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80章 卑鄙的我(十二)
    “是的。”奥尔登这时也忽然出现在了封不觉的身后。

    “事已至此,我也不妨将话都挑明了。”比利接道:“如果你不合作,就会毒发,导致通关失败。我知道,对你们这些异界旅客来说,这不算什么惨痛的代价,但依然是你们极其不愿看到的。”

    “那拉比特怎么办?”封不觉问道:“我一枪干掉了你的伙伴,你们就这么跟我算了?”

    比利道:“不必担心,你没有真正杀死它,那把枪只是我对这个空间统御能力的一种延伸,在你扣扳机的刹那,我已将其性质改变,那发子弹杀不了拉比特。”

    “但那很疼。”另一个声音接道。

    封不觉循声转头,那声音是从第二个囚室中传来的。

    虽然拉比特被爆头的残躯还在地上躺着,但它那特殊的说话声,却已经在黑暗中响起。

    “哦,原来如此……”封不觉干脆将椅子转了个方向,把双脚都搁到了桌子上,悠哉地说道:“让我考虑考虑吧,你们也可以趁这段时间,跟我聊些我感兴趣的事。”

    “你的时间可不……”比利说道。

    封不觉笑着摇头:“是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吧?”他趁这时扫了一眼菜单,“我身上这个九十二分钟的毒素,并不是你们给我的,而是某种‘更高位的存在’所施加的设定。”他这是明指系统,“在‘它’的面前。你们也不过就是些一念之间便可化为乌有的生命罢了。”

    “那又如何?你说的那个存在,比时间之主更加循规守序,不会做这种毫无因由之事。”奥尔登回道。

    “我不是暗示那个存在会抹杀你们,而是说……即便你们,也无法阻止那个存在来抹杀我。”封不觉道:“至少有一件事,你们没法儿撒谎,你们三个,确实只有三瓶药剂。”

    “不错,第四瓶,在法斯特的手上。”比利回道。

    “这个法斯特……就是这里的狱卒吗?”封不觉问道。

    “是的。”

    “那你就是胡扯!”封不觉直接揭穿了他。“你怎么可能知道他有没有药剂?难道他主动进来告诉你了?”

    比利无言以对,他确实不知道第四瓶药剂是否在法斯特手上,说那话只是为了促使封不觉去除掉对方。

    “不过……也可以说你是合理推测,因为第四瓶药剂很显然不在这个空间内。否则早就落到你手里了。”封不觉转而问道:“对了,你们身上的药剂,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在你进入这个空间之前,我们就各自获得了一瓶药剂,并且获知了你的情况,以及药剂的作用。”奥尔登回道。

    封不觉心道:直接对它们灌输相关数据的方式吗……另外,对我来说生成剧本的那短短十秒,对他们来说貌似是一段比较久的时间,在没有玩家的情况下,这些剧本世界的验算速度好像会快许多啊……

    “让我从头理一理整件事的经过……”封不觉慵懒地在椅子上舒展开身体。这一刻的放松。是他将思路理顺时的一种的舒然:“我进入这个监狱前,你们就已将空间编织完毕,布局也都想好了,一切就绪。当我出现时,比利在起始点用广播和我进行了交流。

    我到达首端的扇形房间时。你们给我看了一幕精彩的演出,这一幕幻象是……”他说到这儿停下,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比利和奥尔登。

    “是我制造的。”回答他的却是第二间囚室中的拉比特。

    “呵呵……goodjob.”封不觉居然赞了它一句:“然后,我进入第三条走廊。遇上奥尔登,随后来到了末端。再遇上拉比特,并看到了囚室中的比利。你们三个故弄玄虚一番,限定了我接下来的路线,又搞得像这种选择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一样。

    接着,我来到第二条走廊,遇上了scp-173,把它关起来的是……”

    “我。”比利应了一句,“你将他击碎以后,也是我让药剂出现在了地上。”

    “嗯……看来你不止能调整空间,还能任意调动这里的物体。”封不觉道:“这儿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把173杀死,而要将其关起来呢?”

    “我们每杀死一只这样的生物,过二十四小时,就会有另一只被放进来。”比利回道:“而且每次来的物种都不一样,其中有一些非常恐怖。”他那张脸,那种嗓音,竟用很受伤的语气说出了“恐怖”这样的形容词,可想而知……这些被投入牢房的惩罚生物确实很难缠:“那个173,算是比较好控制的,关押的难度也不高,关起来比杀掉省事。”

    “是啊……有一回进来个长得和干尸似的老头,居然能使用制造里空间的能力进行短距离位面跳跃,直接的物理伤害对他基本没用,他躲进次元洞时我们也束手无策,最后比利只能制造出巨大、复杂且随机排布的建筑结构去困住他,而我们绕过他去干掉法斯特。”拉比特也接了一句。

    “听上去像106啊……”封不觉低声念道,不过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接着自己刚才的叙述说道:“我搞定第二条走廊以后,其实已经对你们的那套说辞产生了相当的怀疑,不过以当时的状况,我还不想去冒引发时空悖论的风险,也不想因为异常的举动暴露自己的想法,所以我还是按照你们的设想,进入了第四条走廊。”

    封不觉看着比利:“而你,就从这边的囚室里移动到了第四条走廊中,若无其事地与我接触。那个游戏看上去很难,但当我实际操作时。你却让我轻易获得了药剂。”

    “我的举动画蛇添足了吗?”比利问道。

    “其实不然。”封不觉道:“你要是了解我的人品,就该明白,你的举动对我们大家都是好事。”他顿了一下:“顺便问一下,你现在能不能把我身上的这些汽油啊、血啊什么的给弄干净。”

    话音未落时,比利眼中异光微现,封不觉身上的不适感就瞬间消失了,包括残留在他皮肤上的汽油都挥发得一干二净。

    “谢谢。”封不觉礼貌地道声谢,再接着道:“你原先的设想是让我发现药剂后死在汽油池里,消耗一枚勋章,再使我传送到走廊首端。这样游戏的难度和过程就显得更加真实。可你没想到的是,我这个根本不会游泳的人,竟然在地板合拢前出来了,于是。我‘抓住’你的时机,就比你预计的提前了几分钟。

    为了配合你们那套时间理论的说辞,你不得不临时将第四条走廊的后半段加长,让我用足十八分钟,才来到末端。”

    “而你来到末端后,故意不提‘药剂’二字,并且装出很急切的样子,引我露出破绽。”拉比特说到此处,第二间囚室的灯光亮了起来,它完整地出现在囚室中。而地上的尸体。这时已经消失了。

    “我还有一件事要确认一下。”封不觉道:“给我勋章的原因……是防止我被173干掉吗?”

    比利说道:“其实只要你不是死于‘毒发’,我们想复活你多少次都可以。但是……那样的话,你就会质疑这个游戏的性质,而且你一定会深究这其中的因由。”

    “所以你就把复活的能力具象化,并限定数量。直接交给了我。”封不觉轻轻点头,将食指搁在下唇下方道:“好了,我基本算是全部弄清楚了。”他把脚从桌子上撤下,坐正了道:“我很遗憾。诸位那套复杂周全的诱导计划宣告失败,不过呢……我还是可以帮你们的。”

    三名囚徒听到这话时,身形皆是一顿。他们的表情都不怎么丰富,但若是长着人类的脸,他们此刻应该都是目光炯炯的神态。

    “我有两个条件,你们能办到的话……”封不觉举起了两根手指:“你们帮我,我帮你们。”

    “条件?”奥尔登重复道,他好似有点意外。

    “那当然了,虽说我本来也不是什么守序阵营的人,可我今天一旦帮了你们,就等于是和时间之主成了敌对关系。”封不觉一脸认真地说道:“冒多大的险,取决于能得到多大的回报。假如你们不想和我谈条件,我也是无所谓的,不过你们得考虑清楚,一拍两散的结果,对谁来说更难接受。”

    “你说吧。”比利显然是这三人中负责话事的,他既是智囊,也是能力最强的一个。到了这种谈条件的时候,他坚定地开口了。

    “第一个条件。”封不觉的视线从他们脸上扫过道:“请如实告诉我,你们三人,或者说……没有冒犯的意思,你们三个怪物,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还有,时间之主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你为何要打听这些?”比利问道:“我们的存在和过往,对你们这些异界旅客没有太大的意义不是吗?”

    “那你就更应该将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都告诉我。”封不觉回道,“并且庆幸……第一个条件竟是如此简单。”

    比利迟疑了大约十秒,在这段时间内,他还用了某种封不觉不知道的方式,与拉比特、奥尔登交流了几句,随后他才开口道:“时间之主,是四柱神之一,所有有序的时空领土,都在他的治下。”

    “四柱神是?”封不觉确实很喜好去套npc的话。

    “时间之主掌管秩序长河,众魔之首称雄混沌焦土,冥渊幽王统领死灵王国,真理法庭裁决诸界善恶。”比利回道:“这段话流传在各个世界,稍微入流一些的鬼怪魔神无一不知。”

    “嗯……你继续吧。”此刻,封不觉已和那些高等的鬼怪魔神们一样,把这四句话深深记在了脑子里……

    比利又道:“长久以来,四柱神相互牵制,维系着平衡,有意识地避开彼此间的争端和冲突。

    战争,是他们谁也不愿意看到的,因为他们谁也没有把握战胜另一方。若有两神开战,第三第四方的立场也是未知。

    这个监狱,虽然是在时间之主的管辖下,但审判我们的,却是真理法庭。

    我的核心力量是操控空间,奥尔登是操控恐惧,拉比特则是操控幻象。我和奥尔登被冠以‘传播混沌’的罪名,关进了这里。拉比特是因为……别的事情。”

    听到对方不自然地停顿了一下,封不觉立即追问道:“什么事?”

    “呃……他和他的表弟本来是陪审团成员,但因为藐视法庭被治罪了。”比利回道。

    “那你表弟呢?关在别的监狱?”封不觉又问道。

    “在法庭上他们就压根儿就没能抓住我表弟。”拉比特道。

    “你是说……一只兔子,竟然在一个叫‘真理法庭’的组织眼皮底下,逃走了?”封不觉笑道。

    拉比特耸耸肩,“我表弟可以从任何地方逃走,他只需要在墙上画个黑色的大洞然后钻进去就行了……”

    “哈……哈哈……”封不觉嘴角抽动着干笑了几声。

    还是比利把话题拉回了正轨:“在法斯特之前,我们的狱卒确实是萨摩迪尔,他从时间之主麾下叛逃前,将我们三人放了出去,也是在那段时间,你我曾经见过一面。”

    “嗯……其实也就是五六天之前的事情而已。”封不觉回道。

    “那是对你来说……”比利说道,他接着讲述道:“萨摩迪尔没能出逃太久,就被时间之主抓住了。他很快供出了我们的行踪,从而免除了自己死罪,听说他后来被放逐到了咀魔岛……

    而我们,被重新关了回来,狱卒换成了法斯特,刑期还被增加了数倍。这个牢房里的时间是不定的,比任何地方都要漫长,也许你认为我们见面是在五六天之前,但对我而言,这监狱中的轮回噩梦,至少已持续了一年或更久。”

    封不觉消化了一下对方的信息,将诡影迷城和猎人岛的事情结合起来,发现时间还真对得上,恐怕在猎人岛剧本中遇到的假将军雷恩斯.福德,就是不明原因地漂流到了咀魔岛上,被囚禁在那里的萨摩迪尔收为了手下。

    “好吧,听上去你没说谎。”封不觉舔了舔嘴唇,开始说他的第二个条件:“那么,我的第二个条件就是……”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又指了指桌上的枪:“事成之后,我要把剩下的两枚魂斗罗勋章,和一击必杀手枪,带离这个空间。(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