”

    “身在政府机关工作。你还装什么大头蒜啊。”

    “我是不知道你想象中的政府是什么样子的……反正我是……”

    “好了,你不用解释了。”封不觉也打断了包大人,“先看录像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这时,画面中,第二轮神来之笔的投票结果已经揭晓。

    封不觉那突破天际的故事一鸣惊人,让他在这轮排名第二。第一名则是汽水。而最后一名竟然是墨不香。第一个出场的选手果然比较不利,她的故事虽然还不错,但缺乏冲击力和亮点,在其余六位写手相继公布自己的大纲后,观众们对她故事的印象被冲淡了许多,所以她得到的首选票非常少。

    奥斯卡在休息期间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这会儿算是恢复了状态,若无其事地说着套话:“经过两轮紧张的对决,我们终于要迎来第三轮的终极较量了。”他停顿一秒,转而说道;“七位选手前两轮的指数,将各占其总指数的30%,而第三轮的指数,将占40%的比例。因此,我们的每一位选手,在最后时刻都有逆袭的机会,获得本期的第一。当然,这也意味着,每一位选手,都有着被淘汰的风险。”

    “不过,在第三轮对决开始前,让我们先轻松一下。”奥斯卡的语气也随着台词的内容变化着:“进入卡片提问时间。”他说着,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几张事先准备好的卡片,“我这里,有三张提问卡,上面的问题是节目的三位主编从《我是写手》的网络留言板上挑选的。”他的视线扫过选手席,镜头也将七位写手都扫了一遍。“这些问题都来自本节目的观众朋友们。”他举起卡片,放在与视线持平的地方:“这一环节没有评分机制,各位可以以一种相对轻松的心态来回答。”

    奥斯卡转向镜头道:“那么……同样的一个问题,不同的写手们,分别会给出怎样的答案呢?广告之后,为您揭晓。”

    下一秒,画面中的奥斯卡就开始读题了,“今天的第一个问题是……”他照着卡片念道:“各位大大,小弟是菜鸟写手一名。正在网上连载一本小说,书里有一个很中二的角色,我觉得他太抢戏了,其存在也有些鸡肋,想把他给写死。但想不到合理的情节,不知道各位大大能不能帮我出出主意。PS:我写的是普通的都市小说,没有超自然设定的。”

    奥斯卡念完后说道:“哦~这位提问的观众也是一名写手,他在写作上遇到了一些阻滞,想让我们现场的七位大神帮帮忙。”

    奥斯卡又废话了几句,浪费了一两分钟时间,随后接道:“那么……还是由玄天宗开始可以吗?”

    玄天宗回道:“嗯……可以。”他对着话筒。若有所思道:“我觉得吧……在地铁进站时,不小心摔进了铁轨里……”

    “好残忍啊!”奥斯卡直接说道,观众席的笑声跟着响起,玄天宗自己也笑了。

    “比起这个。过马路被汽车撞死不是差不多吗?”奥斯卡又道,“难道中二病就会死得惨一点?”

    玄天笑道:“不是不是,可以假定是这样……这个角色在地铁站台上,玩英雄打怪兽的游戏。一个人又扮英雄又扮怪兽,跳来跳去。然后……”

    “好可怜啊!”奥斯卡又打断道,观众席又是笑成一片,“你这样说我觉得这家伙更惨了有没有?”

    “还是让我们看看屏哥的回答算了。”奥斯卡来到八扇屏的操作台前:“屏哥你的答案是什么?”

    “嗯……在游泳池里扮海怪,不小心淹死……”八扇屏回道。

    奥斯卡没有评论,只是用一个搞怪的神情转头望着镜头,现场导演又煽动观众们发出笑声。

    “为什么我觉得这两种死法并没有体现出这个角色的中二属性,而是让人感觉这个角色本身就只有初中二年级?”奥斯卡继续搞笑着,到了这个环节,他终于可以随意吐槽了。

    “好了,让我们听听菜瓜是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奥斯卡又来到了蔬菜瓜果前方。

    对方显然早已想好了答案,对着话筒道:“穿着自制的超级英雄制服,从高楼上跳下。”

    “就是海扁王的片头那样?”奥斯卡道。

    蔬菜瓜果也是笑着回道:“对,差不多吧。”

    奥斯卡点点头,似乎觉得这个回答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来到了墨不香的操作台那儿:“墨墨你的答案呢?”

    “在动漫展上心肌梗塞?”墨不香用一种不太确定语气回道。

    “你这是把中二和宅男划上等号了吗?”奥斯卡问道。

    “有什么区别吗?”墨不香一脸疑惑地反问道。

    奥斯卡舔着嘴唇,一副无言以对的样子,观众们又是爆笑出声。

    “好吧,场哥的答案是?”奥斯卡接着往下问。

    “学着漫画里的情节做了一道料理,吃了以后就食物中毒死在了家里。”我要上场答道。

    “喂……这跟做法无关吧?是一开始就买了有毒的原材料造成的吧?”奥斯卡又是连番吐槽。

    随后是汽水的回答:“嗯……没有超自然设定是吧……那就……吃饭噎死?”

    “你问我啊?”由于汽水用了纯粹的疑问语气,奥斯卡便借坡下驴:“人又不是我杀的。”

    他一路吐槽过来,颇感愉悦,不过,当来到封不觉面前时,他的心又沉了下去……

    奥斯卡强颜欢笑:“不觉,你的答案是……”

    “在下山的公路上,开着车,以超过一百公里的时速切入U形弯,在过弯的刹那,将轮胎开入路旁的排水沟……”封不觉平静地叙述完了这段话。

    奥斯卡愣了两秒才意识到这段话指的是什么。“接着他就死了吗?”

    “没死难道还使出了旋风冲锋龙卷风吗?”

    现场爆笑声一片,奥斯卡只是干笑两声,应道:“好吧,让我们看看第二题……”

    他拿出第二张卡片,念道:“假如遇到特别没灵感的日子,当天不得不断更的情况,该怎样跟读者解释?”

    “哦,这是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啊。”奥斯卡道:“而且没头没尾的,该不会是主编把自己的问题给偷偷加进去了吧?”

    他只是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此刻总导演在耳机中道了一句:“别说些多余的话。”

    奥斯卡嘴角微抽,假笑着接道:“哈哈,开玩笑开玩笑。”他赶紧回到玄天宗那边,“尖锐的问题就要快问快答才会说真话,玄天。你的回答是?”

    玄天宗很严肃地回道:“我会实话实说的。”

    对这个问题,写手们回答得都比较圆滑,不过神情都很诚恳的样子。

    八扇屏的回答是:“我会发个单章,说有些私事,请假一天。”

    蔬菜瓜果的回答底气十足:“我没断更过。”

    “我只写实体书,一直有按时交稿,也没有所谓‘断更’的经历。”墨不香的回答也是毫无破绽。

    “我在网上写的都是短篇小说。一般我开始发的时候,整本书都差不多写完了,我自己也是编辑,稿子方面不会有问题的。”我要上场如是说。

    奥斯卡问完这几人。来到了汽水面前,问道:“汽水,你的答案是?”

    “嗯……我也没断更经历,发书的时候。存稿都是能发三四个月的那种,基本等第一批存稿用完。后面的稿子已经写到结局了这样。”不过汽水没有回避问题,他还是答道:“不过假如我有一天因为没灵感而不得不断更……我想我也会说实话的。”

    奥斯卡怀着压抑的心情,来到了最后的那名选手面前,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不觉……是你的话。”

    封不觉非常淡定地回答了他四个字:“外出取材。”

    “哈?”这是其他六名写手共同的反应,下一秒,他们的表情皆是一变,心中念叨着同一句话:你这样搞法真的没关系吗?

    奥斯卡道:“嗯……怎么说呢,确实是合情合理的解释呢。”他的笑容再次变得无比尴尬,心里则是排遣道:取材你大爷啊!你是侦探小说家吧!你是到案发现场去取材吗?还是准备去制造一些案件啊?你这家伙早就上了公安局某种不公开的黑名单了吧!

    “呵……呵呵……那么,让我们看看今天的压轴问题。”奥斯卡觉得还是快点儿把这个环节结束了比较好,在现场灯光音效的烘托下,他举起了第三张问题卡,面对镜头念道:“请问……你对编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

    这时,又是广告时间,得到导演的提示,奥斯卡随即就念了一段广告后回来的套词。

    两个镜头的切换后,选手们便开始逐一作答了。

    玄天宗的回答是:“你好。”他的解释是:“每次联络时都会说一遍。”这算是挺滑的答法。

    八扇屏比他更为老成,于是也答道:“谢谢。”

    奥斯卡吐槽道:“菜瓜,你该不会回答我‘再见’吧?”

    蔬菜瓜果笑了笑道:“麻烦你了。”

    “好吧,看来纯网络写手和编辑间的交流不是我们这个次元的人可以窥探的。”奥斯卡笑道,“接下来几位都有纯实体书作品,不知道会给出怎样的答复呢?”

    “嗯……对编辑说得最多的话……”墨不香歪着头,若有所思地答道:“请毫不客气地进行批评吧。”

    奥斯卡终于找到个可以挖掘一下的答案,立即接道:“原因是?”

    “因为我每次交稿编辑都说很好,批评时总是小心翼翼的。”墨不香解释道。

    “哦……”奥斯卡道:“场哥你怎么看?你也担任编辑,对墨墨这样的美女,是不是多少都有些不忍苛责?”

    我要上场笑道:“我可是体育杂志的编辑,交稿给我的都是精壮男子和女汉子。”

    现场观众爆笑,奥斯卡也笑了:“好吧……那场哥你作为写手时,和自己编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

    “应该是……让他别太客气了吧。”我要上场道:“负责我的网编年龄比我小,他反倒老是叫我老师,让我多指教。”

    “场哥到底是从事体育专业的,气场就是不同。”奥斯卡接机捧了对方一句,随后又对汽水道:“汽水,你的答案?”

    “辛苦了。”汽水回道,他直接补充下去:“因为我的小说里有很多冷僻字,我自己也是查了很多资料才写进去的,所以校对的工作很麻烦。”

    “嗯,好吧,看来这题的答案还真是日常用语大集合。”奥斯卡道,他极不情愿地再次来到了封不觉的面前,“不觉,我想你的答案一定能再度让我们大开眼界吧。”他已经把吐槽的话明着说出来了。

    封不觉冷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般的神情:“别冲动,把刀先放下,大家有话好好说,再宽限我几天,真的,几天就好。”(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