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22章 苍灵论剑(三十七)
    铃中境的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早在封不觉和似雨刚踏上小岛的时候,外面的时间已是第二天了。

    这日,本已暗流涌动的苍灵镇上,又起了波澜。

    正午,苍灵客栈大堂。

    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几乎所有武林人士,都在寻找同一个问题的答案。而那个问题就是——谢三哪儿去了?

    经过一整夜和一个上午的时间,就算消息不太灵通的门派,也都听到了风声……昨日黄昏时分,无名剑谢三经铜丘上了大路,策马直往苍灵而来。到天将暮时,谢三所骑的那匹马,独自踱回了铜丘。

    而苍灵这边,至今没人见过谢三的踪影。

    那么……谢三到底去哪儿了呢?一个人怎么会莫名失踪在半道上呢?

    这些天,大路也是有人走的,不过人数不多,基本都是各大门派往返铜丘传递消息的弟子。反正这些人里,没有一个在半途看到过谢三。

    按常理来假设,情况貌似是……谢三上了大路后,没有来苍灵,而是半路转道进了山林之中。

    可这根本说不通啊,难道谢大侠是在铜丘打听一番后,得知苍灵客栈已经没客房了,又不想住废弃的民宅,所以情愿露宿山中,荒野求生?

    或者是……谢大侠被埋伏了?这也不太可能,谁打得过他啊?除非是叶承在场,否则就算花影六剑联手,也奈何不了谢三。武侠世界就是这样,质上的差距,靠量未必能填上。谢三身为一个独行侠客,能与武林至尊的叶府之主齐名,其武功境界。能打十个那是必须的。

    当然了,如果找一千个人来,将谢三团团包围,并把他困在一个只能战不能跑的地方,那么,等其内力和体力全部耗尽,就可以得手了。

    这显然更不可能……

    那最后还有一种假设,也许,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谢三是撞鬼了。

    江湖中人。尤其是那些老江湖,对鬼神之类的玩意儿虽谈不上敬畏,但也绝非完全不信。这苍灵镇闹鬼的传说,各路人马早在铜丘时就有所耳闻了。

    加上这些天,每逢夜晚就有人神秘失踪。且死不见尸,确实让镇上人心惶惶。

    不过这事儿也不能全怪山上的那个鬼,她可没有主动出击到镇上来抓人。很多人都是在杀人后上山处理尸体时,把自己和尸体一块儿给交代了,没能回来……

    这帮人说白了是自己作死,他们如果在天黑前进山,不要往深处走。随便找个山林边缘的犄角旮旯浅浅地把尸体一埋就撤,那便没事。

    可实际情况是,他们基本都是在深更半夜进山,背着尚温的死尸。特意走很远,进入山林腹地再弃尸。那别说是铃儿的鬼魂了,就是他们自己带来的尸体都是个威胁。

    刚刚死于非命之人,怨气和魂魄都还未散。杀人凶手却带着尸体走入一片被怨气笼罩的鬼境山林之中,那死人诈尸索命也不奇怪了……

    总之。虽然我们从上帝视角已经知道了谢三确实是遭到了偷袭,但苍灵的那帮江湖中人并不知道,他们不可能猜得到林常的事,所以只能瞎猜……

    “你们说谢大侠这究竟是演得哪一出啊?虽说无名剑向来低调行事,可这回,实在是古怪……”

    “这镇上的怪事还少啊?昨晚上巨鲸帮和海沙派又有几个弟子没影儿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诶诶,听说了吗……那落梅剑鹿清宁,前天晚上就失踪了,昨儿一天都没见人,到今天还是没出现。”

    “嗨,这事儿早上我就知道了,我还听说啊,昨天才来的破剑茶寮那五位,现在只剩下一位金少侠还在客栈里了,其他四人,也是一夜未归啊。”

    “对了,说起这事儿,你们知道吗?我听人讲,昨夜,唐家少爷在金少侠手底下吃了大亏啊。”

    “什么?快手拈花唐士则?这小子可是个硬手啊。”

    “谁说不是呢,我还听说,他被那个金少侠教训得没了脾气,只得甘拜下风。”

    “等等,唐少爷为何会与那什么……金少侠动起手来的?”

    “喝,这事儿你都不知道啊?为了女人呗。”说话者随即将慕容颖与唐士则的八卦科普了一番。

    “哦,原来如此。”幸灾乐祸般一笑:“不过……话说这破剑茶寮确实不简单啊,也不知这门派究竟什么来历。”

    “人家寮主不是已经说了吗,自开山门,自创武功。”

    “嘿,亏你还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些年,这话你都信,二十多岁能自创武功?你当他神仙转世啊?依我看,那小子没准是得到了某位世外高人传功渡元,这才会有那么惊人的内力。”

    “行了,你们都扯远了,这儿说谢大侠呢,你们倒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说句不好听的……”压低声音:“明天就要决斗了,那叶大当家到今天还没出现,说不定啊……”

    砰一声,一个大酒坛子被搁在了桌上。

    鲁山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那几名说话者所坐的木桌旁。

    “小二,你们这客栈大堂里,好像有苍蝇啊。”鲁山开口道:“我瞅瞅,一、二、三、四,四只苍蝇在这儿嗡嗡叫着,好不烦人。”

    那四人闻言,虽是心中有怒,但个个儿都是敢怒不敢言。他们乖乖放下了手中茶杯,在桌上留下些散碎银两,灰溜溜地出了客栈大门。

    其实这四人就是几名江湖上的三流角色,这种人无论武功还是人品,都难成大器。这帮人终日热衷于对那些比自己混得好的人腹诽心谤,有时则是恶意揣测,散布谣言。

    鲁山也是因为离得近,话落在耳朵里,他实在听不下去了。才走过来把他们赶出客栈的。

    这四人大言不惭地对那些大人物们评头论足也就罢了,说着说着,竟有暗指叶承在决斗前偷袭对手的言论冒出来。这种话是能乱说的吗?叶承何许人也?如果当今武林要推举个盟主,那叶承就是那个直接可以上任的人,剑神的武功与品德,岂容几个鸟人随意污蔑。就连鲁山这局外人听了都有三分无名火,若这话被那叶慕菡听到,当场拔剑砍了他们都有可能。

    “和尚莫生气,来。正好坐下陪我喝几杯。”一个微醺的青年这时来到了桌子旁边,邀请鲁山坐下。这不是唐士则又是何人。

    鲁山瞧了唐少爷一眼,这小子大白天就喝得醉醺醺的,一脸颓然。

    “呵……好啊。喝酒,和尚我随时奉陪。”鲁山大刺刺地坐下。脸上堆起了一贯的豪爽笑容。

    虽然鲁山的绰号是醉僧,但他很少会真的喝醉。他们这些高手喝酒都有分寸,自己有多少量,心里自然有底,实在不行了,酒气也是可以通过内力逼出去的。

    不过眼前的唐士则,那显然是真醉了。

    有道是抽刀断水水还流。借酒浇愁愁更愁。唐少爷这种自虐型喝法,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和尚见了,便想劝导劝导。

    “他们的话,你听见了?”鲁山问道。

    “哼……听见了。”唐士则有气无力地回道。

    他们一问一答之间。一名小二已过来麻利地收拾了桌子,顺便把前几名客官留下的银子收了,然后便快速离开。

    “人家说得没错,金少侠武艺卓绝。德行也比我强。”唐士则接着道,一脸苦笑的神情:“我是不服都不行啊。”

    鲁山岂能不知他的心思。他摇着头道:“阿弥陀佛,这红尘烦恼,无外乎酒色财气,唐少爷此刻的烦恼,恐怕和尚我是开导不了咯。”

    “哈!谁要你来开导,你这酒不离口的和尚,还好意思说这话?”唐士则道:“我只是觉着寡酒难饮,想找个人一块儿喝几杯罢了,莫要跟我说些废话。”

    “唐公子此言差矣。”一名女子的声音响起。

    唐士则闻其声,便知其人。他的身体当即如同僵住了一般,缓缓转过头去。

    慕容颖不知何时,已行至唐士则的身边。

    在唐少爷眼中,无论何时瞧这位云外仙子,她都是那样端庄优雅、楚楚动人。可此时此刻,她的身边还站着另外一个男人,金富贵!

    “这姓金的难道是来向我示威吗?”唐士则心道,当即又是一仰脖子,一口闷酒下肚。

    “鲁大师仁厚高德,慈悲为怀,他也是见你苦闷,想劝解几句。”慕容颖一边说着,一边已在桌边坐下。

    迹部也坐下了,不过他没有坐在慕容颖身边,而是绕到了另一侧去就坐。

    唐士则抬眼看着迹部,后者脸上居然还堆着笑意,这落在唐少爷眼中,无疑成了嘲笑。

    “哼……有什么好笑的?”唐士则冷哼一声,对迹部说道。

    “哦,因为在我的家乡也有个叫‘鲁大师’的,我听着有别人被这么称呼,就觉得挺有意思的。”迹部如实回道。

    唐士则闻言,也不好搭话,于是闷头又喝了一杯。

    “唐公子,似乎对金少侠有点误会。”慕容颖又一次开口了:“所以我把金少侠请来,跟你把事情说清楚。”

    “误会?”唐士则道:“什么误会?哼……唐某人听不懂。”

    这时,迹部插嘴说道:“慕容姑娘已经把你们俩之间的事情跟我说了。”他耸耸肩:“我本来还在奇怪昨晚上是个什么状况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儿。”他倒是直截了当:“唐公子,我跟慕容姑娘最多算是泛泛之交,昨天我去她的客房,是去请教一些行走江湖的规矩,这是寮主的命令。我们可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唐公子你这壶醋喝得可是莫名其妙了啊。”

    唐士则听这段话时,神色数变,内心也是起起落落,他还没彻底反应过来,慕容颖却是先开口了:“金少侠,我和唐公子之间也并没有什么……你适才那句‘你们俩之间的事情’,言之欠妥……”

    “好了好了,你不用跟我解释。”迹部打断道:“我只是来解除唐公子对我的误会的,我对你们的事情不感兴趣。”他又转向唐士则道:“我就劝你两句,首先,你有空来找我打架,为什么不直接去问她事情缘由,你就这么不信任她?还有,她要是真不待见你,有必要特意找我过来跟你解释清楚吗?”

    迹部说完这话,站起身就离开了,以一个二十一世纪三零后青年的观点来看,他觉得这些破事儿真没什么大不了的。殊不知在古代,有很多话是不能明说的,尤其是不能在这种人多耳杂的公共场合说。

    他这几句话说完,让那桌剩下的三个人目瞪口呆。鲁山当即“阿弥陀佛”着就起身,好似自己就是个过路的,根本不认识这桌人一般,三步并作两步闪到了一边去;慕容颖羞得双颊晕红,躁到了耳根子。她一言不发,低着头,翩然而去。

    至于唐士则,他在几秒间,就醒了酒,两眼瞪得跟黑猫警长似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心跳得也飞快,惊喜之情溢于言表。不过,很快,他就觉得后脊梁发烫,好似此刻整个客站大堂的人都在注视着自己一般。

    其实……实际情况还好,客栈大堂比较嘈杂,迹部的话并没有很多人听见,只是距离他们较近的几桌人听见了而已。再说这档子事儿,人家也不好评论,多半也装作没听见算了。大家都是有素质有身份的人,就算没素质,多少也有点身份……反正总不见得当即就大声嚷嚷着起哄吧。

    且不提唐士则后来是怎么恍恍惚惚地离开客站大堂的,就说迹部,他也正烦着呢。等了一夜,队友们还是一无所踪,正思索着要不要出去找找,上午慕容颖又来请他解决感情纠纷。

    这会儿他走在回客房的路上,还在考虑着接下来该怎么行动,却忽然听到了系统提示:

    【当前任务已完成,主线任务已更新】

    他打开游戏菜单,那条【进入铃中境,寻找铃儿的魂魄。】已经打上了勾。此刻出现了一条新的任务:【击败“铃魔”】(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