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99章 苍灵论剑(十四)
    与对方客套一番后,封不觉拿到了天字丙号房的钥匙,随后那四位就告辞离去了。

    名称:钥匙

    类型:剧情相关

    品质:普通

    功能:持有者与其团队将获得苍灵客栈天字丙号房的所有权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是

    备注:即使身上没有带着钥匙,只要团队中有人持有,便可自由出入该房间。

    “哦,这玩意儿貌似还可以在剧本结束后转化为拼图牌啊。”封不觉看着物品说明念道:“这个还是由似雨带着吧,你实力最强,不容易死,行囊的空格也肯定比我宽裕。”

    “喂,我才是这里等级最高的吧,而且还是职业的啊!怎么看都是我的实力更强一点吧?”迹部插嘴道。

    封不觉直接就换了个话题道:“说到‘职业’……我有个计划,需要你帮忙。”

    “哈?什么计划?”迹部问道。

    “还记得在客栈一楼时,评论过我武功的那位美女吗?”封不觉问道。

    “记得啊,那个孟九提到……她是姓……慕容?”迹部回道。

    “我那时一直在细听周围那群npc的议论,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可知……这位慕容姑娘,应该是类似‘百晓生’的那种角色。”封不觉摸着下巴道:“也就是说,她掌握了大量的情报。”

    “你要我去找她套话?”迹部问道。

    “不错,毕竟你是职业的嘛。”封不觉回道,“就用你专业的技巧去找她搭个讪什么的,等聊开了之后,你就说自己初涉江湖,不懂的地方很多。想请教她一些问题。”

    “我说的‘职业’是职业玩家,你说的是职业牛郎吧!”迹部喊道。

    “放心,又不是叫你去出卖色相,只是去交流一下罢了。”封不觉无视对方的吐槽,接着道:“玩家和人形npc之间的互动,也是可以参照玩家互动条例的d项——不限性别,任何被系统判定为性骚扰的行为,包括以此为目的,企图以b、c条中列举的方式进行实施的意图。都将被系统所限制,玩家的意图将无法转化为角色的实际行动。反复尝试将被强制断开连接,且该玩家的公民id将永久加入系统黑名单,成为优先级较高的监测对象。

    我还查过玩家与人形npc、怪物之间,有关这方面互动的具体细则。结果发现限制比玩家间的互动更加严格。玩家之间还可以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做出一定程度的亲昵举动,但玩家和虚拟人物间是绝对不会有任何情色成分的互动的,npc也绝对不会对你有任何那方面的行动。不过,不排除npc会对玩家产生好感的可能。

    总之,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去搭讪,肯定不会被对方占便宜。”

    “喂!那是个美女啊!又不是虎背熊腰的基佬!别说得我好像赚了似的!不能被占便宜才是损失吧!”迹部回道:“话说回来……你这家伙居然能把条例一字不差地背下来……顺带还把不同次元不能谈恋爱的设定给解释得那么清楚……这是什么心态啊!”

    “哦……这个嘛,因为之前在某个剧本里拥抱过一名女性npc。当然了,那是一次十分纯洁的,柏拉图式的拥抱。”封不觉淡定地答道:“之后我就想到了一个问题……这种设定的界限到底在哪儿?于是我就抽空看了点儿相关的游戏说明。”

    “诶,那我们女生去勾引男性npc。岂不是容易得多啊?”悲灵玩笑般说道:“反正又不会被怎么样。”

    “我说……姑娘你要自重啊……”小叹转过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你准备怎么勾引?”封不觉道:“主观意识上的行为都会被系统直接禁止,至于客观上,就算你想露个大腿。送点福利什么的,也没法儿在剧本中更改外貌设定吧。”

    “嗯……那倒也是。”悲灵一边点头。一边用戏谑的眼神瞥了小叹一眼。其实听她回应的语气,也并不是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她只是想看看那谁闻言后的反应而已。

    “好了,金富贵,怎么说?去不去啊?”封不觉问道。

    “我警告你,叫我牛郎也就算了……”迹部话未说完。

    封不觉便打断道:“好吧,牛郎,你意下如何?本寮主若是尚未婚娶,自己便去了。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死缠烂打之能,没有交涉失败的道理。可现在的状况,我去搭讪肯定会引起慕容姑娘的反感。你总不能让小叹去吧?这小子不把我们自己的情报给漏出去就不错了。”

    “只是交涉而已,为什么不能由我们女生去呢?”似雨问道。

    “哈哈哈哈哈!”封不觉大笑五声,随即道:“好想法,我也一直很想知道,两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其中一个,非常明显地怀着某种目的,去接近另一个……这时应该用什么样的开场白比较妥当。”

    似雨瞪着封不觉,沉默了许久,方才开口:“好吧……你让专业的去吧。”

    “好了,你们也别再唱双簧了,我可以去试试。”迹部有气无力地回道:“不过我声明啊,那个npc要是不理我,那我也没办法。”

    “怎么~会呢~牛郎兄何必妄自菲薄?”封不觉拉长了语气说道:“像你这种俊俏白净,娘气十足的外貌,在古代大龄女青年中肯定是有一定市场的,就算她对你不怎么感冒,但面对一个看上去比较文弱、也没有什么出格行为的人,她最多就是礼貌地表示跟你没有共同语言,请你别再骚扰她。”

    封不觉停顿一下,接着道:“而假如……慕容姑娘觉得跟你聊聊也没什么不妥,那就好办了。”他站起来道:“如果我的判断没错,这个npc至少应该对这个武侠世界中大部分的设定都了如指掌。而对她来说是常识的事,对我们来说却已是很宝贵的情报了。所以。像这类众所周知,只有我们不知的信息,你可以尽量去问她。”

    “知道啦,我会见机行事的。”迹部回道,“此刻那位慕容姑娘应该还坐在客栈大堂,你刚才搞得这么轰动,我这破剑茶寮的寮客要是现在下楼,众目睽睽之下走过跟她打招呼,人家肯定不好接话。我看换个时机再说吧。”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封不觉说这话,把桌上的钥匙挪到了似雨面前,后者不声不响地接过,放进了行囊里。

    “再说说第二件事。”封不觉道:“就是那花影六剑……现在要我这‘先天纯阳内力’之人帮忙……”

    “虽然眼下是暂且拖延了一天。但到了明天,等那个林常教完你武功心法,苏裳需要你护法之时,你没有内力之事铁定会穿帮的。”悲灵说道:“解决这个问题,远比收集情报更加重要,因为一旦这件事搞砸了,我们的处境会相当不妙。到时候。就算花影六剑并未直接与我们变成敌对关系,他们也没有理由继续袒护我们了,更不可能再给我们任何的利益。”

    “没错……这事很棘手。”封不觉应道:“现阶段,我想到了两个办法。第一个,我极力推荐……”

    “杀了苏裳?”似雨立刻就说出了封不觉心中所想。

    “对!”封不觉果断地回道,“而且最好要做到死不见尸,无从查起。让其他人连她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这样至少在决斗之前,都不会有人会再提这传功护法之事了。”

    “你这家伙太残忍了吧……”迹部用一种颇为惊讶地表情看着封不觉道:“上回见你杀丧尸的时候。我就隐约觉得你这家伙有点杀人狂魔的气质……现在为了保守秘密,也不管对方是好人坏人,说杀就杀啊……”

    “你玩马里奥游戏时,踩死板栗仔之前,考虑过对方的好坏了吗?”封不觉问道。

    迹部愣了一下,几秒后皱眉道:“这不是一码事吧?”

    “切……”封不觉一脸不爽地偏过了头。

    “偷换概念。”似雨言简意赅地评述道。

    “忽悠失败。”悲灵接道。

    “我也反对随便杀人,先不说对方很可能拥有BOSS级的实力……即使我们能够杀死她,也不能保证打斗过程中、和处理尸体时都不被人发现。”小叹居然也提出了一个建设性意见。

    “这倒不用担心,如果决意要杀她,我有的是办法。杀完以后就地切成六段,随便用破布一包,装进行囊,神不知鬼不觉……”封不觉接道。

    “已经谋划到这个地步了吗……”迹部冷汗都下来了,心想着眼前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不过……你们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封不觉话锋一转,说道:“你们倒是提醒我了,我在论坛看过一个帖子,说玩家在剧本中行事的风格,可能会影响未来的成长。比如在剧本里按照一定道德、原则,尽量去做好事的人,打通的剧情普遍会有比较好的结局。而一直在剧本中作恶,做事残忍冷酷的人,遇到的剧情或许会比较致郁。不止如此,这个帖子还说……玩家随机到的技能、物品等等,都和该玩家的行事风格有关。”

    “呵呵……恶魔蝙蝠鬼影……”小叹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封不觉送给自己的这个技能名字给念了出来。

    “莫测的狂徒……”悲灵也接道。

    封不觉道:“假如这个设定真的存在,倒确实能解释不少我单排时遇到的状况……”

    “这也算……非显性属性的一种吗?”似雨道。

    “或许吧……以此推测,被系统视为是守序善良的玩家,和混乱邪恶的玩家,到了游戏后期肯定会迥然不同。不止技能、装备、称号……他们一路玩过来的游戏体验也会不太一样的。”封不觉若有所思道:“这样看来……我们还是不要滥杀无辜的好。在主线任务允许的范围内,尽量站在正义的一边,做侠义的事情。免得你们和我一样被系统视为恶棍。”

    迹部这时问道,“那你的第二个办法是?”

    “不能杀,就伤呗。”封不觉说道:“如果苏裳受了一定程度的伤,使她暂时无力去冲那冥幽诀气关。这事不就耽搁了吗?”他看着众人:“游戏时间有限,我们也不可能会待到第四天,所以……只要拖到后天傍晚,这事儿就算永远混过去了。”

    “这办法倒还可以。”悲灵沉吟道:“嗯……不过如何打伤那位苏女侠,需要好好讨论一下。”

    “那是啊……第一,我们肯定不能明着去伤她,只能暗算。”封不觉道:“第二,事后也不能让对方怀疑这事是我们做的。”他双手交叉在胸前,摇着头道:“假如让悲灵躲在远处朝她放冷枪。倒是可以轻易做到第一点。但那样对方必然会怀疑到我们头上。因为只有咱这帮怪人,才有可能用一种他们根本无法解释的方式进行偷袭。”

    “即使用其他武林中人也会用的方法去暗算,我们的嫌疑还是最大吧。”小叹说道:“你今天刚刚就此事应承了六剑,一天之内,苏裳就被暗算受伤了……说实话。就算是别人正好在这段时间去偷袭了她,被怀疑的也会是我们吧。”

    “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不会被怀疑的暗算方法。”封不觉道,“也是目前最理想的方式……大规模投毒。”

    “你的思维……”迹部快无语了,封不觉的思考方式跳跃性太大,总是突然间扯到一个很离谱的结论上。

    “道理很简单。”封不觉解释道:“为了掩饰我们要暗算的是苏裳,我们就同时暗算所有人。这样,表面上看。她就只是遭遇了一次并非特意针对她的投毒事件而已。”

    “呵……呵呵……‘尽量站在正义的一边,做侠义的事情’……”小叹虚着眼,嘴角微抽着重复封不觉刚才的话。

    封不觉只当没听见,继续说道:“为了追求逼真的效果。我们自己也可以在事件中集体中毒,以掩人耳目。”

    “你这是要疯啊……”迹部说道。

    “没办法,为了保证一个谎言不被揭穿,就得编造一个甚至多个更大的谎言。”封不觉道:“此刻。我们已经陷入了这种局面……你要明白,我们现在的安全、自由。全部都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只要一件事穿帮,一连串假象便会随即土崩瓦解。

    想在这个镇子上立足,或者说……‘生存’,我们就必须竭尽所能地装下去,死撑到底。每一分每一秒都得设法维持住破剑茶寮这个门派神秘且强大的形象。如果让外面那帮人知道了我们的真实实力,这剧本基本就很难再玩儿下去了,那种局面下,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进山里躲起来。进山的前提还是我们能活着离开这个镇,不……这条街。”

    “没错。”似雨也道:“论战斗能力,只要来三名和昨晚那个女人同等实力的npc,我们就必须使出枪械武器了,否则战上一会儿就会团灭。”她看着封不觉:“现阶段,不觉的行为若被揭穿,那在这个世界的人眼里就是欺世盗名。那么……几乎所有人,都有可能与我们发生战斗。”

    封不觉接着她的话道:“总之,真要是全面开打,等那帮大侠们看明白了我们的路数,并知道了枪械的基本特性,我们就死定了。”

    “要么就装下去,要么就成为公敌吗……”小叹沉吟道。

    “就好比在二战时,一名犹太人误入了纳粹的派对,唯一能让他活着离开的办法,就是让周围的人以为他也是德国人。”封不觉耸肩道。

    “还是说说投毒的事情吧……”迹部说道。

    “成功的话,我们就可以达到目的,且不被怀疑,或者说……就算六剑有一丁点儿怀疑我们,但也不能十分确定的那种感觉。”封不觉回道。

    小叹边想边道:“嗯……投毒这个手段,只要有毒药,谁都能干。如果中毒的只有少数几人乃至一人,那被怀疑的对象很快会被锁定为……与中毒者有利益冲突或怨仇的人。但是,如果是看似没有任何针对性的大规模投毒,就很难锁定疑凶。只要我们作案的时候不露马脚,而且事发后我们也一并中毒,那么……”

    “好吧,三个问题。”悲灵听得忍不住了,打断道:“一,去哪里找一种不至于把人毒死的毒药,还要有几十人份的量?二,怎么才能平均地给客栈里的人下毒?三,又如何在成功实行一和二的同时,保证不被发现,且事后无迹可寻?”

    封不觉道:“问得好。”他歪过头,两手一摊:“完全没有头绪。”

    “那你还说得这么起劲?”

    “所以我才说是‘最理想的方式’嘛,至于具体如何实现……”封不觉道:“我们还有一天一夜的时间去想办法。”(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