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204章 苍灵论剑(十九)
    坠落感是种足以让人从噩梦中惊醒的感觉,会让人心脏紧缩、四肢僵硬,并失声叫喊。

    奇怪的是,当二人骤然落下时,只有悲灵一人喊出声来……

    小叹这平日里动不动就一惊一乍的家伙,竟在这生死关头变得异常冷静。电光火石间,他反手一扣,反过来拿住了悲灵的手腕,接着在空中纯粹凭自身力量一扯,让对方来到自己上方的位置。

    在危急之中,他的本能是将队友托起,而自己去充当人肉垫子,可见这小子也确实称得上是个好人了。当然,若两人坠入的是万丈深渊,那这举动也没太大意义,不过就是死上死下的区别。

    好在坠落感只持续了数秒,随后是扑通一声,两人几乎是紧贴着摔入了水中。

    黑暗中,坠落感戛然而止,小叹忽觉背后一凉,紧接着就是疼痛和闷绝之意相继涌来。不过当时他心中可是一喜,因为他知道,摔进水里,就代表暂时还死不了。

    两人坠水时的冲击力巨大,没入水面后便不断朝下方潜沉着。小叹明白此刻尚未脱离危险,他屏住呼吸,待沉势略缓,立即就摆动双腿开始蹬水。他一直没有放开悲灵的手腕,稍稍上升一些后,他就用左手抱住悲灵,右手拨水,奋力朝上方游去。

    没过多久,他们的头就探出了水面,两人皆是刚钻出水就吸了一大口气。

    “我会游泳!”这是悲灵呼吸了两下之后,喊出的第一句话。

    “早说嘛,害我累死。”小叹说着放开了悲灵,与她稍微隔开一点距离,开始用双手划水。

    “说你个头!”她朝着小叹脑门儿上就是一下,“我有机会说吗?”

    “哎呀……”小叹吃疼喊了声:“那我抱着你游上来的时候。你怎么完全没动啊?”

    “你都自说自话地当起救生员了,我只好配合你了呗。”悲灵回道:“要是我奋力挣扎,你这傻帽再一根筋地蛮干,最后两个人一起淹死怎么办?”

    “哦哦……”小叹接道,“对了,你没事吧?”

    “有事。”悲灵回道:“我想揍你。”

    小叹以为悲灵是怪自己连累了她,无奈地说道:“这你不能全怪我吧,我怎么知道屋梁会断,又怎么知道地板会塌啊?”

    “呵呵……”悲灵干笑两声。算是回应。她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反驳的,毕竟是她自己去拉小叹的手腕,才会随之一起掉下来的。假如她第一时间的反应是向后跃起,或许现在她就仍在上面。那她就可以去找根绳子什么的,把小叹也救上去。总比现在两个人一起被困在这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地方强。

    此刻,小叹和悲灵的附近没有光源,只有头顶上极远处有一点点光亮,就是他们坠下来的陷口发出的。可惜那陷口是在室内,而非露天,所以那点光线根本无法照亮这地底深处。

    他们虽然在对话,但眼前是一抹黑。彼此都看不到对方。不过因为离得近,而且有划水声,所以看不见也能知道对方的位置,悲灵刚才就是摸着黑就朝小叹头上敲了一下。

    “糟了。我的手电筒在上个剧本里……”小叹刚想说自己的照明设备已损坏,却忽然感到悲灵将什么东西扣到了自己头上。

    咔噔一声,一个明亮的光源出现。小叹的头上,多出了一顶黄色的矿工帽。

    “诶?这个装备你还留着呢?”小叹问道。他还记得在第一次遇到悲灵的那个剧本里。悲灵就想用这玩意儿跟他换手电筒来着。

    “是啊。”悲灵回道:“我记得当初用这个跟你换手电筒,结果你居然送了我一个。还跟我说什么……‘戴着傻傻的,你自己留着吧’。”

    “那你干嘛还把这个留到现在?这种装备早就不值钱了吧。”小叹说道。

    “本姑娘最讨厌被人拒绝。”悲灵说着,又敲了敲小叹戴着矿工帽的脑袋:“你看你,戴着这种傻傻的装备,是有多协调……”

    “我真怀念刚认识你的那个时候。”小叹露出苦大仇深的神情:“那个管我叫‘小叹哥’,客客气气地跟我换装备的悲灵笑骨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悲灵觉得被揭了黑历史,有点恼羞成怒地扯开话题道,“少罗嗦!快转个圈,看看有没有落脚的地方,想在水里一直泡到体能耗光吗?”

    小叹缩了缩脖子,真的不说话了,他在水中慢慢地转圈,去照四周以及头顶的景物。

    无论如何,矿工帽这件装备,在这个状况下,还是很实用的,好歹是一件不用持续用手举着也能操作的照明设备。

    随着光线的移动,两人终于看清了周围的一些状况。他们所在的这个地下水潭并不算大,一道石岸就在十余米外的地方。水潭正上方有一条垂直的圆柱形通道,也就是他们坠落下来的路径。这条通道顶端的入口就是空屋厨房中塌陷的陷口,而通道底端的形状却是向四周扩散开的样子。整体来看,这水潭上方的空间就像一个倒过来的漏斗,想从原路返回是不太可能的。

    而水潭四周,被石壁环绕,只有一侧是石岸。

    小叹和悲灵没有选择,当务之急是先找块落脚的地方再说,两人一前一后游了过去,待爬到岸上,都累得气喘吁吁,坐倒在地上休息起来。

    刚才那一连串的变故,只在几分钟之间,但二人生存值和体能值却是消耗了不少。高空落水让小叹一下子损失了67%的生存值,悲灵则是59%,当然了,这也不算多,现实中的人从这么高跳进水里,撞击水面时直接毙命都有可能,游戏角色的身体素质高于常人才能幸免。

    而持续浮在水面上,以及游到岸边这些行为,则花去了他们三百多体能值,对两个17级的玩家来说,这也将近20%了。

    “我说……我们该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古墓吧?”小叹转头望着身后,那里有一条深邃的路径,不知通向何处。

    “怎么?脑子里在意淫本姑娘脱光了陪你练剑吗?”悲灵回道,其实她这话才是没羞没躁。

    “嗯……我本来是想说,这里也许可以找到装备、技能、隐藏任务什么的……”小叹道,“但是你突然扯那个……”他话音未落,脑袋又被敲了一下,纵然隔着矿工帽,还是挺疼的。

    “于是你也就想歪了?”悲灵嗔道。

    “你这个‘也’字用的还真是……哎呀……好好……什么都怪我行了吧?。”小叹被欺负得确实是有点儿惨。

    这地底深潭,寒似冰窟,两人身上都湿透了,更是凉意透骨,坐了一会儿,他们便有点忍不住瑟瑟发抖。因此二人也没有原地恢复太长时间,只是尽可能地拧干衣服上的水,并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待体感上的一阵疲劳消失,便起身向着唯一的那条通路走去。

    或许是这条通道中的岩石有着吸收光线的特性,二人走了一小段后发现,只要前方稍远些的地方,看上就是一团黑黝黝的阴影,光线只要出了十米,几乎就完全消失。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是,这条路,并不是向上去的坡,而是斜着向下的趋势。他们坠落至水潭,已经是到了地底很深的地方,而这条道儿则通往更低之处,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儿直通森罗宝殿不成?

    又行了十几分钟,路面的落势停止了,基本变为了水平的状态,隧洞变得越来越宽敞,不知不觉间,四周隧洞的高度和宽度,已到了足以容纳下一列地铁的程度。

    “你闻到了吗?”悲灵忽然开口问了一句。这洞中水气蒸浸,气味凝而不散,大约在一分钟前,她就闻到了一股腥臭的怪味,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小叹用古怪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悲灵几秒:“你该不会告诉我……你……那什么了吧,我都不知道这游戏原来还可以放……”

    “放你个头!”悲灵涨红了脸,扯掉他的帽子,一边狠狠骂着,一边敲着他的脑袋。

    “好吧,看来我误会了……”

    “白痴!傻瓜!人渣!”

    “喂……你这样说都不会被屏蔽啊……”

    “嗯……呼……”悲灵深呼吸一口,努力冷静下来:“我以后要去拍卖行里看看有没有大纸扇之类的东西,手都打疼了。”

    “对不起……”小叹道。“我脑袋太硬了。”

    “需要你道歉的是这件事吗?”悲灵又把帽子重重扣回了他头上。

    “总之……都是我的错行了吧。”小叹道:“你也不用老是动手吧,难道用语言就解决不了问……”

    “小叹哥……”悲灵面带微笑地打断道,她语气可亲,眼中却是肃杀之色:“请你折返回去,投潭自尽好吗。”

    “你还是打我吧……”

    吼——

    突然,一声明显由非人类生物发出的吼声,中断了他们的谈话。

    也不知这怪物是听到他们的对话嫌烦,还是发现了猎物的存在便要过来觅食,总之,某种巨型生物贴着地面爬行的巨响,从前方的隧洞中传来,并迅速接近了两名玩家……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