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27章 苍灵论剑(四十二)
    【当前任务已完成,主线任务已更新】

    【参与苍灵论剑,并存活至无相魔君被击杀】

    当封不觉和似雨击杀铃魔之时,系统提示适时响起。【击败“铃魔”】的任务被勾去了,随即就出现了以上那条任务。

    小叹、悲灵和迹部三人是知道林常掌握了太虚无相神功的,但他们没见过鹿清宁,所以并不能确定林常就是这剧本中的大恶人,只能凭“无相”二字猜测他是BOSS;而封不觉和似雨还没听说过“太虚无相神功”这个词,他们只知道林常是个强大的反派NPC,所以也只能猜测林常有可能就是无相魔君。

    唯有等他们五人会合后,才能真正确定最后这条任务的目标。

    此刻,苍灵镇中,正是第三天的黄昏时分。

    距离圆月当空,只剩几个小时了。可是那两大剑客,却仍是一个都没出现。

    无名剑谢三,在昨天傍晚时神隐了;剑神叶承更是干脆,完全没有露过面。

    这天,各大门派从苍灵派往铜丘那边打探消息的弟子,无一例外都一去不回,就连飞鸽帮的鸽子都不见踪影,没有一只能飞进苍灵,整个镇子都好似被封锁了起来,与世隔绝。

    眼瞅着天色将暮,苍灵镇上的武林人士们皆是万分费解……难道这次决斗是一场骗局?可这种骗局有什么好处吗?促进这鬼镇的经济繁荣?苍灵客栈给了叶府回扣?还是叶承吃饱了撑着逗谢三和全武林的人玩儿?

    这些解释显然都不合理,但也没人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比起费解……不安是另一种在人们心中升腾的情绪。可他们能做的也只有等待,等待着那未知的阴谋上演……

    …………

    月圆之夜,苍灵镇中。

    月色如霜,将大地照得宛如白昼一般。

    一府二楼三派四门,加上其余二三线门派以及各路单独前来的江湖中人。共计四百余人,不约而同地来到了苍灵客栈前的那条主干道上。就连客栈里的那些伙计,都好奇地来到街上,想瞅瞅那两位传说中的绝世大侠是否真有三头六臂。

    可直到此刻,也没有人见到叶承或谢三的影子。

    忽而,一条人影倏然一纵,跃上了客栈前一栋民房的屋顶。那人站的位置离地三米左右,高度不算太高,不过站在这儿视野很开阔。而且也可以让整条街上的人都看到他。

    “诸位,时候到了。”那人开口道,他说话的声音阴沉低哑,但却清晰地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仅这一点。已足可见其内功修为之强。

    街上一些江湖资历较浅的江湖喽啰还不认识此人,不过各派的掌门,基本都认识他。说话之人,正是花影六剑中最为神出鬼没的“无影剑”,商飞。

    商飞一袭黑衣劲装,其身形在月光下显得形锁骨立。他说完那句话,便从襟前迅速取出一支竹筒。一翻手又拿出一个火折子,将这竹筒底部的引信点燃。

    数秒后,一道火光窜起,伴随着一声嘶鸣飞上天空。

    正所谓……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商飞这一发信号弹,虽不能引来万马,但确是可以招来千军。

    这时,另一条人影也是平地一踏。来到那屋顶上,开口便问:“商飞。你这是什么意思?”来者正是那八方楼楼主季通,这人的性子,就是什么事都喜欢搀和一脚。

    “这个问题,由我来回答你吧。”林常的说话声突兀地响起。

    他的声音似从天外而来,聚拢并回荡在街上,让人心神俱颤。与此同时,林常的身影也从客栈的高处飞出,脚踏虚空,飘然而至,来到了商飞和季通的身旁。

    今日,碧空剑一改平日的白衣剑客模样,换上了一身黑色锦袍,且腰佩一剑,背背双剑,总共带了三把剑在身上。林常本是剑眉星目,相貌堂堂,但此刻的他,却是形容狂放,披头散发,脸上更是蒙着一层异常明显的黑紫之气。

    从这天下午起,林常和商飞就不知所踪,就连叶慕菡,苏裳和苗少卿也不清楚这二人的去向。

    谁也没想到,他们会在这个时刻,以这种方式粉墨登场。

    “无名剑!”

    “断雪剑!”

    人群中自有识货之人,瞬时已认出了林常背后背着的那两把,正是谢三和叶承的佩剑。

    对于剑客,尤其是顶尖剑客而言……剑,就如同自己的手足一般,只要人还活着,其手足就绝不会交予他人。可如今,林常竟是同时拿着这两件属于他人的绝世神兵,这无疑使得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刚才的火信上天后,就会有近两千名锦衣卫由铜丘的大路出发,进入苍灵,将这里团团包围。除非由我发话,否则,没有人能活着离开苍灵。”林常说话时的吐字略有些颤抖,这透露出他内心无比的兴奋和满足。他等这一天、这一刻,已经太久了。

    “你说什么!”季通惊道。

    街上那数百人的反应也多半如此,林常的一言,宛如平地一声炸雷,随即就引起了一片喧哗鼓噪。

    几声风拂布衣之声响起,又有四条人影上了房顶,分别是万霞楼主公孙乾,少林方丈法明,仁武掌门宋宽和逍遥派掌门钟廉。

    “阿弥陀佛,林施主,此话当真?”法明问得还算客气。

    宋宽则道:“这是叶门主的意思吗?”

    而钟廉问道:“谢大侠和叶门主的剑为什么在你身上?”

    “林剑首。”还是公孙乾说了重点:“朝廷与武林互不干涉,乃是多年来的铁律,可你竟然勾结锦衣……”

    “什么叫勾结?”林常打断道,“我身为大明朝的子民,效忠朝廷,何谈勾结?”他的视线扫过了商飞以外那五人:“你们这些虚伪的老贼。个个儿道貌岸然,坐拥山门,固步自封,不服官府的管束。”他冷哼一声:“客气点,称你们一声‘掌门’,说得难听点,你们不过是一帮欺世盗名的三流武夫罢了。”

    他这一番群嘲的言论,让底下的人彻底炸开了锅,人群霎时间是群情激昂。义愤填膺,叫骂声不断。要不是二楼三派的掌门还站在上面,估计已经有把几十把家伙朝着林常丢过去了。

    “有道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林常不为所动,他悠然、坦然、大义凌然地说道:“承蒙锦衣卫指挥使钱大人的赏识。我林某人现已归顺朝廷,为当今圣上效忠。”

    “呸!狗贼!”“走狗!”“没想到碧空剑竟是这等无耻之徒!”

    林常话至此处,底下又是一阵恶骂。花影六剑中的其余三剑,自然无法再旁观下去,三人纷纷跃上了那栋民宅旁边的一处屋顶。

    苗少卿一脸惊愕地问道:“师兄!你疯了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可能投靠朝廷?”

    而叶慕菡心直口快,话也讲得难听一些,她厉声喝道:“林常!你在此胡言乱语。想让叶府成为整个武林的众矢之的吗?”她的视线紧接着移到了林常身后的断雪剑上,“我大哥在哪儿?他的剑为何在你手中?”

    “哦……叶师妹。”林常缓缓转过头去,“你来得正好。”说话间,他单手一扬。一团罡气轰然而出,势如猛虎下山,直扑叶慕菡而去。

    叶慕菡还从未见过外放的内力能有这种威力和速度,猝不及防之下。她被一股巨力正面直击,当场口喷鲜血。倒飞而出。

    “我想这样,应该就能撇清叶府和我之间的关系了。”林常语气戏谑地说道。

    同时,他从腰间抽出了碧空剑,朝着叶慕菡所在的方向抖剑一指,一道剑气疾出,后发先至。

    “哼……至于你大哥,你去阴曹地府见他吧。”林常笑道。

    身在半空的叶慕菡避无可避,被剑气透颈而过,即刻便一命呜呼。苏裳和苗少卿见状,面色骇然,惊滞当场。他们对眼前发生之事完全无能为力,林常的剑气之强之快,根本不是他们俩有能力追上的,就算他们想跳上前去用身体阻挡都来不及。

    林常重新将脸转向那五位已惊得无以复加的掌门,用手指了指身后的两把剑:“现在,我是如何得到这两把剑的,你们也该明白了吧?”

    一时间,鸦雀无声。

    和封不觉他们玩儿的花招不同,林常所用的,是这个世界里的武人们能够理解和看懂的手段。他用的是内力,使得是武功,举手投足之间,有律可循。

    也正因如此,他才会让那些人感到恐惧、绝望。

    “都听好了。”林常看着那一张张惊愕的脸孔,看到那些刚才还在破口大骂的人全都闭上了嘴,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随即道:“今夜,趁着各位掌门、高手、前辈全都齐聚于此。我,给你们两条路选。”

    没有人打断他,每个人都屏息凝神地听着他的话。

    “第一条,自今日起,尊我林常为武林盟主,日后只要是江湖中人,皆须听我号令。各门各派包括各人,都要将武功都写成籍册,交予朝廷,不得隐瞒。只有交出武功者,方可离开苍灵。”

    “而那第二条路嘛……”林常笑道:“就是死。”

    “荒唐!”季通言道:“就算你引两千锦衣卫包围苍灵又如何?不过是一群当兵的庄稼把式,他们岂能敌过这里的数百高手!”

    “他们不必敌得过你们,他们只需要拦住你们一时即可。”林常淡定地回道:“杀人的事,我来做。”

    “我先杀了你!”一声咆哮,一剑,破空而来。

    竹分两瓣,剑从中来。苗少卿惊惧已缓,怒不可遏,其真气乍然提至顶峰,竹中剑的呼啸而至。

    苏裳亦是紧随其后,欲为师姐报仇。她与叶慕菡情同姐妹,对林常敬如兄长,适才见师姐惨死于林常之手,不由得神志恍惚,心智惊溃。此刻她虽是强打精神,眼眶含泪,但当秋兰剑出鞘之时,其杀招“芳兰独秀”仍是使得犀利无比,毫不留情。

    “哼……可笑。”林常冷哼一声,将碧空剑回首入鞘,随即双手交错,握住了背后的断雪、无名二剑。

    两柄神兵骤然出鞘,气荡九天十地,威摄四面八方。

    仅是拔剑刹那产生的威压,就已让离林常较近的五位掌门高手连退三步。

    发动攻击的苗少卿和苏裳被庞然剑气所阻,竟无法靠近林常周身一丈的范围,在空中就被一股无形之力挡了下来。

    “月圆之夜,乃我神功鼎盛之时,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会强到这种地步……”林常双手各执一剑,倾斜着垂于身体两侧,“你们这些人太蠢,看来我得把话说得再明白一些……

    叶承早就死了,苍灵论剑的决斗书,是我写给谢三的,消息,也是我放出去的。从你们来到苍灵时起,就已经落入了我的圈套之中。

    苍灵镇三面环山,此刻出镇的两条路径皆已被锦衣卫的兵马封锁。你们不可能逃得出去,我有充足的时间,杀光你们每一个人。”

    他顿了一下,接着道:“此计唯一的变数,就是神侯府派来的探子,不过他们没有一个活着进镇的,所以也查不出什么来。如果你们指望有第三方势力来趟这浑水,就趁早死了这份心吧。”

    “哼……看来你还真是计划得很周全……”季通冷哼着道了一句。

    “季通,我知道你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我想这里有不少人都和你有一样的想法。呵……你们觉得,凭你们这帮所谓的‘高手’联手,就能杀死我。然后,你们这数百人便可冲出苍灵或暂且遁入山中。”林常说破了在场大多数人的心中所想:“哈哈哈……有胆量就上吧。先来者先死,等人死得差不多了,剩下的自然就会交出自己门派的武功,以求活命。”

    话到此处,他周身竟隐隐绽开层层黑色的能量,与其说那是杀气所化,不如说是一种嗜血的欲望,“诸位江湖同道,你们来这里,不就是想看到绝世高手的剑上染血吗?既然如此,不妨用你们自己的血,来一睹我林某人的剑法吧。”他神色张狂,黑紫可怖的脸上,布满狞笑:“当然,我也允许你们屈服。路由你们自己选……”这一瞬,林常的面目已然不似人形,一股黑紫之气聚于其额头,凝而不散,他的瞳孔也是相同的状态,森然万分,宛若妖魔一般,“……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