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40章 地球废土篇(十三)
    从“更衣室”出去,仍然不是居住区,而是另一个类似火车站月台的大型区域,这个区域的形状以及立于其中的柱子与先前经过的那个几乎一样,估计这两个区域是上下两层镜像建造的。

    到了这里,周遭的空气已经可以供汉克这样的普通人顺畅呼吸了。穿过此地,再经过一段曲折的通道,前方一片豁然,三人终于来到了神佑村的内部。

    对两名玩家来说,眼前所见确是一派奇景。橙黄色的光线从空中洒下,抬头望去,可以看到层层叠叠、如云彩般的植被构成了这里的天空,其高度基本可以目测出来,大约就是从这地底到达峡谷上方的距离。日光并非是从这些植物覆盖的缝隙中进入,而是经由这些植物的过滤再穿透进来,这一层植被就仿佛是神佑村独有的臭氧层。当然,此时他们看到的,已不是纯粹的自然产物,这层植被在过去的数百年间已被居住在这里的人们改良过数次,这道防护是村子的命脉,必须绝对稳定和安全。

    向前走去,就可以看到排列整齐的道路,以及千篇一律的低矮建筑。街上的行人不算很多,穿得的衣服也都是统一的,男性的服装和汉克身上的一模一样,女性的服装在款式上区别不大,只是颜色稍亮。

    这会儿封不觉和狂踪剑影已经把防护服的头盔摘掉了,将其留在了更衣室里。他们把防护服的领口收紧,往领内翻。以保证他们穿在里面的服装不露出来。饶是如此,他们还是颇为显眼。

    举个形象点的例子就是:两个五年级学生来到了一年级的教室,他们穿着不一样的校服,身高也比较高……不过毕竟他们还是穿校服了,没有打扮得像柯南一样去学校。所以村民们只是用奇怪的眼光看看他们,而不是惊慌地尖叫或者拿着锄头来攻击他们。

    “设计这城市的家伙品味实在太差了,机器人都不会住在这样的地方。”狂踪剑影评述道。

    “呵呵……你以为这儿会是什么样子?”封不觉问道。

    “当他说村子的时候,我以为是‘夏尔’那样的地方。”狂踪剑影道:“没想到会是眼前这种景象……这儿简直就像是个被格式化的贫民窟。”他冷笑一下:“真正的贫民窟都比这强,至少那儿的建筑和人还有……”他一时没想到用什么词儿。

    封不觉接道:“有个性。”

    “对,个性。”狂踪剑影道:“瞧瞧这帮家伙。住着一样的房子,穿着一样的衣服,用着一样的东西……说实话,你们不怕迷路吗?”他转头问汉克。

    汉克回道:“每条路上都有编号,很容易找的。”

    狂踪剑影摇头叹气:“好吧。”

    “至少他们在发型方面还享有自由,领袖没有安排他们全部都剃成光头,只允许干部留头发什么的。”封不觉说道。

    “凤仙学园发来贺电……”狂踪剑影还真听懂了,玩笑着回道。

    三人行了一段,就遇上了两名街面巡查人员。这两人的服装样式和颜色都略有不同,戴着肩章。靴子是长筒的,配备的武器是一个弹射器和一块金属盾牌。

    “站住。”其中一人叫住了他们。

    封不觉他们停下来,等待对方上前问话。狂踪剑影可谓有恃无恐,他只是用一种不卑不亢的眼神去看着对方,站在那里默不作声,而汉克则是心里发虚,紧张得不敢说话。

    “你们怎么穿着防护服就进来了?”那名巡查人员问道。

    封不觉回道:“嗯……长官,我们的衣服坏掉了。”

    “坏掉?”那人狐疑地扫了封不觉一眼:“衣服放在更衣室的箱子里,怎么会损坏?”

    “报告长官。不小心被过滤层的金属门夹住了。”封不觉回道。

    “哦……”那人将信将疑地应了一声,过几秒说道:“那尽快去供应处领一套新的吧。”

    “明白,谢谢长官关心!”封不觉回道。

    那两名巡查的人互相看了看,耸耸肩,然后离开了。

    狂踪剑影笑道:“你这态度……国产电视剧看多了吧,地下交通员在街面遇见**的感觉啊。”

    “管用就行。”封不觉回道。

    汉克面露疑色道:“奇怪啊……他们居然相信了,衣服怎么会被过滤通道的金属门夹住呢?我们是先过滤。再换衣服的啊,要夹也是夹住防护服才对吧。”

    “是啊,但他们怎么会知道呢?”封不觉道:“他们又不是拾荒者。”

    “哦,对!巡逻员应该从来没出过村子。”汉克恍然大悟般接道。

    “这种事你也想到了?”狂踪剑影插嘴问道。

    “在一种阶级分明。不可逾越;各司其职,互不干预的社会体制下,抛开上层人物不谈,生存在底层的某个群体,根本无法了解另一个群体的工作细节。”封不觉道:“拾荒者不可能知道巡逻员的食堂里供应几菜几汤,巡逻员也不可能知道拾荒者使用更衣室的流程。所以我只要随便说个理由就可以了,难道他们还能立即掏出手机去谷歌一下拾荒者回村的具体流程?”

    “嗯……由于屏蔽词的关系,请允许我用‘狡猾’来称赞你一下。”狂踪剑影说道,他心里的形容词其实是“卑鄙”。

    “好了,汉克,你看到了吧,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们能处理得很好。”封不觉转而对汉克说道:“现在,在你去向上级人员复命前,先带我们参观一下你的村子吧。”

    “可按照规定……拾荒小队一回村子就得……”汉克的话自然是被封不觉打断了。

    “你已经带着两名外来者进村了,你还管什么规定?”封不觉道:“你现在去复命。我们俩肯定不能跟去,因为你的上级会识破我们并非是拾荒者的成员。我们也没有时间等着你独自去向上级报告清楚了再行动,况且我也不放心让你单独行动,万一你出卖我们,或是露出破绽,那大家都不愿看到的事情就会发生……战斗。

    另外,你带‘外来者’入村,无疑是死罪,我想你们的当权者根本不会管你是不是被威胁的,也不会听你的解释……所以。假如你计划偷偷从我们身边溜走,然后去通知巡逻员,那不但会导致你的同乡们死亡,你自己最后也难逃一死。”

    封不觉看着汉克的表情变化,心知自己的劝诱又一次成功了:“你最好的选择,就是按照我说的,先不要去见上级。而是带我们去村里,等我们参观完了,悄无声息地离开村子。你再去复命。到时候,你最多算迟到而已。没什么严重后果。没人会受伤,也没人知道我们来过。”

    “这和事先说好的不一样……你之前没说这些……”汉克慌张地回道,他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那你以为事情会怎样发展?”封不觉笑了:“计划就是得赶上变化才行。”

    事到如今,汉克已经是上了贼船了,就如封不觉所说的,每个人都有弱点,一点被抓住,他们就会背叛自己的原则。

    一开始汉克只是不想被杀,后来他是不愿看到同村的人被杀。而现在,这两种威胁同时压在他的肩上,对他来说,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与这两名“外来者”合作,期待他们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离开。

    当然了,他想得实在太简单、太天真了。如果他能想得再深远一些,就该明白,即使最终封不觉和狂踪剑影二人悄悄地走了,正如他们悄悄地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条人命。事情终究还是会败露的……他们在入村时已经登记了名字,贾维和乔伊被视为还活着,且已经回村了。活人又岂会凭空消失?因此,过不了几天,汉克还是会被抓去问话,到时候他说不清楚,就是重罪。说清楚了,更得死。

    …………

    神佑村最深处,有个叫神庙的地方。

    虽然此地被称为神庙,其实和庙是没有半点关系的,这个“神庙”,就是数百年前那半艘星际飞船改建而成。

    在村子里,只有寇本家族的人才有权力自由出入神庙,那儿就等于是他们的皇宫。

    多年来,寇本家族以神明的代言人自居,他们传达着“上帝”的旨意,当然,这个“上帝”和基督教没有半毛钱关系,god这个词汇所代表的意志,可供寇本家族随意杜撰。

    他们想杀了某个人,就会说是神明要他死;他们想杀了某一群人,就会说这群人都是异教徒;他们想让人们臣服,就会以上帝的名义来发号施令;他们想要别人的财产和妻女,也可以编造相应的理由。

    总之,寇本家族的话,就相当于神旨,违抗者就是与上帝作对,置全村人的生死于不顾。

    当然了,光靠宗教谎言是统治不了那么久的,寇本家族真正掌握的东西,是“知识”,遗留在星际飞船中的信息,被他们所垄断,他们只和一小部分有用的人(村里的祭祀)去分享。这样,当他们愿意的时候,就可以展示一些“神迹”,让那些愚昧的民众畏惧,并且信服。

    这也就是为什么,神佑村底层民众们对生物学、医学、天文学几乎一无所知。

    生物学让人们质疑造物主,医学让人们认识死亡,天文学会戳破无数的宗教谎言,打破人们的幻想。

    知识改变命运,科技改变生活。

    但寇本家族可不愿意看到命运这玩意儿发生什么变化,任何独裁的个人或利益集团都不愿意看到眼前固有的大好局面被改变,所以,要懂得“控制”。

    正所谓民之难治,以其智多,神佑村的愚民政策可以说很高明。寇本家族没有彻底让他们治下的村民无法接触知识,他们让民众学习其中的一部分,比如农耕、冶炼金属、建筑学等等……同时又灌输洗脑式的宗教宣传,让他们相信神明的存在,不敢行任何僭越之举。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独特的、畸形的文明。

    约克.寇本,是神佑村目前的“神之子”,也可以说他是村长、市长、酋长、总统、国王……

    他的祖先贪婪险恶、高瞻远瞩。夺权以后,占据了星际飞船,之后策划了这一套统治的方法,为他创造了今时今日的大好局面。

    封不觉从与汉克的短暂交流中,便已大致明白了神佑村的社会体系是再怎么一回事,所以他才一口咬定,这剧本就是科幻设定而已,什么“神之子”?一千年前玩儿的老把戏了。二十世纪时的独裁者们就已经懒得把自己和天神扯在一起了,最多就是没打过仗的自封个将军,没读过书的自封个博士什么的。自认是天上某某的干儿子、亲儿子、二儿子之类的事情,稍微有点文化和智商的人就干不出来。

    汉克带着两名不速之客渐渐向村子深处行来的时候,正是寇本喝下午茶的时间。

    寇本的日子过得很规律,一天三顿饱,两个倒儿,下午还要喝口茶、吃些点心垫垫饥,晚上九点就睡,基本每晚都要换个姑娘陪他。

    可能有人会奇怪,这村子一共就几千人,他能办到这点?难道全村的女人都和他睡过?

    事实上,可以这样说,稍微有点姿色的,他都睡过,为什么呢?这话得说回十三世纪,那时欧洲贵族们行使过一种叫“处女权”的东西,也叫“初夜权”,即佃农的女儿出嫁前一天要先送给当地的贵族“品尝”。在神佑村,这种陋习死灰复燃了,只是说起来并没那么露骨,号称是先送到神庙里去接受一下神之子的“洗礼”,日子有长有短,有些他觉得不满意就会送出去,有些他会多留几天。

    寇本家族多年延续这种行为,从而引发了另一个问题,就是他们的子孙满全村。一般来说当家会挑选最得宠的女人作为妻子,因而名义上的神之子只有一个,他的兄弟姐妹则是家族成员,第二代则降格为祭祀。

    可是实际上,这村子里到底有多少人和寇本沾亲带故,那就说不清楚了。

    几百年间,近亲的血统相遇不可避免,虽说也有特例,但从统计学上讲,后代的基因变得越来越糟是普遍现象。运动能力、身体素质、智力的低下,先天疾病的高发……都是些难以逆转的状况,偏偏这村子里医学又差,只有神庙里有几个大夫。最终结果就是,村民们体型矮小,且很傻很天真;人口基数也几乎不增长,因为疾病的死亡率太高了;

    神佑村的衰退和灭亡,迟早会到来,只是个时间问题。

    不过,这事儿可能还有转机,因为今天有个叫封不觉的家伙进村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