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06章 苍灵论剑(二十一)
    在获得任务物品后,封不觉平均每走上三分钟,就要将那个小铃铛平举起来,重新确认一下方向。.他就这么领着似雨走了将近半小时,仍然没有找到什么藏铃寺。

    这山林好似无穷无尽,地势诡异繁复。两人周遭的温度则是不断降低,凭体感判断,应该已到了十度以下。封不觉那身服装的御寒能力还不错,而似雨那边,下半身的登山裤倒是长裤,可她上身只是一件无袖的棉背心。在这种环境下,自然是会感到寒冷,其体能值的消耗也会比封不觉更多。

    “可惜不能把外套脱下来给你。”封不觉走了一段,又停下脚步,去取铃铛,他一边举起那物品,一边说道:“就是我里面的衬衫加西装马甲,也比你那无袖的衣服强啊。”

    “反正紫色也不适合我。”似雨淡淡地回道。

    “这样啊……”封不觉接道:“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去换一套适宜春秋季节的服装,遇到温度极低或极高的环境,都能凑合应付。”他稳定住胳膊,平举着铃铛,开始缓慢地转圈:“小叹那套刺客装就不错,悲灵那套则太厚了一点,估计温度接近三十度时,她就得承受额外的体能消耗了。”

    “等这个剧本结束再说吧。”似雨说道;“先前只考虑着服装是否会影响格斗的动作,于是在商城翻阅时就随便挑了件比较靠前的服装,如今看来太草率了。”她若有所思道:“如果再买的话,得认真挑选,适应各种环境温度是必须的、最好还有一定的储物功能、伪装效果……”她说着说着,发现封不觉正用一种古怪的神色与自己四目相对。

    “怎么了?”似雨问道,她没有避开封不觉的目光,依然用一贯的冰冷眼神回应对方。

    “我注意到一件事。”封不觉这时已经把铃铛收起来了,并打了个手势,示意似雨跟上自己,随即就继续前行,“只有你我两人的时候,你的话就会变多……”

    “嫌我啰嗦?”似雨边走边问道。

    “那倒不是……”封不觉道:“心理学上来讲,这种状况有很多解释,可能是你在掩饰某种不安,也可能是因为你对我的防备心比较低……小心脚下。”他跨过一道岩石上的裂缝时提醒道,“比如你刚才那段话吧,如果有一个和你不是很熟的人在场,或许你就不会说出来,而是在心里念叨一番。由于我们之间存在一种信任感,所以你才会一边思考一边跟我分享你的想法。”

    “我们俩也不是很熟吧。”似雨回道,这话倒不错,从现实时间来讲,他们认识彼此也不超过一个礼拜。

    “应该说是我跟你不熟。”封不觉道:“而你读过我的书,所以你会觉得,对我有着一定程度的了解……””

    “这倒是。”似雨说道:“不过你和我想象中的那个‘不觉’有很大差异。”

    “哈?”封不觉笑了:“哪方面啊?让我猜猜……长相上给你巨大的心理落差?”

    “不,长相方面倒是高于我的预期,本以为你会是一张异常尖酸刻薄的脸。”似雨回道。

    “这什么逻辑啊……相由心生?”

    “对。”似雨竟没否认:“不过见到本人后,我才发现对你姓格上的判断才是错得离谱。”

    “哦?那你想象中的侦探小说家不觉,应该是个怎样的人?”封不觉问道。

    “首先,自恋的程度大概只有你的十分之一吧。”

    “嗯……这确实是毛病,可惜我估计改不了了。”

    “其次,应该是个理姓到接近冷酷的人。”

    “我不是这种人吗?”

    “你可以很理姓,也有冷酷的一面。”似雨迟疑了一下:“但更多的时候……不好说。”

    “哦……还有什么和你想象中反差极大的地方?”

    “你是不是把这当成某种读者见面会了?”

    “哈哈……我像是会参与那种活动的人吗?”

    “我不想继续这种谈话了,你还有类似的问题,等我们真成熟人了,我再告诉你吧。”似雨说道。

    “那大概是要多久?”封不觉问道。

    “不知道,或许几周,或许几个月。”似雨回道:“或许永远成不了熟人。”

    “永远成不了熟人?有那种可能吗?”封不觉疑惑道。

    “有啊,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发现你身上有越来越多令我讨厌的姓格特征,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当那些特征累积到一定的量,我想……脱离彼此的社交圈,对你我来说都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世界上会认认真真把这种话当着对方的面直接说出来的人,还真是不多,而似雨就是这样的人。从这点就能看出,她的姓格绝对不正常……事实上,她在现实生活中,社交方面确实有着非常严重的问题。

    而这世界上听别人当着自己的面直接把这种话说出来的人,百分之九十九会感到不爽,心里八成在恼火地念道:你算老几啊?

    可封不觉,不负怪咖之名,竟两眼放光,一脸开心地应道:“哇!你真是太明事理了!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我的生活将对么美好,我的人生可以省去多少无意义的社交活动。”

    叮铃……叮铃……突如其来的铃铛声打断了他们的闲聊。

    封不觉始终没有把那件任务物品放进行囊,不用的时候,他只是放在上衣的内侧口袋中。这小铃铛若不去刻意摇晃是不会响的,就算走路时小跳几下也不会出声。可此时,铃铛却是自行响了起来。

    “嗯……总算找到了吗……”封不觉立即将铃铛取出口袋,拿在手中,那铃铛像是活了一般,不断地颤动出声,封不觉要是不将其握紧,这物品都快从他的手掌上跳出去了。

    忽然,一阵彻骨的寒意袭来,让温度降到了冰点。同时,周围的景物也骤然变幻,两人四周的树木草石,开始忽隐忽现,有些树忽然变成了小树苗,有些则直接消失了,草和石头则是诡异地变化着位置和形状。

    这一幕,形象点儿形容,就仿佛是在看一部默片时代的电影,突然,有两组被剪辑到一起的镜头重复出现,虽然这两组镜头拍摄的都是同一个地方的画面,但拍摄的时间是不同的。

    这种状况,封不觉和似雨都不陌生,他们不用交流也都清楚,这是撞鬼了。

    这年头,没有空间和幻术能力的鬼魂,都不好意思自称是厉鬼。

    “呜……呜呜……”一个女孩的哭声响起。

    封不觉和似雨闻声立即转过身去,眼前的景象,任何人看到了都会心中一沉。

    那儿有一根扎在泥土中的粗木桩子,木桩周围堆着柴火,有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被绑在桩上,而绑住她那幼小身躯的,竟然是一圈圈粗重的铁链。

    “呜呜……求求你们……放了我……呜呜……我好疼……我要妈妈……”那小女孩一边哭泣,一边反复说着哀求的话语。

    “杀了她!”“烧死这妖孽!”“都怪这灾星,龙王爷都不下雨了!”“我爹得了痨病,都是这小畜生害的!”“灾星!害我家的庄稼全都死了!”“烧死她!”“我家的娃生来腿瘸!都是你这妖孽作祟!”

    耳边即刻又响起了许多叫骂声,男女老幼都有,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从话的内容可以听出,无疑就是这群说话的人把这小女孩给绑上的。至于这些人的身份,按照先前那树妖提供的信息,基本可以确定,就是过去苍灵镇的那些村民了。

    “呜呜……铃儿没有害人……呜呜……求求你们……我要妈妈……”小女孩还在哭泣,但周围的咒骂没有停下,很显然,这人只顾着发泄自己的情绪,他们根本不会听任何辩解。

    直到一个火把被投向柴堆,熊熊燃起的火焰,让这些声音止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女孩撕心裂肺的悲鸣。

    直到最后一刻,那小女孩仍在哀求和哭喊,不过很快……一阵剧烈的咳嗽过后,她就再也没能发出什么声音。

    “死亡片段重现。”

    “死亡片段重现?”

    封不觉和似雨几乎在同一秒,转头看着彼此,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相同的话,只不过一个用了陈述的语气,另一个则还带着几分不确定。

    他们本以为这令人致郁的演出会很快结束,没想到才刚刚开始。

    眼前的景物再度变化,那堆燃烧着的火焰突然高高冲起,形成一道火墙,散去之后,两人眼前出现了一座小庙。

    庙门此刻是关着的,从外面看,这建筑的占地,大约也就两百平米左右,估计里面只有一间供奉佛像的佛堂,也不会分成很多间。小庙门前挂匾——藏铃寺。

    两名玩家的耳边又传来了不少对话的声音,不过这次不再是响亮的咒骂,听上去更像是压低了声音以后的窃窃私语。

    “你说这妖孽死了,怎么村里的祸事反而越来越多了呢……”

    “是啊……听说昨天又有人上山打柴结果没回来……”

    “这都是第五个了吧。”

    “谁说不是那,还有啊,猎户老陈头儿和他媳妇儿,昨晚一块儿死在家里了,那满屋子的血啊……”

    “怕是……那妖孽的鬼魂来寻仇了吧?”

    “可那天大伙儿把少剩下的灰烬都埋到藏铃寺底下了,有座庙镇着,什么妖孽还能作祟啊?”

    “那小庙顶什么用啊?我看那妖孽法力高强,得……得去请高僧做法,否则咱们村的人谁也逃不了……”

    这些声音飘飘荡荡,也不知从哪里传来,反正封不觉和似雨将每一句都听得很清楚……

    当这段话结束后,他们身后,就走出了许许多多的人影。那些人有些是披着袈裟的和尚,有些是穿着道袍的道士,还有些看上去倒似是落魄的江湖人物。他们或是手持佛珠木鱼、或是手提拂尘宝剑、也有几个背着一箩筐古怪行头,背后插一圈桃木剑,搞得跟唱戏一样。

    不过,这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面无人色,一脸的死相,而且那一张张惨白的脸上,都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他们皆是从封不觉和似雨的后方出现,然后摇摇晃晃地朝“藏铃寺”的大门行去,不多时,便与两名玩家擦身而过。在经过两人身边时,这些人每一个,都会转过头来看上一眼,就好似他们知道这里有什么东西存在似的。这种情况,在死亡片段重现中确实不多见。

    此刻的似雨已然是封圣在手,摆出了戒备的姿态。她显然有些紧张,就连握剑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不知不觉间,她已被周围的恐怖气氛所感染,有这种反应,也属正常。

    不过,一只沉稳的手,轻轻摁在了似雨的手上,封不觉转过头,脸上是毫无角色,平静如常的神色:“深呼吸,让心跳慢下来,打开菜单检查一下惊吓值,顺便赶走脑子里胡思乱想的画面。”他的指示很简单,人人都明白,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恐惧时立即想到这样去做。

    似雨闻言后,很快平复了情绪,惊吓值也从70%的高度降了下来。

    “真是个可靠的男人呢……”这句话不是似雨说的,而是封不觉自己说出来的,他说完还笑了笑:“此刻你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吧?”

    “一点点。”似雨回道,不过她的眼神立即透出点鄙视的味道。

    “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距离‘熟人’这一步又近了一点点?”

    “在你自己把那句话给说出来之前,或许是吧……”似雨回道:“现在嘛……已经变成了‘关键时刻貌似是很可靠,但自作聪明却让人讨厌’的感觉。”

    “好吧……”封不觉耸耸肩,好像也不是很在乎的样子。

    两人说话间,那些人影已经陆续“穿”入了藏铃寺的大门,这一幕,显然是暗示着这帮来做法的家伙,无论信仰的宗教、用的工具、使的手段如何迥异……最终却都是殊途同归,被这厉鬼给干掉了。

    这段死亡片段重现,到此便结束。

    周围的环境恢复了原貌,玩家看东西时,也不再有那种看掉帧电影般的不适感。只是温度并没有回升,还是接近零度的样子,两人口中都能呼出白气来了。

    眼前的藏铃寺并没有随着其他幻象一同消失,而是变成了实物。封不觉手中的铃铛,也停止了活跃,不再发出声响。

    “你要是冷得受不了的话……”封不觉这半句话都没说完。

    似雨直接打断道:“想得美。”

    “你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封不觉接道:“没准我是想问你……嗯……要不要生火?”

    似雨转头,瞥了他一眼:“你觉得这欲盖弥彰的辩解,能增加我对你好感吗?”

    “嗯……”封不觉抿着嘴唇,眼神中貌似还透出些许希望,可似雨继续用那种杀手般的眼神回应着他。

    两秒后,封不觉一转头,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般:“ok,终于找到推动剧情的关键地点了,我先进去。”他边走边道,“虽然是白天,但据我观察,这个鬼可不受什么时间的影响,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似雨轻叹一声,没说什么,随他朝庙门走了过去。

    …………“喂喂喂……这设定也太狡猾了吧?纯粹浪费子弹啊。”小叹看着那巨鳄怪的尸体道:“要是听我的,直接逃跑,到了这儿不也一样……哎呀!”

    悲灵敲完小叹的头,娇嗔一句:“马后炮。”

    数分钟前,当这怪物被卡住以后,击杀起来可就方便多了。虽然那怪物还是不断地长着血盆大口,激烈地摆动头部,但不能一个移动的东西,玩家们又是定点射击,无需再边走边射,要拿下还是不难的。

    两人干掉这巨鳄,又消耗了不少体能值,而且那撤退的一路上,还额外花去了不少弹药,惊悚乐园里的怪物又不会爆装备出来,打死也是一无所获。可以说,从掉下来到现在,他们还没捞到半点好处,倒是赔了不少,这些无疑都是影响士气的因素。

    不过悲灵一向是个不服输的人,而小叹比较随和,不太在乎得失。所以他们这组合,心态和情绪上,倒也不受什么影响。

    “死在这种位置,推是肯定推不动了。”悲灵看着那巨鳄卡住的尸体道:“只能从它背上爬过去了。”

    隧洞的这一段,横向里已经被这怪物的尸体给堵死,但巨鳄的身体呈扁平状,其背部和隧洞顶部之间,还有一定的空隙,应该可以让玩家钻过去。

    “那你先爬吧。”小叹说道。

    “为什么我先?”

    “万一你的那里……或者那里……被卡住……我可以在后面推……啊!啊!好好!我错了!我先去!”

    小叹一边求饶,一边就抱着头朝巨鳄的尸体跑了过去。虽然这鳄皮看上去是滑溜溜的,但这怪物的背上沟沟坎坎,还嵌了不少弹片,小叹爬过去时也觉得相当膈应。

    待他爬过去了,便回头喊了一句:“还行,你……嗯……应该没问题的。”

    “我过来就掐死你。”从悲灵那一端,传来的却是这样一句回应。(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