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90章 苍灵论剑(五)
    队友们站在那儿围观着封不觉满嘴跑火车,与那丐帮帮主继续扯淡。

    按照孟九的说法,他在村口这儿守着,是为了给刚进村的江湖朋友指个道儿,顺便也是探探各路人马的底细。身为丐帮中人,他自然是与江湖中的大部分人物都能说得上话,无论三教九流,多少都得给老叫花子几分薄面。

    孟九将通过大路和小路的规矩,都与封不觉他们说了,封不觉闻言后的第一反应就是问道:“按照这个说法,如今的苍灵镇中,完全没有什么邪道中人,全是名门正派和江湖上名宿咯?”

    老叫花子当即就笑了:“名门正派就全是好人吗?”他反问道:“那些侠名赫赫者,背地里就真是正人君子?”

    封不觉面露微笑:“晚辈受教了……”其实他只是想让孟九将这话说明白罢了,以封不觉的个性,怎么可能相信那些人都是好人呢,就连眼前的孟九,他都不是完全信任。

    两人谈话的另一个重点,就是孟九着重介绍了一下现今苍灵镇中的基本情况,可以说……表面上便是暗流汹涌,而暗中呢……每个人都已是提心吊胆的状态。

    与这个提供剧情说明的npc交涉持续了二十多分钟,封不觉几乎把能套到的信息都给套了出来。他听完叙述,拜谢过这位前辈,随即就领着队友们朝着镇里出发了。

    待离开了那老叫花子的视线,小叹凑上来道:“觉哥,听见了没有,事情不妙啊!”

    “你指哪部分?”封不觉问道。

    “当然是‘每天晚上都有人失踪’那部分啦!”小叹接道。

    “虽然孟九一脸认真地说这是闹鬼造成的……”封不觉笑道:“但我看……会尽信的人也只有你了吧。”

    悲灵也笑着对小叹道:“就算是这个剧本里的其他npc,都不会去信这套说辞的,那老叫花子明显是在吓唬我们。这话恐怕连他自己都不全信。”

    “何以见得啊?”小叹疑惑道。

    悲灵回道:“这还不明显?这个孟九若真的确信有鬼,那他还敢每个晚上都待在街面上吹风啊?至少找个有顶的屋子躲起来才是吧?”

    封不觉也说道:“孟九说这里每天晚上都有人失踪,少则七八人,多则十数人……我想那些失踪者,九成以上都是被‘人’给杀死的,或者说……互相厮杀而死。”他停顿了一下:“或许只有一两个,是真正遭遇了某种灵异的玩意儿。”

    悲灵接道:“而且这些江湖中人,个个心里都很清楚这点,只不过没人会去点破所谓闹鬼之说。”

    小叹点着头。似乎是听明白了:“这样他们也可以借着鬼魂之说的掩护,在往后的日子里去杀死别人?”

    封不觉打了个响指:“正确。”

    迹部少爷这时说道:“可这些人为什么要如此做?他们都已经来到苍灵镇上了,难道就是为了在决斗发生时,能占据前排一点的位置,所以趁着这几天。找寻一切机会暗中干掉其他的观众?”

    “哎~江湖的事情,你不懂。”封不觉语重心长地说道,好像他很懂似的:“名、利,人之所欲也,恩怨情仇,皆因此而起。江湖,就是将这些体现得最为淋漓尽致的一个大染缸。如果让一群武林中人待在一个特定的、合适的环境之中。人性就会暴露无遗。”他扫视了一眼周围这个黑暗而静谥的村镇:“平日里,总有一些你看不顺眼的人,或许你嫉妒他们,或许他们得罪过你。或者你清楚他们在暗地里的龌龊勾当,又或者他们知道你在背地里做的龌龊勾当。但大家都碍于自己或对方的身份,碍于江湖规矩、伦理道德等等……在外面根本不可能动手。”他笑了笑:“你看着苍灵镇这地方多好,可谓三不管……天不管、地不管、官不管。一到晚上。你就可以悄悄出去将那些你已经忍了很久的家伙给宰了,推到那谁也不知道究竟是否存在的鬼怪身上。大家都在这样做。心照不宣,谁也不揭穿谁,这不挺好的吗?”

    “我说……你这家伙把人心想得好阴暗啊……”迹部少爷听着封不觉绘声绘色的描述,不禁缩了缩脖子。

    “你小子家境不错吧。”封不觉看着他笑道。

    “你怎么知道?”迹部少爷反问道。

    “呵呵……”封不觉摸着下巴道:“名字真难取、取名真是难、还有真难取名字他们三个,都是那种……虽然平日里明目张胆地欺负你,但遇上事情的时候都抢在你前头上的朋友吧,嗯……我猜猜,念书的时候结交的兄弟。”

    “喂……这种事你都能看出来吗?”迹部少爷惊讶地问道。

    封不觉拍了拍迹部的肩膀,长叹一口气:“你啊……所以你是不知道人心险恶啊。”他这时转头看了看小叹。

    小叹也是笑笑,没有说话,一副过来人的表情。

    “等你哪天到别人手下打打工,多在社会上接触点人,才能知道这世上有多少贱人,以及人到底能有多贱。”封不觉说道。

    他们正谈话间,异变陡生。

    但见前方的一条小巷子里,忽然闪出一道人影,那是名青衣秀士,三十岁左右年纪,相貌端的是英俊潇洒、风流儒雅。初涉江湖的女子,只怕见了这般容貌,便得心中一热,晕生双颊。

    不过此刻,这位帅哥的样子略显狼狈,可以看出其已然负伤,且伤得颇重。其左肩已被一片鲜血染得殷红,奔跑时不但步履踉跄、呼吸也是全然乱了方寸。在月光下,他苍白的脸色和惊恐的表情显得格外凄然。

    他来到街上时,刚来得及抬头望了封不觉他们一眼,张口欲言却还未发出声音的时候,身子忽然向被卡车撞击了一般,腰部向侧方弯折,整个人横着飞了出去,撞在路边的一堵墙上,几息之间,便已一命呜呼。

    封不觉抬起一手,示意队友们不要上前,他自己则是快步行了上去,凑近看了看尸体,原来这人刚才那弹出去的动作,是由于躯干的侧面被十余枚钉子般的暗器打中,就如同遭到霰弹枪射击一般,横飞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封不觉刚要抬头望向暗器射来的方向,他自己也遭到了攻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