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15章 苍灵论剑(三十)
    封不觉和两位美女继续在平原上走了一阵,眼前看上去仍是一模一样的景色,一片绿草地,地势平坦,远方隐有群山,可不管怎么前进,山体都没有靠近的感觉。

    封不觉回头去望,发现自己竟仍然可以看到那块刻有“铃中境”三字的石碑。

    “我们得回去。”封不觉忽然停下脚步说道。

    “这不正在找回去的路吗?”鹿清宁回了一句,她还以为封不觉所说的“回去”是指回苍灵镇去,这不整个儿一句废话嘛……

    鹿清宁比封不觉和似雨更早来到此地,而且她是在昨夜凌晨进入这里,随后又经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以人的生物钟考量,此刻鹿清宁就好比是刚刚熬了一夜没睡,又是被追杀,又是在赶路的……所以她现在是十分疲惫的,情绪上也比较易怒。

    “我是说……回去石碑那边。”封不觉道。

    鹿清宁转过头:“那儿什么都没有,去做什么?”其实她也知道怎么走都走不离那个石碑的情况,不过她早就绕着那石碑仔仔细细看过了,并没有什么可以帮到自己的东西。

    在封不觉和似雨来到这儿之前,鹿清宁初入铃中境时,也是出现在和两名玩家差不多的坐标,可她走了很久,回头一看,距离似乎没变。之后她走走停停,休息过几次,也折返回来研究过石碑,但一无所获,只好继续朝着平原上前行。后来,在她第N次回头时,终于看到了些许不一样的东西……两条人影。

    “那是唯一一个我们可以切实到达的参照物。”封不觉说道,“既然现在陷入了僵局……”

    “参照物?”鹿清宁秀眉微蹙着重复道,很显然,她并不理解这个词儿的意思。

    “就是用来判断一个物体是否正在运动的另一个物体。”封不觉道。

    “嗯?”鹿女侠更加莫名了。

    “哎……到了那儿再说吧。”封不觉放弃了解释。

    虽然没有得到值得信服的解释。但鹿清宁自己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而且在她看来,对方既然是夫妇,那位黎姑娘自然也不会反对封不觉的主意,所以她也没什么选择。只有跟着那两人行动了。

    回到石碑旁边所花的时间倒不长,和目测的距离一致,每前进一点儿,都会切实地靠近目标。

    待三人站在了那巨大石碑之下时。封不觉说道:“鹿女侠,你有没有试过,盯着这个石碑看,然后倒着走。”

    鹿清宁双眸一亮:“对啊……用这个方法的话……”她愣了一下:“等等。那我们还回来做什么?刚才离得远的时候,就该……”

    “我试了,没用。”封不觉打断了她。一盆冷水泼上。

    鹿女侠有些微怒。她嗔道:“封寮主,拿我寻开心吗?你都试了还问我,说话又只说半句。”

    “鹿姑娘莫要生气,他平日便喜欢这样捉弄人,没有什么恶意。”似雨这时给封不觉打圆场,并不是有意要为他开脱,她只是怕NPC翻脸。

    “从实验的角度来说。我个人,通过单一行为,得到的返还结果,并不是百分之百可靠的。”封不觉道:“所以我想姑且问你一下。”

    “你说的话,我大半都不懂。”鹿清宁回道。

    “无妨,其实我说的那些也不是很重要。”封不觉干脆转移了话题:“总之,我认为这种‘无法远离’的现象,就是很明显的提示,提示我们,走得方向错误了。”

    “方向错了?”鹿清宁疑惑道,随即本能地将视线移向了另一边……

    也就是地势向下直落,被一片云雾遮蔽的渊谷之中。

    “这块石碑,就像是一个界碑,而这一条。”封不觉转身,伸出手臂比划出一个向前推斩的动作:“就是分界线。”他也将脸转向了那宛若天地尽头的一片云海:“我们此刻所在的地方,只是铃中境的入口而已。”他摊开手掌,指向前方:“你们觉得,哪边才是铃中境?是这一侧?”他又别过头,指了指身后的平原:“还是那边更像。”

    “你疯了吗?这底下纵然不是万丈深渊,也远不止百丈,踏下去岂还有命?”鹿清宁瞪大了眼睛说道。

    封不觉却好似没听见她的话一般,继续道:“我们刚进入这个地方的时候,就站在界线上,只不过我们都想当然地认为,与身后这一片斜崖雾谷相比,那边的平原更像是所谓的‘路’。

    但事实上,那边才是永远走不完的死路。只要与石碑拉开到一定的距离,视线中的石碑就不会再变远,这就意味着,到了那个距离上,我们再怎么走也是原地踏步。”

    “说说下去的办法吧。”似雨直接切入了话题的重点。

    “我有什么办法?别说我没有绳子之类的玩意儿,就是有……”封不觉朝前凑了凑,望着那视线难以穿透的白雾,“要多长的才能支持我们从这地方下去啊……”

    这话倒没错,对玩家来说,眼前这地势的落差……举个例子,就好比一只蚂蚁站在一台洗衣机的弧形边缘上,虽说这形状不是完全垂直的那种悬崖,但从蚂蚁的视角看,其壮观程度可想而知。

    “唉……那封寮主究竟是想做什么呢?”鹿清宁长叹一声,干脆坐在了草地上。纵然是轻功高手,可这一天一宿不睡,连带着这么来回行路,且水米未进,她也快受不了了。

    封不觉……十分果断地回答了四个字:“信仰之跃。”

    这四个字,让鹿清宁一头雾水,她的表情仿佛在说“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而似雨闻言后,先是用她一贯的冰冷眼神盯了封不觉两秒,随后那眼神就渐渐带上了鄙夷的色彩,最后,她轻启朱唇,赤裸裸地嘲讽道:“你这是准备用一种高端洋气且华丽的方式,让我守寡呀。”

    封不觉那脸皮厚似城墙,完全不为所动,神态自若地回道:“呵呵……夫人不必担心,且看我一试。”他说着,就朝前迈出了步子,“哦,对了,要是过了五分钟系统还没提示我死亡,你再考虑跟下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