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09章 苍灵论剑(二十四)
    正在听慕容颖一一讲解江湖诸事的迹部,以及身在地下的小叹和悲灵,也都听到了主线任务更新的提示。虽然从这任务提示的只言片语中,他们得到的信息有限,但凭“铃中境”和“魂魄”这两个关键词,也足以让他们明白,这剧本绝不仅是个武侠世界那么简单了。

    “这个‘铃中境’……”小叹一边走着,一边说道:“难道是跟轩辕剑系列中的‘壶中境’和‘天书世界’差不多的设定?”

    “是的话,这剧本就从武侠变成仙侠加灵异的感觉了。”悲灵回道,“不过我们先前遇到的巨鳄怪,已经算是超自然设定了吧,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嗯……无论如何,主线任务现在算是有些头绪了。说不定还未等我们从这儿出去,觉哥和雨姐就直接通关了呢。”小叹说道。

    “别做梦啦……”悲灵立即给他泼上一盆冷水:“从最初的简介就能看出来,无论这剧本隐含着怎样的设定,剧情终究和那两大剑客决斗之事脱不了干系,只不过现在我们还没发现其中的关联。但随着剧本探索度的增加,最后一定会有线索将我们引向那场决斗。”

    “嗯……每一场绝世高手的决斗背后,都有一个巨大的阴谋吗……”小叹接道。

    “你以为呢?”悲灵回道;“决斗的话,两个人随便约个时间找块空地,分出个胜负不就得了。特意跑到这个鬼镇子里来,还挑什么月圆之夜,没阴谋才怪呢。”

    说话间,两人面前的隧洞已至尽头,前方居然是一条死胡同。一块岩壁将路当得密不透风。

    “不会吧……”悲灵念道着:“我还觉得你的运气一直不错呢。”

    “啊?”小叹愣了一下:“原来之前是因为这种理由才让我猜的吗?”

    “你以为呢?”悲灵有气无力地说道,她心里颇有些泄气,因为从十字路口到这尽头之间的这段路相当长,二人花了超过半小时才走到这里。在此碰壁的话,意味着他们又浪费了相当多的时间和体能。

    从坠入水潭开始,小叹和悲灵游上岸,探索,遇怪,折返。战斗,再前进,再探索……一路来到这儿时,两人的体能值已然过半。虽然他们可以随时停下来原地恢复,想歇多久都行。但悲灵很清楚,他们在此地消磨时间,对团队来说会是一种潜在威胁。等到日落,如果他们没有按原计划回到客栈房间,一定会影响到队友们接下来的行动,由此可能引申出一系列难以预估的变故和风险。

    所以,尽快的、安全的离开这个地底洞穴。才是他们最主要的目的。

    “嗯……”小叹似乎被悲灵那愁眉不展的神色感染,也是皱眉沉思起来,“诶?说不定这面墙和先前的那个金属体一样,可以解锁什么的?”他说着。就上前用手去摸那岩壁,想试试会不会有系统菜单在视线中弹出。

    悲灵叹息道:“可解锁的系统造物都很明显的,而这种一看就是用来封路的布景……”谁知她话未说完,那岩壁就产生了出人意料的变化。

    这确实不是那种会提供给玩家菜单提示的系统设置物。但在小叹用手碰了岩体一下后,这块岩壁表面的一层岩屑就瞬时脱落。岩壁的正中竟露出了一块圆形的凹陷区域,这个凹槽的直径大约是五十厘米,内部平坦光滑。在光线照射下,可以看到这凹槽中印着一个太极的符号。

    支线任务已触发

    寻找阴、阳两块石板,开启石门

    “这样都行啊?”悲灵是目瞪口呆。这个任务一触发,她就明白了……之前的十字路口,估计每条路都得走一回。那左右两边各有一块石板,而中间这里就是石门的所在。

    “所以说,凡事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说不定就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哦。”小叹笑着道。

    “你是好好先生吗?”悲灵虚着眼回道:“别嘚瑟了,还得回去找石板呢,从客观上来说,先走中间这条路,仍然是多浪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和体力。”

    小叹扶了扶矿工帽,绕过悲灵,朝着反方向行去:“客观上来说,一开始就是你让我猜的,结果……哎呀……好好,是我错了!”

    二人又是一路折返,来到了那个十字路口处,这次选择了左边的那条路。

    好在这一侧的隧洞没有延伸到很远,他们只行了五六分钟,便来到了另一处较为开阔的岩洞。

    其实在路口那儿,悲灵也考虑过分头行动,两人各自去取一块石板可以节约不少时间。但她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主要还是对小叹独自处理问题的能力不太放心,生怕这小子有去无回。

    “小心留意四周哦。”悲灵在小叹身后轻声提醒道,进入岩洞后,她明显地警觉起来。

    小叹回道:“啊……明白。”他也知道,按照游戏一贯的尿性,这里一定有某种考验玩家的flag,不是怪物就是谜题。

    果然,二人刚走进来十米不到,但见岩洞深处火光一现,窜出一条浑身燃着火焰的怪影。

    那影子的身手之迅疾简直匪夷所思,三两下便窜到了玩家前方不远处。随即它便从地面高高跃起,好似完全不受地心引力的影响一般,直接纵身跳上了洞顶,抱住一株倒悬于洞顶的钟乳石,从高处遥望两名玩家,口中还发出一声奇特的咤声。

    “这家伙是数码宝贝吗……”小叹看着那怪物说道,与此同时,他已然取出了霰弹枪。

    “谨慎射击,别在换子弹的时候被对方近身了。”悲灵在这种时刻,没有去理会小叹的吐槽,而是很认真地给出了一个指示。

    小叹也不再玩笑,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战斗上。

    眼前此怪,身长一米六左右,形似猿猴,面部如红宝石般,似是晶体所成;全身毛色金红,而且体表竟是燃着一层火焰;还有一条鞭索般的长尾卷曲在股后,其尾尖亦是一块菱形的红色晶石。

    这火猿的登场方式也算颇为犀利,加上这特异的造型,基本是个小BOSS级别的怪物无误。

    又一声猿啼传来,只见火猿一个闪身掠下,并横向移动,躲入了一块岩石的后方,从这一瞬起,战斗便算是正式开始了。

    …………

    且说封不觉和似雨各执一个铃铛,跳入了那地面的裂口。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眼前如黑绒般的黑暗才算褪去。

    回过神来时,他们已并肩站在了一片风景瑰丽的平原之上。太阳高挂在天上,白云渺渺。脚下是横卧的青草,一碧万顷。而在目力所及的极远处,飘渺云中,可见群山环列拱屹,层崖刺天,横若列屏。

    转头回望,就在两人身后数十丈外,却似世界的尽头般,俨然是另一派景象。但见长坡峻阪,茫然无际,下临深俗,云雾封谷,深不见底。

    他们侧方大约十余米处,还立着一块石碑,碑身若一座小山般,高高耸立,上镌三个大字——铃中境。

    “这倒是有趣。”封不觉远远望着那石碑笑道:“笔迹似曾相识啊。”

    “苍灵镇?”似雨接道,她对笔迹没什么研究,不过她猜也能猜到封不觉所指的是什么。

    “没错,看来‘藏铃’会变成‘苍灵’,果然是有某种原……”封不觉面朝着似雨说着,突然,他眼神一变,嘴角带上了微笑:“哟,有美女诶。”

    似雨不经意地避开了他的视线:“这算什么……难道你觉得对话时毫无征兆地夸我一句我就会高兴吗?”

    “嗯……我是说她……”封不觉略微偏过头,视线越过了似雨的肩头,并举起一手,指了指似雨身后的方向。

    似雨转头望去,发现在平原那一侧,正有一名女子不紧不慢地朝这里行来。

    那女子青衣素袍,腰佩长剑,身姿绰约,步态矫健。虽然她距离二人尚有一段距离,不过那容貌已可初见端倪,定是一位美人。

    “哼……”似雨冷哼一声,也转身面向来者,和封不觉一同望着那人影的方向。

    “虽然摆出了‘就算你夸我我也不会高兴’的样子,但发现我没有夸你却显得不太高兴了呢。”封不觉笑道。

    “我像这么幼稚的人吗?”似雨冷冷地回了一句。

    “这不是幼稚与否的问题……”封不觉道:“你应该在《二流侦探和猫》里读到过这样一句话……”他顿了一下:“女人,需要食物、水、马屁和一双百搭的鞋。”

    “读到过,但不敢苟同。”似雨回道,“这种带有深深的性别歧视色彩且片面主观的论点根本毫无逻辑可言。”

    “啊……所以我在这个月的稿子里写道……”封不觉道:“而男人,只需要某个女人的认可就能活下去了。”

    他们闲聊间,那名女子已经走到了近前,她分别朝封不觉和似雨脸上看了一眼,随后抱拳拱手道:“在下落梅剑鹿清宁,误入此地,不知二位可知这里是何处?我该如何回到苍灵镇去?”

    “落梅剑……”似雨闻言,在口中轻声念道,很快想起了这位应该也是花影六剑之一。

    封不觉则直接说道:“哦?你是林常的师妹?”

    谁知,鹿清宁一听林常二字,当即换上了一种充满敌意的神色,并横举长剑道:“莫非你们是林常派来的人?”(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