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21章 苍灵论剑(三十六)
    封不觉看到这一幕时,大脑中仿佛炸开了锅一般,一下子涌现出无数的念头。

    但这些念头并没有让他的思绪变得混乱,相反,他冷静得很,思考问题比平时更快速、更高效。

    仅仅两秒后,他就果断地开始了行动。

    他的惊吓值仍然是零,步伐、动作也皆是沉着稳健,不过其脸上的神情倒是少有得认真。

    封不觉先是拾起了那件装备【蛛丝手套】,直接装备了起来,同时把手电筒放进了衣兜里,并走过去捡起了似雨的提灯。

    他将提灯举在眼前,仔细观察着地上的脚印,再三检查后,他确认了似雨被拽出的方向,随即就朝着那里出发了。

    一个人的时候,封不觉走得极快。先前他是考虑到了似雨在身后,有意识地放慢了速度,顺便也为了找找林子里有没有可发掘的物品装备。

    不过现在,封不觉是独自赶去救人,作为一个没有恐惧这种心理障碍的人,给他五米可视范围,哪怕置身地狱,他也能健步如飞地前行。

    越朝前走,周遭的黑暗就越是浓厚,连空气都好似凝滞不动,耳边那些若有似无的怪声也尽然消失。很快,封不觉就被一种死一般的寂静包围了。

    忽然,他的眼前出现一块空地,空地的正中有一根木桩,而似雨此刻已被沉重的铁链绑在了桩上。她被绑在了木桩的中段,脚底离地还有半米距离,身体中段全都被锁链捆着,裹得像粽子一般严实,只有肩膀以上和膝盖以下没被缠住。

    看到了队友,封不觉就算是放心了一半。长吁一口气后,他笑着道:“这算什么?巨人做的烤串儿?”

    似雨没空和他开玩笑,她很严肃的提醒道:“她就在附近。”

    “我知道。”封不觉回道,“只是……我不明白。既然她能轻易将你抓住,为什么不把我也抓起来?另外……她已经强到这种地步了吗?那我们还玩儿什么?这其中有问题啊……”他一边说着,一边举着提灯环视四周。同时,一个念头从他脑海中闪过,他立即将手伸进了自己的上衣内侧口袋中……

    “你猜猜看啊。”第三个声音传来,小女孩儿甜甜的说话声。

    封不觉闻声转头。便看到了铃儿。她穿着粗布的小袄,头发梳成辫子,面容倒是颇为可爱,但是脸色很苍白。最违和的,就是其神情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小孩。

    “猜是吧……”封不觉面对厉鬼。竟还笑得出来:“呵……你把我的朋友抓走,期待我会恐惧、惊慌、没头苍蝇似地四处打转寻找。可你没料到,我根本没有表现出你想看到的东西,于是你就直接进入了下一个阶段,嗯……大概是计划着……折磨我们取乐?”

    “真聪明。”

    铃儿的声音传入耳中的瞬间,封不觉顿觉眼前一黑,随后他就感到一只小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而他竟完全无力反抗,身体被扯着动了起来,隐约间他似乎听见似雨喊了些什么,但没有听清。

    数秒后。他回过神,发现自己也被铁链绑在了一根木桩上,手中的提灯不知所踪,不过那独特的光幕。此刻正从他身后照来。

    “这么厉害啊……”封不觉低声道了一句。

    “喂,你怎么样?”似雨的声音就在他脑袋后面响起。

    “诶?”封不觉尽可能地让脖子转了将近九十度。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和似雨被绑在了同一根木桩的两面,他当即苦笑道:“我说铃儿小妹妹,你还挺会玩儿啊。”

    这时,只见铃儿举着提灯,缓步行到了封不觉的面前。这BOSS居然拿走了玩家的装备,对此封不觉倒是挺意外的。

    “知道我在这世上已有多少年了吗?小妹妹是你叫的吗?”铃儿说道,她的语气神色,确实与成年人无异,甚至比一般的成年人显得更加老成。

    “我还以为女人不管在什么年龄,都希望被这么叫呢。”封不觉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那么……这位铃儿姐姐,我能不能问问,你打算怎么折磨我们?”

    “是啊……怎么折磨呢……你看上去连死都不怕的样子诶……”铃儿把稚嫩的小手放在嘴边,一根手指掰着嘴唇道:“对了……你好像挺关心她的是吧。”

    封不觉闻言神色微变,心中一凛,不过他立即挤出一个笑容来:“呵呵……其实也没有你想象中那么……”

    铃儿没听他说完,就迈步绕着木桩前行,走到了封不觉视线的侧后方盲区里。

    下一秒,似雨便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封不觉可以明显感到自己身上的锁链剧烈地收紧了一下,同时,空气中弥漫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当铃儿重新回到封不觉的视线中时,她的右手,还是拿着提灯,而左手上,正拿着似雨的一只脚。

    那只脚从小腿处被生生扯断,骨肉尽现,此刻还在滴着血。

    铃儿那白净的脸蛋上被溅上了许多血滴,可她只是露出一个血淋淋的笑容,“你说我下回拿什么过来好呢?”

    “我没事……”似雨的声音颤抖着传来,似是想让封不觉放心一点。

    “果然……苍灵镇的村民,并没有杀错你。”这一刻,封不觉的脸显得异常冷酷,不带丝毫感情,眼神更是如同能洞悉别人的灵魂般锐利:“你要是顺利长大,恐怕这世上就永无安宁之日了。”

    铃儿将手中的残肢扔到地上,冷笑道:“你这话,从何谈起?”

    “我在藏铃寺前,看到了你被烧死前的情景,其中有一个细节让我很费解。”封不觉回道:“为什么你会将自己的母亲称为‘妈妈’,一般来说,应该叫‘娘’吧?”他顿了一下,接着道:“还有。我总有一种感觉,你的哭声和你的话,都有点表演的成分,似乎是有意在博取同情。”

    铃儿的眼神变了,笑容逐渐从她的脸上消失。

    “无论是在你被烧死时,还是死了以后,那帮村民都言之凿凿地称你为妖孽。”封不觉接着道:“他们从头至尾透露出的只有愤怒和恐惧,但我没有察觉出丝毫的愧疚,这是为什么?”他歪着头:“一个人只要有良知。哪怕再怎么愚昧……做下错事后,良心也一定会感到不安的。这种不安并非来源于恐惧,而是来自于内心的自我谴责。”他居高临下地斜视着铃儿:“苍灵镇的村民们却没有那种情绪,他们的反应表明,他们所做的一切。全都建立在一个最基本的结论之上。而且他们对这个结论深信不疑——你是个妖怪。”

    “呵……”封不觉笑了起来:“从我们进山以后,你就开始误导我们。我们的所见、所闻,都让我们先入为主地认定,你是个冤死的鬼魂,而你生前只是个无辜的小女孩。”他冷哼一声,继续道:“当我听到那些村民将‘天不下雨、田里死庄稼、孩子先天残疾’等等事件都归咎到你身上时,我对他们的信任降到了最低点。

    可能这是我的个人喜恶在作祟。因为他们口中的那些话,和欧洲中世纪时将无辜女性当成女巫烧死的理由是一样的。一群愚昧的蠢货将所有的幸福都归功于上帝的恩赐,再将所有的不幸都归咎于一个虚构的事实,并让一个替罪羊背负着那些莫须有的罪责被活活烧死。以便让这群蠢人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活得心安理得。

    这样的事情在古代,在世界各地,都屡见不鲜,我想这点你应该赞同我吧?”

    “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铃儿沉声回道。

    “是吗?”封不觉道:“那你知不知道。‘妈妈’这个词,在宋朝时是指鸨母。到清朝转为对年长妇人的称呼,新文化运动以后,才被普遍用于称呼母亲。

    所以,在你被杀死的时代,你可以叫‘娘’、‘娘亲’或者直接用一个‘妈’字,但不是‘妈妈’。”

    “就因为这个细节……你就认定我……”铃儿瞪着封不觉道。

    “我还没有认定你是什么,不过我可以做几个大胆的假设。”封不觉打断道:“比如……一个生来便可以看到未来的超能力者;一个从未来穿越到小女孩身上的灵魂;或者,某种高于这个维度的强大意识?”

    铃儿的神情陡变,几秒后,又变得阴沉无比,“哼……姑且算你的推理没错好了……”此刻她也无所谓讲出类似‘推理’这样的词了,干脆明说道:“不错,我确实是某种更高位的意志,我被放逐到这个世界,变成了这个叫铃儿的小女孩,我的肉身弱小得如蝼蚁一般,不过仍旧能使用一些特别的力量。

    本来我隐藏得不错,可惜……在意外杀死自己的‘父母’后,我的能力被发现了,先前做过的一些事……也相继被揭穿。那些村民发现了真相,就把我抓住并且烧死。

    连肉体都失去,我就成了一个地缚灵,受到诸多的限制。因而只能在这山上收割灵魂,无法去染指藏铃镇外的世界。”

    封不觉接道:“既然那些村民的话是真的,那棵树和那个和尚的话,自然就是谎言,想明白了这点,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他冷笑道:“那俩妖怪都暗示我们,铃儿就是个冤死的鬼魂。并且引导我们抱着这种错误的观点,进入这铃中境,来到这个岛上,落到了你的手中……”

    “这你就错了。”铃儿回道:“像他们这种头脑简单的亡灵附着体,又岂会知道我的秘密?”

    “原来如此……”封不觉若有所思道:“他们也被你骗了……”

    “只有先骗过了他们,他们才能帮我把那些上山捉鬼的和尚道士,都引到这铃中境来。”铃儿笑着回道;“这就是为什么,没人能超渡我这个‘鬼’。”

    “我还有一点不太明白,这么多年来,那么多的高僧老道,就没有一人是你的对手吗?”封不觉问道。

    “只有一个。”铃儿回道:“他的法力高强,竟能与我斗得不分上下。并全身而退。”她冷哼一声:“这人确有些本事,他逃走以后,把藏铃镇的村民都赶走了,将镇子改名为苍灵,还重整了此地的山水运脉,企图用这种方式化解我的‘怨气’。哼……可惜,我根本不是什么冤魂,就算再过一千年,也不会超生的。”

    “嗯……”封不觉沉吟道。“很好,我没有问题了。”

    铃儿的脸上,再度露出了残戾的神情:“那该轮到我来提问了吧……异界的旅客?”她威胁道:“你要是答得不好,会怎么样,你应该很清楚吧?”

    “异界的旅客?”封不觉疑道:“原来你魂穿以前。是四柱神的部下吗?而且级别好像还不低啊。”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铃儿举起小手,“可接下来是我的提问时间,谁允许你乱说话了?”她随手一摆,欲用念力将封不觉的一条腿给扯断。

    不料……什么都没发生……

    “嗯?”她又试了两下,依旧没反应。

    “奇怪啊,怎么不受控制了呢?难道……”封不觉露出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表情,说话时。他的一条胳膊竟从铁链的缝隙中探了出来。他的这只手上戴着手套,其掌中,正粘着一个小小的银铃铛。准确的说,是一个已经被捏得变形损坏的铃铛。“……难道是某些东西停止运作了吗?”

    原来,在几分钟前,他将手伸入自己上衣内侧的口袋时,铃铛就已经被他吸附在掌心了。

    “我一来到这儿。就念叨了一个问题,‘她已经强到这种地步了吗?那我们还玩儿什么?’我想你也听见了这句话。”封不觉说话间。居然就从锁链里挣脱而出,稳稳站在了地上。

    同时,由于他的挣脱,被绑在另一边的似雨也等于被松绑,虽然还没完全脱离锁链的缠绕,但她已单脚落地,手臂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进行活动了。

    “毁掉铃铛。”封不觉头也不回,大声说了这么一句。

    似雨闻言,立刻将自己的那个铃铛从行囊中取出,使劲儿往脚边的一块硬地上砸去,那银铃当时就被敲得变形而毁坏。

    铃儿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不过萝莉脸摆出这副样子,依然是很萌的。

    “我这个人呢,经常是嘴上提出问题,脑子里就蹦出答案,我想这是多年锻炼的成果。”封不觉接着刚才的话道:“那一刻我脑中闪过的假设有很多种,我就不一一讲出来了。比较靠谱的就是……在铃中境,你的力量比在外界要强;而在这个岛上,你的力量比在铃中境的其他地方更强;但最关键的是,有一样东西,一样我们来到这里时必然带在身上的东西,使你可以将我们玩弄于鼓掌之间。”

    封不觉说着,将手中的铃铛甩到地上,还踩上了一脚:“进山后,我们从你的喽啰那儿得到了这两个铃铛,哼……我的反应也是慢了半拍啊。这上面都写明了【这个小铃铛似乎与某个强大的恶灵之间存在着一种感应】,这么明显的提示……好在我被你捆上以前,还来得及把铃铛捏到手里。”他说着,几步来到似雨身边,将SCP-500给了对方,似雨也未迟疑,立即吃下一片,她的断脚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当初跟你打成平手的道士,一定是个聪明人,他在被你打成致命伤前,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丢掉了铃铛。”封不觉道:“而我们,只能说是幸运,因为我们是所谓的‘异界来客’。”

    铃儿的神情几度转变,最终还是恢复了一种带着从容的狠色,“那你有没有考虑过?为什么那个道士,最后依然是跟我打了个平手?”

    话音未落,她刹那间便化为一图案黑色的阴影,扑向了封不觉和似雨二人的所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