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09章 黑白鬼域(四)
    墙上的挂历显示这天是1990年11月24日,封不觉身处的是一家生产电子设备的公司,在镇上算是大企业了,但和大城市的企业比还差得远。

    在封不觉开始调查前,他依照惯例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那三把钥匙又出现了,这很可能意味着马上会用到这件物品。

    作为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五十年代的人,在眼前摆着一台电脑的情况下,他肯定会先打开再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看着黑色的屏幕,闪烁的光标,对dos基本一窍不通的封不觉直接就傻眼了。

    他很无奈地开始翻阅桌上的纸质文件,花了二十分钟,基本确定了这些都是无用的废纸。于是他就去一一翻找办公桌的抽屉,不出意料,有一个抽屉被锁上了。他拿出钥匙去试,果然有把合适的。

    打开抽屉后,封不觉看到了一个大信封,里面装得鼓鼓的,大信封下,还有一个小信封,上面写着“辞表”二字。

    封不觉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然后把两封都拆开看了,大的那封里面装着平田秀一的简历,这小子居然是京都大学毕业的,难怪不到三十岁就能坐到副部长的位置上,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到这种小镇上谋发展。

    那个小信封里的,自然就是辞职信了,封不觉也看了一下,大概明白了一些情况。这个平田倒是个好人,他想尽可能地多挽留一些家庭比较困难的员工下来,而他自己则已经有了辞职的觉悟。

    看完以后,封不觉就把东西全部放回去,将抽屉重新锁好,然后去了厕所。

    之所以躲进厕所的隔间里,是因为他计划再用一次决胜千里试试。他可不想在人员众多的办公室里使用,万一那种头疼欲裂的感觉又来,他突然从椅子上摔个抱头倒地什么的,那引起骚动都有可能。

    深呼吸一下,封不觉便发动了他的称号技,结果却和上一次使用时一样,锥心刺骨的痛觉在脑壳里迸发,而他眼前依然没有什么的BOSS数据,只是闪过了自己的脸孔。这张脸与上次看到时一样,表情麻木,双目圆睁,眼神却是毫无神采。

    正在封不觉捂着头,从眩晕和头疼中渐渐恢复时,他听到了厕所的门被打开的声音,听脚步声可以判断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那两人走到小便池旁,一边解决问题,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

    “喂……刚才在楼梯口你看见了吧。”

    “啊,是啊,那个人渣部长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呢。”

    “嘘!小心被别人听见了……”

    “切……听见就听见,反正我早就不想干了,福井那个混蛋,公司变成这样,不全都是他的责任吗。”那人啐了口唾沫,愤然道:“总是做出些愚蠢的决定,却把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据说他挪用公款也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公司这边可是面临倒闭啊,他倒好,前几天还若无其事地买下了那种奢华的洋馆并搬了进去……就是因为有这样的蛀虫,大家才会失业的啊。”

    “唉……就算知道,我们这些底层员工又能怎么样呢。”

    两人这时已经来到了洗手池旁边,洗完手后,是打火机点烟的声音,两人各自抽上一支,接着说道:“最可怜就是平田君了吧,总是要收拾那混蛋的烂摊子。让平田去负责裁员这种和人结仇的事情,八成也是那家伙的主意。”

    “真是好人没好报啊,我还听说平田的房子正好在上次台风破坏最严重的地区,现在他和老婆只能搬到三丁目的长屋那儿去了。”

    “哈?那地方能住人吗?”

    “谁说不是呢。”那人吐了口烟:“不过要说最衰的,还是老婆背着他出轨吧。”

    “是啊,就那么明目张胆的跟部长在楼梯那儿卿卿我我的,就是我们这些旁观者都看不下去了啊。”那人也吐了口烟:“据说几年前平田君放弃在东京的大好前途,特意回到家乡来就是为了治子。当初治子能到这个公司来上班,也是靠着平田君到处低声下气去求人的关系。现在那女人却为了钱和那个人渣部长整天搞在一起,在老公的眼皮底下做些苟且的勾当,真让人恶心。”

    封不觉听着这两个npc的对白简直震惊了,这剧本绝对是在毁三观。平田秀一这家伙何止是悲剧啊……房子被台风摧毁,老婆和人渣上床,工作快没了,钱似乎也没多少,放弃了大好前途和青春结果什么都没换来,而且还终日撞鬼撞妖的,这种货还是早点自行了断了吧。

    “喂……那个隔间里好像有人。”对话的两人忽然把声音压得很低。

    “被听见了吗……话说里面是谁啊……”

    “糟了……刚才经过办公室的时候,平田君好像没在座位上,会不会是……”

    那两人的声音渐渐低到封不觉听不见了。

    他还在考虑着,这种局面下该怎么走出去才好……没想到,这个问题直接就被解决了,因为封不觉又一次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不可能吧!还来?”封不觉心道,“别告诉我这个剧本有四条或者更多的主线啊!这还有完没完了?”

    答案是,有,而且已经完了。

    这一次,连系统语音都没有响起,封不觉眼前的景物也没有变成cg,而是变成一面墙壁上的投影,这一秒,他已然身处一间四壁由水泥构成的房间里,没有窗户,门也不在他的视线中。

    当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突然就能看到颜色了,耳边那咔哒咔哒的声音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此刻,封不觉正穿着一件精神病人的束缚衣,两手在胸前横向交叉,他的两条袖子没有袖口,绕过身体,在起身后相衔。他的脖子、腰、双腿和脚踝都被特制的皮带锁扣紧紧箍住,将其身体固定在一张椅子上,整个人只能保持坐姿,连左右晃动都很费力。

    而最让他感到不舒服的,是他的眼皮被胶带固定在眼眶上,无法闭合起来,此刻他只觉得双眼干涩、难受无比。

    那咔哒咔哒的声音,是他侧后方桌上的一个小型放映机发出的,这台设备正对准着封不觉眼前的墙壁,投射出黑白底片所拍摄的影像,而那影像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刚才的那个厕所。

    啪,啪。

    有人伸出手,在封不觉眼前打了两个响指。封不觉将眼球转了过去,看到一名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穿着一身款式很旧的格子西装,那身衣服看上去很古板,但做工和面料显然很考究,说明其价格不菲。

    那男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留着中规中矩的发型,长相平凡,神情和善,不过他此刻望着封不觉的眼神带着些许的疑惑。

    “平田君,你还好吗?”那人问道。

    “你是谁?”封不觉回道。

    那人神情微变,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迷你的手电筒,对准封不觉的眼球照射,并凑近了观察。

    封不觉的眼睛被那光一刺激就更难受了:“嘿嘿!别这样!太刺眼了。你到底是什么人?医生?”

    “我是渡边医生,你不记得我了吗?”那人问道。

    “我怎么来到这儿的?这是在干什么?”封不觉问道。

    “我早就说了,医生,你这是在浪费时间。”另一个声音从封不觉背后传来,那是他的视线死角,不过声音的主人很快就从后面走上来。

    那人大约五十岁上下,两鬓斑白,面相凶狠果敢,穿着风衣,手里拿着一支抽了一半的烟。

    “橘警部,请不要打断我,现在很重要。”渡边说道。

    “切……”橘不快地把烟头熄灭了,双手插在口袋里,目光如炬地逼视着封不觉,或者说,瞪着平田秀一。

    “你记起什么了吗?平田君。”渡边问道。

    “我……”封不觉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目前能确定的是,刚才自己经历的三段故事,全都是平田秀一的记忆,他决定实话实说,看看这npc会反馈给自己些什么信息:“我走在回家的路上,遇上了裂口女……”

    他第一句话刚出来,旁边的橘就暴喝一声:“混蛋!你小子没完了是不是?”说着就要上来抓封不觉的头发,好在那个渡边医生拦在了中间。

    “警部,你冷静一点!”渡边喝止了他。

    “警部……”封不觉从刚才起就在思考着眼前的状况,此刻,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推论:“我是不是杀人了?”

    “是不是杀人了?”橘重复了一遍他的话,然后冷笑,再是大笑:“你小子终于认罪了是吗?我还以为你准备抵赖到底呢。”

    “渡边医生,你是心理医生吗?”封不觉又转头问道。

    “嗯,是的。”渡边回道。

    “那你一定知道多重人格分裂症咯?”

    渡边迟疑了一下,回道:“当然,我知道。”

    “什么意思,这小子想装疯脱罪竟然还玩儿出新花样来了吗?”站在一旁的橘高声道,其怒火仿佛要把头发都给点燃了一般。

    封不觉无视他,自顾自地说道:“我不是平田秀一。”(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