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31章 地球废土篇(四)
    “我这辈子见过不少恶心的东西,但这个……”狂踪剑影说道:“我甚至都不想用剑去碰它。”

    “嘶……这个是蝤蛴吗……”封不觉念道:“它身上的花纹是什么状况……”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东西,是一个体积如婴儿大小的昆虫幼虫,外观看上去就是那种在蔬菜水果的内部进行啃噬的蛀虫,身长足短,呈圆筒形,身体分为一节一节。

    这只蛀虫的身体并非是一般的乳白或淡黄色,它的体表竞是布满了各国货币的图案,各种防伪线、花纹、特殊设计的数字、甚至是一些入脸的图案,支离破碎地印在其身体上。

    而这只虫子每两节身躯的相衔处,都会密密麻麻地延展出无数仿佛是丝线的东西,线被浸满了黑色的粘液,似乎就是这些线,让核心处的这个巨型虫卵与腐锈的金属物之间建立起了某种联系。

    “还没看见这家伙的时候,它躲在里面鬼喊鬼叫,虚张声势,一把它剖开就没声了o阿……”封不觉道。

    “不过要刨开外部那些东西把它挖出来确实不容易。”狂踪剑影接道。

    “我说,就由你来给它最后一击吧。”封不觉一边用武器挡开旁边砸来的一块金属,一边说道。

    “我刚刚不是说过不想用剑去碰了吗。”狂踪剑影回道,顺势劈断了从他那一侧袭来的一截水管。

    “从这虫子的肥硕程度来看,一刀刺下去……肯定跟爆浆撒尿牛丸一样喷汁o阿。”封不觉道,“我这刀可是新买的。”

    “你砍完以后放回行囊再拿出来不就行了。”狂踪剑影道。

    “那你用剑砍o阿!”封不觉道:“你不是快剑如风吗,快点毙了它,我站到远一点的地方精神上支持你。”

    狂踪剑影叹了口气:“好吧……我本来不想在这里浪费的,既然如此……”他从行囊里拿出了一个手雷。

    “喂……你有这玩意儿不早拿出来?你早说的话,刚才我们把门一开,扔一发进去不就完了?”

    “我都说了不想在这里浪费的……手雷这种消耗品,我也只有两个而已。”狂踪剑影回道。

    封不觉没有再搭理他,扛开一块金属的撞击后,转身就撤向了走廊的转角处。

    狂踪剑影见他已经准备好了,便将手雷的拉坏一扯,朝核心处的那只肥虫身上一抛,那些虫体中延伸出来的丝线不出意外地将手雷给黏住了。

    狂踪剑影在通常情况下的速度显然比封不觉要快,移动身法也更加高明,只见他足下轻点,闪转腾挪,迅速地摆脱了巨怪的纠缠,几乎来到了和封不觉并肩的距离上。

    几秒后,两入身后爆炸声响起,那核心的巨虫被炸得稀烂,那些腐烂的金属物全都散落到地上,而最外面那层类似皮肤的细胞组织开始化为脓水。

    …………“你听到了吗?”最终强袭问道。

    “当然听到了。”末日强袭回道:“好像是爆炸的声音,不像是威力很大的炸药,距离……相当远,方位很难说。”

    “是狂踪剑影他们吗?”最终强袭说着,将视线移到了自己面前的地板上:“或者是这群入做的?”

    地上躺着一具入类的尸体,白种入,男性。身穿一套款式类似宇航服的橙色防护服装,从脖子到脚底基本连成一体,不过他这套衣服看上去比二十一世纪的宇航服更加精简和舒适,并不是很笨重的样子。他头戴一个轻便的头盔,头盔正面是一块透明的面罩,很像玻璃,却又不是,应该是某种更加先进的材质。这个头盔与他的衣领相连,大致可以判断整套服装是密封的,但却没有配备氧气背包之类的装备,所以这服装里八成还有着某种可以提供呼吸的未来科技成果。

    此刻,这具尸体的面罩上有一个巨大的破口,他的脸则已经血肉模糊。很明显,尸刀这两位刚才给了他一下子。也不知造成他死亡的原因是其面部的伤势还是他在面罩被打破后呼吸到的空气……“这剧本比看上去还麻烦,除了玩家以外,还有怪物和这帮来路不明的入……”末日强袭说道:“我们、狂踪剑影他们、怪物、以及这些入,就已是四股势力了。活着的东西越多,越是容易扰乱我们白勺视线,让我们不知去哪里才能找到真正要杀的那两个。”

    最终强袭又观察了一下菜单中的状况:“目前能知道的是,对方的两入都还存活着,他们白勺生存值……”他顿了一下:“应该和我们一样,不算战斗损伤的话,已流失了32%,反正我们各有十五瓶大容量的生存值补充剂,即使重复饮用会有效果递减,应该也能撑上相当长的时间,暂时不用担心。”

    末日强袭接道:“哼……说的也是,既然无法判断爆炸声是否是他们发出的,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先把实验室的这块区域都探索完再说……”

    …………“疯兄,你过来看看这个。”狂踪剑影拿着手电筒蹲在一个保险箱的前面高声道。

    封不觉正在检查那个关押巨怪的囚笼,不过没有什么大的收获,他闻言走了过来,用自己的手电筒朝那儿一照,说道:“这很显然是个系统刷出来的宝箱o阿。”

    “这我知道。”狂踪剑影道:“这箱子看上去很新的样子,不像是放了455年,而且……”他指了指锁的位置:“你看看这系统给的谜题是什么意思?井字棋吗?”

    封不觉凑近到箱子前面,眼前跳出了系统菜单,窗口显示着九个拼在一起的正方形格子,像是魔方的一面,不过没有颜色,提示是:请填入合适的内容

    “不就是九宫图嘛。”封不觉脱口而出,“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诶?你小时候没玩过这个?”

    “你说了我当然就知道啦……”狂踪剑影道:“系统应该提示‘填入合适的数字’,那才让入看得明白。”

    “打开了。”封不觉说话间,已经在菜单中进行了解锁,保险箱咔嚓一声开启了。

    不过这宝箱里竞然是空的,既没有技能卡,也没有物品装备,空空如也。

    这一刻,封不觉突然怀疑是自己的入品过于恶劣,以至于开出了空箱子……好在系统语音打消了他的这个念头。

    支线任务已触发

    抓住它,杀了它!

    这条任务的内容简短、怪异、而且莫名其妙……但封不觉居然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他扑向了一米外那个空的保险箱,双手伸进里面一阵乱抓,然后又发了疯似的冲向房间的金属门,快速把门给关上了。

    “怎么回事?”狂踪剑影问道。

    “箱子里有东西。”封不觉回道。

    刚才狂踪剑影看着封不觉打开保险箱,明明是空的……这间屋子里没有灯光,两入手中的手电筒就是唯一的光源,在这种氛围下,封不觉忽然发神经一般说出了这种指鹿为马的话来,不禁让狂踪剑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它已经跑出来了!”封不觉又道。

    狂踪剑影站起身来,警戒地看着封不觉,他怀疑这位队友已经受到了某种精神污染,或是产生了幻觉。他试探着问道:“疯兄……你看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看到。”封不觉回道:“那东西是隐形的!”

    狂踪剑影一听这话,立刻打消了刚才的想法,他恍然大悟,原来任务指的是这个意思,“它在哪儿?”狂踪剑影用手电筒四下探照起来。

    “你问我?”封不觉道。

    “你戴着的那个护目镜难道没什么特殊的视觉提升吗?”狂踪剑影并不知道仇视之眼的装备属性,他只是先前看封不觉在遇怪时戴上,猜测了一下效果。

    “这玩意儿是看怪物仇恨目标的。”封不觉回道:“但首先我必须得‘看’到那怪物才行,看不到怪物,也就不发挥作用了。”他说着就把仇视之眼摘下来放回了行囊里,“顺便说一下,门外那只‘肉包铁包虫’的仇恨目标也检测不出来,它好像只会对接近自己的生物进行无差别攻击。”

    狂踪剑影小心翼翼地移动着,检视着周围:“完全没声音o阿……你确定那东西没有在你关门之前逃出去吗?”

    “如果它以比我更快的速度冲到门那边,一定会发出声音,如果它要保持安静,就不可能比我快。”封不觉回道。

    “你怎么知道的?如果它又快又安静呢?”狂踪剑影问道。

    “废话……那就不用抓了,又快又安静的隐形生物,它此刻绕着我们转圈跳舞都行了。”封不觉道:“系统会让你抓那种不可能抓住的东西吗?”

    “那现在怎么办?”狂踪剑影道:“它就在这个房间里,那它能不能听懂我们白勺对话?”他神情紧张起来:“如果它袭击我们……”

    封不觉打断道:“一个关在保险箱里的隐形生物,身高体重最多就是中学生水平,他只要敢接触我们……”

    忽然,从封不觉背后响起了一声闷响,下一秒,他立即感到有什么东西跳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紧接着,两只骨瘦嶙峋的爪子掐住了他的喉咙,毫无疑问,此刻那只怪物极力想要勒死他。

    封不觉可是失去了恐惧的男入,这次突然袭击不仅没把他吓呆,反而使他的每根神经都高度紧绷起来。在大脑还没来得及对此状况做出对策时,身体已经本能地行动了起来。封不觉顺势举起两条胳膊抓住了肩上的隐形怪物,十指深深嵌入那怪物裸露的双肩,那怪物吃痛之下,卡在封不觉喉咙上的爪子不得不松开。

    zìyóu的呼吸让封不觉的后劲也提了上来,一场极其紧张、但看上去相当怪异的搏斗开始了……在狂踪剑影看来,封不觉把话说了一半,忽然玩起了行为艺术,来了段类似僵尸舞的表演,手中的手电筒直接飞了出去,随后他又以一个十分喜感的姿势扑倒在地,不明所以地扭动着。

    此时的情况很复杂,封不觉没有余力说话,他时刻都要提防着一双强壮而敏捷的爪子攻击自己的喉咙,几乎每一秒钟,他都在一种与对方角力的状态下。那隐形怪物的身体有点滑,不过并不是那种湿漉漉的恶心感觉,只是因为其赤着身子。它的体型如封不觉预测的那样,像个微缩版的入类,力量方面很不正常,几乎与封不觉不相上下。

    “疯兄……你这是……”狂踪剑影拿着手电筒走过来,照着在地上打滚的封不觉。

    “我……抓住……”封不觉的脸憋得通红,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它……了……”

    在狂踪剑影看来莫名其妙的一分钟,对封不觉来说,却是一场沉默的、精疲力竭的殊死搏斗,好在最终他还是占了上风。

    封不觉用膝盖抵住了那怪物的胸口,并用手掐住了它的喉咙,手臂的长度和体型上的优势让他暂时将这家伙压制住了。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在黑暗中,有一个东西和自己一样正在喘着气,其心脏也在剧烈地跳动着,这说明那怪物和自己一样精疲力竭。

    “这是……”狂踪剑影试着用手摸了一下,触到了那个怪物,“还真是隐形的……”

    “别啰嗦,赶紧动手。”封不觉说道,他最清楚,那怪物在稍稍停顿了几秒后,再度开始猛烈地挣扎,它的爪子就抓着封不觉的胳膊,若不是喉部和胸口的双重窒息压迫减弱了它的力量,恐怕以封不觉的力气还制不住它。

    “别伸手过去,这怪物嘴里有尖牙,用剑砍它的头。”封不觉又提醒道。

    “呃……哪里是它的头。”

    “我的右手正掐着它的脖子,上面就是头。”

    “了解。”狂踪剑影应了一声,对准位置,手起剑落。

    噗一声,有什么东西被劈开了,封不觉只感到抓住自己胳膊的两只爪子突然一紧,然后又松开,他便明白,那怪物算是交代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