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78章 卑鄙的我(十)
    汽油池底唯一没有照到光线的地方,就是装木偶的铁笼正下方,因为铁笼吊在靠近天花板的位置,所以投下的影子颇大,不过到池底处,这块阴影也就剩中等大小了。

    封不觉看准大致方位跳下去以后,最初的感觉就是较低的水温使自己的后脊本能地一抽,随后就是耳朵被灌入汽油的咕咕声和不适感。他用手捏住鼻子并将嘴紧闭,故而暂时不用担心口腔和呼吸系统会遭到的损伤。不过,纵然他死死闭住双眼,眼皮的缝隙中还是感觉到了一种灼烧感。

    他要做的事情只有两件,第一,是必须完成的,而且具有一定难度的,就是找到药剂;第二,就是在找到药剂的前提下,舍弃求生本能,迅速让自己溺毙。

    第一件事如果完不成,他将再也无法获取这瓶药剂。因此,这屏住呼吸在池底活动的一分钟,绝对不容有失。

    很快,封不觉就沉到了底。他是以站姿跳下去的,但在下沉的过程中,身体的重心使得头部向前慢慢倾斜,所以他几乎是以一个orz的姿势接触到了池底。好在他还有一只手可以支撑一下,否则就是膝盖和脸这两个部位着地了。

    【主线任务进度更新】

    【寻找化学药剂(2/4)】

    手刚刚摸到池底,封不觉就听到了系统提示,而且药剂瓶子顺势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中,这次他拿到的是【不明成分的化学药剂(丁)】

    “什么情况?狗屎运爆发?”封不觉心中大奇:以我的人品。竟然可以正正好好在下沉到汽油池底部时,一巴掌按在物品所在的那个flag点上?

    同一时刻。房间高处的铁笼中。

    木偶比利的脸,微微向下偏了些,眼中似有一道光芒闪过。

    哧一声——

    随即是哗啦啦汽油四溅淌落的声响。

    一道隐隐透出赤芒的人影在地板重新闭合前,就跃出了汽油表面。封不觉开启了灵识聚身术,在池底用一股纯粹的蛮力,蹬地反弹而上,轻易突破了液体的阻力,窜到了半空之中。而他到达的高度。正好足以用手抓住木偶所待的铁笼。

    封不觉双手并用,迅速攀上,整个人来到了铁笼的侧面,呈下蹲姿势,双脚的脚尖已经固定在了笼子铁杆的缝隙中。

    “现在看来……一枚勋章,以及重新从走廊首端跑过来的时间,都可以省了。”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将头发朝后捋,并狠狠抹了把脸。

    他睁开眼睛,双瞳已经充血,眼神看上去颇为恐怖。他将头部向左右两边各倾斜了一次,让耳朵里的汽油流出去一些,又说道:“老兄。您这笼子怎么开啊?”

    其实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封不觉在问的同时,一手已从行囊里掏出了管钳。不过他可不敢用砸的,万一金属间碰出火花来,他这一身汽油可就燃了。他用管钳夹住铁笼的锁。用力去掰动。

    这个笼子上方只有一根铁链拴住,可不是四根。所以在封不觉攀上来时就已经开始摇晃了,这会儿更是跟荡秋千似的在空中来回移动。

    封不觉在这种状况下,依然稳稳地拗开了铁笼的锁。他将手伸入笼中,扯垃圾一般把木偶比利从里面拽了出来。

    整个过程中,这木偶都没有做出任何抵抗的举动,给人的感觉就是,比利的战斗能力就等同于……嗯……一个木偶而已。

    很显然,比利既不是机关兽也不是战斗傀儡,他就连个会变长的鼻子都没有,最多也就能拍拍录影带,蹬蹬三轮车了。或许他具备着制造死亡密室之类的技能,但打人这种事儿,恐怕不在他的能力范围。

    “还真容易啊……”封不觉抓住木偶以后,本以为会得到某些系统提示,可是没有。他试着把这木偶放进行囊,但这会儿系统却提示他:【存入失败,您尚未获得该生命体的完全控制权,或该生命体不允许进入行囊。】

    由于手上要拿着个随时有可能反抗的木偶,封不觉较为谨慎地等到地板完全闭合,才从上方跃下。这会儿铁笼的摇摆幅度也渐渐变小,所以封不觉落地时还是相当稳的。

    刚才的灵识聚身术只是瞬开,抓住铁笼后封不觉就解除掉了,所以并未耗去多少生存值。只是那些汽油带来的影响尚未消除,他这时只觉双眼火辣辣得疼,鼻腔里尽是汽油味,全身被浸透不说,血污未尽又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也带来相当的不适感。

    但封不觉……我提过很多次了,是个忍耐力极强的人。这种程度的不适,根本不算什么。他若无其事地冲出门去,单臂挟带着木偶,朝着走廊末端的方向就狂奔起来。

    这个在汽油池底取药剂的游戏,花的时间比想象中要短。无论寻找药剂,还是抓捕木偶比利,都出人意料得顺利。只是这第四条走廊后半段的长度比较坑人,足足跑了将近十分钟才完。

    不过这也正好应证了八十分钟的拉比特所言……封不觉就是花了十八分钟,从第四条走廊来到了末端的牢房。

    “喂!囚犯我给你抓来了,把东西给我!”封不觉跑出走廊,边喊边朝着拉比特走去。

    拉比特坐在大书桌后,抬眼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比利:“哦!异界的旅行者,你居然抓住了比利!哈哈!”拉比特笑道:“太好了!”

    “少罗嗦,一手交偶,一手交货。”封不觉说着就把比利摁在了桌子上。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把我想抓的人送来,不过……”拉比特耸耸肩,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从抽屉里取出一瓶药剂,递向封不觉并道:“既然你都抓来了,那就按你说的,一手交……”

    “你怎么知道我要的是药剂?”封不觉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一把将任务物品夺了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塞进了行囊,并顺势取出了【一击必杀手枪】。

    “呃……是你问我要……”拉比特的神色明显一变,回话也是吞吞吐吐。

    “问你要什么?我可没提药剂这两个字,我说的是‘东西’……”封不觉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对准拉比特的兔脸就是一枪。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