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20章 苍灵论剑(三十五)
    这时的迹部,就算是意识上能避开,身体上也避不开了。

    那纸扇挟风、呼啸而至,他堪堪来得及举起双臂挡在身前。

    叱一声,扇锋击中了迹部的手臂。那一秒,迹部只觉自己的前臂传来一阵冲力,将自己向后推了一步。

    前文提到过,迹部身上穿的防具还是不错的,防御力挺高,即使是史嫣然的镖钉也能挡下。此刻唐士则这一扫,威力与那时的攻击不相上下。不过,迹部中镖钉时是背后遭袭,而这会儿却是正面格挡。因此他并没觉得这一击有多强,生存值的损失也不如当时高。

    “怎么可能?”唐士则心中惊讶万分,刚才那一击相触,他未从对方身上感到半分内力的御动,按照常理而言,完全不用内力来接这么一下,人的胳膊肯定该骨折了。可眼前这个姓金的,居然只是略微退后了一步,双臂完好,竟似是号发无伤。

    “不可能!”唐士则不信这邪,再度抢攻而上。

    唐士则自幼眼明手快,灵台澄澈,二十多岁便练得一身“拈花手”的好功夫。这一十三路拈花手,共有三十九种变化,讲究快、准、灵、巧、险,配合唐门的独门内功和毒术,可谓如虎添翼。虽说在直击的威力上,远比不上少林龙爪手的气魄,但拈花手在贴身战时的快速、诡辩、暗劲、以及其出手间随时可能夹带的毒风,在武林堪称一绝。无人不忌他三分。

    可是……迹部对这些事一无所知。

    慕容颖跟他讲江湖知识的时候,如果提到江湖人物,她只会说名字、绰号、身份和大概擅长哪类功夫,她不可能把对方的武功路数、特点、包括破解方法这种情报讲出来。要是连这都讲,那别说一个下午了,十个下午她也讲不完。何况这类信息已不属于“江湖常识”的范畴了,可能牵涉到别人的生命安全。

    所以,面对唐士则接下来的攻击,迹部还是常规应对,在他看来这位唐少爷的实力很一般。貌似还不如史嫣然来得强,攻击力完全在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转眼间几十招拆完,唐士则手上是越打越快,心里却是越战越惊:这姓金的什么门道?赤手空拳对我的扇子。只守不攻,也丝毫不现内力。攻击打在他的身上,竟似是打在了某种铠甲之上……就算是金钟罩最高境界,也没有无需运气便可施展的法门吧?难道这小子是铜皮铁骨不成?

    突然,一道人影横插进来,连出三招,再虚晃一式,随即一臂疾出,擒住了唐士则的手腕。

    “唐少爷。”这出手之人,不是公孙立又是何人。他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似乎是觉得自己看出了什么门道,于是便跳了出来,制止了二人的争斗:“够了吧?难道你还未看出,这位金少侠是在竭力忍让吗?你若再这样苦苦相逼,让金少侠真的出手……哼。到时我公孙某人恐怕也未必拦得住了。”

    此言一出,唐士则的脑子里翁然一下,他也好似是明白了什么状况一般,猛然转头看向了迹部:“你……”他回想了一下自己打出的招式和对方的应对。从头到尾,迹部只是站在原地,几乎没有躲避他的攻击,也没有移动太多的距离,格挡时更是不使任何武功套路,只是伸臂屈腿,“好……好一个破剑茶寮,唐某佩服!”

    唐士则瞪了公孙立一眼,然后一甩手,挣脱了后者的钳制。他几步走到迹部面前,从自己腰带中掏出很小一块四角形的纸包,“这是我扇风之毒的解药,请金少侠收下。”

    迹部神情木讷地接过那纸包,其实他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刚注意到自己菜单中的状态已成了【中毒】。

    “嗯……谢谢。”迹部还本能地道了声谢,他是在场四人中唯一不明白这一连串算是个什么状况的人,反正在他看来,就是这个姓唐的NPC……毫无征兆地从中立变成敌对,又从敌对变成了友善。

    “在下唐士则,人称快手拈花。”唐士则抱拳拱手道:“尚不知金少侠大名?”

    “靠!又要我说一遍啊,有意思吗!”迹部心里挺不爽的,但表面上还是有气无力地又回答了一次:“金富贵……”

    唐士则回道:“今日是在下唐突了,如有得罪,请金少侠多多包涵。”他说到这里,又扫了公孙立和史嫣然一眼:“他日有机会,唐某再向金少侠请教,告辞!”他说罢,冷哼一声,愤愤然地走了。

    待他离开房间后,迹部才松了口气,吞下解药,解除了自己的异常状态。看着自己那已经掉到30%的生存值,迹部真是有苦说不出。

    “呵呵……金少侠的武功果然是不同凡响。”公孙立道:“面对唐士则的拈花手,竟能以慢打快,不动如山。不显内力,不出兵器,便承受下所有的击打。

    这番忍让所展现出的功力……便足可见金少侠你的外加功夫已至极境。像唐士则那种内功修为,若是被少侠你一拳击中,只怕会当场骨肉俱碎。哼……可笑那黄口小儿,不知深浅,殊不知你是好心饶他。”

    “这帮江湖中人的脑洞真是无限大啊……怎么看出我在让他的啊……而且还脑补到这个地步……”迹部内心连番吐槽,原来外加功夫练到极限境界,就是在不运内力、不借招式的情况下,身体就有一套精良级护甲的防御力?不知道这种境界的人全力防御能不能挡住子弹……

    “过奖……过奖……”迹部尽量保持着淡定的神色回道。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公孙立和史嫣然十有八九是不会对他出手了。他就暂且装一下,“哦,我身上的毒,还需要……嗯……调息一下,二位如果没什么别的事……”

    “哦,当然,当然。”公孙立朝史嫣然使了个眼色,随后两人就一齐告辞离开了。

    二人出得门去,一直行到无人处,史嫣然开口道:“那金富贵……真有你说的这么厉害?”

    “你若多跟我掌门师兄学学功夫。而不是整天跟王傲那厮鬼混,想必你也能看得出来。”公孙立冷言相讽。

    “呸!老娘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现在人都已经杀了,而且你也有份……”史嫣然面露狠色地回道。

    “行了!”公孙立厉声道:“就是为了万霞楼的脸面,我才给你收拾这烂摊子的。现在自己弄得一身骚。”他脸色阴沉地说道:“破剑茶寮这五人,迟早得灭口,不过不能在苍灵。眼下我们得讨好他们,尽量将这些怪人稳住,待决斗结束,各路人马纷纷回程的时候,我会派人追踪他们的行踪,然后再从长计议……”

    “那要是……他们真的不准备将这个秘密说出去呢?”史嫣然道。

    “保守秘密只有一时,没有一世。”公孙立道:“连这点道理你都不懂吗?”

    公孙立生性多疑,自然不会相信别人。在他眼里。只有死人会保守秘密。而能够相信的活人,只有他自己。此时此刻,公孙立其实对史嫣然也动了杀心,因为他觉得史嫣然本人也不是没有泄密的可能。

    为了有朝一日将属于自己的万霞楼,为了这个门派的江湖地位和声誉。公孙立会不惜一切代价扫除每一个威胁,清理每一个污点。

    “那……既然他们的武功这么高,今后我们又该怎么下手?”史嫣然又道:“还有,这个破剑茶寮的来历。恐怕没那么简单吧?你真的相信那位封寮主是自立门户,初入江湖?”

    “所以我说,要从长计议。”公孙立道;“若他们有什么来历或者靠山,那就查清楚他们的来历再说。若那封不觉所言非虚……哼,再好不过。半个月内,我就叫他们看看什么叫江湖险恶。”

    …………

    “阿嚏!”封不觉狠狠打了个喷嚏:“不是吧……我穿得比较多,反而还打喷嚏了。”他捂着口鼻道:“又有谁在不怀好意地思念我了吗……”

    “为什么你会知道是不怀好意的?”似雨问道。

    “因为我留给别人的回忆往往和美好沾不上边。”封不觉回道,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诶?原来在游戏里会打喷嚏的吗?那会不会还能打嗝儿放屁之类的……”

    “你要是敢在我面前试验……”似雨的眼中透出了一抹丝毫不加掩饰的冰冷杀意。

    “呵呵,开玩笑,开玩笑。”封不觉笑道。

    他们此刻正在树木和岩石间穿行着,周围的阴影如墨般厚重,封不觉的手电筒只能照亮前方数米的范围,倒是似雨的提灯在这种吞光的坏境下能照亮更多的范围。

    【恒定微光提灯】的备注中写着“它始终只能照亮周围五米左右的范围,拧动开关并不能控制其明暗,亦无法将其关上”。这个特性在此刻反倒成了优势,因为手电筒的光现在照不远。

    二人从踏上小岛后,就一直往岛中心前进。周围的林子没有任何人或动物活动过的痕迹,两人被笼罩在一片荒凉和沉寂中。

    但是,当他们走在周围这些岩石树木中时,恍惚间会听到有人在叫喊着的声音,就好似有人从另一个远在天边、同时近在咫尺的世界,朝他们呼喊着、求救着……

    这一段路程对似雨来说无比煎熬,黑暗、压抑的氛围让她的惊吓值始终无法降到底。纵然表面上还是一副冷若冰霜的神情,但在这样的坏境下,只要是人,多少都会受到一些恐怖气氛的感染。这时候,只要周围昏黑的树后闪出任何一种怪东西,都能把人吓着。

    当然了,并不是说封不觉不是人,只不过他是一个身心不太正常的人。

    对他来说,在一片昏黑凄然的林子里前进,和在一片阳光明媚的草地上前进,区别也不大,如果有的选,他情愿选择黑森林……

    你可以说他骨子里有点阴暗,反正他就是不太喜欢那种过于和谐阳光的事物。

    而且封不觉的这种“邪恶本性”,很多人都知道,属于公开的秘密。早在其上高中之前,就有无数关于觉哥的传说了。

    其中的一个故事是……

    记得小学时,有一年封不觉去参加夏令营,他被随机分到了一个小组,组里共有六个孩子,彼此都不认识。其中有一个非常阳光健康,纯洁向上的好孩子,他简直就是父母眼中“别人家的孩子”,老师眼中的三好学生,同学们眼中的二鬼子……

    这位同学在小组中第一个主动进行自我介绍,打破了尴尬的沉默,与陌生的小伙伴们一一问好,待他来到封不觉面前时,觉哥用一种薛定谔看猫的眼神,瞅着对方说了一句话:“嗯……你很友善,而且快乐。呵呵……我得在这种情绪传播蔓延开以前进行阻止。”

    在那一天,一个好孩子留下了终生难以磨灭的阴影……

    类似的传说还有很多,在觉哥成年并当上职业作家以后,他逐渐成为了都市怪谈一般的存在,不过这些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回到剧本中来,且说封不觉淡定地前行开道,忽然,他停下脚步,将手电筒照向一棵树的根部,开口道:“看那儿。”

    似雨见他停下,心中一紧,本以为要出现什么恐怖场面了,结果她顺着手电筒的光源望去,原来那只是一件藏在树根与石块间的物品。

    【名称:蛛丝手套】

    【类型:防具】

    【品质:精良】

    【防御力:中等】

    【属性:无】

    【特效:可粘住物体】

    【装备条件:通用专精D,格斗专精D】

    【备注:你想用手掌直接粘起十几斤重的物体吗?你想徒手吸附在墙壁上攀爬吗?你想用蜘蛛丝糊别人一熊脸吗?别做梦了!这副手套的粘合力还不如透明胶,跟即时贴差不多!】

    “嗯……把根本不具备的功能一一列出……”封不觉很不爽地把手套朝地上一甩:“坑爹呢这是!干脆不要提好不好啊!读了前半段还渐渐高兴起来了有没有!”

    似雨在其身后看着他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随即是会心一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笑点变得这么低了。

    岂料,就在她放松下来的这一刻。突然,一只小女孩的手,从黑暗中探出,捂住了似雨的嘴,她还未及出声,就被一股巨力拉扯着后退,拖入了黑暗中。

    封不觉虽然没有听到喊声,但光线的晃动和提灯落地的声音立即引起他的主意,他猛然回头,却只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提灯,而似雨已经不知所踪。(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