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16章 苍灵论剑(三十一)
    封不觉在起跳时开启了灵识聚身术,短短几步助跑后,他纵身跃出,随后于半空中再将技能解除。当然了,他开技能不是为了使跳跃的姿势更潇洒,只是为了能跳得更远一点。

    在空中,他用了一个头朝下,舒展双臂的姿态,直坠那云雾覆盖的渊谷之下。

    那一刻,他的耳边只剩下风声,而他的眼神,竟是兴奋、愉悦的。

    这种如跳楼一般的体验,除了真跳楼以外,通常只有三种办法可以模拟,一是跳水,二是蹦极,三是跳伞。反正封不觉这个不会游泳的家伙没跳过水,蹦极和跳伞他也一直没机会尝试。而如今,他终于在一款虚拟网游中,体验了一把从高空中跃下的感觉。

    虽然这只是个神经连接游戏,但对于坠落感的模拟和现实世界并没有什么差别。通常来说,跳下的人就算没有失声喊叫,身体也会本能地绷紧。

    不过,封不觉是一个无法感到恐惧的人,因此他在空中时,可以完全放松身体,体验那种最纯粹的急坠感。

    他连眼都可以不眨,睁着眼直视下方。心想着,就算我摔死,也要在死前看清楚到底下面是个什么情况才甘心。

    数秒后,封不觉便坠入了厚实的云雾中,也正是在那一瞬间,他明白了,自己没选错路,果然应该走这边。

    那些白色的云雾,就像是一种缓冲介质,比水更柔和,但缓冲的效果却更强。当人的身体撞入雾中时,并不会像高空跳水一般有种撞上水泥的感觉。封不觉穿进云雾时的体感,就好似是从空调温度很低的房间突然走到了炎热的街上,身体像被一团较稠的空气给裹住了。随后其坠落的速度就以一种轻缓的节奏逐渐降低。

    到落地时。封不觉就像一片飘落下的羽毛。没有感受到半点冲击力,生存值也一丝未减。

    这雾谷下方,别有洞天。头顶的云雾,仿佛成了另一片天空。阳光被过滤后洒下,让这谷中显得有些阴霾。

    这里的空气略显潮湿,四周是一片稀疏的树林。封不觉粗略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便抬头向上望去。可纵然他在跃下的过程中一直睁着眼睛,此刻也不好判断这地方究竟有多高。

    他并没有尝试着大声朝上方喊叫,因为很显然,他的声音不可能传到那么远。于是他决定在此等待,保持抬头的状态,这样等似雨跳下来时,他可以知道对方掉到了哪里。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封不觉顺便试验了一下这里的重力情况,结果是正常的。他原地跳起的高度,落下时脚底感受到的重量。都和平时无异。所以他判断,天上那层白雾。就是自己没有摔死的关键,或许当人的身体穿过那层雾时,就会被施加一个低速坠落的buff之类的,落地后则自动消失。

    似雨并没有让封不觉等五分钟,她只过了两分钟就跳下来了。封不觉望见从天空中缓缓降下的人影,预估了一下落地的地点,便立即迈步朝那里行去。

    或许是运气好,似雨落下的地方和封不觉落地之处相距并不远,封不觉很快就来到她面前,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怎么样?信仰之跃没错吧。”

    “你往下跳的时候,那位鹿女侠就以为你是发疯中邪了。”似雨回道:“当我说我也要跳时,她还以为我要殉情。”

    “哈哈哈……”封不觉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不可能跟npc解释什么游戏菜单,团队栏状态之类的术语吧。”

    “不过,直接跳下来确实需要相当的勇气。”似雨说道:“仅仅凭借推测和猜想,你就敢冒着直接死亡的风险这样做,不得不说你是……”

    “自恋到极点了是吧?”封不觉接道:“好了我知道啦。”他转身朝向谷内,“出发吧,抓紧时间。”

    “不等npc下来吗?”似雨问道。

    “她怎么可能会下来呢?”封不觉道:“如果换成是你,在现实生活中,看到两个初次见面、神神叨叨的家伙,说了这些莫名其妙的理论后,陆续跳下悬崖。你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跟着他们一块儿下去吗?”

    封不觉的揣测确实没错,鹿清宁看着破剑茶寮这两位跃入深谷,脑中便陷入了一片空白,她不禁开始怀疑这两人是否真实存在,是不是自己已经发疯了,从而产生了某种幻觉?

    让鹿清宁也跟着往下跳是不可能的,除非她能站在上面看清谷底的情形,或者是听到那两人在谷底对她喊叫,否则像这种有悖常理、且看上去和自杀无异的事情,她是断然不会做的。

    似雨闻言后,沉默了两秒,便冷漠地点了点头:“走吧。”

    …………

    两人行了大约二十多分钟,从林中走了出来,眼前出现了一片四面环林的湖泊。

    这个湖很大,遥望湖心,可以看见一个小岛。在阴霾的天空下,小岛显得幽僻森然,纵然站在湖岸这里,也能感受到……岛的周围仿佛缠绕着一种无形的、强大的气息。

    到了湖边,封不觉屈膝蹲下,伸手探了探湖水,这水倒是清澈、清凉的,还能看到肥硕的鱼儿在湖底悠闲地游动着。

    二人身后十米外就是树林,林子透出绛红和金黄的色泽,现在想来,一路上他们都是静静地走着,没有多少对话,四周围也是一片沉寂,这种景色和氛围,也不知该说是浪漫,还是诡异……

    “有船。”似雨的视线沿着湖岸望去,看到在远处的岸边,拴着一叶小舟。

    “嗯……看来我们也没什么选择了。”封不觉耸耸肩,与似雨一同朝那里走了过去。

    毫无疑问,那个湖心岛上一定有着什么,极有可能就是冤魂的所在。而游过去显然不太现实,纵是游泳健将,要游到这么远的岛上去,也绝不轻松,所以系统才设置了那艘小船。

    “我觉得,那个岛上肯定会有非常恐怖的事情发生。”两人上船后不久,封不觉一边划着船桨,一边开口道。

    “你这算是在吓我吗?”似雨回道。

    “不是……”封不觉回道:“我只是忽然想到……这条剧情线上,说不定所有的战斗都是可避免的。假如真是如此,那系统一定会设置些惊吓的元素才对。”

    “说起来……到现在为止,确实都很轻松。”似雨接道。

    封不觉点头道:“山上这条关于铃儿的主线任务,至今尚没有安排给我们任何一场完全无法避免的战斗。所有的潜在战斗,都被我们避开了。”他停顿一秒,接道:“比如那棵妖树和那个妖僧,这俩货很明显能通过暴力手段收拾掉。遇到树时,我们可以直接干掉它来获取铃铛;而遇到和尚时,将其击败肯定也能夺铃并打开通往铃中境的裂口。

    甚至是鹿清宁,若她因误会和我们打起来,最后被我们杀掉,这种剧情也不是不能展开。

    可我们要是真的那么做了,无疑会导致信息方面的损失,像金刚铃的情况,林常的阴谋等等……

    所以说……用纯粹的暴力手段破关,很多剧情和情报就会不得而知,最多就是靠死亡片段重现这种桥段稍微了解一下情况。而大部分时间里,就是见什么杀什么,直到最后通关,也是一头雾水。

    这种打法,脑力上是轻松了,什么都不用考虑,见到有敌意的npc或者怪物直接杀掉就是,但在战斗方面,我们的团队可撑不起这种玩法。”

    封不觉调整了一下坐姿,让划船的动作能更顺畅一些,继续道:“而我们俩这一路过来,基本都是靠和平交涉,当然也有类似‘拷问’的事件,反正没弄死它就是了……

    总之,我们的通关流程,不但能掌握更多剧情,也很节约资源。没有额外的体能值消耗,且补给品、弹药、生存值、灵力值……几乎全都没有损失。

    按照这游戏一贯的尿性……没有付出代价或承担风险,是不太可能有所收获的。所以我觉得……假如这条灵异线可以无需战斗就完成,那我们接下来肯定会面临解谜、惊吓或即死flag选择等等难题……”

    说话间,他们的船程已过大半,忽然,一缕微风吹来,竟带来了一阵彻骨的寒意。

    这时,那云雾覆盖的、低矮的天空,变得更加昏暗了,似乎他们每接近那个小岛一分,天就更暗一些。

    待二人来到湖心小岛的岸边时,周遭几乎成了黑夜一般,只有一点暮色微光从空中洒下,人的视线只能看到很近的地方。

    封不觉和似雨在岛边的一个斜坡处登陆,他们踏上岸去,眼前便是一片密布铁杉和雪松的林子,树影皆是黑色的,那浓得化不开的阴影,如有实体,笼罩着前路;又似活物,像是要朝外扑来一般,慑着岛的边缘。

    要是胆子小一些的玩家,恐怕站在这林子边缘,惊吓值就得上30%,更别提直接走入这林中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