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32章 大纲都在脑子里呢
    “觉哥,这段正式播的时候会被掐掉吧?”小叹问道。

    “掐掉播什么?又不能让我重写。”封不觉回道。

    “这段描写也没什么褒贬。”公务员包大人开口了:“确实不需要和谐。”

    “赛后采访的时候,也问过我为什么会写这样一段内容。”封不觉接道:“我就反问他们,为什么不能写呢。”

    “哦?还有赛后采访吗?”小叹问道。

    “啊,赛后每一名写手都要单独去录一段采访,采访时,工作人员会直接播放一些节目中的画面,然后在一旁提出问题。”封不觉回道:“这段采访最后会被剪辑成许多片段,穿插在播出的过程中,就跟那些真人秀节目中时常冒出来的画外音一样。”

    “哦?原来那些真人秀节目中途冒出来的评论是都是这样录的吗?”小叹问道。

    “这是常识吧。”包大人在旁说道。

    封不觉也道了一句:“那你以为那些画面是什么……”

    “呃……”小叹无言以对。

    “不过呢,这个初步剪辑版,是没有这些镜头的。”封不觉道:“正式播出版里才有。”

    三人对话至此,画面中的奥斯卡已经用一段跑题的废话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随后他说道:“那么,紧张的时刻来到了,投票时刻!”

    镜头一转,给了选手席一个全景。

    奥斯卡接道:“现场的七百名观众朋友们,此刻,你们可以在面前的小屏幕上进行投票。每位观众都有一张首选票,和一张次选票,请将首选票,投给您认为在本轮中发挥最出色的选手。将次选票投给您认为仅次于这位选手的选手。”他解释道:“首选票的指数为1,而次选票的指数为0.5,在指数相同时,以首选票的数量决定胜负。另外,投票时间为两分钟,两张票不能投给同一人。现在……投票开始!”

    紧接着,现场就响起了紧张激烈的背景音乐,而镜头按次序给了七名写手各一个特写。

    奥斯卡也没有闲着,他得找点儿话说。“第一轮,通常是最难预料结果的一轮,除了第一次来到这个舞台的不觉外,其他的六位写手,都曾经在这轮中拿到过第一。”他顿了一下:“至今为止。只有八扇屏以新人身份得到过第一轮的胜利,不过……那是我们第一期节目,当期的七位选手全是新人。

    而在那之后,还从未有过新人选手能在第一轮胜出的,不知道这个规律,今天会不会被不觉选手打破呢……”

    两分钟很快过去,奥斯卡适时喊道:“时间到!”他吁了口气。“好了,依照惯例,我们将公布本轮中的第一名,第二名。和最后一名。”他望向大屏幕,“我先来宣布……第二名的选手……”

    镜头又是一阵连续切换,奥斯卡说话时也是抑扬顿挫,有意拖延。吊足了观众的胃口,“他就是……”随着音乐骤停。大屏幕上顺势跳出了一位写手的笔名,“我要上场!”

    画面随后就鬼畜般连放了三遍我要上场在那一刻的表情变化。不过这哥儿们戴着墨镜,还是拖把头发型,就算表情略有不同,也很难被看出来。

    随后,导播又很恶意地将其他选手在第二名公布时的神情逐一放了一遍,当然了,大家都显得比较淡定,基本都是迟疑了一秒,然后摆出一脸轻松的微笑,随着观众一同开始鼓掌。

    只有封不觉继续用一脸要死不死的神情,发呆一般观望着情况的发展。他的样子就好像是那种早晨刚打完卡就在期盼着下班的上班族,若不是看在工资的面子上,恨不得立刻走人。

    “恭喜场哥。”奥斯卡转头道:“怎么样,对这个名次还满意吗?”他问道。

    “其实我本来以为自己应该只有四、五名这样的。”我要上场笑着回道。

    “那你觉得前三名应该会是谁?”奥斯卡又抛出了一个可能会得罪人的问题。

    我要上场直言不讳地答道:“嗯……我觉得屏哥、玄天和……不觉吧,我觉得他们那几段都比我好。”

    “哦?”奥斯卡的反应确实快,他立即又转向蔬菜瓜果道:“菜瓜你怎么看?”

    “我心目中……嗯,前三应该是屏哥、玄天和场哥吧。”蔬菜瓜果回道:“我可能要垫底。”

    “你这样说让汽水叔情何以堪?”墨不香这时对蔬菜瓜果说道。

    她的语气和神情显然都是在开玩笑,奥斯卡也笑了,“汽水,看来墨墨的言下之意是,你这轮肯定要垫底了。”

    汽水也笑着道:“你接下来就要公布最后一名了是吧?”

    奥斯卡道:“嗯……没错。”他顺势指向大屏幕,“让我们来看,第一轮的……最后一名……是……”

    汽水果然毫无争议地垫了底,虽说封不觉那段东西不太好评价,但至少他写完了,而且写得还挺多。可汽水那几句没头没尾的句子,只能算是半成品。

    不用导播提醒,摄像师也把先前干的事儿又干了一遍……

    “好吧,我想……汽水也应该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了。”奥斯卡道。

    汽水只是点头笑笑。

    “那么……紧张的时刻来到了。”奥斯卡即刻又面向了大屏幕:“今天,第一轮的胜者究竟是谁呢?是我们的几位写手普遍看好的八扇屏和玄天宗,还是初登这个舞台的不觉?菜瓜和墨墨作为人气选手,难道就真的没有机会了吗?”配合着他的台词,镜头也按照顺序给到了这几名选手,“结果……广告之后为您揭晓……”

    这里又被剪辑了一次,下一个镜头,奥斯卡就直接念出了大屏幕上的名字:“第一轮的胜者是……八扇屏!”

    观众席一片欢呼和掌声响起。

    “我想各位和我一样,对屏哥描写人物的段落印象深刻。”奥斯卡说着,大屏幕上又重新给出了适才八扇屏写的那首诗。

    随后。是一个突兀的转换,奥斯卡的位置变化了一下,高声说道:“想必大家都已经久等了,让我们进入第二轮对决——神来之笔!”

    “看,刚才那段,就是准备切入一大段采访内容的地方,在那个时间点应该会把每一位选手对第一轮结果的评论剪进去。”封不觉对小叹和包大人道。

    小叹回道:“你第一轮到底是排第几啊?”

    “不知道。”封不觉道:“后来我也没问。”

    “别吵,看规则。”包大人示意他们收声。

    电视画面上给出了第二轮的详细规则,接着。奥斯卡便道:“第一轮已经过去,从目前状况来看,八扇屏领先一步,我要上场紧随其后,而汽水暂时位列最后。在第二轮对决过后。排名又会发生怎样峰回路转的变化呢?”

    奥斯卡说着,大踏步地来到了封不觉面前:“不觉,如果我现在告诉你,第二轮的对决形式,可能会对你非常有利,你相信吗?”

    “此刻你脸上表情就像刚从传销会场里走出来一样……所以我的初步推理是……第二轮的对决内容确实对我很有利。”封不觉虚着眼回道。

    观众们发自内心地爆笑出声,奥斯卡尴尬地笑笑:“不觉选手不愧是写侦探小说的。而且确实挺幽默。”他赶紧走开两步,离觉哥远点儿,并再度对自己与封不觉搭话的行为感到了深深的悔恨。

    “在第二轮中……”奥斯卡把话题转移到了正轨上:“我们的七位写手,将会看到……”他挥臂一指。“这样一段文字。”

    大屏幕上,显现出了一段并不算长的内容:【丁一,普通公司职员,家境一般。某亲友重病,急需一大笔医药费。某日,丁一拾取到一件宝物,丁一最终拯救了那位亲友。】

    奥斯卡看着那段文字道:“请各位写手,根据这段文字,设计出一篇大纲类文字,使其成为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他的视线投向了选手席:“限时十分钟,现在……开始!”

    虽说喊了开始,但七名选手全都没有动,各自都在进行着思考。

    “如果说文笔是化妆品,那创意就是一本小说的内涵,这两者同样可以吸引读者。”奥斯卡接着对镜头开始念道:“本轮的评判标准,就是情节吸引人的程度,选手们最终将以口述的方式来说出自己构思的内容。也就是说,本轮的对决与文笔无关,只看创意,”他顿了一下,说道:“我个人觉得……作为推理小说家的不觉,在处理这种短故事时,一定会带给我们惊喜。”

    画面这时给到了封不觉,这家伙目光呆滞,静若石佛,也不知这是沉思,还是发呆。

    “墨不香和汽水在这一轮也经常会有非常出色表现。”奥斯卡又道,“不知道今天的结果会是如何呢?”他说道:“根据网络投票的结果,神来之笔,是本节目的观众们最为期待的一个环节。每一期,我们的七位写手,都会为观众们带来七个精彩的故事,或精巧、或恐怖、或内涵,或悬疑,虽然闪光点不同,但每一个故事,都毫无例外地极其吸引人……”

    他又东拉西扯了一阵,终于到了广告时间,由于该版本没广告,所以小叹和包大人便直接迎来了期待已久的公布时刻。

    这一轮的公布过程并非按照一到七的顺序,而是随机抽取的,所以排在六七位的选手就不能笃定地慢慢想了,他们也得在十分钟内构思完毕,以防自己被第一个抽到。

    “那么,第一位公布的选手是……”奥斯卡又指向了大屏幕,一到七的巨大阿拉伯数字连续闪动,最终停在了“4”上。

    “墨墨,请开始。”奥斯卡也不啰嗦,直接说道。

    选手面前的操作台,在这一轮是自由输入模式,选手们非但可以写文字上去,也可以画草图,比如人物关系,甚至地图或是物件之类的。选手口述时,可以边看草稿边组织语言。当然了,他们也可以像写作文一样,直接把一段小故事写在操作屏上,到时候读一遍就行。本来大纲这种东西,就没有固定的形式,怎么来都行。

    墨不香的故事中,丁一是一个二十九岁的女人,从小有个音乐梦想。但最后她还是步入了平庸凡俗的生活。直到丁一的未婚夫得了重病,改变了她的生活。后来,她拾到了一支有魔力的笛子,可以让每一个听其吹奏的人感动到流泪,最终她不但拯救了未婚夫。也重拾了梦想。

    她的故事很短,只用了三分钟就说完了。配合现场煽情的背景音乐,观众席中的几名观众借题发挥,泪流满面,摄像师自然不会放过这些镜头,各给了他们几秒钟的特写。

    “嗯,墨墨又带给了我们一个精彩的故事。看似波澜不惊,但却有一种温暖人心的力量,她也再次证明了,一个故事的情节要吸引人。未必需要夸张的人物,激烈的冲突,只要有真情在,这个故事就会有它的灵魂。”奥斯卡诗朗诵一般念叨了一串评语。随后又开始揭晓下一位选手。

    这一轮中,几位写手基本都是将故事往自己擅长的领域里带。神来之笔环节给出的题目。永远是非常开放的。丁一的性别、年龄;亲友的身份、病症;宝物的用途、来历等等等……可以说有着无数种展开方式,自由度极高,所以很方便写手们去创作。如果有心的话,在录制前就先准备好几个不错的大纲故事,到时候往里套就行了。

    很快,几位选手就都说完了,目测表现最好的应该是汽水,恐怖大师果然厉害,十分钟就想出了一段曲折且带有些悬疑色彩的情节,而且把命题带入后毫不违和。

    终于,轮到了封不觉。

    不知道为什么……觉哥在随机公布的前提下,也是最后一个出场。

    一般来说,在第二轮中最后一个公布大纲的写手,肯定是比较有利的。虽说选手在十分钟内应该已想好了内容,而且其他人开始公布后也不能再碰操作屏了,但多出的时间里,完全可以在脑中修正和完善情节。

    这时,观众们也都期待着封不觉的表现。原因有三:首先,奥斯卡事先说了那些关于推理小说家的不负责言论,其次,觉哥是最后一个出场,第三,这家伙第一轮的猎奇表现让人记忆犹新……

    “嗯……”封不觉双手交叉抱胸,一脸愁容。

    奥斯卡来到了他身旁,扫了眼他的操作台,当时就惊了,心道:竟然是一片空白啊!其他选手至少也写了半屏幕啊有木有?你这算什么情况啊?这个环节还从没有人交过白卷啊喂!在第一轮瞬间就写出金将军三十三岁前人物列传的家伙现在居然一个字都挤不出来!这是什么意思啊!

    “呃……不觉选手,轮到你了。”奥斯卡说这话时,已经做好了对方宣布弃权的心理准备。

    不料,封不觉深呼吸一口,凑到话筒前,完全不看操作台的屏幕,以相当快的语速开始说道:“丁一,三十岁,单身,普通的公司职员,工作在基层,与大多数上班族一样,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他表姑妈的儿子的同学的舅舅突然被查出绝症,需要送去地球治疗才有存活的机会。”

    “等等……送去地球是怎么回事……这还是人类的故事吗?有能力做星际旅行的外星人却在医疗能力上输给了地球人吗?话说表姑妈儿子的同学的舅舅关丁一蛋事啊?就让他去死好不好?”奥斯卡心中吐槽难忍,脸上的表情也出现了一定的变化。

    封不觉的叙述还在继续:“但去地球需要一大笔钱,不是他、他表姑妈家、或者他表姑妈儿子的同学家可以承担的。恰在此刻,丁一捡到了一双神奇的舞鞋,这件宝物,唤醒了他尘封多年的记忆。遗失已久的那份正义感、使命感,全都回到了他的脑海中。原来,二十年前,丁一的身份是……宇宙少年超人联盟中的超级英雄——霹雳舞侠。”

    “霹什么飞机……雳什么洞洞……舞什么侠啊!拜托谁把他从舞台上赶下去吧!”奥斯卡都快疯了。

    “丁一首先联系了他们外挂星在地球的殖民地,印度。”封不觉又道。

    “原来阿三不是地球人吗?原来是这种设定吗?”

    “他当年的小伙伴——踢踏怪客,就住在地球。”

    “叫这种名称的少年超级英雄……小时候到底是怎么跟宇宙恶势力对抗的啊?”

    “接着,他们成功用自己的超能力,帮丁一表姑妈儿子同学的舅舅,进行了偷渡。”

    “超级英雄你妹啊!正义你妹啊!没钱就搞星际偷渡啊!你这一系列的设定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最终,丁一表姑妈儿子同学的舅舅得到了当地一名老军医的妥善治疗,得以康复。”封不觉最后说道,“而丁一的故事,才刚刚开始……觉醒的他,加入了宇宙成年超人联盟,霹雳舞侠的名字,又一次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中,而银河系沉睡已久的一股恶势力,也再次蠢蠢欲动……”

    话到此处,戛然而止。不知为何,现场每一个听他说这段故事的人,心中都出现了那么一丝莫名的、蛋疼的期待,希望他继续讲下去……(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