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26章 苍灵论剑(四十一)
    铃中境,湖心岛。

    抬头望去,天空如墨般漆黑,岛上的森林中弥漫着宛若实体般浓重的阴影。

    此刻,林中每一棵树的树梢上,都挂着一个小铃铛。那些铃铛皆是发出银色的微光,就像一盏盏孤灯,将黑夜点亮,塑造出了一幅诡异的画卷。

    “呵……意料之中的结果。”铃魔狞笑着走到了封不觉面前,“现在你该明白,为什么当初那个道士,没能将我击败了吧?”

    封不觉捂着腰间的伤口,跪坐在地上,粗重地喘息着,“哈啊……咳……你说得没错……这确实……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他说到这儿,竟笑了起来:“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的实力非常强。像金刚铃这种驱邪的法器,落入你这种魔道手中,却反被你所用,足可见……咳……”他咳出一大口鲜血:“你绝非等闲之辈。”

    铃魔此刻的样子,已不是一个小女孩了。她的身躯已变得与成年人无异,不过被裹在黑色烟雾之中,从身材轮廓和话语声可知她是女性,其嗓音是三十岁上下的样子,其他特征皆是未知。

    “哼……既然你早就知道,为何还要指示你的同伴和你分开行动?”铃魔笑道:“‘分头跑,尽可能拖延时间’这句话,是你说的吧?还是当着我的面喊出来的。”

    “我的战术有什么不妥吗?”封不觉一边回答,一边强支身体,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时的封不觉,已是强弩之末了。先前他用死亡扑克配合灵识聚身术,逼迫铃魔优先来对付自己。一路上他且战且退,技能时开时停。频繁切换装备。活用物品……最后愣是在这“万铃邪阵”的包围中强行杀出一条血路。甚至还磨掉了铃魔不少血量。

    但面对一个明显无法靠单挑战胜的boss,他这一系列行动是要付出代价的。此刻,封不觉身上的五瓶生存值补充剂皆已用完,死亡扑克也是一张不剩。其体能值虽还剩了三分之一。但生存值仅存26%,状态栏中还带着【流血】效果。

    可以说,就算铃魔不给他最后一击,封不觉也撑不了几分钟了。

    当然了。封不觉身上还有scp500,只是他没打算去用,因为他自己都觉得眼前的情况极有可能会挂,用了也八成是浪费。

    “如果你从一开始就清楚我的实力,你就应该联合你的同伴一起对付我,那样你们还有一线胜机。”铃魔应道:“哼……可你却让她和你分开跑,还想拖延时间?呵……难道你觉得,在我的领地上,将战斗拖得持久些,反倒对你有利吗?”

    “不能说有利。”封不觉平静地回道:“我只是选择了……百分之百可以赢你的战斗方式。”

    铃魔的身形微微一滞。“哦?让我猜猜……此刻你是不是想说……自己身上带着某种威力惊人的爆炸物,只要你一死就会引爆。把我也轰得渣都不剩?”

    “不。”封不觉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中毒了。”

    “呵……这就是你开的最后一个玩笑吗?”铃魔冷笑道。

    “这种毒的效果很微弱,从你的表现看来,无论中毒的刹那,还是中毒之后,都没有明显的感觉。”封不觉道:“假如你是和我一样的异界旅客,只要扫一眼‘状态栏’,也就察觉到了,可惜你不是。”

    “你编得很像那么回事儿,不过比起这个,我宁可相信你会自爆。”铃魔笑着回道,她显然还是不信。

    “你的自信,有两个依据,第一,你认为自己身为灵体,对‘毒药’这种东西应该是免疫的;第二,直到这一秒为止,你仍然没想出我是如何对你下毒的。”封不觉直接道破了对方的念头,并接着道:“既然已胜券在握,我也不妨告诉你好了。首先,我对你下毒,用的是这个……”

    封不觉说着,将【哥布林毒气口罩】显示了出来,“当我被绑在木桩上和你说话时,你已经中毒了。这叫‘毒属性攻击’,我们异界旅客特有的一种手段。你应该也清楚,我们身上的武器,只要不是纯物理攻击的类型,对你这种灵体都是可以生效的。”他说着,又把面部装备变为了隐藏:“就好比我之前用来射击你的冲锋枪,那些子弹对你没什么效果,但偶尔触发出的火焰,却可以伤到你不是吗?”

    这一瞬,周遭树木上的那些铃铛纷纷开始晃动,有些甚至从树上掉了下来,这正是它们的主人已然动摇的最好证明。

    “你已经追了我太久,即使运动不会加剧毒素在你体内的影响,我想这一小时零七分钟的时间(封不觉在逃亡过程中依旧心算了时间)过后……就算每分钟只损耗你1%的血量,你也只剩33%了,加上我这一路上的攻击……”封不觉长吁一口气:“总之,即使我死了,你也来不及去杀掉我的队友。所以我才说,这是百分之百可以……”

    “够了。”铃魔打断了他:“你所说的那些所谓‘状态’、‘血量’、‘属性’等等,都与我无关。”她沉声道:“你只是想告诉我,我就快被你杀死了,对吗?”

    “正确。”封不觉道。

    忽然,林中的铃铛全部重新归于平静,周围恢复了一片死寂。

    黑色的烟雾散去,铃魔现出了本尊。她的身高比封不觉还要高上半个头,长着一张欧洲女人的脸,其面容轮廓鲜明,美艳动人。她的皮肤是淡紫色的,没有头发,额头两侧长着卷曲的羊角。她的身上没有衣物,其胸脯下半直到小腹之处,长着类似是衣服的鬃毛,遮住了一些不适宜在游戏中出现的敏感部位,而她的下半身,是两条光洁修长的大腿,连接着膝盖下巨大的、长毛的蹄子。

    封不觉摇着头,语重心长地念道:“太低俗了,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这算什么?毛制的抹胸吗?敢不敢全身都长满毛,或者干脆完全不长?”他一边吐槽着系统用恶魔美女半遮半露地公开卖肉。一边毫无节操地将视线停留在对方高耸的胸脯上,盯着那没有被鬃毛覆盖的两个半圆形球体半天都不眨眼。

    “哼……你的同伴说的没错,你真是个极度自恋的人。”铃魔显然早就在监视两名玩家,对他们的对话都一清二楚。

    她说话间,已来到封不觉跟前,用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他道:“你非要在我死之前,把你的计策全都说给我听吗?如果你说些别的话来拖延我,可能我就在不知不觉中死去了,你的命,也保住了。”她忽出单手,掐住封不觉的脖子,轻而易举地就将其举了起来:“而现在,既然我已知道自己很快就要死了……为什么不多拉一个人来陪葬呢?”

    “可恶……”血从封不觉的嘴角渗出,他的脸色涨得发紫,却依然强行睁大了双眼,视线以四十五度角继续逼视着铃魔的胸部。他在最后的生存值和节操一起掉光之前,悻悻然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还真是……遮得……密不透风……”

    这一刹那,寒芒一闪,血花飞溅。掐住封不觉脖子的手竟突然失力。

    封不觉只觉喉前一松,紧接着便摔倒在地,生存值停在了3%上。而他眼前的铃魔,已失去了头颅。

    那个长着羊角的女人头飞上了天空,划出一道抛物线来,落在了七八米开外的地方,树林里那无数的铃铛几秒后骤然消失。

    周围的阴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散,天空也逐渐亮了起来。黄昏时分的金色阳光如一道道利刃穿透黑暗直刺入林间,照亮了小岛。

    还未等封不觉对这一系列的变故做出反应,只见那铃魔的无头尸体摇晃了两下,朝着躺在地上的觉哥就倒了下来。

    对一个生存值只有3%的玩家来说,被这样一个至少在五十公斤以上的物体砸中,化为白光over的概率是极大的。封不觉大难不死,又岂能阴沟里翻船。他当即一个翻滚闪到一旁,避开了倒下的尸体。在生存值跌破2%的刹那,他又往嘴里塞了一颗scp500,治愈了【流血】的状态。

    “嚯……好险……”封不觉坐了起来,松了口气。

    下一秒,他的视线,就迎上了似雨鄙视的眼神。

    “可恶,还真是遮得密不透风。”似雨用她特有的冰冷语气,把封不觉的“遗言”重复了一遍。

    “喂,我不是让你跟我分头走的吗?”封不觉问道:“你这样跟在附近的话……万一这boss在还剩三成血量时就把我干掉,并迅速探查到了你的方位,那我俩岂不是有团灭的可能?”

    似雨仿佛没听见他说话一样,继续念叨着:“她身高可接近一米九,而且半人半羊……”

    封不觉挺不爽地回道:“你这是吐槽我口味重呢?还是你羡慕嫉妒恨啊?”

    “我只是感到很惊奇,一个人要疯成什么样,才能在将死之时,做出你这种……反应。”似雨轻笑道。

    “这只是游戏而已,我又不是真的会被掐死。”封不觉摊开双手,语气轻松地回道。

    似雨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欲言又止。最终,她还是没说什么,只道了一句:“或许吧。”

    说罢,她缓步行到他身边,抱膝坐下,默默地递给他两瓶生存值补充剂。(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