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31章 刻画人物丧心病狂
    “据我观察并推测,当时导演应该在耳机里对奥斯卡说了一句类似‘没关系,继续’这样的话。”封不觉对小叹和包大人道。

    “所以……这期节目的标题就叫,我是写手之请随意吐槽?”包大人一边问道,一边夹了一筷子食物放进嘴里。

    “是的。”封不觉回道。

    “越来越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呢……”小叹接道。

    画面中,奥斯卡用一些套话对封不觉起的标题做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评论,随后便道:“好了,接下来,就让我们进入本期节目的第一轮对决……下笔成章。”

    电视上随即就出现了第一轮的完整规则,旁边还播放着奥斯卡高速阅读的语音,这段话应该是n期节目前就录好的,每次都拿出来重复用一下,给电视机前的观众看看。

    “这一轮,大屏幕上会随机出现一个关键词,先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关键词是什么……”奥斯卡说到此处,镜头也移了过去,大屏幕上滚动着“事件、人物、动物、风景”等等大约几十个词,几秒后,随着叮当一声音效,“人物”这个词最终留在了屏幕上。

    “然后,我们每位选手,也会分别得到两个关键词,不过在他们的创作完成前,这两个词暂时保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奥斯卡说这话时,封不觉面前的操作台屏幕上已经显现了他随机到的两个词。

    “七位写手们,你们有七分钟的时间,结合你们操作屏上的两个关键词,写出一段,描写‘人物’的文字。字数不限,时间计完为止。”奥斯卡说完这几句,立即就接道:“那么,第一轮……开始!”因为关键词已经公布,所以他很快就喊了开始。

    “各位观众,我要再强调一下,本节目所有的创作环节,绝不含有重复录制的情况,我们的选手只有七分钟,也只有一次机会。”奥斯卡在这七分钟里自然不能让观众闲着。他至少得配合现场的音效,连说两三分钟的话,以制造出紧张的氛围。而剩余那几分钟会剪掉,电视里不播,因为电视观众等不了那么久,所以插一段广告是不错的选择。

    “我知道,在许多人的印象中,写手,是一个门槛很低的职业。好像只要有一台能上网的电脑,谁都可以当写手。”奥斯卡接着道:“我也知道,现在有很多码字工具、写作助手什么的,里面有庞大的词库。有各种诗词和摘抄,甚至有些软件可以直接生成出一大段具有一定逻辑性的情节来。

    但是,此刻我身后的这些写手们,他们什么助手都没有。也无法上网去查阅任何资料。他们写出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得在自己的脑海中寻找并构筑。而且他们只有七分钟的时间。这无疑是知识储备、创作能力、和写作技巧的最直观体现。让我们来看看,真正的写手,有什么不同。”

    奥斯卡说着,引着一名近景摄像师来到了选手席前,拍摄写手们创作时的神情,“在此我还要说明一下,本节目使用的输入法只有两种,一种是触摸式手写,另一种是最原始的全拼输入法。如果我们的选手有写‘白字’的状况,输入法是不会为其纠错的。所以,在我是写手的舞台上,一名写手的中文功底究竟如何,一目了然。”

    这时,一个镜头的剪辑切换后,奥斯卡就说道:“还有最后二十秒……”这里应该已是广告插播过后的影像了,这种初步剪辑版还真是不错。

    紧接着就是一组连续的特写镜头,随着主持人的倒数,镜头不断切给到七位选手和现场的观众,bgm也是十分紧凑与激烈。

    “三、二、一……时间到!”奥斯卡从西装口袋里拿出块手帕,抹了抹额头上莫须有的汗珠,“好了,现在,让我们来逐一揭晓七位写手的作品。”

    奥斯卡来到了玄天宗的操作台前,“玄天总是给我们一种特别云淡风轻的感觉,今天也是一样。”他转头对着选手道:“是这次抽到的关键词很简单吗?”

    玄天宗凑近了操作台边自带的话筒:“其实……关键词是什么都无所谓,我一直觉得第一轮的难点是时间。”

    奥斯卡问道:“我能不能理解为,什么关键词都难不倒你?”

    “没有没有……”玄天宗摆着手笑了起来,这问题问得他很不好回答,如果回答“是”那也未免太嚣张了。

    “那先让我们看看玄天宗的关键词是什么。”奥斯卡也没有追问,而是继续推进着节目进程。

    大屏幕上这时显示出了玄天宗抽到的两个关键词,分别是“孤高”和“霸气”。

    奥斯卡评论道:“对于玄天来说,这样的题目应该是小case啦。”

    “还好吧……”玄天宗的态度始终比较谦虚。

    “那么,让我们看看玄天宗在七分钟内写下的内容。”奥斯卡说罢,玄天宗写的段落便出现在了大屏幕上,【云边,一道身影蓦然而立,青色的长发垂直腰际。他身形伟岸,长袍华贵,英俊的脸庞上带着一丝冷傲的神情。可他的背影,有着道不尽的凄凉,他的眼眸,透出看不尽的深邃。】

    奥斯卡将这段话读完,等现场观众的掌声过去后,装模作样地吁了口气道,“呼……虽然这段文字不长,但仿佛已可以感觉到一名狂拽酷霸的高手站在眼前了有没有?”他说着,退后两步,歪着脖子看向封不觉道:“诶?我们来问问,不觉是第一次参加节目,看到了玄天宗的文字,你有没有压力?”

    镜头适时给到了封不觉,只见他虚着双眼回道,“我真是压力山大啊……”

    “那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是你的话,用玄天宗的关键词。有没有信心写出比这段好的内容?”奥斯克又道,他显然是个好主持,这种节目的看点就在于有意无意之间挑起写手之间的比较,只要别升级成矛盾就好。

    “嗯……”仅过了三秒,封不觉就沉吟道:“不世身影,刚毅面容,但见此人大步流星,倏忽而至,开口便道……‘吾之军权,辉煌天下’。”

    “喂……我只是问你有没有信心写出更好的。你随便谦虚一下说声没有不就完了吗!谁让你直接口述出另一个版本来啦!话说这词儿怎么听着耳熟啊!这是烨世兵权吗?一定是的吧?”奥斯卡心中连番吐槽,他立即回头望了一眼正在前排围观的总导演,可对方在耳机里只是淡淡道了一句:“继续。”

    “哈……哈哈……不……不觉选手的反应还真快啊。”奥斯卡说道,他心里想的其实是:哥再也不会问你这种问题了。

    “嗯,玄天你怎么看?不觉的版本如何?”奥斯卡把烫手山芋扔给了玄天宗。

    “呃……不错啊,哈哈……”玄天宗的反应倒是依旧从容。

    “好了,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屏哥的关键词。”奥斯卡来到了二号选手的操作台前。

    八扇屏的关键词是:“悲剧”、“智者”。

    奥斯卡道:“好吧,我又要问这个问题了。屏哥,今天的题目难吗?”

    “难……”

    观众席传来一片笑声,奥斯卡也笑着道:“我们节目的选手全都好谦虚,从来没有说不难的。”

    紧接着。八扇屏写的内容就出现在了屏幕上:【卧龙出渊举世惊,三分天下隆中定。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奥斯卡念完这诗,观众席即刻掌声雷动。他随后说道:“三国时曹植可七步成诗,咱们屏哥也不赖,七分钟就能根据三个关键词写出诗来。”

    “没有没有……其实后面两句出自杜甫的《蜀相》。原文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八扇屏对话筒说道:“我只借题发挥而已。”

    “屏哥你再这么谦虚,其他选手就要坐不住了。”奥斯卡笑道,现场观众也笑了起来。

    “在这种地方,到后期制作时估计会插入一些搞笑的音效来烘托气氛。”电视机前的封不觉又用解释说明的口吻补充道。

    “话说这节目的第一轮就这么难没问题吗?”小叹往嘴里塞进一块食物,边嚼边道,“你要是给我七分钟,让我根据三个关键词去写,我最多写一两句大白话出来。”

    “嗯……事后我想了想,一般来说,即使是知道规则,也习惯了在现场创作的老选手,至少也得构思一到两分钟的时间,那么在剩下的五分钟里,用那种输入法去写,能搞定两三百字就是极限了。”封不觉道:“所以你看大家写出的内容其实都不长,玄天宗用了不到八十个字,八扇屏则只写了二八个。这说明他们对规则很熟悉,知道这一轮怎样才能拿高分。缩短到一百字之内,还有用诗来表现的手法,才能让观众印象深刻。”

    “哦哦,原来如此。”小叹问道:“那觉哥你写了多少字啊?”

    “三百多吧。”

    “噗……”小叹和包大人当时就把嘴里的东西喷了出去。

    “干什么呀?甚麽~素质啊?不是自己家就乱吐东西是不是?”封不觉不爽道。

    这时,画面中的奥斯卡已经揭晓完了三号四号的文字,来到了第五名选手面前。

    之前蔬菜瓜果抽到的两个关键词算是比较难的,分别是“野兽”和“变迁”,他写了一百多字,文也算对题,不过和前两位选手相比,给人的感觉就稍微差了一些。

    而墨不香的关键词是“毅力”和“权力”,她的文风多变,任何关键词应该都难不倒她。但她在短时间内的写作能力显然不如在场的其他几位职业网络写手,最终她写下了五十多字,虽然文笔不错,但内容并没有完全表现出那两个关键词的意义。

    五号,我要上场,抽到的关键词是“恐怖”和“美人”。他倒是厉害,用手写模式写了不少:【惶惑的双眼闪出熠熠光泽,原本苍白的手指已如死尸般蜡黄。高阔额角上的青筋随着极其微妙的情感变化而起伏……骤涨骤落。她依然美丽动人,只是即将失去生灵的气息,化为冰冷的尸体。】

    “十分出色的描写。”奥斯卡说道,随即转过头,对汽水说道:“不知场哥这段,让恐怖大师来写,会是怎样的一种风格?”

    “肯定是场哥写的比较好。”汽水在旁笑道。

    我要上场回道:“汽水这是给我留面子,其实心里在鄙视我。”

    现场传来一阵笑声,随后奥斯卡便来到了汽水面前,“ok。来看看汽水抽到了什么关键词。”

    屏幕上显示出的关键词是“宗教”和“邪灵”。

    这两个词一出现,观众席就躁动一片,导播也有意识地让镜头逐一扫过了其他选手的脸。毫无疑问,对汽水来说,抽到这两个词是非常有利的,这就是他最擅长的灵异文领域。

    但他写下的内容,却是出乎意料:【吾等召君至飨宴兮,深幽虚怖之主宰。享余微渺之悲魂兮,贡祭神力于……】

    奥斯卡读完这写字。半开玩笑般说道:“汽水,请问这个省略号后面的内容在哪儿?”

    “哈哈,因为时间来不及了,就写了这么点。”汽水倒是个实诚人。

    奥斯卡问道:“是构思花了太长的时间吗?”

    “不是。是我用全拼找‘飨’这个字浪费了三分钟,实在没找到,我改成了手写,然后时间就不够了。”汽水回道。

    奥斯卡耸耸肩。对镜头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观众席也传来一片笑声。

    “汽水你让我们说你什么好。”奥斯卡笑道。

    汽水也只是憨直地笑笑,他的性格就是如此。比较随和,也可以说他参赛的心态最好。

    “那么……最后,让我们来看一下新人。”奥斯卡终于来到了封不觉面前:“不觉,看了六位前辈的表现,此刻你紧张吗?”

    “嗯……怎么说呢,我本来就不是很擅长写这种有命题限定的东西呢……”封不觉回道。

    “哦?难道你和汽水一样没有写完吗?”奥斯卡问道。

    “这倒不是……”封不觉道:“只不过,我好像有点矫枉过正了……”

    “你这样说,我和观众朋友们反而越来越期待了哦。”奥斯卡说着,指向了大屏幕:“来,让我们先看一下不觉抽到的两个关键词是……”

    屏幕上跳出了“战争”和“英雄”的字样。

    从其他写手和现场观众的反应看来,这无疑是个非常简单的题目。

    “想必大家此刻和我的感觉一样,岳飞、关羽、张自忠……瞬间就有不下十个名字闪过我的脑海,古今中外,有太多可以描写的人物了。”奥斯卡转身对着镜头道,“但是,从以往的节目中,不难看出,看上去越是简单的命题,其实越是难处理,因为很难写得出彩。许多选手就是由于关键词太容易了,最后反而拿不到高分。”他说话间,镜头又给到了封不觉的特写,“那么……不觉会根据战争和英雄这两个词,去描绘出怎样的一个人物呢?请看……”

    他话音一落,觉哥的文字便出现在了大屏幕上:【一九四五年的夏天,在中朝边境的密林中,一个英俊魁伟的中年男子正在审视着他的游击队员们。他的祖国已被侵略者灭亡了三十五年,祖国的躯体虽然落入了敌人的魔掌,但祖国的魂魄没有死,祖国的优秀儿女们依然在战斗。他出生在一个贫寒但充满民族主义情感的佃农家庭,自幼就受到强烈的爱国主义教育,十四岁就立誓祖国不**永不回家乡,十八岁就组建了朝鲜革命军,未及成年就拿起枪在中朝边境的雪山密林、白山黑水间同日本侵略者最精锐的陆军部队关东军做殊死搏斗。

    以他为首的朝鲜**者们,是为了祖国**,战斗得最坚决、最英勇、同时也是牺牲最为惨烈的一群人。此时,他们已经坚持打了十五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了,他也从少年长成中年,并在血腥的战斗中成为了朝鲜**者的领袖。

    他,就是朝鲜人民尊称为“瀚别尔”(朝语:一颗星)的……金日成。】

    奥斯卡读到一半就觉得情况不对,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尽量保持语气平稳地把这一大段三百多字的内容念完了。

    全场鸦雀无声,连现场导演都傻了眼,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指挥现场观众做什么反应。

    “是谁把这小子请来的啊……是谁啊?到底是谁啊?”奥斯卡的吐槽魂被完全点燃,不过他还是只能在内心发出疾呼:“战争、英雄、人物,这种关键词下你第一个想到的是金将军吗?这是要逆天啊!你这是讽刺吧?一定是吧?你就像其他人一样随便描写两句会死啊?指名道姓不说,连时间地点都写出来是要闹哪样?你当这是短篇人物传记吗?”

    奥斯卡再次向总导演投去了询问的眼神,他脸上表情的潜台词是:咱们先停止录制,您去和那小子谈谈心吧老湿!

    没想到,他耳机中又传来一句:“小李(现场导演),指挥观众鼓掌。奥斯卡,你继续。”(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