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19章 死亡问答(三)
    “当然……既然是双倍分数的特殊题,自然会比较难一点,请听题……”尤先生举起问题卡说道:“绿灯侠……想必大家都知道。”他瞥了眼镜头:“他们的绿灯能量源头,是‘意志力’。”他抬头看着封不觉道:“在dc宇宙中,绿灯代表了意志力,那么……其他颜色的灯分别代表了什么呢?请至少说出四种,计时开始!”

    这种问题,是不可能难倒封不觉的,就算不是为了收集写作素材,他出于兴趣也看了不少。所以这会儿他只是略微回忆了一下,便开口回答道:“嗯……我按照颜色排列来讲吧。红灯,愤怒;橙灯,贪婪;黄灯,恐惧;绿灯,意志力;青灯,同情;蓝灯,希望;紫灯,爱情。还有一种是黑灯,代表着死亡。”

    全场鸦雀无声,尤先生看着手上的答案,沉默了几秒,然后突然用快速坚决的语气道:“完全正确!”

    观众席上爆发出仅次于开场时的、潮水般的掌声。

    “一号选手真是博学啊,三题过后已得到四十分了,而其余三位选手两圈过后都是零分,一号选手基本立于不败之地了呢。”尤先生解说道,他转过头去,看着嘉宾席:“请问三位嘉宾对一号选手的表现怎么看?”

    镜头对准嘉宾席后,傲慢女士今天居然第一次开口说话了,她只说了两个字:“死宅。”说完就再次扭过头去,冷哼一声。

    瘟疫瘫在座位上,用他骨瘦如材的手托着腮帮子,他手上的皮肤白得几乎透明,都能看到皮下的血管了,这个姿势更是显得其病容憔悴:“说起来……为什么就没有一种颜色是代表瘟疫的呢……”

    摄像师(一个半透明的幽灵)又将镜头转向了赫淮斯托斯,这家伙的评述依旧是莫名其妙:“切……不就是些收集游离能量的灯笼和戒指嘛,那种东西想量产的话,只要独眼巨人苦工的数量足够……”

    “好了,感谢三位的点评。”尤先生还没等那家伙把话说完就抢过了话头,面向小叹道:“二号选手,请听第十题。”他燃掉了上一张问题卡,对着下一张道:“请用英语,准确拼写出——苯丙酮尿症。计时开始。”

    现场滴答滴答的音效刚刚响起,尤先生便转身与观众们互动起来:“众所周知,在英语中,医学术语是非常令人头疼的一块,那些冗长难记的……”

    “phenylketonuria,简称p裤。”小叹回道,接着,他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将整个单词拼了一遍。

    尤先生愣了几秒,用拿麦克风的那只手扶起鼻梁上的墨镜,睁圆了他那双小眼睛,仔细确认了一下问题卡上的答案:“嗯……正确!”

    小叹的分数加成了十分,观众的掌声随之而来。

    “看来这道题正好问到了二号选手的专业领域,或者是他英语特别好?”尤先生评述道。

    “这个其实挺简单的……”小叹的话还没说完,尤先生就自顾自地提高了声音,又道:“那么……接下来……”

    尤先生再次转向似雨:“三号选手,现在只有你和四号选手是零分了,这道题目很关键啊。”

    “哦。”似雨淡然地应了一声,瞧那态度,似乎在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请听题……”尤先生将新的问题卡拿到眼前,看了一眼后,说道:“请告诉我,出现在屏幕上的化学式代表了什么?计时开始!”他说罢,似雨操作台上的小屏幕,以及现场的大屏幕上,都出现了一个相同的化学式:c6h12o6。

    “葡萄糖。”似雨稍微想了一下,随即回道。

    “正确!”尤先生道。

    观众又掀起了一片欢呼。

    “看来我们的选手都很厉害啊,悬念会留到最后一圈吗?还是会在下一个问题就被终结呢?”尤先生转向了悲灵的方向。

    “喂!这话难道是在暗示我这题答完会变成负十分吗?”悲灵虚着眼,瞪着尤胖子:“就算真的成了负十分,下一圈我还是有机会的吧。”

    “呵呵……我会这样说是因为……”尤胖子举起了手中的下一张问题卡:“这第十二题,又是一道特殊题。”

    观众席中传来一片哗然之声。

    “请听题!”尤先生对着问题卡念道:“请说出三位,在二十世纪获得欧洲足球先生头衔的球员名字,不需要全名,但是……三人的国籍不能重复。计时开始!”

    悲灵又撅起了嘴,一脸为难的表情。

    “这道关于体育界的问题,可能对男选手来说非常简单,我想如果是一号或者二号选手抽到的话,这二十分就跟送的一样了,可惜,是我们的女选手被问到了这道题。”尤先生说着,提醒道:“还剩三十秒。”

    “贝肯鲍尔,普拉蒂尼。”悲灵竟然真的说出了两个。

    “目前为止……正确。”尤先生说道:“很有意思……四号选手提到的这两位,非但是出色的球员,而且后来都担任过官员。”

    “罗纳尔多!”悲灵似乎突然想起了这个名字,然后说道。

    “四号选手,请问一下……为什么你会认为,一个巴西人拿过欧洲足球先生呢?”尤先生面带微笑地问道。

    “哈?这是个巴西人吗?”悲灵反问道。

    “呃……既然你不认识他,为什么会回答这个名字?”尤先生道。

    “因为我印象中好多踢球的都叫这名字,所以我想……说不定其中会有个得过那什么先生的。”悲灵回答。

    “嗯……”尤先生道:“好吧,无论如何,这道题的回答……正确!”

    观众的掌声响起,悲灵的分数则是一下子就来到了二十。

    “好了,女士们,先生们,以及不分性别的各位观众们……”尤先生情绪激昂地说道:“第一轮进行到此,还剩下最后四道题,让我们来看一下四位选手的得分情况。”

    “一号选手以四十分遥遥领先。二号选手十分,看上去仍然是相当紧张的样子。冷静的三号选手也是十分。而四号选手凭借着在特殊题上的幸运发挥,目前已有了二十分。”镜头随着尤先生的解说,逐一给到了四人。

    “那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进入角斗场的选手,将在二、三、四号这三位选手中产生。”尤先生开始煽动气氛,高声说道:“现在,请各位屏息凝神,进入第一轮的最后四道题目!”

    他转向封不觉,拿起问题卡:“这道题……”他故意停顿了一下:“不是一道特殊题。”

    “你的意思是,即使我答错也没关系了是吗?”封不觉道。

    “没错,不过我要提醒一下,每轮结束时分数第一名的玩家,是会获得一项神秘优势的哦。”尤先生用拿着卡片的手做了个“一”的手势,说话的语气极富有暗示性。

    “优势吗……”封不觉若有所思道:“总之……你先问吧。”

    “请听题!”尤先生说道:“请问……‘其中自有意义,意志永生不灭。熟知意志之玄妙及其威能哉?上帝乃一伟大意志,以其专一之特性遍泽万物。凡人若无意志薄弱之缺陷,决不臣服天使,亦不屈从死神。’”他说到此处顿了一下:“以上这段话,是谁说的?计时开始!”

    “哼……到底是最后一圈,这问题很阴险啊……”封不觉冷笑着,看他的态度,似乎是胸有成竹:“在《丽姬娅》一文的开头,作者引用了约瑟夫.葛兰维尔的这段话,俾以迎合全文的中心思想。”

    “那么你的答案就是约瑟夫……”尤先生刚开口。

    封不觉便打断道:“但是!”他用手指点了点尤胖子:“但是……《丽姬娅》的作者是爱伦.坡,这个酒鬼是不能轻信的。”他微笑着道:“葛兰维尔是著名的唯神论者,而坡就是看中了这点……其实刚才那段话,是坡自己写的,他杜撰了这样几行字,然后划上一个破折号,写上葛兰维尔的名字,让别人以为是在引用先人之著作,而实际上……这是坡的手笔。”

    尤先生道:“所以……你的答案是?”

    “毫无疑问。爱伦.坡。”封不觉道。

    “完全正确!”尤先生一挥手,燃掉了问题卡。观众们又一次爆发出掌声和欢呼。

    “呼……”尤先生吁了口气道:“一号选手答对了第一轮的全部四题,其中还包括一道特殊题,目前的五十分足以让他拿到第一的名次了。”他转向了小叹那边:“那么二号选手的命运又将如何呢?”

    小叹已经是一身冷汗,干笑道:“呵……呵呵……我已经做好去那个什么角斗场的准备了……”

    “是吗……嚯嚯嚯……”尤先生笑着道:“不过最后一圈的题目确实都比较难,所以……请听题!”他看着问题卡道:“我们都知道……有一位虚构人物,叫海扁王(kick-ass)。在脱下超级英雄行头的时候,其身份是一名学生。请问,这名学生叫什么名字?”尤先生放下问题卡,看着小叹道:“计时开始!”

    小叹听完问题后整个人就傻了,他是个心里藏不住事儿的人,从其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他根本不知道答案。

    “嗯……”小叹看过这个电影的整个系列,甚至不止一遍,但愣是没记住主角叫什么。

    “还有三十秒。”尤先生一边提醒他,一边对观众席说着风凉话:“啊,我看一号选手的神情就明白了,他是知道答案的,很可惜这道问题不是由他来答。”

    滴塔滴塔的音效不断,小叹完全没有头绪。

    “还剩十五秒。”尤先生又报道。

    “好吧,我不知道。”小叹受不了这紧张的气氛了,他也不等时间走完就宣告放弃。

    观众中发出一片嘘声。

    “很遗憾,二号选手的分数再次归零,目前是最低分。”尤先生说道,随即就来到了似雨的操作台前:“三号选手,只要你答对这道题,你就安全了,而只要四号选手没有再次遇到特殊题,那么即使她答错,结果也不会改变。可以说……这第十五题,将极有可能决定着第一轮的结果。”

    “哦。”似雨的反应和上一圈如出一辙。

    尤先生的嘴角抽动了两下,他说了半天,结果对方依然完全不为所动,他只能拿起答题卡问道:“嗯……请问,传说中的……十殿阎王,其第二殿,第五殿和第十殿,分别是哪三王?计时……”

    似雨在对方把话说完以前就给出了答案:“楚江王、阎罗王、转轮王。”

    尤先生燃掉了问题卡:“正确!”

    观众席上一片掌声,与此同时,摄像师也非常精明地将镜头对准了二号位的小叹,拍到了一张苦瓜脸。

    尤先生回到了舞台中间,面向悲灵那一侧,看着手上的最后一张问题卡,说道:“这第十六题……”他故意停了整整十秒:“竟然……”这家伙仿佛每从嘴里蹦出两个字来就得顿一下:“竟然又是一道特殊题!”

    全场观众一瞬间又安静了下来。

    “现在四号选手,悲灵笑骨的分数为,二十分。”尤先生道:“假如她答错了这道题,分数又将归零。”他的语气抑扬顿挫:“悬念……留到了最后一刻。”

    “嘿,胖子,要是我和他都变成零分,那么谁会进角斗场?”悲灵忽然问道。

    “呃……胖子……”尤先生神色黯然:“好吧,貌似就是在叫我……”

    他想不承认也不行,舞台中间除了他以外就一个幽灵摄影师而已,把那摄影师搁到秤上去称估计也就重21克左右。

    “嗯哼……如果出现两人并列第一的情况,那么将加赛一题抢答题。”尤先生清了清嗓子以掩饰尴尬:“而如果出现两人同分排在末尾的情况,那两名选手将一同进入角斗场。”

    “哦?”悲灵狡黠地一笑:“呵……那这题我直接弃权吧。”

    观众一片哗然,尤先生则是笑而不语。

    另一侧的封不觉望着悲灵,冲她竖起大拇指,一是赞她的策略正确,二是称颂她义气可嘉。

    小叹简直是感激涕零,不管那角斗场是什么,两个人一起去,他心里就踏实多了。

    “连题目的内容都没有听就放弃……看来我也不需要问你是否确定了。”尤先生意味深长地笑道:“那么……二位有请,角斗场!”

    他话音一落,小叹和悲灵的座椅就旋转着向下沉去,在降到地板下面那个黑暗的空间后,两人又一次被一股无形的牵引力扯着离开了原位,重新来到了两条滑道上,向着未知的领域高速前行起来。

    现场大屏幕的画面适时切换,其镜头中出现了一片空阔的沙漠。不多时,在这万里黄沙上,小叹从天而降,摔了个四脚朝天。几秒后,悲灵也是从天而降,双脚稳稳踩在了小叹的肚子上,安全落地。

    “今天在角斗场出现的第一位行刑者会是谁呢?”尤先生道:“我们这四位选手虽然算不上多么高阶的存在,但是……任何阶层的生命在死亡边缘挣扎时,那种观赏性都是无以伦比的。”他用高亢的语调调动着现场观众的情绪:“究竟是‘谁’或‘什么’,会担任这以一敌二的血腥任务呢?”他凑近几步,紧盯着摄像机镜头,现场音乐也变得诡异而紧张起来。

    忽然,尤先生神情一变,用飞快的语速念道:“在此之前,各位正在收看我们节目的观众请注意,您现在依然可以通过屏幕下方的互动方式,发送短信或者登陆我们的网站参与竞猜最终优胜者的活动,您将有机会获得惊吓盒子提供的、价值1000鬼币的精美礼品!做交易,来惊吓盒子!赢奖品,看死亡问答!感谢您的支持!”

    “喂!最关键的时候插什么广告啊!”封不觉喊道。

    “呵呵……看来我们的一号选手有些着急啊。”尤先生笑道:“不过,在我宣布角斗场的首位行刑者之前,还是先让我们的三位嘉宾来点评一下选手们的首轮表现,顺便说一下他们对行刑者的预测。”

    镜头又一次给到了傲慢,她趾高气扬地俯视着远处的尤胖子,说了一句:“如果我点评的话,你可以去找个墙角自杀之类吗?”

    “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要求啊……对我的鄙视已经到这种程度了吗。”尤先生擦着汗回道,“呃……恐怕不行。”

    “哼……”于是傲慢就不说话了。

    接着,镜头直接给到了赫淮斯托斯,看来摄像师已经看穿,应该让发言比较靠谱的瘟疫最后一个说话。

    “行刑者会是独眼巨人吗?”赫淮斯托斯的点评果然坑爹依旧。

    “是的话你就找个墙角自杀去吧!”尤胖子喝道。

    最后,镜头给到了瘟疫,他对着尤先生缓缓开口:“第一轮的表现基本表明了他们各自比较擅长的知识领域,值得一提的就是一号选手,可以说非常全面。至于行刑者嘛……没什么预测不预测的,啊咳,咳咳……我可是骑士啊,自然已经知道那片沙漠里有什么东西了,所以……还是由你这主持人负责宣布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