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35章 地球废土篇(八)
    一小时前……

    狂踪剑影正站在距离那具无头尸体五米开外的地方,给封不觉把风.

    "你确定要这么干吗?"狂踪剑影看着蹲在尸体边忙碌的封不觉,那眼神仿佛在说:你真的很变态.

    "我这不已经在干了吗,怎么?舍不得手雷?"封不觉回道.

    "啊……说句实话,比起手雷是否会被浪费,我更关注的是你的精神状态……"狂踪剑影斜视着他道.

    "这和精神状态有半毛钱关系?"封不觉回道:"我只是在一个虚拟游戏里,利用死尸来布下一个陷阱而已.任何一个精神正常的人,只要能够想得出这个策略,都会毫不犹豫去执行的."

    "呵呵……随便你怎么说吧……"狂踪剑影不想和他争辩什么,此刻他算是有点明白了,为什么这家伙的id叫"疯不觉".

    封不觉将一根金属线穿过手雷的拉环绑好,用手拿着手雷,撩起袖子,直接粗暴地从死尸的食道一路伸进去,将手雷塞进了胃里.而在尸体的正面,只需要一个很小的伤口,让金属线可以从胃中傣并从皮肤下冒头就行了.

    接下来就是刻上字,在金属线探出的位置,用一个"问号"来修饰一下,等着对方上钩.

    "为什么你留了字,却要遮住一半?"狂踪剑影看着封不觉的布置问道.

    "假如完全不遮,他们站在较远的地方就能看清我写了什么."封不觉道:"而假如全部遮?蔷陀锌赡芊⑾植涣苏庑凶?"他搞定以后,用死者的衣服擦了擦手,站起来道:"半遮半掩的话,他们便会蹲下来,掀开衣服,看看究竟是什么.那时……只要他们视力正常,就会察觉到这缕金属线的线头."

    "你又凭什么确定他们会去动这根线呢?"狂踪剑影问道.

    "谁说我确定他们会动线了?"封不觉回道.

    "哈?"狂踪剑影似乎没明白他的意思.

    封不觉又道:"这看上去像个陷阱吗?"

    "嗯……不像."

    "为什么不像?"

    狂踪剑影试图跟上他的思路:"陷阱应该放在对方必经之路上某个具有突然性的地方.比如某扇门的背后."

    封不觉点头:"这就行了."

    "行了?"狂踪剑影还是不懂.

    "我再举个例子."封不觉道:"记得我们之前接到支线任务的那个保险箱吗?"

    "当然记得."

    "如果我们打开箱子,就会引发一次爆炸,那我们是不是已经中招了?"

    "系统不会那么设置."狂踪剑影回道:"那样玩家根本不可能躲掉,假如那箱子真的会爆炸,打开之前一定会有一些线索提示."

    "哦."封不觉道:"那我是系统吗?"

    "嗯……"

    "我像是一个会去善意提示对方的人吗?"

    "这……"

    "另外,你会不假思索地认为那个箱子里不是死亡flag,还有一个理由."封不觉又道.

    "因为……那个房间是可选任务,我们可以不开门.直接从另一条路离开.即使后来杀完了怪物,我们也可以选择不开房间里的箱子."狂踪剑影念叨着接道.

    封不觉指着尸体:"这具尸体,躺在地上,他们可以不管,不去看那剩下的半行字,即使看了,也可以选择不碰那缕金属线."

    狂踪剑影挠头,似懂非懂:"这算是某种……心理暗示?"

    封不觉已经迈开了步子,示意对方跟上,他边走边道:"要让一个人去做一件看似无恙.实则对其不利的事,首先就要让他觉得.这件事可做可不做,他并不是被人强迫去做的.然后,这件事表面上看上去得‘正常’,所谓的正常……就是不能太难,太难了做不成,也不能太容易,太容易了对方会起疑心.

    比如在你杀人的时候.被害者进行反抗,就是一种‘正常’,但过度激烈的反抗会让你打退堂鼓.而完全冷静地待宰会让你起疑.

    又比如你要去某个设施里安放炸弹,过于森严的保安强度会迫使你放弃,而过于松懈的防卫又会让你觉得不可思议……"

    封不觉舔了舔嘴唇,咳嗽两声:"所以,我把手雷藏在尸体里,触发的金属线在一个他们可碰可不碰的地方,我的留言没有刻在表面,也没有刻在尸体的屁股上以至于他们发现不了."他吁了口气:"最后……给他们准备一个出人意料的惊喜就是了."

    "那万一他们没有发现金属线,甚至根本没细看尸体就离开了呢?"狂踪剑影问道.

    "他们是职业玩家对吧?"封不觉道.

    "嗯……"

    "如果是你,会不会什么都不管就一走了之?"

    狂踪剑影还没回答,封不觉又道:"当然了,最坏的情况,无非就是损失了一枚手雷而已."

    "反正你没损失对吧……"

    "对."封不觉无耻地回道.

    他们交谈了一阵,大约又行了十多分钟,在绕过某个转角后……忽然,一块篮球大小的金属从正前方呼啸而来,擦着封不觉的左脸飞了过去.

    封不觉的第一反应是弯下腰并拿出手枪准备还击,他朝前看去,发现在走廊极远处一段昏暗的区域,站着一个人影,很显然是那人发动了这次突袭.

    狂踪剑影也注意到了袭击者,他的动作奇快,不由分说,急速向前冲去,长剑已然在手.

    不管发动攻击的是谁,或者是什么,对狂踪剑影来说,只要靠近到辉影斩的发动距离,那他就绝对有信心不落下风.

    那人影见到狂踪剑影的所为,似乎是愣了一下,僵在那里呆立了两秒,随后转身开始逃跑.

    此刻封不觉也已经向前跑了起来,他注意到了对方的反应.冲跑在前头的狂踪剑影喊道:"留活口!"

    狂踪剑影没空回答,不过话他是听到了.

    封不觉全力跑起来也很快,在他们俩单挑的那个剧本里可以看出,封不觉全力奔跑时,大致等同于狂踪剑影出七八分力的速度,而开启灵识聚身术后,狂踪剑影即使全力以赴也赶不上封不觉.

    此时两人差不多以相同的速度进行追赶,很快就逼近了那个逃跑者.那人也穿着橙色的防护服.跑步速度和两名玩家相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而他手上还拿着一个反重力弹射器.看到这些,封不觉已基本确定这个试图偷袭他们的人就是个npc,所以他又喊了一句:"抓活的."

    不多时,狂踪剑影终于来到了辉影斩可以发动的距离,他一个瞬移就出现在了对方的正前方.那人见状大惊失色,却已经刹不住脚步了,狂踪剑影一肘子横扫在他的锁骨处,这家伙当即就摔了个人仰马翻.

    虽然那人给摔蒙了,躺在地上呻吟.但狂踪剑影还是毫不客气地扭转他的手臂,将其脸朝下摁在了地上.并缴走了他手上的弹射器.

    封不觉这时也拍马赶到,不过他可不像人家高手那样气定神闲,眼见局面已经被控制住了,他便用双手撑着膝盖,先来了一通猛喘.

    "说,你是什么人?"狂踪剑影对他们的俘虏说道.

    那人早就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又被一肘撂倒在地.哪儿能讲出话来.

    封不觉道:"放开他好了,没事的."

    狂踪剑影松开手,退后两步.依旧持剑警惕地看着地上的袭击者.

    那人翻过身来,脸朝上,胸口大幅地起伏,半天没把气喘匀.从透明的面罩中看,他是个白种人,看上去还很年轻,大约二十来岁,个头很?幻琢笥?且瘦弱,留着方便面似的黑色头发.

    待恢复过来一些,那人就坐起来,用手撑着向后退去,一直退到了墙边,并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两人.

    "让我们谈谈."封不觉蹲下,让自己的视线和他处于同一水平,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外来者!你么这群魔鬼!异教徒!"那人用双手抱住头盔,大喊道:"休想用你们的‘魔语’的来催眠我的大脑!休想!"

    狂踪剑影看了看封不觉:"我去……这好像越来越复杂了?飧瞿训啦皇强苹镁绫韭?怎么又出来宗教魔幻设定了?"

    封不觉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露出冷笑:"不,我想这就是未来科幻设定没错."他说着,就从行囊里抽出了钢刀.

    那人见状开始拼命狂吼起来.

    "闭嘴……"封不觉先是用正常的音量道了一句,对方却仍在大喊大叫,封不觉随即就抄起钢刀架在了那家伙的脖子上,暴喝一声:"闭嘴!"

    那人被他吓?偈编渖?只是神情依旧惊恐.

    "你,叫,什么,名字."封不觉一字一顿地问道.

    "汉……汉克."汉克回道.

    "汉克,你认为我是什么,这无所谓.我不需要你的信任,也不需要向你解释任何事.但是,你必须,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否则,你会非常……非砿纯嗟厮廊?"封不觉说道.

    "不……别……"汉克说道:"不要杀我,我家里还有母亲……我的兄弟都死了……我不能……"

    "别废话!"封不觉打断道:"我问,你答."

    汉克点头,此时他的情绪比起一分钟前稍微平静了一点,就像个哭声被吓止的小孩.

    "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封不觉问道.

    "我……我是‘拾荒者’,我们的小队……得到指令,来这里进行搜索."汉克回道.

    "你们小队共有几个人?"封不觉道.

    "五个……"汉克回道:"但其他人……我几个小时前就跟他们失去联系了."他说这话的时候,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了眼狂踪剑影.

    "别那么看着我,我可没杀过你的同伴."狂踪剑影自然是察觉到了,他已经收起了剑,随口说道:"我们见过一个你的同伴,但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被怪物杀死的."他指的是那个被章鱼寄生的人.

    "什么……怪……怪物?哦,天哪……该死."汉克的身体在不住地颤抖着,他好像快要哭出来了:"难怪他们说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你们是通过什么交通工具来到这里的?"封不觉又问道.

    "‘交通’?"汉克好像没听明白这个词的意思.

    "你们是乘坐什么东西来的?"封不觉换了种问法.

    "是‘沙鱼舱’.拾荒者都乘这个."汉克回道.

    "是某种类似船或者车的东西吗?"狂踪剑影插了一句.

    "车?"汉克又是一脸莫名.

    封不觉摇摇头,叹了口气,继续问道:"你本来留守在‘沙鱼舱’上,而你的另外四名同伴一起下到这个实验室来探索,由于与他们失去了联络,所以你也跟下来了是吗?"

    "对."汉克点头回道.

    "为什么袭击我们?"狂踪剑影问道.

    "你……你们……"汉克看着他们,战战兢兢地道:"因为你们是外来者……"

    "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什么是外来者?"封不觉说道.

    汉克回道:"魔鬼!村子以外的人!"

    "那你怎么就知道我们是外来者呢?"封不觉问道.

    "你们的衣服……"汉克说道:"我从没见过这样的衣服.而且你们不用防护服也能在这里生存."

    "哦?"封不觉一挑眉毛:"怎么?难道你一呼吸这里的空气就会死吗?"

    "当然!只有村子里才有可呼吸的干净空气!外面的空气是致命的!是外来者散布的毒气!"汉克高声道.

    封不觉站起身来,凑到狂踪剑影身边道:"你记得《黑色星期五》第十部开头是什么样的吗?"

    "你要说什么就说……"狂踪剑影道:"反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那就是不记得了."封不觉道.

    "废话,谁会记得那种不知何时看过的老电影的细节??狂踪剑影道,不过这话出口以后他意识到了什么,随即又补了一句:"好吧,不包括你……"

    封不觉道:"我记得很清楚,那部电影刚开始时,来自宇宙的那支科研小队的成员们,在这个实验室里,是可以摘下防护服的头盔来呼吸的.当然……前提是他们先检测了一下周围环境中的空气质量和细菌情况."

    "说说重点."狂踪剑影接道.

    "重点就是.我们眼前的这个家伙,正如我之前所推测的……"封不觉一边低声说话.一边用视线注视着背靠墙缩成一团的汉克:"……应该是旧地球上的幸存者后裔,但不知为什么,他在生理上非但没有适应环境变得更强大,反而有退化的趋势.即使是宇宙里那些移民,在短时间内呼吸这个实验室里的空气也没问题,但他却不行."

    "这很奇怪吗?"狂踪剑影道.

    "达尔文是个神棍吗?"封不觉反问道.

    "呃……"狂踪剑影道:"好吧,我生物方面不是很好.不过……想必你是在暗示,这种情况不符合物种进化的规律是吗?"

    "一群生活在宇宙飞船这种人造环境中的人类,心肺功能和四百多年前的人类水准几乎一致."封不觉道:"但这帮生活在空气如此恶劣的地球上的幸存者.却是一副吸口二手烟就要呛死的样子."他顿了一下:"还有,你还记得之前那个被章鱼怪干掉的家伙吧?"

    "你是指被你砍头,从食道强行塞入手雷,肚子上还被刻了字的那个是吗?"狂踪剑影虚着眼道:"哈……要忘记他还真是容易呢……"

    "那家伙的身高体型和汉克差不多,也非常瘦弱."封不觉道.

    "所以?"

    "他们可是白人……我提醒你一下,在我们的时代,西欧国家男性的平均身高普遍在一米八左右,北欧那儿接近一米九."封不觉道.

    "难道你不觉得在这种环境的星球上,营养不良才是普遍现象吗?"狂踪剑影道,"再说这只是个游戏,你何必纠结这些细节……"

    封不觉摇头:"这个旧地球上的人类总共还有多少我不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汉克的‘村子’,一定有问题."

    "疯兄……你记不记得,我们是来进行杀戮游戏2v2的,不是来拯救某个npc所在的村子的."

    封不觉伸出手,举起三根手指,一本正经地列出了三条理由:"他们村子里有着不会消耗生存值的空气质量,有着可以制造反重力弹射器的科技实力,而且他们的村民不堪一击."

    "哦……你不是去拯救村子,而是去烧杀抢掠对吧?"狂踪剑影算是听明白了.

    封不觉回道:"是拯救还是掠夺,这个稍后再说……只要我们先设法登上汉克的‘沙鱼舱’,离开这个实验室,就将立于不败之地.在尸刀那两个家伙的耐心或补血手段用尽前,我们有多种策略可以选择,主动权完全在握."(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