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87章 苍灵论剑(二)
    您的外观在npc视角中将被系统调整为适应剧本设定的形态

    当封不觉独自一人行到了片头cg中白典被杀的地方,耳边立即响起了系统语音。觉哥自然明白,他已然进入了某个npc的视线中,语音提示就是间接的证明。

    “嗯……”封不觉低头看着白典的尸体,月光将死尸那可怖的面容照得格外分明。

    “前辈,假如我装作不知道你躲在附近的样子,你会不会就这么让我过去了?”封不觉忽然开口道,他的声音不高,但显然不是在自言自语,他的语气不卑不亢,但称呼对方时还算比较礼貌。

    “你既已开口与我讲话,就证明你不但知道我在附近,也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老者的回话从风中传来,依旧是飘忽不定,难觅其源。

    封不觉竟笑着嘲讽道:“我就不能是在诈你吗?”

    那声音沉默了,没有回答。

    “我来到此处,发现一具尸首横陈于地,死者遭暗器所伤,伤在颈后。粗浅一看,仅有这一处外伤便已致命,那多半为偷袭所致。杀人者只用一根竹签,可见其内力深厚。”封不觉接着说道:“于是,我开口说这一句,试探一下杀人者是否还在附近,合理吗?”

    老者再度传音道:“那你又怎知老朽是你的前辈?”

    “很简单啊,我年纪尚轻,江湖中多半都是我的前辈。”封不觉笑道:“何况前辈你这手竹签杀人的法门,全然不像年轻人会用的手法,没有深厚的功力,根本也用不了这手法。”

    其实封不觉目前为止都是在扯淡,他只是利用片头cg中得到的信息与这npc周旋而已。

    “哼……你是诈我的也好。不是也罢……并未改变什么。”老者回道;“回去吧。”他还是给出了这句话,和玉面探花死前听到的那句一样。

    “我能不能问问,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通过?”封不觉问道。

    对方的回答就两个字:“高手。”

    “我脚边的这个死人,难道不是高手?”

    “是,但他是朝廷的人。”老者顿了一下;“所以他非但不能通过,还必须死。”

    “我不是朝廷的人,而且我也算高手啊。”封不觉道:“如此说来,我应该可以通过才对吧?”

    “呵……哈哈哈……哈哈哈……”那老者大笑出声。笑声回荡在四周。

    忽然,一道人影从林间闪出,一名蓝袍老者出现在了封不觉前方数丈远的地方。

    这老头儿看上去已是七十岁上下,发须全白,背却还挺得笔直。其面相不算慈祥,但也不似奸恶之徒:“小兄弟,让你的同伙们也出来吧。”

    封不觉装傻道:“什么同伙?”

    “我没你那小聪明,也没兴趣诈你。”老者又道:“我知道你有四个同伙,在暗处搜索我的行踪,而你在此吸引我的注……”

    “好吧好吧……”封不觉见事情败露,干脆转头喊了一声:“都出来吧。被发现了。”

    小叹他们四人陆续从林间走了出来,悲灵手上还拿着mp5,枪口就对着那老头儿,时刻准备开火的样子。由于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所以那老者也并未在意。

    “我顺便说一下,他们也全部都是高手哦。”封不觉的语气倒真不像是撒谎。

    “呵……老朽虽是上了年纪,但还没眼花呢。看诸位走路时的步伐、身法、气息等等……”老者摇头笑道:“你们这几个小鬼……根本不会武功吧?”他对这个判断还是很有自信的。所以才会大胆地现身,“回去吧。如今的苍灵镇,不是你们该去的地方。就是那混迹江湖数十载的老手,也难保能在镇上活到决斗当夜。”

    “前辈,我们是去看决斗,又不是去参加决斗,那帮‘老手’喜欢在镇上办热身赛是他们的事情,他们搞铁笼格斗都可以啊,我们不搀和不就是了?”封不觉说道。

    他这句话,有大半句对方没听懂,老者愣了几秒,回道:“呵呵……你们还真是什么都不懂,江湖的事情,又岂是你们想得那般简单天真。”他上前几步,来到封不觉面前,看着略显消瘦的觉哥:“再说,就凭你小子这身子骨,恐怕连街头卖艺的庄稼把式都打不过吧。剑神的决斗,你就是看了,又能看出什么门道?”

    “都说了我是高手了,前辈你怎么就不信呢?”封不觉回道。

    老者的表情仿佛在说,你这小子不可理喻,他摇着头:“那你且报上字号我听听。”他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若你还不如这个玉面探花的名号响,趁早自己回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封不觉嘴角微微一笑,冷哼一声:“哼……”他的强项来了:“我乃是……拳打两广,脚踢苏杭,剑荡三秦,气镇塞北,血洗东瀛不留行,打遍中原无敌手,人称莫测狂徒的……破剑茶寮寮主,封不觉。”他恬不知耻地说完这一大通后还不过瘾,顺便报了一下诗号,“承蒙江湖同道抬爱,赠诗一首——笑望沧溟千军破,策定乾坤算因果。无觉无惧轻生死,非鬼非神似疯魔。”

    那老头儿当时就惊了,他一没听说过破剑茶寮这种组织,二没听说过封不觉这号人。不过对方这一长串名头,听着却不太像是现编的,反正换成是老头儿自己,打死也编不出来。

    “你……”老者竟一时语塞,他本来颇为确定对方这五人的武功很差,甚至是没有的,但被封不觉这一忽悠,他竟然有些动摇了。

    同样震惊的还有迹部少爷,他原以为封不觉会随口说个武侠小说中常见的绰号之类的,没想到这家伙张口就来了一大段儿,而且内容突破天际,和这名头一比,那什么“玉面探花”简直就是个渣啊。

    “哦,对了,还未请教前辈高姓大名?”封不觉抱拳拱手说道。

    “老朽只是个下人,名讳不值一提。”老者回道,他这时有点回过味儿来了,又道:“小兄弟,你着实聪明,也能言善辩,但高手,可不是吹出来的。”

    “明白明白,前辈还是不相信我。”封不觉说道:“我这就露两手给您看看。”此刻,他心里想的却是:老头儿……要不是看你一副跟主线剧情颇有关系的样子,我才不跟你费这口舌呢,你若坚决不放行,我只能请你吃子弹了……

    封不觉往后扯了半步,“前辈,且接我一招如何?”

    “莫说是一招,就是十招百招……”老者话未说完。

    封不觉就顺势发动了称号技看招,选择的技能类型是格斗。

    封不觉知道自己肯定能使出点儿什么来,但他也不知道使出的是什么……

    那老者见封不觉这就要攻上来,也不敢托大,谁也不能担保这年轻人是不是将内力深藏,准备扮猪吃虎什么……

    老者运起七成功力,举掌相迎。

    啪一声,封不觉和对方拼了一掌,随即后退了五六步,只有他自己清楚,刚才那一下子,让自己的生存值损失了30%之多,好在那老者纯粹是用掌力防御而已,没有向前冲推之力,否则封不觉就危险了。

    “这……”那老者虽是站在原地一步未动,但却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他的手掌,此刻已是赤红一片,如铁烙一般灼痛。

    “发动了一个带火属性的技能吗……运气不错。”封不觉心道,他表面上却显得很是平静:“雕虫小技,献丑了。”

    老头儿将双手背到身后:“嗯……没想到老朽我今日看走了眼。”他让到一边:“几位少侠请吧。”

    “诶?前辈你不试试我这几位同伴的武功吗?”封不觉指了指迹部少爷:“你看那个娘炮,一副很弱的样子。”

    “喂!”迹部对这家伙的卖队友行为表示强烈不满。

    老者只当没听到封不觉的后半句话,淡定地回道:“不必了,想必这四位也绝非等闲之辈。封寮主,请吧。”他连称呼方式都变了。

    “这老头好像被我给镇住了,看来刚才的技能超强啊……”封不觉心道:“难怪用掉了三百体能值,还搭上了三十点灵力。”

    “多谢前辈。”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给队友们使着眼色,让他们可以走起来了。

    待五人沿着小路走远,老者将手掌举到眼前,沉吟道:“破剑茶寮寮主,哼……这小子满口胡言,但出手却着实厉害。”他调整了一下气息,似乎是想压抑手上的疼痛:“若他是个四十多岁的壮年汉子,适才那掌也不算什么,无非就是童子身苦练三十载的掌力罢了。但这小子只有二十出头,他能打出这样一掌,除了先天纯阳内力,再无其他解释……

    呵……也不知江湖上什么时候又冒出了这么多厉害角色,看来主人这场决斗引来的高人异士,无论是身手,还是人数,都远远超出预计……”(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