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11章 平田的世界(六)
    “12月2日。”渡边回道。

    封不觉道:“第一段录像发生的时间是11月24日对吗?”

    “没错。”

    “请问第二第三段的时间是?”封不觉又问道。

    渡边没有立刻回答,他似乎需要想一想,但橘警部对案件比较熟悉,在后面接道:“福井被射杀是在11月26日,那天下午,他把家里的佣人都支走了,理由是……为了见你的妻子佐藤治子。”他说这话时略微迟疑了一下,估计是在想一个比较合适的措辞,“我个人觉得福井那样的家伙死有余辜,不过你为了获取凶器而牵连到我的手下,我是绝对不会跟你讲什么情面的。”

    渡边这时补充道:“福井的尸体到第二天中午才被发现,由于是枪杀,调查进展得非常精谨。而那天,平田君和往常一样去了公司上班,表现得十分镇定,佐藤治子则缺勤了,而当天晚上就发生了第三段录像中的事。”

    封不觉道:“那么……山田警官的失踪,应该就是在11月24日平田离开公司到11月26日上午的这段时间吧?”

    橘警部接道:“25日晚上,他骑着自行车出去巡逻,就再也没人见过他。”

    “自行车被发现了吗?”封不觉问道。

    “我现在是问你人在哪儿!”橘喝道。

    “这么说没有吗……”封不觉沉吟道,“嗯……原来如此。”

    “你小子那种语气是欠揍吗?”橘扔掉了手上的烟头,又一次冲了过来。

    封不觉无视他,自顾自地说着:“据我所知,日本的治安还不错,警察占总人口的比例算高的。若在大城市的话,刑警和特警才会配枪。不过在这种小镇上,我估计……从治安情况到刑事案件全都得由固定且有限的一批人来负责,所以……山田会变成目标也就不奇怪了。”他顿了一下,接着道:“我是这样想的,假设平田计划夺走山田的配枪,他有两种选择,第一是偷,第二就是抢。

    偷那是需要技术的,何况是偷警枪这种东西,一旦被抓个现行,那铁定入狱,企图谋杀福井的意图也会随之暴露。平田做的事是不计后果的,但那是在成功杀掉福井的前提下,在犯罪完成前,他却不容有失。那么……抢的把握显然比偷更大一点,当然,罪也更重,但一个计划着要杀人的男人早已有这种觉悟了。

    既然是抢,那就不需要什么技术,只要趁着晚上,挑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从背后袭击毫无防备的山田,然后拿走配枪就可以了。但如果是那样的话,山田就不可能失踪……他最多就是晕倒在路边而已。

    眼下山田确实失踪了,那就说明在平田抢枪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意外,或许他原本只是打算将山田警官击晕的,但行动时却失手将其打死了……”

    “混蛋!”橘这次是动真格的了,他上来抓住封不觉的衣领:“终于认罪了吗!说!山田的尸体在哪里!”

    封不觉继续平静地叙述着:“我不知道,我只是根据你们告诉我的线索在推测……呃……”他说到此处,肚子上挨了橘一记重拳,生存值竟然直接掉了30,而且还被附上了麻痹状态。

    “橘警部!”渡边上来将那大叔拉开:“请不要对嫌疑人滥用私行!”

    “嫌疑人?这小子至少杀了两个人!”橘吼道。

    “好了,橘警部,适可而止吧。”渡边劝道。

    封不觉吃了哑巴亏,胸中的一口气喘不匀实,半天才缓过来。他不知不觉就沉浸在推理的乐趣中,我行我素起来,这一拳让他重新意识到,自己可是在噩梦难度的剧本里,就算眼前这两个是可以沟通的人形npc,也绝没有“安全”这种事情可言,任何一个小错误都会导致自己完蛋。说错话,甚至是态度恶劣,都有几率触发死亡flag,随便哪个npc都有秒杀他的可能。

    “哈啊……哈啊……”封不觉喘息着,吞下一口唾沫,接着先前被打断的话道:“如果平田在山田警官骑车巡逻的途中进行偷袭并将其打死,那么……自行车应该被找到才对。”

    橘似乎冷静了下来,渡边便松开了手,两人转头看向封不觉,听他接下去要说什么。

    “当平田发现自己失死了警察,无非就是两种反应,第一是拿走配枪,直接逃跑;第二则是处理尸体后再跑。即使是第二种情况,他也不可能同时搬走尸体和自行车这两样东西。最多就是把自行车扔到附近某个不起眼的角落藏起来,然后设法将尸体挪走……”他说到此处,又道:“对了,平田有车吗?”

    渡边回道:“没有,事实上他也没有驾照。”

    “那基本就可以排除他开车撞死山田,然后把尸体和自行车装进后备箱运走的可能了。”封不觉若有所思道,他又停顿了大约十秒钟,整理了一下思绪:“我的推论有三,其一,平田袭击山田以后,将尸体拖走,带到某个隐蔽的地方处理掉了。而自行车落在路边,事后被第三人发现并拾走,这第三人八成没有目击到案发,所以才敢捡车,是流浪汉的可能性很大,对方现在或许已经离开了小镇,又或许后来得知了这辆车和某些事件有关,出于害怕的原因而把自行车扔进河里甚至拆成零件都有可能。

    其二,平田袭击山田警官后,后者没有死,也没有昏迷,而且他还看清了平田的脸。平田没有办法,如果放走山田,自己很快就会被捕,于是他只好用抢来的枪挟持山田警官,把他带到某个隐蔽的地方拘禁……或者杀害了。那样的话,自行车就是山田警官自己推走的,而平田在旁边挟持他行动。

    其三,平田发现失手杀人后,确实直接拿上枪就逃走了。但在他走了以后,有其他人处理掉了尸体和自行车。”

    “什么意思?你还有同谋吗?”橘警部厉声道。

    “这只是合理的假设,理论上完全存在这种可能。比如有人在暗处看到了事情的经过,而他恰巧认识平田这个人。于是他就在平田逃走后把现场处理掉,想把事情掩盖过去。今后他可以用这件事勒索平田钱财,甚至让平田用那把枪去替他杀人。”封不觉回道。

    “好了!你的废话够多了!你准备装到什么时候!快把山田的下落说出来!”橘警部的耐心早已到了极限。

    “请等一等,我还有些事不清楚……”封不觉说道:“11月24日下午,平田产生杀人动机;11月25日晚上,设法从山田警官那里得到了手枪;11月26日下午,去福井的洋馆,捉奸,杀人……”他看着渡边,“既然没有目击者,你们是怎么知道那天下午平田闯入房间时,治子就在房间里?”

    渡边道:“是根据平田君自己的描述,结合现场勘查的结论。他说当他打开房门时,看到治子正在床上,一只妖怪正在袭击治子,所以他就用枪打死了那只妖怪。然后我们问枪是从哪里来的,他就说记不清了。”

    “当时治子没有死吗?”封不觉道。

    “27日晚上,警方接到报警赶去,在平田君的屋子里发现了佐藤治子的尸体,从现场痕迹看是自杀,预计的死亡时间是在27日下午,那时平田正在公司照常上班。”渡边说道。

    “也就是说……26日那天,平田去洋馆杀完人,就把治子带回了家。到了第二天,平田若无其事地出现在公司,而他妻子在家里自杀了。”封不觉念道;“佐藤治子不太可能是为了和情夫殉情而上吊的,她也没有向警方报案……那说明她的自杀或是由于精神受到了刺激,或是心怀对丈夫的愧疚和恐惧所做出的举动。”

    “这种我们已经知道了的事情,不用你来重复。”橘在一旁不耐烦地说道。

    “你们知道的事情,这三段录像大致都还原了。”封不觉接道:“而你们不知道的事情……即山田警官的下落,装在平田秀一那已经发疯的脑子里。”他将视线移到渡边医生的脸上:“所以渡边医生想帮你们唤醒平田的记忆?”

    渡边道:“你记起什么来了吗?f先生?”

    封不觉回答:“抱歉,我看到的记忆也只是录像里记录的三段,不过和你录像中的内容不太一样,我看到的貌似是平田君想象中那个有妖怪的世界。”

    渡边叹了口气道:“人的大脑在受到严重的刺激后,记忆就有可能受到影响。比方说,一个人在小时候假如有过被毒打、虐待的经历,由于那些记忆非常痛苦,超过了其精神承受的极限,他的大脑或许就会把相关的记忆封闭起来,这个人就会彻彻底底地忘记那些事,好似从来都没发生过;还有些时候,记忆并没有被‘封闭’,而是被‘改变’了,就比如平田君这种状况,也许在他的记忆中,他只记得自己撞见妻子正在被妖怪攻击,但现实中……”

    “这我知道。”封不觉打断道:“这方面我也略懂一些。”他活动了一下被固定住而有些难受的脖子:“记忆被‘封闭’的情况,很可能导致多重人格分裂症,而被‘改变’的话,则是幻觉症……”

    ”说了这么多,山田到底在哪儿!你到底知不知道!记不记得!“橘警部站到封不觉面前,恶狠狠地盯着他喝道,看那样子他又要动粗了。

    封不觉虽然不想再挨一拳,但此刻他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全身都被束缚着,只能乖乖挨打。他没有去尝试灵识聚身术,因为从眼前的设定和这俩npc的言行来看,要是他突然施展出那种超自然技能来,那么……在他成功挣脱以前,渡边就会惊得退避三舍,而橘会则会果断地拔枪射击,这种发展必然导致死亡结局。

    “要知道山田的下落,我就得回去……”封不觉赶紧说道。

    “你说什么?”橘面露疑色。

    “我得回到那个黑白的世界去,才能调查出来。”封不觉道。

    渡边看了看他,皱眉道:“你是说……你要回到平田的精神世界里?”他试探着问道:“怎么做?再看录像吗?”

    “不……那已经没用了。”封不觉道:“我刚才不是看过一遍录像了吗,我只是看了正常的画面而已……之前‘平田’在看录像的时候,我就在他的精神世界里经历着经过扭曲的记忆,然后我来到了这里,有什么办法让我回去呢……”他沉吟道:“而且得回到11月25日傍晚以前的某个时间点……”

    “很好,既然你愿意配合,那就可以和医生交谈了。”橘的语气突然变了,平静得让人不安。

    封不觉闻言一愣:“什么?”他又看看渡边:“我不是一直在和渡边医生……”

    渡边打断他道:“你已经将案情的回忆找回,也认识到了自己的精神情况,并且锁定了山田这个记忆盲点,我们就可以放心了。”

    “哈?”封不觉完全没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你们忽然间……”

    他的问题还没问出口,就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因为他又变成了那种以第一人称观看cg的状态,其眼前的景象再度变化。

    封不觉感觉自己都快被这剧本给玩儿傻了,最初他以为是普通的鬼故事设定,接着又以为是多线并进的灵异事件,结果又发现最初那三件事处于一条被颠倒的时间线上,且只是一个精神病人经过扭曲的记忆,剧本设定则变成了现实世界的凶杀。

    而接下来……他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

    滋——

    这是白炽灯发出的声音,一道刺眼的白光让封不觉从短暂的失神中恢复。

    他闭起一只眼睛,偏过头去,过了两秒,他适应了突然增加的光线,看清了周遭的环境。

    封不觉此时正穿着一身条纹图案的病号囚服,坐在一张桌子的前面,他的双手分别被两副手铐拴在椅子的扶手上,双脚则被脚铐连在一起。

    桌上放着个台灯,还摊着一些纸质文件。桌对面的座位上,有个穿白大褂的男人,看上去五十多岁年纪,额头爬满了抬头纹,他手里拿着张纸,正用笔在上面圈圈写写,其手边还放着一个迷你录音机。

    这个房间倒不是封闭的,在高处有扇很小的、带铁栅栏的窗户,一簇月光恰从缝隙中洒落。房间角落有一张床,另一角是个抽水马桶。四面墙壁不再是单调的水泥色,而是由柔和明亮的颜色漆成。封不觉可以看到出去的门,门板上方有一个很小窗口,这小窗并非玻璃制,是由十分密实的、交叉的铁网填满。门的下半部分还有一块挡板,貌似也只能从外部开启,那儿应该是用来给囚犯送饭的口子。

    “那么……平田君,如果你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这次谈话吧。”穿白大褂的男人说道。

    封不觉叹了口气:“不好意思,有三件事,请务必告诉我。”

    白大褂沉默了两秒,皱眉看了看他:“是什么?”

    “你是谁,我在哪儿,还有……今天的日期。”封不觉问道。

    对方也是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沉沉地叹了出来:“哎……”他拿起手边的迷你录音机,按下录音键,对着嘴说道:“2005年3月9日,病人编号0098,平田秀一。档案录制人,高仓太郎。”高仓把录音机放到一边,对封不觉道:“你不记得我了吗?”

    封不觉没有理他,奋力低下头,用手背去接触自己的脸,摸了两下后,他基本可以确定自己的脸并没有老上十五岁的样子。虽然看上去自己穿着囚服,但打开游戏菜单,服装栏里还是没变化。不过无论如何,从npc视角来看,眼前的人无疑就是四十多岁的平田秀一。

    “你……”高仓似乎是个很敏锐的人:“你是谁?你是平田?渡边?橘?还是别的什么人?”

    这个问题的信息量相当大,不过封不觉也立即反应了过来:“我有多重人格分裂症?”

    “是的。”高仓回道,他拿起手上的文件,又吁了口气:“自从1991年你被关进来以后,有多名医生参与过对你的治疗和研究,目前可以确定的人格有三个,主人格是平田秀一,另外还有两种人格,一个叫渡边的心理医生,和一个叫橘的警察。那么,你是哪个一个?或者哪个都不是?”

    封不觉往椅背上一靠:“你可以叫我f先生。”他望着天花板:“渡边代表了平田的理性和智慧,橘代表了平田的良心和自责。平田自己……我不知道,我还没见过他。”

    “f先生?理智?良心?”高仓冷哼一声:“好吧,f先生。那么你代表了什么?你的身份,职业……”

    “我?”封不觉笑了:“我是个推理小说家,从一个更高的维度而来,进入了这个身体。”他一脸轻松的样子:“我正在逐步挣脱某种由思想铸造的囚笼,其主体有可能是我尚未见过的平田君,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我从最混乱最模糊的记忆世界,突破到潜意识的自我精神世界,然后又拾回了一些重要的记忆,并来到了这里。”他往前挪了挪身子:“我现在严重怀疑,高仓医生,你,和这间牢房,究竟是真实的,还是另一重牢笼的象征……”(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