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77章 卑鄙的我(九)
    “你曾经从我手中全身而退,但那并不代表你有多高明。

    你热衷于去推断客观事实,可是对于人的思维,你是否能精准地揣度?

    曾经有许多人参与过我的游戏,这些自毁人生的人对生命没有丝毫的尊重,而你……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

    听到这里时,封不觉忽然觉得对方另有所指,而且木偶接下去的话,也很快应证了他的想法。

    “当未知的阴影在脑中萦绕不散,大多数人会感到无助和恐惧,随之衍生出愤怒和歇斯底里。这些都源自于他们对生命的眷恋。

    而你,你不向任何人倾诉或求助,你只是麻木不仁地活着,照常过着乏味的生活。你没有表现出那种人类本能的、强烈的求生意志。

    你的行为表明你对活着毫无感激之情,这是对生存法则的蔑视。困兽尚知一斗,你却如同已经放弃了一般轻松坦然。

    我厌恶不知感恩之辈。

    你以为无所畏惧,就能逃避审判?”

    封不觉听着对方的叙述,同时也在想着……上一次看穿并提到自己脑子有病的虚拟人物是x-23,不过这个木偶比利和自己接触的时间,其实要更早。而且在那个剧本里,比利就已经表现出了一定的超设定能力。虽说脑部阴影的事情可以解释为游戏舱检测出来的、或者是神经连接后系统掌握的信息,但这些话。被别人当着自己的面讲出来,还是会让人产生一定的心理压力。

    比利继续说道:“死亡永远是个惊喜派对,除非,你心已死。

    但在我看来,你的心和每一个正常人一样鲜活,你的思维远比他们更加活跃。你拥有着和别人一样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却对自己在下一秒是否会死去的问题满不在乎。

    现在,让我们看看你是否能将这种态度坚持到底。

    现在,你必须付出代价。”

    封不觉的脚下。忽然发出了重型机械开始运作的隆隆声响,密室的金属地板随即就分开了,以入口的门为中轴线,一分为二。地板向着房间两侧移动起来。不过速度并不快,足以让封不觉朝着一边跳开。

    地板下方,是一个注满水的池子,深度和房间的高度差不多,七八米的样子,反正足以把封不觉这种不会游泳的人给淹死了。

    “在这个池子里的并不是水,而是汽油。很快,你就将失去立足之地。

    作为一个不会游泳的人,你需要足够的勇气去对抗挣扎求生的本能,并找出藏在池底的药剂。”

    木偶说到此处顿了一下。随后便讲到了一些细节:“当房间的地板完全退入两边的墙壁后。汽油的水位会开始下降,同时,地板会朝着中间重新合拢。水位降到原有的一半时,就会停止,而那一刻。地板就会在你的头顶永远关上。即使你再度进入这个房间,也不会打……”

    话到此处,就听得哗啦一声,封不觉已然跃入了汽油池中。

    他确实不会游泳。但憋气还是会的。只见他深吸一口气、鼓起腮帮子,还用一只一手捏着鼻子,以双脚向下的姿势,蹦进了汽油池中。

    他就这么朝着池底迅速沉了下去……

    根据比利所描述的规则推断,这个游戏只有一次机会,一次失败,即是永久性的失败。那句“即使你再度进入这个房间”还没说完,封不觉就知道对方的意思……就算他溺死在汽油池后,用魂斗罗勋章复活,从走廊再杀回来,地板也不会再打开了,因为这地板再度合拢便是“永远关上”。

    另外,在地板闭合的同时,水位下降,应该是为了防止封不觉拿完药剂后再回到水面,扒住地板边缘爬上来。

    简单地说,这个游戏大致上就是让一个不会游泳的人,在上方光线逐渐被遮蔽的汽油池底,寻找一件物品。他要是还没找到就被溺死,那就是失败;即便找到了,并靠着狗刨式侥幸回到了水面,而且地板那时也没完全闭合,他也不可能伸手够到地板再爬上来了。

    从已知的这些信息推断,常规的过关方法便是……跳下汽油池、找到药剂、放进行囊。然后在池底下与求生本能抗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溺死,最后利用魂斗罗勋章的复活传送离开。

    其实对于擅泳的人来说,寻找药剂并不困难,地板和水池之间的空间是有空气的,只要保持耐心,合理分配体力,哪怕在地板完全闭合以后,也可以不断往返水面和水底换气,慢慢摸索药剂的位置。毕竟池底的面积有限,再说等水位降到一半以后,也就三四米的深度罢了,最多像这样来回十几次,就能将底下搜遍了。

    当然,这个方法需要注意两点,一是紧闭双眼,二是绝不能让汽油呛入肺中。

    第一点是常识了,汽油对粘膜的刺激会造成灼烧伤,如果是一滴两滴的,立刻用水冲一下,等其自行挥发了也没事,但在汽油池里怒睁双眼,绝对是自残行为。再说等地板闭合起来以后,这下面的空间也就照不到光线了,睁眼也是一抹黑。

    第二点,对不会游泳的封不觉来讲十分不利。姑且认为他可以挣扎着回到浮力比水还小的汽油表面,但一个没有学过怎么用动作配合吐气的人,在这种状况下是很容易发生呛水的,真要是汽油进了肺里,那他接下来就只能干等着在痛苦中溺毙了。

    封不觉也知道这些情况,他一边听取规则时,一边已经在思考着对策。

    当地板开始移动,封不觉已然将注意力投到了池底。照到汽油池底部的光线先是一条缝隙,随后变得越来越宽,由于灯光所在的位置是天花板的中间区域,所以地板还未完全打开时,整个池底的范围已被照亮,可是……从上面观望,底下貌似是空无一物。

    封不觉则正是确定了这些,才会果断地跳下去的。他入水的角度和方向,是基于自己对药剂所在位置的推理——东西在铁笼的影子里。(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