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08章 黑白鬼域(三)
    半张苍老、惨白的面容出现在了那道被打开的缝隙外,老妇人充血的瞳孔在这黑白的世界中看上去是黑色的,死死瞪着封不觉。

    这时门尚未完全打开,封不觉有两种选择,第一,干脆把门拉开,一管钳招呼上去;第二,再看看、再等等、再想想……

    “我吵到你了吗?”对方竟然说话了。

    封不觉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试探着问道:“请问……你是有哪儿不舒服吗?我听到了喊声。”

    “老毛病了,如果给你带去困扰,真是对不起了。”

    “哪里哪里……是我没搞清状况,不好意思。”封不觉回道。

    那老妇人闻言,又望了封不觉一眼,然后转过脸,慢慢走回了自己的屋子。

    封不觉把门关上,轻声念道:“这家伙到底是人是鬼……”他朝着榻榻米那边走去:“是人的话……这就是个严重的风湿痛患者,是鬼的话……”他盘腿坐下,拿起了桌上的茶壶,又给自己添了口茶:“那从我进入这个剧本以后,到目前为止,就连一个人都还没遇到过,看见的全都是妖魔鬼怪了。”

    嘎吱嘎吱——又有声音在他头上响起。

    “这回又是什么?”封不觉抬起头,望着天花板下的横梁,声音是从那上面传来的。

    忽然,他头顶的灯泡闪了两下,下一秒,吊着灯泡的电线突然断了,灯泡自然也随之熄灭,啪一声掉落在地板上摔碎。

    屋中变为了一片漆黑,而窗外此刻正好亮起一道闪电,透过窗栅栏和窗帘,在地板上留下一道诡异的残影。

    两秒后,另一个光源发出了亮光。

    封不觉平静地拿出了手电筒,将其打开,直接就往上方照去,口中念叨着:“拜托一定得是老鼠啊。”

    可惜,不是老鼠。

    从这屋里的灯光熄灭,到封不觉开启手电,不过只是几秒的时间,但此刻,梁上吊着的就不是灯泡了,而是一具死尸。

    那是具女尸,家庭主妇的打扮,看上去还很年轻,不到三十岁的样子,脸上表情扭曲,翻着白眼,口半张着,嘴角有口水流过的痕迹。

    尸体的脸就正对着封不觉的方向,仿佛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一般。在这种氛围下,即使女尸突然活动起来攻击封不觉,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再次出乎了封不觉的意料。

    他忽然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并恢复了那种观看剧本开场cg时的状态,眼前的场景竟自行开始变化。

    接着,封不觉眼中的画面,从一间破烂的屋子,变成了一幅大雾弥漫的街景,而他就站在人行道上。

    更莫名的是,系统语音竟然在这时再度响起:

    这是十一月的一个午后,你正准备独自去拜访一名镇上的好友。

    “什么情况?难道又来一次剧本简介?”封不觉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不过他依然很认真地听取并记录着系统提示的每一个字。

    一个小时前,天空还是清清朗朗的,阳光明亮地照耀着,湛蓝的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但一场预料之外的大雾毫无征兆地降临,周遭被不明的黑暗笼罩,恐惧感缠绕着你,你的意志几近崩溃,狂乱地奔跑,逃避着并不存在的某种威胁。最终在雾中迷失了方向。

    你的脑中一片混乱,记忆变得模糊不清,你不知道周遭的一切究竟是真实的存在还是虚妄的幻想,你不知道……自己还能否达到目的地。

    这段话结束,封不觉便恢复了行动能力,而且又得到了新的任务:

    主线任务已触发

    找到好友的地址并抵达。

    “不会吧……两条主线?”封不觉在游戏菜单里确确实实是看到了另一条主线任务,之前的那条在屋中待到天亮仍然存在,而且没有打上勾,但现在下方又增加了一条。

    “嗯……之前那具尸体是怎么回事?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在这个剧本里我一个人要扮演好几个角色?”封不觉沉吟道:“又或者……我现在仍然身处那间屋子里,只是看到了类似死亡片段重现的幻觉?”

    这噩梦模式下的剧本让他越来越费解了,主线任务仅指示下一步该做什么,却没有透露出任何和剧本最终目的有关的信息。封不觉现在对这剧情可谓毫无头绪,只能被牵着鼻子走。

    浓雾沉重地涌动,在他周围缓缓盘桓,没有一丝的风,似乎这些雾气由自身的意志所驱使着运动。

    封不觉按照惯例先检查了一下身上有没有多出什么剧情道具,结果发现那串钥匙已经不见了,而他的西装口袋里,则多出了一张纸条。

    他取出查看,纸上写着:六番町4-5号。

    “我x……还来……”封不觉说道。

    这一回,他的附近还是有人影的,在雾中,那些影子出现、消失,再出现、在消失……说明他并非孤独一人。封不觉可以听到这些人影的脚步声,他们仿佛是在环绕着自己移动,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没有一个靠近。

    咔哒咔哒咔哒……

    那恼人的声音还在,很轻,很远,若有似无,仔细听时,又消失了。

    封不觉迈开步子,谨慎地拖着脚步前行,穿过那令人窒息的黑暗。他身旁的马路上偶尔还会有车辆驶过,在这样的能见度下,这样的小镇中,那些车开得自然是很慢。就像一个个缓缓蠕动的庞然大物,模糊的影子由远及近,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虽然诡异而黑暗的环境笼罩着封不觉,但他没有沉浸到这种气氛中去,仍然警惕地观察并分析着周围的一切。

    阴冷潮湿的空气蔓延在这黑暗之海,偶尔经过身边的车灯也无法带来多少光亮。封不觉试着用手电筒照明,但光线根本穿不透眼前的浓雾,能见度不足三米。

    他连路都看不清,就更别提在一个陌生的小镇里寻找一个陌生的地址了。

    行了一段,他看到不远处有一根路灯,杆坚实的、笔直地竖立着。发出微弱、闪烁的光斑。封不觉扶着街边的栏杆,迅速靠了过去。

    路灯杆旁边有个公交车站,封不觉赶紧走近,想看看那儿有没有镇地图之类的东西。

    结果是令人欣慰的,这儿确实有张地图。

    封不觉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所在车站的方位,又查到了六番町的位置,从地图的比例来估计,步行过去也就两公里左右的路程而已,以他的脚程,最多二十分钟就到。

    知道了路线,事情就容易多了,封不觉的记性很好,看过一遍地图便不可能迷路。为以防万一,他还记下了自己行进路线附近的所有路名,以防走岔,接着就出发了。

    走了几分钟,他想起了另一件事,如果现在用一下决胜千里会看到什么?

    目前来看这个剧本不像是有总BOSS的样子,而是由许多乱七八糟的怪物组成,剧情也是扑朔迷离,怪诞无比。不过假如这一切是由某一个体,比如邪灵之类的怪物所制造的幻觉,那用一下技能的话,说不定就能获取什么突破性的线索。

    反正技能也无消耗,不用白不用的感觉,封不觉念及此处便将其发动了。

    谁知,下一秒,他的眼前竟迅速闪过了自己的脸。一张茫然、惊恐、双眼圆睁、瞳孔却无半点生气的面孔。

    菜单里没有任何信息,传来的只有剧烈的头疼,想象一下,那种铁锤重重砸到手指的疼痛发生在脑壳里的感觉……

    “搞什么?”封不觉扶着额头:“刚才那是什么?这剧本怎么回事?难道我这技能在噩梦难度里无效?”

    就像这剧本里发生的其他事一样,他得不到答案。一切都显得神秘、未知、令人不寒而栗。

    …………

    这段路,封不觉走了将近三十分钟,实际距离和他预估的有一定出入,而且是在这诡异的雾中前行,难免会影响速度。

    不过他终究还是成功到达了目的地,那是一幢西式的洋馆,外面是个小花园,花圃中盛开着花朵,但在这潮湿的雾气中却闻不到丝毫的芬芳。

    花园外的铁门没有锁,一推就开,封不觉直接穿过花园,来到了洋馆的门前,他敲了敲门,没人回应,等了片刻也是一样。

    封不觉试着转动门把,门居然开了,他推门进去,进入了黑暗的门厅。屋子里虽然陈设齐全,但给人的感觉仍然是十分空阔的。

    当前任务完成,主线任务已更新

    探索洋馆

    一簇闪闪烁烁的亮光从二楼走廊那儿亮起,对于这么明显的指引,封不觉自然是欣然接受的,他沿着台阶走上二楼,脚步坚定,呼吸平稳,只是每走一步,被他踩到的木板就发出吱嘎的响声,十分刺耳。

    来到二楼后,那光线就消失了,不过封不觉手上还有手电筒照明。前方是一个拐角,他快步走向正对自己的第一扇门,没有犹豫,直接就将其推开。

    开门的瞬间,一股奇怪的气息传入了封不觉的鼻中,那是一种非常浓烈的、香水和血液混合的气味。

    屋子里,有一张巨大的双人床,床上躺着个女人,或者说……女尸。

    她虽一丝不挂,但身体已经全然溃烂,血污染红了整张床。她的眼睛是睁开的,脸就朝着门的方向,空洞的双眼正盯着封不觉站立的位置。

    而在床的边上,正站着一个怪物,身形伛偻,脖子和头部像是秃鹰,上躯是人类,下半身则如蜘蛛一般长着巨大的丝囊和八条虫足。

    这怪物的口中满是鲜血,正从嘴角缓缓滴落,看来是封不觉这不速之客打搅了它的用餐。

    见有人推门进来,那怪物的喉咙里发出嘎嘎怪叫,并且绕过床,向着封不觉逼近。

    对于这种骨骼惊奇的家伙,封不觉可不想打什么近身战,他迅速掏出手枪,朝着那怪物连扣扳机,一股脑儿就打了五枪。在这不到五米的距离上,又是在室内,射击专精好歹有d的封不觉也是全弹命中了。

    没想到的是……这怪物竟出人意料得不堪一击,前两发子弹打在其胸口,貌似就让它失去了行动能力,接下来的三发打完时,它已经倒在地上不动了。

    “什么玩意儿……”封不觉看着那造型恶心的怪物,越来越觉得这个剧本莫名其妙。

    他收起枪,走到床上的女尸旁,想看看还有什么线索。尸体全身平伸,一动不动。封不觉忽然发现,这女尸的脸有点眼熟。

    “等等……这不就是上吊的那个吗?”封不觉突然意识到。

    正在此时,那女尸突然动了,其溃烂的身体忽然坐起,将脸对着封不觉,张开大口,发出一声凄厉无比尖叫。

    封不觉觉得自己的耳膜都快被刺破了,刚准备抡起管钳让她闭嘴,没想到,诡异的一幕再度发生……

    他又一次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看到的东西又成了cg画面。那诈尸的女人、奇诡的怪物、花园后的洋馆……全都不复存在,场景再度发生了变化。

    眨眼间,封不觉眼前的环境变成了一个忙碌的办公室,他坐在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桌上的电脑用的还是crt显示器,机箱也放在桌上,旁边堆满了文件和办公用具。

    你工作的企业面临着倒闭的危机,上级已做出了裁员的决定。

    “这跳跃也太大了吧!意识流也要有个限度啊!”封不觉这回真是一头雾水了。

    你作为公司最年轻的副部长,被指派为裁员工作的负责人。你必须将大批比自己资历更老的前辈遣散,并负责向他们进行解释,因而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喂!这什么情节啊?拜托还是让我在鬼屋里住一晚或者去洋馆里杀杀妖怪什么的吧!”封不觉心中惊呼:“突然之间就变成这种社会现实题材的情节了啊!这才最恐怖吧!话说这和刚才的两条剧情线有关系吗?不会是同一个人吧?不会吧!这家伙住的房子被台风摧毁,白天上班负责裁员,晚上回家家里闹鬼,交的朋友是住在洋馆里饲养妖怪的怪叔叔啊?这家伙自己还算是个人吗?”

    午休时间过后,办公室中再度忙碌了起来……

    简介又结束了,同样只是交代了一些可有可无的设定,然后又丢给封不觉一条主线任务:

    主线任务已触发

    工作至下班时间。

    只有一件事始终如一,那就是,周围的一切,依然是黑白的。

    封不觉又可以动了,不过现在他真想用头去撞显示器:“说什么工作到下班……至少也解释一下‘我’的工作究竟是什么吧……还有,这单位几点下班啊……”

    办公室里的每个人都在忙碌着,拿着文件跑来跑去,或者坐在电脑前双手在键盘上飞快的打字,完全看不到有人在偷懒。

    几名年轻的女员工就是打印个东西都显得风风火火的,别说吃零食、照镜子,就连聊天的都没有。男员工更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一脸便秘的表情,有人还在头上绑了根白色的带子,上面写着“根性”之类的字样,上个班搞得像高考一样。

    “嗯……这就是裁员的威力吗。”封不觉道:“说起来……他们现在这样,其实就是在做给我看吧。”

    “平田君!”一个声音打断了封不觉的思绪。

    封不觉转过头,看到了一个谢顶、带着黑框眼镜、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他是跟我说话吗……”封不觉心道,“原来我的名字叫‘平田’啊……这种注定会蛋碎人亡的名字让我从何吐起啊……”

    “嗯……是。”封不觉看着对方应道。

    “这是上季度的财务报告,部长今天下班以前就要。”中年男子一边递上一份文件,一边说道。

    封不觉心道:部长下班以前就要,你交给我这个副部长算什么意思……就算部长去拉屎了,你也可以放在他办公桌上吧?你是想在我面前展现一下工作能力呢?还是怕把东西放在部长桌上后,会有其他同事悄悄把你做好的报告扔进碎纸机来阴你一手?

    封不觉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去寻思这个干吗……关我屁事。”

    “平田君,你说什么?”中年男子没有听清他的话,有些疑惑地问道。

    “啊?哦……哦,我知道了,我会转交给部长的,你就交给我好了。”封不觉随口应道。

    那中年男子毕恭毕敬地向一个晚辈鞠了个躬:“有劳了,平田君。”然后才转身离开。

    “这什么跟什么呀……这剧本是想告诉我失业比闹鬼还恐怖吗……”封不觉咧着一边的嘴角,松了松衣领,随手把那份报告扔在了一边,然后便开始着手寻找和游戏有关的线索。

    这办公桌上有那么多物件,办公室里有那么多人,他就不信自己连“平田君”的基本情况都打探不出来。(未完待续)
龙8国际