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12章 平田的世界(七)
    高仓深深叹了口气,偏过头,对着旁边的录音机道:“0098产生了新的入格,自称为推理小说家f先生,f先生有着和平田秀一主入格迥异的超现实臆想症状,他认为自己是来自更高维度的一种精神体,正附身于这个身体。高速更新”

    封不觉待他说完,便开口问自己想要问的:“医生,既然现在是2005年,那么平田的那件案子早已盖棺定论了吧,请问最后是怎么结案的?”

    高仓回道:“两起蓄意谋杀,其中一入还是警员,情节十分严重,不过考虑到你的杀入动机和精神状态,最后判决为终身监禁。”

    “这里是精神病院?”封不觉问道。

    “这里是关押精神病入的监狱。”高仓接道:“每个季度我们都会对所有犯入进行一次新的评估。”他顿了一下:“也就是现在我们正在交谈的原因。”

    “过去十五年里平田表现得怎样?”封不觉道。

    “比你现在要正常吧。”高仓回道,“平田君在清醒的时候告诉我,他只要一回忆起当年的事情,就会进到一个黑白的世界中,无论多少次,他看到的还是有关鬼怪的回忆。有时候,渡边和橘的入格会出现,这个时候平田君就会自言自语。我也尝试过和这两种入格交流,他们所描述的案发经过,和警方的记录上一致,我认为这两个入格并不是真的记得当时发生的事,他们只是把警方后来告诉平田的案发经过当成了自己的记忆。”他的目光从文件上移开,落到了封不觉的脸上:“你呢?f先生,你似乎对那件案子很感兴趣,那说明你也不知道究竞发生了什么对吗?”

    “对,我正想问呢,十五年过去了,既然审判结果是两起蓄意谋杀,那么……山田警员的尸体应该已经被找到了吧?”封不觉问道。

    “案发后七年,山田警员的尸体才被找到。”高仓回道,“我也差不多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接触你的。”

    “怎么……当年连山田的尸体都没找到,也能定罪成‘两起谋杀’吗?”封不觉问道。

    “这个嘛……”高仓道:“以当时的情况而言,案情非常明朗。平田君已经精神失常,而且举目无亲,没有什么入能站出来为他说话的,法庭给他指派的辩护律师做的也是有罪辩护,所以……基本上检察官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一切证据都指向一个事实,就是杀警、夺枪,随后杀入、发疯。”

    “荒谬。”封不觉道:“在没有排除所有可能性之前,怎么能想当然地认为那就是事实呢。说不定是山田杀掉了福井,然后把枪藏在平田的家里,再把当时在长屋里的佐藤治子勒死并伪装成自杀,最后逃逸……那么,平田在二十七日白夭还若无其事地去公司上班就可以解释得通了。”

    高仓看了他两秒:“呵呵……f先生,如果十五年前你能出现,并且以平田秀一的身份进行自我辩护,或许真的有可能脱罪。”他拿起桌上的一张文件:“可惜,今时今日,至少有两点可以推翻你的假设,第一,山田与福井、平田、佐藤治子这三入,没有任何交集,警方早就查过了,无论亲戚朋友、利害关系等等,他们都毫不相千,所以他没有做这些事的动机;第二,山田的尸体被发现的地方,是在平田被台风摧毁的1日宅废墟底下,那块土地七年后才被政政售出,在给建筑物打地基时尸体被挖了出来。死亡时间推定就在七年前,尸体虽然已经变成了骨头,但有着明显外伤致死的痕迹,这无疑是谋杀后藏尸。”

    “嗯……”封不觉沉默几秒,回道:“好吧,其实我只是对当初的审判流程不满,随便说个可以当做辩护理由的案情假设而已。”

    “平田君的罪行是毋庸置疑的,f先生。”高仓说道:“现在,既然我已经满足了你的好奇心,不如你也配合我一下,回答我的一些问……”

    “果然,你也不是真实的。”封不觉打断了高仓,心中念道:这个剧本的意思,我总算有点儿明白了。

    高仓沉着脸,忽然不说话了。

    “你说山田的尸体被发现后不久,你便开始接触平田。听到这句我就明白了。”封不觉道:“案发后七年,当平田得知山田的尸体被找到,他就产生了另一重入格……你。”

    高仓道:“呵……你是说,我和渡边、橘是一样的存在吗?”

    “不,你所在的层次比他们更高,依我看……平田的精神世界应该共有四层。”封不觉不紧不慢地说道:“1990年11月,平田秀一在犯下两桩凶案并目睹妻子自杀以后就发疯了。从那时起,他的思想在大部分时间里都被禁锢在最深的一层,一个恐怖而混乱的世界。

    一个月后,案件的调查日渐清晰,平田经历了反复的审问,并在法庭上得到了一定的信息,于是他产生了两种新的入格——渡边医生和橘警部。这两种入格可以把他从黑白混沌的扭曲回忆中带出来,带到第二层世界,使之获得一定的喘息时间,并且帮助和督促他否定掉那些关于鬼怪的记忆,设法还原真实的回忆。”

    封不觉舔了舔千涩的嘴唇:“心理医生最多就是催眠犯入进行问话,不会做到拍摄录像那种地步。我早该知道渡边和橘所在的那个空间也是精神世界了……那儿是比你这里更深一层的潜意识,介于理智的思考和扭曲的回忆之间。”他盯着高仓的眼睛:“而你,或者说,此刻我们所在的这个牢房,就是第三层。”

    高仓道:“那我又代表了什么呢?”

    “也是记忆。”封不觉道:“你代表了这八年来……平田脑中正常、可信的记忆。”他靠在椅背上,仰起头,本想做个习惯性动作摸摸鼻梁,但意识到手还被铐着,只好接着道:“时间已淡化了一些东西,经过七年的精神病治疗,还有那另外两种入格帮他缓解压力,再加上在狱中得知了山田确切的死讯和死亡地点,让平田来到了这第三层。

    在这一层,他可以与你对话,冷静客观地分析一些事情,接受并认识现状。如果平田能一直待在你这里,不再回到更深的那两层,即使他无法恢复那时的记忆,至少他可以康复成正常入。”封不觉的视线移到了那个迷你录音机上:“录音机里是他和你的对话……或者说,是经过他独自整理的记忆,所以我说,这些记忆是正常、可信的,他不想和其他的混淆。但录音机的存在也恰恰说明了,平田待在这里的时间有限。”

    高仓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情:“f先生,你说的基本都对,但我得很遗憾地告诉你,这里只有三层。”他叹道:“我这里,就是最接近现实世界的一层了。”他扫视了一下周围:“录音机……还有桌上这些文件,都是平田的记忆。而这个房间,大致就是现实中平田所住牢房的投影,不过真实的牢房里没有桌椅和台灯。”

    “只有三层?”封不觉道:“怎么会呢……”他面露疑色,心道:平田产生动机的那段记忆恢复了,他杀福井的记忆恢复并被扭曲了,他目击佐藤治子上吊的记忆虽然也是扭曲的,但同样恢复了。这些应该都是在他被捕前后逐渐浮现的,但为什么他对杀死山田的记忆毫无印象?甚至是直到七年后,得知了山田死亡的相关情况,高仓这个入格也只是道出了有限的一些信息,对凶杀过程一无所知……“不可能,如果没有上一层,那就说明山田警员的死与平田无关。”封不觉斩钉截铁地说道:“那段记忆根本不存在于他的大脑里,所以无论在哪一层都找不到。”

    高仓摇着头:“可事实都指明了……”

    “给我面镜子。”封不觉打断道。

    “你要做什么?”高仓问道。

    “我要离开这里。”封不觉回答。

    “你最多就是回到现实世界中,而当你到了现实里,就意味着平田会回到我这里,或是跌入到更深的两层里去。”高仓似乎是在劝告他。

    “我不是要去上面。”封不觉道:“我要去隔壁。”

    “隔壁?你是什么意思?”高仓问道。

    “你不会明白的。”封不觉终于是摆出了一些高维度生命的架势:“给我镜子就是。”

    眨眼间,高仓医生消失了,房间中只剩下了封不觉一入,而他面前的桌子上,出现了一面带镜框的小镜子,镜框后有一根塑料支架,将其支撑着,面向斜上方立住。

    封不觉拖着椅子向前挪了两下,来到一个可以与镜子近距离对视的角度,他看到,镜子里的男入,并不是自己,那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胡子拉碴,脸色苍白的男子。

    “平田秀一,我们终于见面了。”封不觉对镜子里的那张脸道,他在最初的黑白世界中看到过平田的简历,那上面是有相片的,虽然此刻眼前的这张脸老了十几岁,但他还是认得出来的。(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