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19章 苍灵论剑(三十四)
    酒,还是翔,这是一个问题。

    公孙立敬酒的举动,让迹部收到一种信号,那就是酒里可能没毒。

    当然了,当场吃翔什么的,他也就是自己说说,并没有跟谁打赌,要是他说这话的时候封不觉这种人在场,估计他现在已经吃个半饱了。

    “呃……那在下就恭敬不如……”迹部犹豫着,正准备伸手接过酒杯,忽然,一道快影闪过,公孙立递来的那杯酒竟瞬时不翼而飞。

    而这屋子里,又多出了一个人来。

    “嗯……只闻这香气,便知是好酒啊。”说话之人,是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身形消瘦,面容清秀,身着褚衫劲装,腰佩玉带,脚踏乌履。此刻,他的手中正平举着一把半开的纸扇,而那酒杯已稳稳地居于扇面之上,滴酒未洒。

    “哼……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没教养的唐家少爷。”史嫣然看清此人面貌,立即就送上了一句嘲讽。

    “诶~我唐士则可不是没教养,只是难教养。”唐士则闻言,满面堆笑地回道:“你说我,我不在乎,可别指桑骂槐地说我们家会生不会教,这话要是被我爹听进去了,有你们好瞧的。”

    “怎么,拿你爹来吓唬人吗?”史嫣然道:“区区唐门与我万霞楼相比……”

    “好了。”公孙立当即喝止了史嫣然。他心里是真想把这女人给杀了,这位楼主夫人实在是个惹祸精。就眼前这破剑茶寮的事儿他们还忙不过来呢,她又要因一时之气去说些欠考虑的话,唐门是能随便得罪的吗?

    “唐少爷。”公孙立不卑不亢地对唐士则道:“我请这位金少侠喝酒,你何故要上前夺杯呢?”

    “呵呵……”唐士则笑道:“我只是正巧从门前路过,闻得这酒香。便有些情不自禁了。”

    虽说是万事皆有因,但他的理由,明显是扯淡……

    事实上,这位唐士则,根本就是来找茬的。而且他找的并非是公孙立或者史嫣然,他的目标就是迹部少爷。

    要问为什么?简单地说,是因为慕容颖。

    具体地说就是……这位江湖人称“快手拈花”的唐家少爷唐士则,已倾慕那位云外仙子多年。别看这小子一副浪荡子弟的德行,又有一个很容易被误会成采花贼的外号。其实他在感情方面是个非常羞涩的人。

    这位唐少爷对慕容颖应该算是真爱了,本来他们门当户对,年纪相仿,只要他能成功搭个讪什么的,成事的机会还是挺大的。但平日里能说会道的唐士则。在慕容颖面前就会哑火,不但话说不利索,脑子也突然不好使了似得。

    于是,在五年前一次糟糕的试探性表白后,唐士则被女神使用了神技“十动然拒”。这件事造成的打击到现在还未彻底消失……

    今天,是唐士则如跟踪狂一般关注着慕容颖的又一个日子。当然,他也只是在远处看着人家。不会做什么苟且下作的偷窥勾当。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用说大家也知道了。唐士则看到迹部少爷进入了慕容颖的客房,整整一个下午才出来。

    如果唐少爷去门口偷听一下屋里的动静,那误会也就不存在了。可他不是做那种事的人啊,所以他就开始一个人胡思乱想……

    最后他得到的结论是:破剑茶寮的人太嚣张了!你们可以在整个武林面前称王称霸,但绝对不可以泡我的慕容妹子!我要跟你们拼了!

    因此,就有了刚才那一幕。

    唐士则自然不是“正巧”从门前路过的。他早就在附近不知道转了多少圈了。

    适才公孙立和史嫣然进屋后,迹部也没把门给闩上。他主要是怕这俩NPC跟自己动手,所以先留了条后路,只是将门虚掩着。没想到这更方便了唐士则的闯入。

    这会儿唐少爷进来,不为别的,就为了给迹部难堪。他才不管万霞楼和破剑茶寮之间到底是个什么名堂,反正从眼前的情况来看,人家拿好酒敬你,我就横插一杠。

    这种把别人嘴边的东西抢走的行为,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行走江湖,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做了类似的举动,那毫无疑问,就是想找人过两招。

    此刻,唐士则依旧平举着扇子,只道那酒好,却没有去喝,说白了就是在等迹部上前来抢,要跟他练练。

    而迹部的反应,却让唐士则当场震惊了。

    “哦!”迹部两眼放光地道:“好!”他居然情不自禁地笑了,真正的“情不自禁”,发自真心,“请请请……别客气,这杯就当我敬你的。”

    在他看来,这家伙简直就是主动冲进来免费试毒的……

    唐士则在这一秒的感觉,就好比是费尽心机抽了别人一个耳光,结果发现帮对方打死了一只蚊子。

    “呵……”史嫣然不怀好意地冷笑起来,女人的直觉已经告诉了她一些事情,“慕容颖”这三个字迅速浮现在其脑海中。迹部少爷下午的去向她知道,唐士则对云外仙子的那点心思,她也听说过,所以,她很快就明白了眼前正在发生的情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唐少爷,瞧瞧人家金少侠的气量。”史嫣然冷嘲热讽起来:“再瞧瞧你那德行,是个女人,都知道该选谁啦。”这个女人说话果然很毒,张口就直戳对方的最痛处。

    “哼!”唐士则心底本就压着一股子火气,被这么一点当即就窜上来了,“姓金的!我要跟你一决高下!”话音未落,他手中纸扇一扬,酒杯应声落地。一杯“泯恩仇”,就这么颇为讽刺地全洒在了地上。

    真是旧恨未泯,新仇又生。

    不知为何,唐少爷一摔杯子,公孙立和史嫣然就本能般地朝后一跃,仿佛那杯具碎裂之声是比拳击台上的铃铛似得,这算是宣告第一回合开打吗?

    “喂!大哥,你这是干什么……”迹部觉得莫名其妙,瞬间由喜转惊,心道:这货神经病啊?抢酒喝的时候还挺开心的样子,我让给他喝,他反而发飙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傲娇属性?

    说时迟那时快,扇风先至,扇锋后来;扇风藏毒,扇锋存劲;一虚一实,一暗一明。

    迹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已然是避无可避之势……(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